羅馬共和的選舉(四):就連正直的小加圖也承認,此時賄選有利國家

羅馬共和的選舉(四):就連正直的小加圖也承認,此時賄選有利國家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塞羅(Marcus Tullius Cicero)在書信裡甚至描述:這裡那裏到處都是賄賂,沒有一個長官例外,甚至包括最高長官,政治成了賣錢的勾當,誰都知道走甚麼門路可以飛黃騰達或逍遙法外,但沒人關心是否道德。

羅馬,似乎沒有特定的一日讓候選人聚集起來舉行政見發表會或是辯論會,這倒是跟現代會根據政見會的具體性來評估候選人不同,《選舉手冊》(Commentariolum Petitionis)上甚至要求政見越模糊越好:

競選活動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要給人民帶來希望,讓他們對你產生好感。另一方面,無論對元老或平民,千萬不要做出特定的保證,要模糊而天馬行空。告訴元老,你會維護他們的傳統權力及地位。讓商業群體和富人知道,你要的是安定及和平,至於一般老百姓,無論是演說還是在法庭中為他們的利益做辯護,向他們保證,你永遠和他們站在一起。

其實2016的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一定程度上是用這個方式提政見的。 蔡英文向來不輕易做實質的政策、或立場承諾。不由得懷疑她的幕僚是不是看過這本書(笑)。

但羅馬的候選人還是會對選民做出承諾,例如龐培(Pompey)和克拉蘇(Marcus Licinius Crassus)聯合競選執政官時,提出的訴求就是恢復因蘇拉政策被取消的護民官權利,此政見獲得羅馬的大好評:

沒有一件事情比恢復護民官,使得羅馬人民更為熱心,甚至到感激涕零的程度。龐培認為他有這個機會是一生中最幸運之事。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龐培》

喀提林(Catiline)在競選執政官時,由於債務纏身,便聚集了一批與他同病相憐的人做了一番宣示,其中便有類似政策宣示的內容:

於是喀提林便答應他們取消債務,宣布富人不受法律保護,答應把高級官吏的職位、司祭的位置分配給他們,讓他們放手掠奪。

-撒路斯提烏斯《喀提林陰謀》

實際上像這樣激進的提案,通常不容易獲得支持,喀提林即使說了這些話,但幾次執政官競選都沒有選上,可謂仕途坎坷。

除此之外,選民也有可能會有自身的要求,有點類似現代要候選人表達立場(是否支持同性婚姻?證所稅要怎麼處理?等),對於此類要求,選舉手冊上給的方向竟然是:通通答應下來!

答應的事情未能兌現,其結果是好是壞不一定,影響的人也不多。但如果你拒絕做出承諾,就會後果不堪,立刻引起一大群選民的憤怒,向你提出要求的人,大多數並非真有所求。因此,在廣場上回絕少數人,好過拒絕在你家門外的群眾。人就是這樣,你坦率拒絕他,他的氣憤會更甚於你毀棄承諾,宣稱自己不是不做,而是力有未逮,反倒不會引起太大的反感。

人都是這樣的,寧願你委婉欺騙她,卻受不了坦率拒絕。每次看選舉手冊這本書,都驚訝於作者對人性的理解,歷史之所以不斷重複,我想是因為人性是如此地相似吧。

廣告

目前無法在文字史料上找到與選舉廣告相關的內容,所以只能用從火山灰挖掘出的龐貝城,來推測可能的廣告形式。

龐貝城被淹沒時已經是帝國時期的事,當時城內在選市政官,候選人會讓人在牆壁上塗上石灰,請專業人士書寫各種競選標語。不過跟現代比起來,標語算是非常樸實無華(也有可能是因為是行省而不是羅馬首都)。

Pompeia-ViaAbundancia-propagandaElectora
Photo Credit: Amadalvarez @ CC BY 3.0
龐貝城中遺留的競選標語

當時​還沒有發展出小寫,所以都是以大寫來處理,不過從到處手寫文字來看,當時羅馬人識字率並不低。可以發現選舉標語是一連串的縮寫,例如:

  • L OD LV LA IS VP M OVF——Lollium D(ignum)V(IIS)A(edibus)S(sacris)P(ublicis)O(RO)V(OS),F(aciatis)

