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 「零安樂死」可能加重痛苦的砝碼,但誰又有權決定生命原來的重量?

他們說 「零安樂死」可能加重痛苦的砝碼,但誰又有權決定生命原來的重量?
Photo Credit: mariuskluonis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動社忽略的是,不僅死亡有重量,生命亦有重量。無論是對人、對狗、對老虎、鯨魚,生命的意義與價值對每一個個體皆獨特且唯其所知。一隻TNVR後繼續快樂生活五年十年的犬貓,即使最終老死、病死、被車撞死,誰有權利決定那五年十年活得毫無價值、早該被安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盧倩儀(臺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理事、中央研究院歐美所副研究員)

零安樂政策上路在即,沒有妥善配套的零安樂必然是災難一場,然而農委會仍不動如山峻拒相關動保團體所提必要配套之建議。究竟是誰、基於什麼心態,抗拒必要配套?

零安樂之必要配套與最大阻力

零安樂政策最起碼的必要配套包括:

  1. 以最快速度最大規模為流浪犬貓絕育,或稱TNVR,即捕捉(trap)、絕育(neuter)、施打疫苗(vaccinate)、回置(return)。
  2. 以最快速度大規模為非都會區放養犬貓完成絕育(或稱下鄉絕育)。
  3. 以精確捕捉方式將具有威脅性的犬隻自街頭移除並予收容。

前二者旨在遏止無明確飼主的動物一年兩次、一窩動輒十來隻幼犬的繁衍。精確捕捉則是要取代過去幾十年亂槍打鳥的「非精確捕捉」制,針對性地移除經查證確實具有威脅性的犬隻。

目前這些最基本而又無需花大筆經費便能落實的零安樂配套措施,卻遭遇農委會中階公務員的抗拒,以及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簡稱「動社」)的阻撓。

二者所宣揚的論述邏輯有以下兩個謬誤,

邏輯一:「TNVR入法會讓民眾暴露在危險中,因為TNVR入法等於『讓狗存在於公共空間』。」

然而不讓狗生活於公共空間的「政策」,若能導致「沒有狗存在於公共空間的「結果」,則動保法實施二十年下來,公共空間早就無狗可供TNVR了,農委會何需抗拒TNVR?顯然,「沒有狗生活於公共空間」是願景、是目標,與台灣現階段實際情況相差太遙遠。真正的問題是如何從「這兒」過渡到「那兒」。

邏輯二:「如果不殺掉流浪街頭的狗,大家都會把家裡的狗丟出來。」

然而照此邏輯,棄養行為應早成絕響。撲殺政策已無間斷執行幾十年,甚至一年安樂十幾萬隻。若非嚇阻壓根兒無效,便是流浪狗的產生另有原因。

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陸生動物健康法典(Article 7.7.5)及聯合國糧食農業組織(FAO)的犬隻數量管理報告(p.9)皆視「找出流浪狗產生的原因」為解決流浪狗問題的重要環節。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流浪狗成因,所該使用的對策就不一樣。省略了「找出台灣流浪狗產生的原因」這個重要步驟,農委會與動社直接錯誤複製外國制度,不僅導致上述謬誤邏輯的出現,也讓台灣數百萬條無辜生命無必要的到來及痛苦的離世。


(編按:文章中,作者引用天下雜誌文章內容片段進行討論,在此提供引用之全文連結及部分論述片段,供所有關心此議題的讀者詳細閱讀,希望能幫助讀者更加理解不同的想法及論點。

動社於1996年推動了兩項計畫,一是與英國「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SPA,現改名為WAP)合作的「Pet Respect尊重寵物」運動,包括倡議家犬絕育及登記等飼主責任教育;另一項則是名為「讓痛苦到牠為止──為流浪狗絕育」計畫,亦可稱為台灣第一個有制度、負責任的流浪狗TNR。

然而在運作3年後,當時遭遇到包括「在沒有法律規範飼養寵物應盡的飼主責任下,這些愛心志工幾乎天天面對『你丟我撿』的巨大負擔」、「民眾得知當地有愛心人士做犬貓的TNR及餵食照顧,便棄養得更加心安理得」等問題,而宣告計畫終止。根據動社的論述,即使資源頗豐,然而面對流浪狗的TNR問題有如無底洞,不論砸再多的經費和人力,於對抗人性的自私與犬隻的自然繁殖力上仍顯困難。)


