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婚姻平權已經15年,社會秩序沒有崩壞,道德沒有淪落

加拿大婚姻平權已經15年,社會秩序沒有崩壞,道德沒有淪落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平權,是為活著的人,是生活的點滴,是讓我們可以跟一般人一樣,有同樣的機會為生活打拼,努力過後可以享受成果。人權、尊嚴,這一切,不應該因一個人的出生地而有所不一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Dora

我是一名在加拿大溫哥華出生、長大的T,28歲。

我在一家老人中心從事護理工作女朋友在附近的醫院上班。我們住在一起,平常一起出門上下班,出雙入對。因為大家上班的地方很近,工作不太忙的時候也偶爾會一起吃中午飯。有一次我們吃完飯,我女朋友散步送我回辦公室,路上碰到一個我認識的老婆婆。我們走路時是牽著手的,她看到我跟婆婆揮手表示認識,就想主動鬆手。我感覺到她要鬆手,就把她握得更緊,走到婆婆面前打招呼,把她介紹:「Marjorie,您好,這是Joanne,我女朋友。」

在加拿大,婚姻平權已經15年

婆婆表現非常高興,溫暖地跟Joanne握手,還跟她說我很棒,人很好之類的讚美話,也對我們表示祝福。那天我特別感概,因為早上Joanne才跟住在中國的媽媽吵完架。她媽媽知道她跟T交往,非常生氣,講了一大堆氣話,也問她以後怎樣「抬起頭做人。」看到Joanne跟婆婆握手,我突然好希望她父母也在,看到這一幕,知道我們倆在溫哥華是多麼能「抬起頭做人」。

在加拿大,婚姻平權已經15年。這15年來,社會秩序沒有崩壞,道德沒有淪落。人們還是排著隊想移民過來。異性戀的人們繼續愛異性,結婚、離婚、不婚、再婚。這一切都沒因婚姻平權而改變。改變的只是作為一個同志,我每天的生活,的確是變幸福了。

記得幾年前我剛畢業的時候,同志在主流社會能見度較低,T模T樣的我很難找到工作,只能在刺青店、餐館、髮廊等比較非主流的地方上班。找房子住也困難,房東看我的樣子,就覺得我是不良少年,不給我租。我最後要找一個長頭髮的女性朋友替我見房東,我才找到住所。到今天,因為《人權法》,同志在就業、住房、醫療等方面都有反歧視的保護,仇恨言論也非法化。我的生活變好了,工作沒以前難找,難聽的、歧視的話也越來越少聽見。

同性婚姻的法律保障

在加拿大,同性跟異性婚姻的法律保障沒有分別。Joanne有進修的想法。到時候,我們一起報稅,她的學費我可以扣稅,就算我們收入變少,我的稅務負擔也減輕很多,可以舒緩一下我們的經濟壓力。我的工作有醫療福利,可以加伴侶的名字,所以就算生病,我們也不用怕突然有不能負擔的醫藥費,生活很有保障。

有工作、有家、有家人的祝福,是平凡的幸福,然而爭取平凡並不簡單。我和我伴侶今天享有的平凡,是從法律平等開始。平權的味道,就算現在我們還沒結為連理,也每天能體會到。因為平權,我有現在的住所,現在的工作,現在的安穩。因為平權,我跟伴侶在街上牽手不會受到歧視的目光;因為平權,社會上敢出櫃的同志多了,我家人耳濡目染看習慣了,也慢慢接受,放心我的性取向。

法律平權,對我們的意義,並不是要到伴侶病入膏盲,死去後可以從家人手上搶到骨灰,而是為了每天的生活。

平權,是為活著的人,是生活的點滴,是讓我們可以跟一般人一樣,有同樣的機會為生活打拼,努力過後可以享受成果。人權、尊嚴,這一切,不應該因一個人的出生地而有所不一樣。一樣是同志,一樣是華人,隔了十幾小時的飛機里程,經歷可以那麼不一樣,太不應該。不只是台灣,香港、中國、亞洲各地、全世界也早應該實現婚姻平權,讓同志和大家一樣,有追求愛,追求幸福的機會。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