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床劇團《千圈の旅》:草間彌生的真實與幻想

河床劇團《千圈の旅》:草間彌生的真實與幻想
Photo Credit:河床劇團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郭文泰在13歲那年碰上草間彌生。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她的《無限網》,這幅作品是草間在紐約首獲注目的畫作,在紐約美術館的這整片宇宙,撼動著少年時期的郭文泰。

文:曾琬婷

導演郭文泰系列作品總是神秘,像是沒有情節、沒有脈絡可循的夢境,猶如跌進一幅超現實畫作。

河床劇團以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的成長經歷、作品中不斷重複的圓點造型為創作起點,2014年推出舞台劇《千圈の旅》,2016年受雲門劇場之邀重演。「在實驗劇場觀賞了《千圈の旅》,彷彿被邀請進入了一個流動式的畫廊裡。座位不動,人不動,但舞台深度及廣度的變化,表演者如復活的雕像,讓體內的幻覺蠢蠢欲動......」演後,一名觀眾留下了這樣的回應。

「戲必須緊緊貼著空間進行」是郭文泰鮮明的創作標記。

他這回在雲門劇場裡搭蓋了一座自己的劇場,為了把五個不同時空呈現在一個異質空間,打造出有特殊機關、會移動的箱型舞台。為了讓觀者與作品的關係更緊密,觀眾要穿戴鞋套才能入場。像是走進一間醫院,也像走進一間實驗室,「我們不要讓觀眾走進一般的劇場裡,而是要走進作品裡」,導演指的是:你要走進草間彌生的精神狀態。

AP_487633504075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草間彌生的作品《無限網》系列的一幅,曾在今年年初的蘇富比春季拍賣中拍賣。
河床劇團提供(1)
Photo Credit:河床劇團提供

郭文泰在13歲那年碰上草間彌生。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她的《無限網》,這幅作品是草間在紐約首獲注目的畫作,創作靈感正是自小困擾著她的幻覺問題。她在接受藝術評論家戈登.布朗(Gordon Brown)訪問時曾透露,「我筆下的網不僅超越自己,更超越畫布本身。這些網一直延伸至牆壁、天花,最終覆蓋整個宇宙。」在紐約美術館的這整片宇宙,撼動著少年時期的郭文泰。

「13歲看草間彌生的作品,是欣賞創作的美麗。」隨著年紀增長,草間彌生的創作元素漸漸和郭文泰的生命經驗產生有機的火花,「我從一個欣賞者變成創作者,草間彌生創作自己的語言、符號,河床也是在尋找自己的美學語言,背後的出發點跟草間彌生的作品一樣,都是在填補內在的不平衡。」

在發展《千圈の旅》的過程中,導演要求每個演員都要做一場「自我介紹」演出,把自己當作劇本呈現。自己決定要演喜劇還是悲劇,要讓觀者笑還是哭?郭文泰強迫演員思考,不要演戲,也不要成為導演的手中的棋子,「演員不能躲在角色後面,如果你要流眼淚,不是角色要流眼淚,而是你自己。」河床對於演員活在「當下」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我們創作的語言很類似,我可以只講半句話, 她接著把它講完。」郭文泰談起和協同導演何采柔的合作過程。2008年兩人首次合作《百夜之夢》後,便開啟了河床劇團一系列強烈且獨特的美學風格。此次兩人合作執導《千圈の旅》,開始思考關於草間彌生的幻覺、精神疾病、穿著打扮等。何采柔說:「藝術家是有意識的想讓自己跟作品一致」,因此他們讓扮演草間彌生的演員吊掛在牆上,活生生的人成了展示品,表現整齣劇的主軸:展示她的人生。

河床劇團提供(3)
Photo Credit:河床劇團提供
河床劇團提供(2)
Photo Credit:河床劇團提供

靜默、沒有對白的舞台上,你可以看見女子撩起了上衣,身上大大小小的圓點,覆蓋似的蔓延開來,就這麼走動著,也有人專注端詳,開始發現自己位置也出現了圓點。就是這樣特意的安排,讓觀眾以全新的經驗打開感官,欣賞並思考河床劇團所呈現的草間彌生。

本文獲Qbo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