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繩高江美軍基地爭議(四):擴建是現代的「琉球處分」,是邁向戰爭的道路

沖繩高江美軍基地爭議(四):擴建是現代的「琉球處分」,是邁向戰爭的道路
Photo Credit:羅皓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這樣,在沖繩,透過安倍政權和對國民的欺騙,進行著「現代」的琉球處分。以戰後美軍佔領為起點,豈止是「結構上的歧視沖繩」而已,根本是現代琉球處分的再次出現。

沖繩高江美軍基地爭議(一):「土人」歧視發言的惡臭,與沖繩思想的花
沖繩高江美軍基地爭議(二):稱抗議者「土人」,反映空白時代「病態的癥兆」
沖繩高江美軍基地爭議(三):反映在歧視意識上的「沖繩熱」二重結構

文:仲村渠政彥/演講,謝竹雯/譯

給7/23新宿ALTA站前廣場集會 (主辦:辺野古への基地建設を許さない実行委員会的電話訊息仲村渠政彦於PM5:00開始傳送(來自沖繩一坪反戰地主會關東部落格石塚先生的請託):

在現今的沖繩,以環繞著邊野古、高江的反對新基地建設之社會運動為始,各地展開了反戰和平、基地撤除、守護生活的社會運動。沖繩當地的居民(包括沖繩人、移居者),與來自「本土」的朋友們一起,自嘉手納基地大門、普天間基地大門開始層層向外地展開了社會運動。

首先,向各位報告有關高江的狀況。

7月11日,參議院選舉沖繩選區的伊波洋一以反對新基地建設與撤除基地為主要論點大勝對手「賣島安伊子」(島尻安伊子)的隔天,大量的沖繩縣警察機動隊便突然進入東村高江。在機動隊的庇護下,於美軍北部訓練場基地內,建造魚鷹式傾轉旋翼機停機坪(osprey pad)的機器、材料放置場、工人宿舍與會議室等強行施工的據點,於19日建造完成。

7月19日,由北到南直線距離只有105公里的沖繩本島,而在沖繩之中更顯小巧的東村高江,共有沖繩縣警加上來自「本土」也就是來自日本各縣的500名機動隊警力進入。從70號縣道的盤檢開始,在北部訓練場基地主閘門接連不斷進出的機動隊裝甲車輛、防衛局車輛、不發一語如同機器人的無數機動隊隊員,進行著警戒和管制。

在主要抗議戰場的N1閘門之前,有著和縣道上一樣的光景。宛若戒嚴令的治安出動,對這個區間展開壓制行動。我們這些抵抗市民,只得不分晝夜,與機動隊對峙著。

21日,在N1閘門前的縣道上並排著、企圖阻擋機動隊車輛與拖吊車的;165輛支援者的車輛,以及共250位支援者,徹夜守候,迎接22日早晨的來臨。在早上6點的時候,與要將我們強制排除的機動隊,進行激烈的攻防戰。9點40分,我們兩輛一直以來封鎖著閘門的宣傳車,被機動隊移除了。在這輛車的車頂上,我們的朋友,激烈地抵抗著。

因為在形勢不明的情況下進行抵抗,將會有許多人受傷,在山城博治先生判斷下,暫時停止了當下的直接行動。 閘門的阻擋被撬開、防衛局和機動隊加以部署、抵抗被排除,宣示著工程從今之後就成真了。從此之後會有接連不斷的砂石車進出施工區域。阻止工程行動進入了新的階段。成為人手、頭腦與主體性都必須具備的鬥爭。在此拜託大家集結到高江來。

現在,N1閘門、N1裏閘門、G、H地區進入村道的交叉口,都被防衛局和機動隊部署警力封鎖、盤檢,強行進行工程。我方負傷由救護車送到醫院的五個人,目前都沒事了。今天也持續著活動。