被過度簡化的「棄養」問題

「棄養」一直以來被農委會及多年來與其立場一致的動社認定為台灣流浪動物最主要的源頭,因此理所當然地緊抱著以規範飼主為目的的「飼主責任制」作為為流浪狗減量的唯一對策。過度簡化的政策造成了由「非棄養」途徑來到台灣這塊土地的流浪狗(根本毫無「飼主」可言的流浪狗的繁殖、鄉下放養家犬的繁殖)盡情在台灣各角落源源不絕供應著新浪犬。

如果把寵物棄養與流浪犬領養併在同一個系統中計算,台灣的「實質棄養率」不但可能是負的,而且還負很多:即使沒人丟狗,也處處有狗可撿、處處有人無奈撿狗。以飼主責任制度獨挑大樑的流浪動物管理政策只適合用在實質棄養率為正的地區,卻不但被放大使用在狗源(尤其是土狗及混種狗)嚴重過剩的台灣,且嚴重排擠著其他真正有效的措施。

2016年11月27日,台中豐原一處里活動中心內,162隻流浪或放養犬貓在一天之內全數完成結紮。主張大規模絕育的動保團體,搭配著主張大規模絕育的熱血獸醫團,默默完成了這件事,重複著他們每個週末在全台各地做的事。紮掉162隻犬貓不僅預先阻止了數千隻未來犬貓的到來,同時當獸醫資源來到鄉下為潛在飼主解決了「後患」時,這162隻犬貓中有160隻在絕育當天同步植入了晶片完成了寵物登記,獲得了真正的「飼主」。

RTXKVM2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飼主責任制」要落實,靠的不是震天價響的吶喊、20年仍跳脫不出來的「宣導期」,而是靠冷靜看清楚問題真正的所在並因勢利導。單是這一個年輕動保團體,在過去四年間就在週末下鄉絕育場合為21,840隻犬貓完成了寵物登記、另為17,626隻流浪犬貓完成了TNVR。按照農委會與動社的簡單思維,這4萬隻犬貓萬一未及時絕育,所生出的數十萬個孩子就莫名其妙全數納入「棄養」類別了。

加緊腳步修改動保法以盡速擴大絕育規模是改革該走的方向,卻也正是農委會與動社至今極力阻撓的政策建議。他們寧可走回安樂死老路,也不肯接納對症下藥的流浪動物政策。撇開找錯原因(棄養)及給錯藥方(僵化教條的「飼主責任」)不談,倘若撲殺的確能夠有效控制流浪狗數量,那麼走回安樂死老路或許還有一丁點道理。

安樂有理?還是絕育有理?

聯合國糧食農業組織(FAO)犬隻數量管理報告指出,無差別(即納入健康無害犬隻之)撲殺「是令人無法接受的犬隻減量手段」。除了過於殘忍之外,撲殺並得不到減量效果,因為遭撲殺犬隻所遺留的空間會迅速被新生、週遭新來犬隻填補;同時因密度短暫降低所導致的競爭趨緩,而造成存活率以及壽命的提高,迅速抵銷掉撲殺的暫時性減量效果(p.21)。

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狂犬病管理網頁同樣指出,從來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撲殺作為一個獨立因素,對於降低流浪犬隻數量能產生效果;若再考量社區民眾未必能夠接受如此殘忍的手段,則以撲殺作為減量方式就有更大的疑慮了。

FAO犬隻數量管理報告認爲,撲殺健康犬隻只有在窮盡其他一切包括TNVR在内的減量方法仍無法改善之後、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才能勉强被接受。而即便如此,撲殺健康犬隻依舊不能作爲長期的犬隻減量方法,因爲撲殺並非對問題的根源做出解決。尤其考量撲殺政策對於需長期負責為健康犬隻執行安樂死之收容所第一線工作人員造成嚴重心理影響,FAO對撲殺政策更加充滿疑慮(pp.21-22)。

FAO犬隻數量管理報告不僅反對撲殺政策,認為效果不彰,同時倡議用大規模絕育作爲犬隻減量手段,因其在實證上減量效果較為顯著(pp.25-31)。唯FAO認爲TNVR並非在任何地區皆適合;然而當一個地點具有下列四個特點,TNVR只要規模夠大且持續進行,不僅是控制犬隻數量的良方,同時也是狂犬病的有效防疫對策(pp.28-9):

