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樂團「搖滾」利物浦的那晚-如果舉辦一個沒有邊境的城市音樂節,我們想重現什麼樣的台北?

台灣樂團「搖滾」利物浦的那晚-如果舉辦一個沒有邊境的城市音樂節,我們想重現什麼樣的台北?
Photo Credit: 洞見CL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也有這樣的音樂節? 有哪些場地和場景,能夠代表我們所居住的城市?音樂節,只能延續短短幾天,但文化環境的影響力,卻無遠弗屆。

作者 / 攝影:CL

Tizzy Bac @ The Attic, Liverpool

Tizzy Bac @ The Attic, Liverpool

Liverpool Sound City

「你好,我來自台灣。」

「噢!我在去年的Liverpool Sound City音樂節聽過……蘇打綠表演。」

這是我和朋友A相遇的開場白。後來,因為A對台灣和音樂的好奇,我送了他一張專輯:2013年金音獎的大贏家-生祥樂隊的《我庄》,限量簽名版。他喜歡蘇打綠,也喜歡生祥樂隊;我滿足於介紹好音樂到英國。皆大歡喜。

你知道,身處異鄉的人們通常是如此:時而喟嘆自己錯過家鄉正發生的事情、時而慶幸自己在遠方擁有不同的體會。總之我們在遠方逐漸瞭解自己, 如義大利作家Italo Calvino寫道:「他鄉是一面負向的鏡子。旅人認出那微小部分屬於他,卻發現龐大部分是他未曾擁有,也永遠不會擁有。」有少數的機會,「家鄉」會朝著「他鄉」而來,兩者相遇產生出異樣的火花。

一年一度、舉辦於五月份的Liverpool Sound City音樂節,就是這樣的場合。每年此時,除了來自於全球各地獨立樂團的表演外,也舉辦音樂相關論壇、講座、學術研討會、及供業界連結社交的酒會,都在城市裡熱鬧上演着。以2013年而言,整整三天從下午直到午夜的表演,在城市的各個角落上演,而加上其他展覽、論壇,更讓活動的時間延伸達一星期。此刻的利物浦處處是觀光客和樂聲。

Sound City有什麼特別之處?聯合了利物浦許多表演場地、酒吧、咖啡店、甚至教堂-每個場地都有不同的表演同時進行着,而觀眾們可以使用手機App安排好個人的時間表和地圖,跟著樂聲在城市裡穿梭。

還有一點很特別:Sound City和台灣有很特別的連結。從2010年開始,陸續有台灣樂團獲得文化部(前文建會)支持,前往Sound City發「聲」,用音樂和當地觀眾交流。蘇打綠猴子飛行員魏如萱許哲珮io拾參Mary See The Future等樂團(人),都曾到利物浦表演。甚至在2012年,樂評人馬世芳、和河岸留言的負責人林正如,也獲邀到研討會談華語流行音樂的市場,以及台灣所扮演的角色。

而我,幸運地參與了2013年的台灣之夜,見證了Tizzy BacMatzkaEcho在The Attic酒吧開唱。今年的Sound City,除了聚集三團的台灣之夜外,只有另一場性質類似的演出,是南韓之夜。兩場演出場地、時間都錯開的,且不同於任何音樂節的表演:這兩場是免費入場的。現場除了有限定數量的免費啤酒、打卡還贈送台灣「科技島」生產的隨身碟。我當天到場的英國朋友,都很訝異「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情」。

Matzka樂團逗趣向英國觀眾介紹自己的短片。

Albert Dock, Liverpool

Albert Dock, Liverpool

沒有界線的城市音樂節

Sound City音樂節沒有邊境。當音樂節並不只是把人潮關在裡面,而是讓大家逐著樂聲在城市裡移動,那些本來就存在的場館和城市的樣貌,因為音樂節發光。人們記得的,不是散場後就被拆掉的舞台,而是城市的樣子:包括The Beatles發跡的Matthew Street、聲名大噪的The Cavern Club、還有港口的風情、世界上第二大的英國國教教堂、以及各有特色的咖啡店及酒吧……這些城市的文化遺產,自然而然地成為了音樂節的布景,人們穿梭其中。

而在傳遞經驗的論壇裡,更能看見媒體界、學界、和音樂界的對話,甚至有論壇,請律師來解答樂團們對於「簽約」的困惑,且幫助音樂人們避免各種經紀、出版、唱片約可能有的各種問題。

