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的「活女神」:我是庫瑪麗,被奪走凡人幸福的神

尼泊爾的「活女神」:我是庫瑪麗,被奪走凡人幸福的神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尼泊爾,有一位被眾人景仰的女神。她必須通過重重考驗才能成為神,但於此同時,她也不過是個必須放下一切羈絆的平凡兒童。而她,就是尼泊爾人心中的「活女神」——庫瑪麗(Kumari )。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庫瑪麗,被尼泊爾人視為女神塔蕾珠的化身,只有純潔美麗的處女能夠擔任。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尼泊爾,有一位被眾人景仰的女神。她必須通過重重考驗才能成為神,但於此同時,她也不過是個必須放下一切羈絆的平凡兒童。而她,就是尼泊爾人心中的「活女神」——庫瑪麗(Kumari )。

要成為庫瑪麗,必須通過一連串嚴苛的審核,也必須拋下俗世中的一切,包括家人。Photo Credit: AFP

庫瑪麗又被稱作童女神,被視為守護尼泊爾皇家的女神塔蕾珠的化身,這個風俗起源於17世紀。挑選庫瑪麗的標準非常嚴苛,必須是3歲到7歲的處女,並且從未流過血或生過病、出身釋迦族金匠種姓、出生時的星象吉祥,同時滿足身上沒有斑點胎記、牙齒整齊無缺等32種優美的特徵,才能參加遴選。

庫瑪麗完全與社會隔離,她不能自己離開居住的寺廟、不能下樓、雙足不能碰地,也無法與家人見面。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旦獲選為庫瑪麗,女孩就必須離開家人與社會,住在寺廟之中。庫瑪麗不能自己離開寺廟、不能下樓,雙足也不能碰地,平日以神轎代步。

坐著神轎遊行,是庫瑪麗唯一能接觸外界的機會。Photo Credit: AFP

庫瑪麗一天的行程約莫是:每天早上7點,在隨從們的幫助下梳洗打扮,穿上傳統的紅色盛裝;9點,坐上金黃色的寶座,接受民眾的朝拜;12點到下午4點,偶爾出現在窗口,供遊客們瞻仰。而遇上重大節日,庫瑪麗必須外出繞境,這是她們唯一可以接觸外界的機會。

庫瑪麗不能透漏感情,在遊行時必須面無表情,以免為國家帶來災害。Photo Credit: bmaharjan CC BY SA 2.0

庫瑪麗在信眾前不輕易流露感情,如果她突然出現激動的行為或表情,很可能象徵著信眾的不幸。

雙腳不能碰地的庫瑪麗,需要依靠他人才能移動。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庫瑪麗並非終身制,當女孩開始初潮,便被視為已經不再純潔,必須退位,回到凡人的生活。

重要節慶時,許多平凡的女孩會打扮成庫瑪麗的模樣,跟著其他民眾一起瞻仰神轎中的活女神。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庫瑪麗之家,是一棟古色古香的建築,卻關住了一位女孩的自由。Photo Credit: Adam Jones, Ph.D. – Global Photo Archive CC BY SA 2.0

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的庫瑪麗,住在一棟十八世紀的三層樓建築之中,那兒被稱為「庫瑪麗之家」。經過庫瑪麗之家的遊人,運氣好的話,便能看見活女神從窗內向你探頭。

隨意對著庫瑪麗拍照,在庫瑪麗之家是被禁止的事情。Photo Credit: Adam Jones, Ph.D. – Global Photo Archive CC BY SA 2.0

庫瑪麗之家磚色的牆上鑲着精雕細琢的木雕像,幾扇古老的木窗窗框刻着精美的螺旋紋,精雕的神像、木刻的花朵、美麗的紋飾,佈滿所有的木製門窗,整棟建築物看起來古色古香。

擔任庫瑪麗時的女孩能享受榮華富貴與全國的注視,也必須獨自忍受孤獨。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因為她們是女神,庫瑪麗幾乎脫離了正常人的生活軌跡。她們終日獨居在神廟中,極端榮耀卻也非常孤獨,即便是親生父母也需向她們磕頭敬拜。

雖然不能輕易顯露情緒,但庫瑪麗的內心也不過是普通的女孩子。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而退位後的庫瑪麗,由於長期與社會脫節,又無法受教育,往往必須長期待在家裡依靠父母、親友和好心人的贊助過生活。退休後的庫瑪麗可以保留的,只有一枚金幣與一件紅色的傳統禮服,以及政府每月3000盧比(約合1469元新台幣)的退休津貼,和每月1000盧比的教育補助。

一名庫瑪麗在遊行途中坐在路邊,等待神轎的到來。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近年來,庫瑪麗活女神制度造成的缺失引起社會的注意與指責,2002年9月,當時的眾議員比得亞.班達里便曾公開指責庫瑪麗制度侵害了婦女和兒童的權利。而最近幾代的庫瑪麗已有專職的老師教導她們基本的知識,並且獲得偶爾與其他小朋友玩耍的自由。

「前庫瑪麗」拉什米拉(Rashmila Shakya)與她自己當年裝扮的合照。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1991年,12歲的拉什米拉(Rashmila Shakya)由庫瑪麗退位,在家人的支持下,度過經濟上的窘迫,以及無法融入社會的陣痛期,在18歲考上大學,成為第一個擁有大學學位的活女神,如今在電腦軟體公司找到一份工作。拉什米拉更根據過往經驗,寫下了自己的傳記《從女神到凡人(From Goddess to Mortal)》。

即使從女神變回凡人的過程十分痛苦,拉什米拉依舊肯定庫瑪麗的存在,認為那段過往對她來說是獨一無二的寶物,「因為沒有女孩不渴望得到那樣的注目」。

而對於尼泊爾來說,庫瑪麗依舊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Zou Chi』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