  • 多數遊蕩犬無明確飼主。
  • 新流浪狗的來源之一是現存流浪狗。
  • 回置區域對動物福利無明顯危害(如繁忙的交通或飲食匱乏)。
  • 社區民衆能包容遊蕩犬隻的地區(是一個能透過宣導教育來改變的情況)。

以上這些條件在臺灣都明確存在,然而除非能夠排除農委會與動社對TNVR入法鍥而不捨的阻撓,TNVR在台灣之規模速度將永遠在人爲刻意操控下難以提升。

台灣民眾不接受TNVR?

雖然農委會至今仍以「民眾無法接受,還需更多溝通教育宣導才能有共識」作爲反對TNVR入法之理由,但一份其委託政大選研中心於103年在宜蘭所做的民調(註一)早已顯示有74.1%受訪民眾贊成政府執行TNVR,僅10.9%反對。至於農委會所心心念念的「還要更多溝通教育宣導」,則無論從預算或是實際政策作為來看,都是零。足見「缺乏共識」只是因循苟且的官僚藉口。

圖片1
製表:宜蘭縣動植物防疫所
宜蘭縣流浪犬貓源頭絕育TNvR實驗計畫犬貓收容情形。
以102年為基準,至104年12月止 捕犬數降低34.98%,安樂死數降低82.66%,自然死亡數增加152%, 縣長信箱申訴降低52.95%,通報捕犬降低52%。(數據來源:宜蘭縣動植物防疫所)

該民意調查完成後,宜蘭縣於103年10月開始執行犬貓源頭絕育TNVR實驗計畫(註二)。以全年執行「TNVR+下鄉絕育」的104年,與全年未執行「TNVR+下鄉絕育」的102年做比較,捕犬數降低34.98%、安樂死數降低82.66%、縣長信箱申訴降低52.95%、通報捕犬降低52%。

面對這樣的數據,感觸最深的莫過於宜蘭縣防治所的主管了。劉必揚股長認為,「龍頭沒有關緊,水就一直漏。」為了從源頭做管理,宜蘭縣拿出大結紮作為「關水龍頭計畫」,成績不斐。流浪狗的捕捉需要愛心餵養人士與公部門彼此信任、站在同一陣線。台灣流浪動物問題要能改變,「公部門需要有熱情,至少宜蘭這幾年願意努力,所以我們先與愛心餵養人士整合成一股通往相同方向的力量,不然大家繼續拉扯,只會互相虛耗,並不容易往前。」

對於並非身處第一線的農委會中階公務員而言,安樂死是個簡單方便又行之多年的熟悉政策。來多少殺多少並不會造成他們的不便或業務的增加,因此即便已有宜蘭TNVR實驗的漂亮數字,面對零安樂迫在眉睫,農委會仍悍拒將TNVR納入動保法以積極推動大規模絕育,同時亦拒絕採納精確捕捉制度維護民眾安全,反而維持長年來重複被證明效果不彰的犬隻族群控制措施,只做「收容所滿了就停止捕捉」之調整。當再具威脅性的惡犬也以「零安樂導致收容所客滿」為由而不捕捉,臺灣流浪動物問題必將惡化。零安樂政策一旦被蓄意做爛,下一步就是安樂死政策人爲刻意操控下的復活。

農委會之外,多年來與其立場一致的動社亦努力阻擋TNVR入法。其理由如下:

  • 會有人棄養

然而這是一個即便沒有TNVR亦始終存在之現象,且缺了TNVR只會有更多可棄之犬。

  • 狗會追車追人

這同樣是與TNVR毫無因果關聯的現象,而能夠解決此問題之「精確捕捉」又遭動社極力阻撓。

  • 民眾毒殺或傷害狗

這項不僅與TNVR無關,同時「先下手為強」搶先一步殺了牠是對社會最壞的教育與示範。

  • 颱風寒害期間狗狗太可憐

理由同上。

  • 獸醫與志工勾結造假

然而貪污舞弊應該是人去坐牢,而不是將狗殺死。

「健康犬隻的生命權」與「傷老病殘的善終權」傻傻分不清?