轉換過來就是:

  • 我懇求你們選出Lollius,他適合道路、公眾和神聖的建築。

其他還有像是:

  • 我懇求你們,選出Aulus Vettius Firmus為市政官,他值得這份公眾事業,再次懇求你選他。
  • 我懇求你們選出Gaius Julius Polybius為市政官,他帶來免費的麵包。

基本上大部分的標語都是這類的公式,我(或某姓名)懇求你們投給XXXXX,說真的非常的樸實,而敵對者最多的手段,也不過就是把字抹掉而已。

賄選、暴力、與其他手段

羅馬和我們一樣,競選期間為了打擊對手,會使出不道德的手段,尤其是行賄在共和國中晚期成了一種常態。行賄可以約略分成兩種,一種是慷慨餽贈,另一種則是我們認知上的用錢買票。

慷慨餽贈

這是一種處於模糊地帶的方式,富裕階級為了展現其氣度,會用餽贈的方式爭取民心,餽贈的東西可能是金錢、禮物、表演,或是一棟建築。例如龐培就捐給羅馬著名的Theatrum Pompei(龐培劇院),是羅馬有史以來第一棟非木造劇場。

共和國晚期,凱撒(Julius Caesar)可以說是慷慨餽贈的最佳範例。先前提到過,凱撒在年輕時期借錢來舉辦各種活動和表演,負責督導阿庇安大道的工程時,還自行墊付了不少金錢,也舉辦角鬥士表演,劇院演出,公開宴會等等,深獲民心。阿庇安(Appianus)說他:為了追求榮譽,不惜耗盡家產,群眾非常喜歡他,因為人們總是歌頌那些浪費無度的人。

凱撒甚至因為選舉揮霍過度,導致欠債欠太多,差點出不了門:

凱撒當選為西班牙的司法官,但是他被他的債權人羈留在羅馬城中,因為他的政治費用,他所負的債務遠不是他所能還清的,據說,他需要2500萬塞司退斯,才能還清所有債務。

-阿庇安《羅馬史》十四卷 II.8

動彈不得的凱撒只好向克拉蘇求救,克拉蘇除了幫他擔保之外還幫忙支付幾個比較要緊的債務,才讓凱撒順利前往西班牙。

賄選

用錢買票這件事,在羅馬是違法的行為,普魯塔克(Plutarch)記載,候選人拉票之所以要穿著Toga Candida,是因為若是穿著短袍,會藏錢用來賄選。但到共和國晚期賄選變的猖獗,不管怎麼防都防不住,即使多次立法也無效。到後來還變成了有組織,有系統的活動,這些組織會在各部落設立分部,負責賄賂選民:Interpretes 負責和樁腳討價還價,Sequestres負責管錢、提供候選人賄賂的資金,Divisores則負責發錢。

蘇維托尼烏斯(Suetonius)《羅馬十二帝王傳》在奧古斯都(Augustus)傳中曾有提到:懷疑(奧古斯都的父親)受人雇用於在戰神廣場替主人賄選或從事其他活動。

奧古斯都的父親有無做這行我們並不清楚,但可看出在共和國晚期,賄選發展多麼猖狂。我曾經打算在看的史料中,將提到賄選的文字一一標註起來,結果發現根本多的不得了,於是放棄浪費標籤紙的行為,幾乎所有的史家都對這個時代有一致的描述:

那個時代凡是競選官職的人士都要花錢行賄,大部分民眾將他們的選票善價而沽,小加圖抱著很大的熱情想要根絕共和國這種腐敗的風氣,因此說服元老院頒布一項敕令,不論當選任何官職的人士,雖然沒有受到作弊行為的指控,也要到法庭去宣誓保證他的選舉過程清白公正。那些參選公職的人士對此深惡痛絕,特別是為數龐大的選民還是繼續接受賄賂。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小加圖》

同時代的史家撒路斯提烏斯(Sallust),寫了一段文字表述他對這個時代的混亂產生的悲哀:(不覺得和台灣的情形有點像?)

