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終戰紀念劇」看日本反戰有餘、反省不足的和平思維

從「終戰紀念劇」看日本反戰有餘、反省不足的和平思維
《廣島・昭和20年8月6日》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一年日本到了8月15日的終戰紀念日,各家電視台便會紛紛推出一系列以「反戰」為主題的終戰紀念特別劇,其中最令人記憶深刻的或屬TBS電視台陸續製播於2003年的《甘蔗田之歌》、2006年的《廣島・昭和20年8月6日》及2009年的《我們的戰爭》,通稱「終戰三部曲」的系列名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Shel Lin(將日劇視為心靈滋養的沃土與陽光,希冀將日劇傳遞的希望與勵志化為一步一腳印的生活實踐。曾赴日本慶應義塾大學留學,現於美國攻讀法學博士)

國際情勢再平衡 和平憲法何去何從

2014至今安倍內閣三度改組前後,重大政策法案的推動,除了TPP經濟新三箭的提出,日本憲法第9條修正案更是挑動全體日本國民最敏感神經。

日本國憲法第9條修正之相關爭議由來已久,當初戰後日本政府在美方GHQ(駐日盟軍總司令,General Headquarters)的主導下,制定了現行適用的日本國憲法,其中第9條包括「戰爭放棄」、「和平維護」、「不擁有正式軍隊」的保證,更讓戰後日本憲法贏得了「和平憲法」的美譽。即使至今,該憲法所確立的「反戰」與「和平至上」精神,仍深植於日本國民心中。

然而近十年國際武裝衝突頻傳、恐怖攻擊盛行及區域安全震盪的詭譎情勢下,再再促使日本政府重新思考憲法第9條如此「自廢武功」的條款,對國家安全可能帶來的衝擊和威脅。爭議的核心圍繞在是否維持現有憲法的框架,藉由憲法解釋鬆綁「集體自衛權」?抑或須以直接修憲方式,明定日本持有正常軍隊的權力?

其實從國防和區域安全的觀點,集體自衛權不僅是聯合國憲章第51條明文肯定的主權國家正當權力行使,從日本的戰略角度出發,亦有強化防禦機制、協防周邊國家,及增進日本對國際安全事務之參與等正面作用。但自政府倡議修憲以來,便招來一般日本國民的大力反彈,高達七成的民調顯示,日本國民反對修正憲法9條,憂慮這一連串的行動恐導致二次大戰前軍國主義的反撲(註一)。

AP_746470102127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RTX1Q8T4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憲法第9條是日本特有的憲法,為了孩子們的將來,我不想要修憲。」

「突進的安倍政權,再這樣下去日本很可能會引起戰爭,加深了我想要守護憲法的心情。」

各種來自民眾的抗議與呼聲不絕於耳,這項憂慮在日本現今民主法治的體制下或許顯得杞人憂天,但值得思考的是,為何一向政治冷漠、內斂自制的日本人,在提及擴大軍備、解禁集體自衛權,與修正憲法9條等爭議,會一反常態地如此強硬、甚至不惜走上街頭呢?這種反戰的堅持,可能與日本人長期從媒體或電視劇上接收到的戰爭印象脫不了干係。

接著不妨來看看,日本電視劇是如何看待、詮釋與描寫,自身作為二戰之策動者、同時又身兼戰敗國,這樣尷尬角色的歷史烙印。

揭開反戰旗號的「終戰紀念劇」

8月15日是日本的終戰紀念日,每年一到這個時期,日本各家電視台便會紛紛推出一系列以「反戰」為主題的終戰紀念特別劇,其中最令人記憶深刻的或屬TBS電視台(東京廣播公司)陸續製播於2003年的《甘蔗田之歌》(さとうきび畑の唄)、2006年的《廣島・昭和20年8月6日》(広島・昭和20年8月6日)及2009年的《我們的戰爭》(僕たちの戦争),通稱「終戰三部曲」的系列名作。