還請大家務必前往瀏覽北上田先生的部落格「チョイさんの沖縄日記」和目取真俊先生的部落格「海なりの島から」。

時常揣摩美國國家意志的安倍政權,是把沖繩、也就是沖繩縣民,當作是典當品一樣對待、把沖繩從自己國民中排除的政權。安倍政權對待這小小的沖繩民眾運動,露出最大限度的恐懼與敵意,過度地使用暴力政治。這樣的做法本身展現了安倍政權的弱點。這次的暴行暴露出他們的失敗。

因為邊野古的工程陷入中斷,而如同洩憤行為的陰謀策畫還會一再發生。以沖繩縣面對改正指示,卻不作為為由的違憲確認訴訟、邊野古陸地工程的強行施工計畫、北部訓練場魚鷹機降落跑道工程的強制施工等事件;等於是分別從三個方面同時進攻沖繩縣知事和沖繩人民。這些都會成為沖繩必須要從日本脫離出來的歷史事件吧。然後成為敦促「本土」國民正視地方自治的重要性與自立的事件吧。

這數年間,以「不能在邊野古蓋新基地」為主要論點,從眾議院選舉開始,縣知事選舉、名護市長選舉、縣議會選舉,還有最近的參議院選舉等的完全勝利,都顯示出沖繩的民意傾向。特別是在最近,沖繩縣議會關於海陸軍撤退的決議、6月19日縣民大會中同樣對海陸軍撤退做成的大會決議,越發清楚的反基地・基地撤走的論點中,伊波洋一在參議院選舉中獲得勝利。

儘管如此,安倍政權像是要衝散沖繩民意般地向沖繩直撲而來。誇下豪語說結果就是全部、在程序中如同呼吸一般自然地說謊。結果出來後就像把程序扔掉,以多數暴力,如同推土機般搗毀民意。不只破壞了稱頌個人尊嚴的民主主義,同時,也把地方自治架空,邁向與國家主義連結的道路。

因此,邊野古・高江的狀況,對沖繩人來說,不是別的,正是讓沖繩人想起明治日本政府自1872年以來的強制併吞琉球計畫、處分官松田道之在1879年所進行的「琉球處分」,也就是以官兵、軍隊、警察攻擊首里城的武力合併。

以沖繩作為橋頭堡的殖民地擴大主義,摧毀沖繩文化並將之置於天皇制度下,最後促成了歷史上最悲慘的沖繩陸上戰爭。現在日本容許了以《日美防衛協定指南》為擔保、《安保戰爭法則》為基礎的集體自衛權,進入了美軍的指揮之下。在美軍的指示下逐漸成為得以進行戰爭的國家,沖繩(琉球列島)又要再度成為保護日本國家的棄子。沖繩做為為了守護日本美國國家利益的棄子,逐漸軍事要塞化。


猜你喜歡


帶酪農出國進修、引進乳業大國趨勢技術:瑞穗鮮乳帶領產業創造在地鮮奶永續價值

帶酪農出國進修、引進乳業大國趨勢技術:瑞穗鮮乳帶領產業創造在地鮮奶永續價值
Photo Credit:瑞穗鮮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瑞穗鮮乳不只致力產出優質乳品,也用心扶植台灣乳業及酪農產業升級。團隊不只帶領酪農遠赴國外學習,落地後更由輔導員關懷牧場狀況,與乳廠酪農共學共好,落實台灣乳業的永續發展。

在日前公布的國際食品評鑑大獎中,瑞穗鮮乳連續第六年獲得Monde Selection世界品質評鑑大賞金獎、iTi比利時風味絕佳獎兩項殊榮,成功帶領台灣鮮乳立下新的里程碑,而產品包裝上耀眼的獎牌,背後藏著的是瑞穗鮮乳扶植台灣乳業及酪農產業升級、與整體產業鏈共同努力的痕跡。

