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盲目投資被坑殺,不如把錢拿去賭博更公平

與其盲目投資被坑殺,不如把錢拿去賭博更公平
Photo Credit: Ben Stanfield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Ben Stanfield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Ben Stanfield CC BY SA 2.0

銀白的雪覆蓋了半片山頭,隔著一條河是整個城市的夜景,但我卻完全沒有心思在美景上。下了計程車後冷風襲來,我拉緊了大衣並且低頭看了我的手機,零下13度;我用小跑步的方式前進,不是因為天氣太冷而是我想要盡快趕到我的目的地。

冬天的韓國首爾,華克山莊賭場。

5個小時後,我和朋友站在飯店酒吧的落地窗前,終於有機會好好欣賞漢江對面的首爾夜景。朋友開口問,為什麼喜歡賭博?我回答道:「一開始為了贏錢,後來發現十賭九輸,乾脆改變心態。現在賭博求的是鬥智的快感。」朋友跟我敲了酒杯表示同意。順帶一提,他在私人基金負責操作外匯跟原物料期貨,絕對理性,並且窮極精力在追逐獲利。

賭場就好像投資市場的縮影,是個違反人類邏輯的地方。幾乎每個走進賭場的人都抱持著我要贏錢的心態,就像每個參與投資市場的人。都想著自己可以從投資市場獲利,然後某天可以達到財富自由。

我幾乎忍不住覺得這是人類最正面的時候了。講到結婚,人們通常會先想到婚禮的花費跟冗長的流程,或是即將失去的自由、婆媳問題等,鮮少先想到婚姻後可以互相扶持的幸福;講到運動,想到的都是上班很累沒時間,台灣又常常下雨,也鮮少先想到運動給自己帶來的好處。除了賭博跟投資,我們要做決策或是改變某個習慣時,我們通常會先想到「風險」。

我突然想起了剛剛在21點桌上發生的事。我拿到了4跟7,這是一把應該要牌的牌型,我用食指在桌上點了兩下向莊家示意要牌,接著我拿到了9,總共20點!早知道剛剛應該下兩倍的注,我在心裡嘀咕著。結果莊家把自己的牌一掀,一張10跟A,剛好21點!莊家收走我的籌碼同時,我立刻改變想法,還好我剛剛沒有下兩倍的注!

覺得很熟悉嗎?沒錯,這跟投資市場像極了,即使我們知道所有的指標都告訴我們應該要買進,但我們永遠無法保證會不會有令我們驚訝的事情發生。

但是有種情況可以讓我們在賭場裡一定贏錢:假設我們可以知道所有的底牌。如果玩21點的時候我可以知道每張牌的數字,我就知道要不要加注,或者該不該要牌,長久下來我一定可以贏錢。比大小的勝負就更絕對了,如果在玩比大小的時候骰盅是透明的,全場的人就會知道該押大還是押小,那麼應該沒有人會在這個賭局裡面輸錢了。

我朋友附議了我的說法並且說:「擁有的資訊多寡與正確度,決定了財富的差距,很多人認為期貨跟賭博一樣是場零和遊戲,有人賺錢就有人輸錢;每個進入期貨市場的人總是認為自己能夠猜對方向,然後迅速作出決策,進而從中獲利。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你知道我們有多少個MBA和博士生,日以繼夜的在幫我們做研究嗎?你知道我們花了多少時間在政商界建立人脈,好讓我們可以提前得知某些在一個星期後會公布的重大併購案或是新產品發表會嗎?一般的投資大眾根本做不到這些事,所以我們在投資市場上總是可以贏走他們的錢。」

我朋友搭了我的肩膀,更小聲地說:「更恐怖的是其實這根本不是場『零和遊戲』,對投資大眾而言這是場『負和遊戲』。金融商品是我們創造出來的,所以你可以說整個市場是我們架構出來的,同時不論投資大眾贏錢或是輸錢,他們都必須付手續費。

我打個比喻好了。有個賭場進場要跟你收門票錢,門票是你今天本金的2%,然後這個賭場裡面的莊家都跟賭神一樣,全部配有西德的高科技隱形眼鏡。如果你贏錢了,你離場的時候要再付本金加上獲利的2%當服務費;如果你輸錢了,想要趕快把籌碼換成現金閃人,你還是要付剩下本金的2%。你覺得你贏錢的機率高嗎?」

很低,而且對賭場而言,這是個絕對不會賠本的生意對吧?

投資市場就跟賭場差不多,不是嗎?甚至賭場可能比投資市場還更要公平一些,至少不會有內線交易。前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胖達人炒股事件,讓我想起了今年初我跟朋友在華克山莊的這場對話。越是抱持著想要賺錢的心態去投資,越容易會因為心急而犯了投資決策的錯誤;能夠理性且平常心的人,則可以用比較大的視野來看待這件事。

投資要瞻前也要顧後,而且顧後要比瞻前為先!最好是先「正確的」認識每種投資工具背後的風險,再依照自身的風險承受能力,來選擇適合自己的投資工具。並且不斷的關注自己所選擇的工具或市場,蒐集相關資訊,才能使我們在投資市場上的勝率提高一點。

否則,我們跟賭場的那些賭徒有甚麼兩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