2003年,打頭陣的《甘蔗田之歌》,集結了明石家秋刀魚、黑木瞳、上戶彩、仲間由紀惠與小田切讓等大牌明星,演員和劇本都是一時之選。故事背景設定在二戰中死傷最為慘重的「沖繩島戰役」,描寫原本平凡生活在島上的一家人,因戰爭而離散破碎,最終家裡男丁全體死亡的慘劇。沖繩一戰最大的荒謬在於,該戰役之所以死傷慘重,一部分雖來自美軍的攻擊,但更大歸因於日本國民受政府頒布之「玉碎令」所逼迫,而不得不自行結束生命的集體自戕行動,赤裸裸地戳破愛國主義的假象,帝國統治視人命如草芥的殘虐。

2006年的《廣島・昭和20年8月6日》,由松隆子、加藤愛和長澤雅美擔綱演出。故事描述二戰時期在廣島經營旅館,父母雙亡、過著平凡生活而互相依靠的三姊妹,在戰爭困頓中始終懷抱著希望與夢想,期待戰爭終有一天會結束,可以與愛人重逢、家族團聚、實現夢想。然而,編織如幻的美夢嘎然而止於昭和20年(1945年)8月6日早晨8點15分。原子彈引爆,剎那間人命殞落。

title-752
《廣島・昭和20年8月6日》劇照
《廣島・昭和20年8月6日》劇照

松隆子飾演的大姊在晴朗的廣島市街道上,期盼未婚夫的歸來。還來不及意會突然出現於天空的不明蕈狀雲是何物,頃刻間肉身已灰飛湮滅。已懷有身孕的二姊與丈夫雙雙命喪於廣島產業獎勵館,夢想成為舞蹈家的么妹也在練舞的廢棄工廠翩翩起舞時瞬間斃命,一股無以名狀的哀戚感鋪天蓋地而來。片尾由夏川里美演唱的《淚光閃閃》,搭配原爆受害者的真實照片還原,驚心觸目地重現了戰爭的可怕與殘酷。

2009年,TBS改編自荻原浩原著小說的《我們的戰爭》,由實力派演員森山未來與上野樹里主演。運用時下最流行的「穿越梗」,描述生長於21世紀、生性懶散而無所事事的年輕人—廣尾健太,和昭和19年(1944年)矢志為國家大義效忠捐軀的飛行員石庭吾一,兩人因時空亂流而交換身分,各自用截然不同的時代價值觀,看待太平洋戰爭及現代和平富裕的生活。

劇名所指的「戰爭」具有雙關意義,表面指涉二戰,實則暗喻兩位主人公的心境轉折與捍衛自我理念的戰爭。被送回過去的廣尾健太在一次偶然中,發現自己女友小南的爺爺即將登上神風特攻隊引爆炸彈任務,為了守護心愛的女友能在未來順利誕生,他從原本在軍隊中想盡各種辦法逃避上戰場,到毅然決定代替小南的爺爺駕駛自殺飛機衝撞美軍航空母艦,這是一種形式,屬於廣尾健太的戰爭。

另一方面,對於穿越回現代的昭和青年石庭而言,從為了虛無的國家大義而戰,到喜歡上小南、決定「代替」健太給她幸福,並為了學習而與現代生活的一切而戰,這是屬於石庭吾一、另一種形式的戰爭。巧妙的是,兩個平行時空中,互換身分的兩人,意志和共同目標最後凝聚於一,各自用了自己方式,保護了心中共同的那個最重要的人。

影片的最後,健太成了神風特攻隊的一員,在即將撞上美軍軍艦時,他大聲吶喊:

「60年前戰爭中的人們和我們根本沒有甚麼區別,有好人、也有壞人;有歡笑、有生氣、有痛苦、有信仰、有膽怯、有苦惱;也會喜歡上一個人,也想得到別人認可。我是為了我自己,並不是為了甚麼國家,是為了小南才這麼做!」

全劇在兩個極端的角色間轉換得游刃有餘,並由森山未來將腳色演得入木三分,同時帶出關於戰爭與和平、國家與個人等命題的辯證與思考,留給觀眾更多反思的空間。

反戰有餘、反省不足

十數年來,關於戰爭的血腥無情、小百姓的痛苦與無奈、和平祈願與反戰等普世價值,始終是日本終戰紀念劇殷殷傳述的核心主題。然而此一側寫戰爭的視角,美其名從「反省戰爭」的角度出發,實則一如經常被外界所批判的、重複訴說著日本國民也是軍國主義下的犧牲品。 