一旦財富開始受到人們的尊敬,並且當光榮、軍事統帥權和政權也隨之受到尊敬的時候,德行便開始失去其光彩,貧困被認為是一種恥辱,廉潔反被說成是一種惡意的表現。

-撒路斯提烏斯《喀提林陰謀》

西塞羅(Marcus Tullius Cicero)在書信裡甚至描述:這裡那裏到處都是賄賂,沒有一個長官例外,甚至包括最高長官,政治成了賣錢的勾當,誰都知道走甚麼門路可以飛黃騰達或逍遙法外,但沒人關心是否道德。尤其是龐培還公然賄選,軍事上的天才完全沒有用在政治上,導致他晚節不保。

西元前61年,龐培為了使他的朋友選上執政官,花錢向民眾買票,甚至要大家到他的花園取款,公開的賄賂使他聲名狼藉。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小加圖》

小加圖(Cato the Younger)是個名聲和德性都很卓越的人,也曾透露出他二次參選司法官落選,並不是民眾沒有投票給他,而是對手運用暴力與買票。在這樣的歪風驅使之下,許多原本只需要靠既有財產就能活得很不錯的貴族子弟,為了競選就必須散盡家財。喀提林正是借了鉅款來賄賂,但卻一直選不上,導致他在這方面困頓不已,最後聚集軍團企圖推翻羅馬,走向反亂之路。相較之下,欠了天文數字的凱撒,人生態度超正面。

有趣的是,幾個傾向凱撒的作者都選擇忽略《羅馬十二帝王傳》中凱撒賄選的部分,例如蒙森(Theodor Mommsen)的《羅馬史》,關於金錢的罪惡大多落在克拉蘇和龐培,凱撒方面是避而不談。若是暴力行為,他就以「攝政們」一起帶過;女性粉絲鹽野七生,通常是輕輕迴避,或是假裝沒看到,若是非常喜歡看到白璧無瑕、英雄主義式的凱撒,這兩位作者的書務必一讀。

賄選到最後成了一種常態,《羅馬十二帝王傳》提到:凱撒競選執政官時,意欲與敵手合作賄賂選民。反對凱撒的元老院得知後,為了讓他們支持的候選人當選,竟然集資幫忙賄選(羅馬人真的很先進,連集資都有),就連正直如小加圖也不得不承認:此時的賄選有利於國家。

這種歪風甚至影響到政府運作,這群人每天搞賄選都不用做事了:

西元前54年,四位執政官候選人來自不同陣營,互相踩踏作梗,不讓對方當選。他們為競選活動和賄賂投票人花費的巨額貸款使得羅馬的月息忽然由4%飆漲到8%,最糟糕的是,其中三位候選人被控賄選,所以隔年除了護民官之外,羅馬出現了既無執政官,也無其他官員的局面。

當時出任執政官的龐培也沒有調解的意思,隔岸觀火,意圖塑造出讓他登上獨裁官的環境。羅馬共和國沒有因為最高官員的缺席而垮掉,實在生命力堅強。

暴力與武力威嚇

共和國後期,軍隊私兵化,握有軍權的政治強人,常常就會把軍隊開到投票會場外,有這樣的後盾,候選人更是明目張膽地攻擊對方。當時的候選人毫無羞恥之心,公然賄賂人民,他們在收受金錢以後,不僅用選票去報答恩主,甚至用弓、劍和投石器為他效命。很多次他們在選舉現場將對手的人員殺死,使得到處染上斑斑血跡。

例如選舉壞事必參一咖的龐培,擔心對方可能會當選,就用暴力對付其他候選人:

選舉那天拂曉,杜米久斯和朋友出來拉票,暴徒等待在那對他們痛下毒手,結果是持炬者被殺死,包括小加圖在內還有幾個人受傷,然後將他們趕進一間房屋關在裡面,直到龐培和克拉蘇當選執政官才放他們出來。

-普魯塔克《希臘羅馬名人傳-克拉蘇》

宗教迷信

在現代人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當時的人對宗教之虔誠是我們難以想像的,只要一點神諭小小的不對勁就足以慌張半天,選舉當天要是有不祥的事情發,選舉就會失效,例如某次負責主持司法官選舉的龐培,為了逼退小加圖,在現場說他聽到一聲震耳欲聾的霹靂,用這種宣布惡兆的宗教形式藉口延期選舉,然後趁這段期間趕緊買票,讓小加圖落選。

本文由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