利物浦也有不少場館倒閉、抗爭、增稅、被嫌吵的例子,因為不管在哪,只要有人居住,Live Music的場館永遠是個敏感議題,畢竟,這是很多人「共用」的城市。(參考:£3,000 的匿名情書,給親愛的Live Music)但經過許多協調、居民累積對於場館的認同、以及不斷的溝通,這樣大器、且開放的「城市音樂節」,還是風光的舉辦了。而利物浦不過是個40萬人的城市。五月份的這幾天,這個城市不是誰的咖啡館,而是所有人的音樂廳。s

這一年一度的盛事,會不會是一般人難以負擔的娛樂?事實上,Sound City的規模以及票價,並非如我原先想像地昂貴。但是一如歐洲的機票、火車票,音樂節三日通行的早鳥票,若在三個月前預定,只要25鎊(約新台幣1,200元)。若是當日現場購買,則是一日35鎊、三日100鎊。而除了所有表演外,可以前往所有論壇和研討會的票,則要價120鎊,但身為學生有半價優惠。

Live Music,應該要多昂貴?除了音樂節以外,利物浦有許多3鎊可以進場的酒吧、和沒有最低消費可以點杯飲料聽整晚音樂的場地。如果音樂,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奢華,而是大多數人可以負擔的享受,「文化及創意」,便會在更多人的生活裡產生意義。

Matzka @ The garage

Matzka @ The garage

努力與回饋:我們的音樂節?

在國家地理頻道所製作的紀錄片《華語樂之路》中,藉着Matzka以及io兩個樂團的故事,述說著台灣音樂對於華語樂壇的影響。而其中也有2011年,io在我家附近的Hannah’s表演的畫面。一個多數團員生長於加拿大、回台灣築夢的樂團,在英國的樂壇裡,用力地和觀眾互動着。而Matzka,則在巴拉圭的學校以及秘魯的餐廳,和當地人們唱著、跳著,關於這樣的體驗,他們說「沒有出國的感覺,反而像是回到部落」。

影片中的兩個樂團,先後來到了利物浦,把完全不同的樂風,傳遞到英國聽眾的耳朵裡。那天晚上,許許多多英國人、台灣人、和不知道哪裡來的人 – 或許在沈浸音樂的當下也無關緊要-總之,跟著Matzka互動、唱著Mado Vado……

Matzka影片

io@Hannah’s

今年第二度來到Tizzy Bac,更在音樂節結束後,前往Bristol和曾赴台發展的英國樂團Transition一同演出。一場像這樣的表演,往往並非音樂人單獨便能促成,還需要許許多多幕後工作人員、民間抑或公部門的努力。音樂節與樂團間的邀請、樂團與樂團間的情誼、公部門和音樂人們的溝通,讓台灣樂團赴英演唱成為可能。世界很大,但在用音樂溝通的時刻,好像也可以沒有距離。

這些震盪,幫助我們想像:那,如果我們也有這樣的音樂節? 有哪些場地和場景,能夠代表我們所居住的城市?音樂節,只能延續短短幾天,但文化環境的影響力,卻無遠弗屆。在Sound City音樂節裡,我們看見台灣的音樂人、文化部、政府駐英機構、和河岸留言團隊的協力合作,把我們的好聲音推向國際舞台。

在這樣的活動過後,如果問這些辛苦換來收獲為何?也許,這些樂團不會在英國長期發展,但表演經驗諸屬難得;而對於國內音樂環境的營造有抱負者、策展者、甚至文化政策的擬定者而言,更是借鏡、且思考當今火紅字詞「文創產業」更多可能性的良機。

經驗可以被傳承、但未必能照單全收;正如音樂節的模式可以參考,但未必能移植。Calvino筆下的他鄉,「負向的鏡子」終將映出自己:而台灣能做什麼?如果今天音樂節舉辦於台北,我們的場館、企業、以及聽眾們準備好了嗎?能用什麼樣的方式再現台北呢?這些思考,是2013年Sound City的餘韻。

Transition 前進樂團 – 對不起我的中文不好 大合唱

參考資料

Liverpool Sound City 2014 宣傳短片

本文獲洞見Insight-國際事務評論網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