至今,在電視劇這個層次,從未有敢於直接從戰爭發動的角度切入,坦蕩蕩的面對並處理當時軍部如何上位奪權主宰國家機器、帝國主義擴張的政經脈絡、抑或為何奇襲珍珠港而激怒美國掀起太平洋戰爭等議題的電視劇,更別說「實質」地「反省」日本自身的戰爭責任、賠償責任、戰犯審判等一連串挑動當權者敏感神經的爭議問題。這種片面強化被害者心理、對日軍海外暴行避重就輕,閃閃爍爍地迴避統治階級的擴張野心,是如何將國家導向毀滅性慘劇的歷史脈絡,一味刻劃日本民眾「也是」戰火荼毒下無辜受害者的敘事模式,向來是日本反戰電視劇最令人詬病,也是為德不足之處。

或許囿於日本政府向來規避二戰責任的態度,電視劇考量作為受眾的一般日本國民,每年的終戰紀念日仍旨在發揮其教育功能,為從未曾體驗過戰爭的年輕一代日本人提供一個了解二戰的管道,故選擇將爭議問題暫且擱置。意在呈現出時代的原貌,描繪戰爭侵襲時代洪流中、小老百姓的無奈悲苦和身不由主的掙扎求存,再三強調戰爭是絕對的惡,不分地域、種族,沒有任何理由或情境可以正當化戰爭的發動。

17-1
《我們的戰爭》劇照
《我們的戰爭》劇照

誠如《我們的戰爭》的副標,「這世界上沒有甚麼戰爭稱得上是正確的(正しい戦争なんて、どこにもありません)」,終戰紀念劇傳遞的「反戰」訊息是如此年復一年地深刻烙印在每個日本國民心中,多年來也令日本國民無形中加強了對憲法第9條有關戰爭放棄條款之重大意義的認知,以及捍衛和平憲法的使命感。 

近年來,自安倍上台後倡議的一系列軍備強化法案,在民間所掀起的「主戰」與「反戰」、「修憲」與「護憲」之辯證與論爭,或可視為整個日本社會,在深深信仰著過去70年以來,代代傳承的反戰信念與和平主義精神的同時,於現實上又不得不面對北韓的飛彈威脅、中國崛起所引發的國安防禦等隱憂,持續在兩端拉扯、矛盾激化下的結果。

嘗試直接面對二戰時的戰爭責任

值得特別注意的是,儘管民間仍糾結於過去的反戰思維,日本官方似乎已開始嘗試透過直接面對日本於二戰的戰爭責任,重新探詢自身的國際定位和戰略安全角色。

近來由NHK製作,自2016年12月12日至15日,以四夜連續放送的特別劇形式,熱騰騰甫播畢的《東京裁判(註二)》(史稱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或東京大審判,是戰後1946年2月,由麥克阿瑟主導、於東京成立的特別軍事法庭,用以追究並審理日本帝國軍政首領的戰爭責任),頗有向曠世鉅片《紐倫堡大審》致敬,並企圖重新詮釋日本二戰史觀的意味,後續的反響評價值得追蹤。

無論如何,時代的巨輪在前進,必須面對的現實是,隨著2014年7月安倍透過閣議,強行將集體自衛權合憲化,加上2016年3月新安保法的實施,日本已正式邁向一個軍備復甦的新時代。將來在美國等盟國受到安全威脅時,政府得以「集體自衛權」之名派兵協助,自衛隊也可到海外參與執行聯合國維和行動及共同反恐計畫。

這項革命性的變革,對於提起二戰仍餘悸猶存、但又迫於國際現勢而不得不擴充軍備武裝以回應國安需求的日本社會來說,無疑是個心理和認知上的重大轉折。NHK《東京裁判》打響了第一炮的新論述思維,各家電視台會否跟進?今後每年的終戰紀念日,日本影劇界又將如何站在時代變革的十字路口,反映日本社會的內在深層焦慮,反省過去沉痛的歷史教訓,同時思索未來的去向,勢必成為各家電視台艱鉅的挑戰。

註解

  1. 民調來源:每日新聞 2015年6月11日 戰後70年回顧特集「Since 1945」第五回「日本國憲法何去何從?」之民眾普查。(戦後70年を振り返る特集「Since1945」の第5回「日本国憲法はどこへ」)
  2. NHK2016四夜連續特別劇「東京裁判」介紹網頁

本文經Shel Lin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