品牌廣編照片1
Photo Credit:瑞穗鮮乳

遠赴國外學習:瑞穗鮮乳團隊攜手25歲酪農「小鶴」翻轉牧場

在電腦螢幕前仔細觀察牛隻的DHI數據、從圖表確認牛隻飼養狀態,瑞穗鮮乳合作牧場之一的二代酪農郭建鶴「小鶴」年僅25歲,卻已是牧場的主要管理者,更運用科技化管理讓傳統畜牧業煥然一新。「我一直都有接手經營家中牧場的打算,但直到大二那一年參加了瑞穗鮮乳舉辦的以色列教育訓練課程,才第一次見識到原來養牛可以這麼先進!」像小鶴一樣對於酪農業懷有抱負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也是瑞穗鮮乳不限年紀,開放許多名額給二代酪農可以跟著團隊一起到國外上課,共同學習友善飼牧與創新管理,並將世界先進育牛科技在地化的原因,期待讓這股成長動能翻轉台灣鮮奶的可能性。

小鶴於2017年和團隊一起前往以色列取經「乾式榨乳」技術,調整原先水洗牛隻乳房再榨乳的方式,透過消毒殺菌清潔牛隻乳房,提升生乳品質與A級奶比例。另外又在2019年前往丹麥學習牧場管理模式,逐步建立SOP系統及KPI觀念,幫助牧場運作更有效率,也間接促動小鶴創造一套「牧場小主管」制度,舒緩台灣酪農業較容易面臨的人力缺乏困境。

品牌廣編照片3
Photo Credit:瑞穗鮮乳

黃金職人團隊提供「牧場客製化服務」,乳廠、酪農共學共好

從國外導入新技術後,如何於台灣推廣、做在地化調整更是一大挑戰。負責關懷瑞穗鮮乳合作牧場狀況並提供酪農技術輔導的第一線輔導員林家弘分享:「很多酪農已經養牛好幾十年了,對他們來說要改變飼養方式、學習新技術是很大的挑戰,所以我們需要顧及牧場的硬體層面、酪農的心理層面、技術上有不易克服的地方嗎?心理上有不適應的地方嗎?再根據牧場所處的階段、酪農們面臨的不同問題,提供客製化的最適建議方案。」在產業鏈精密分工下,瑞穗黃金職人團隊各司其職守護每個環節,有輔導員親自在牧場傾聽酪農心聲與即時技術支援、獸醫師實踐預防醫學照顧牛隻健康、乳牛營養師規劃牛隻飼料配方、畜牧技師提供畜舍硬體諮詢、研究員制定安心鮮乳生產標準、品管嚴格把關鮮乳檢驗關卡,與全台超過130戶酪農攜手合作,讓每一瓶鮮乳都以世界級的品質送上餐桌。

從鮮乳品質到酪農心境一一守護,落實在地鮮奶永續發展

一瓶好的鮮乳除了經過一道道儀器的檢驗關卡,更見證了人與人之間的彼此信賴、攜手成長的過程,瑞穗團隊和酪農以技術與感情並進的交流,相互扶持成長。技術上,團隊提供牧場所需的6大項17小項服務,協助牧場運作,從畜舍建構、飼養管理、DHI分析到疾病預防,酪農如遇難題,隨時向輔導員「掛號」,團隊即會安排專業人員前往協助改善。除此之外,瑞穗鮮乳更提供不同規模的教育訓練,例如:國外教育訓練、大型研討會,小至一對一的個別教學。也會透過產業案例、國際新技術、自製重要知識圖文與酪農分享交流。情感上,團隊則會深入了解不同牧場的狀況,關心酪農在牧場經營上的心情狀態、培養預警通報的信任感。瑞穗堅信,唯有理性與感性雙向並進、一步步建立彼此的理解和信任,才能夠陪伴酪農一起養好牛、產好奶,持續提升與創造台灣鮮乳的永續價值。

品牌廣編照片2
Photo Credit:瑞穗鮮乳

本文章內容由「瑞穗鮮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