動社堅決反對TNVR入法,與該社分不清「撲殺健康犬隻」與「安樂傷老病殘」意義上的重大差別有關。動社主要成員在二十年前即主張以撲殺健康犬隻作爲提升收容空間之手段。此一扭曲了「人道解決流浪動物問題」真意的作法在當時已引發譴責與撻伐。儘管過去二十年間,「以絕育代替撲殺」之觀念在臺灣社會已更為普遍。

但在2016年的今天,動社依舊維持其一貫大方撲殺無飼主健康犬隻之思維:「死亡如有重量,其衡量的砝碼當是死亡的方式,和死前的痛苦與折磨程度。如果台灣公立收容所犬隻『零安樂死』的重量『歸零』了,但是更多犬隻在民間收容所或是街頭野外(TNR)因疾病『痛苦致死』或『自然死』或『橫死』,其死亡的重量卻是加倍了。」

動社忽略的是,不僅死亡有重量,生命亦有重量。無論是對人、對狗、對老虎、鯨魚,生命的意義與價值對每一個個體皆獨特且唯其所知。一隻TNVR後繼續快樂生活五年十年的犬貓,即使最終老死、病死、被車撞死,誰有權利決定那五年十年活得毫無價值、早該被安樂?

對日落時分愛心媽媽摩托車聲的期待、對只慢一秒肥美雞腿就被同伴叼走的深深懊悔、大聲嗆了死對頭兩聲後的意氣風發、對老大不敬被狠狠教訓後的一肚子怨氣、在灑滿陽光的草地盡情蹭背抓癢,誰有權剝奪?這些點點滴滴不為人道的酸甜苦辣,不就是生命?這個世界是誰的、不是誰的,該由誰來說?身為動保團體,為何只焦急「安樂死」被歸零,卻對「生命」被歸零毫不在乎?

我們不會用「預防性殺死」對待同樣會因天災橫死或因飢餓痛苦而死的野生動物、更不會用「預防性殺死」對待處於困境的人類同伴,何以單單挑選出狗貓,以「為牠好」的姿態扼殺牠們的生命及他們生命的獨特價值?台灣人堅韌樂觀善良的可敬特質容不下「預防性殺死」這樣悲觀而蠻橫的病態政策。

下次當你再聽到:「不撲殺就會有人棄養」

近日有媒體以感性的筆觸柔和的動畫呈現零安樂政策的恐怖後果:幸福家犬因為零安樂的實施而被一腳踢出家門。像這樣「不撲殺就會有人棄養」、殺雞儆猴式的思維,其背後隱藏著不堪入目、黑暗血腥的「二軌制」:不同類別的狗在制度的落實過程中肩負不同的責任。在光鮮亮麗的那條軌道上,有飼主的寵物輕輕鬆鬆協助主人成為模範飼主。在黑暗悲慘的第二條軌道上,那些代代相傳自在生活的流浪狗則肩負以犧牲生命來落實畸形病態飼主責任制度的義務;牠們是「犧牲的體系」中「負責死」的一群。

對於飼主責任教條主義者而言,每撲殺一隻流浪犬貓便是飼主責任制度的更臻落實。一套原意用在規範飼主的法律,在過去二十年實務上卻成了血腥撲殺流浪動物的依據。臺灣土狗及混種狗遭安樂的機率是舶來純種狗的千萬倍不止。牠們的天職、宿命幾乎就是:一定要被生下來(因為農委會及動社反對TNVR入法、大規模絕育),然後再以死來確保畸形飼主責任制度的順利運行。

殘酷而缺乏邏輯的流浪動物政策不僅違背了台灣人的價值,也侮辱了臺灣人的智慧。流浪生命被輕易歸零的時代需要成為過去。面對零安樂,政府眼前可能的選擇有:

  1. 順應動社之呼籲,將安樂死政策美化、浪漫化,並繼續悍拒TNVR入法;
  2. 順應農委會中階公務員的官僚習性,消極讓公私立收容所塞爆、悍拒精確捕捉制度,街頭犬隻再具威脅性亦不捕捉,把零安樂做爛;
  3. 積極將TNVR、下鄉絕育、精確捕捉納入動保法,效法宜蘭縣,整合民間力量,以積極負責態度向有完善配套的零安樂目標邁進。

缺乏妥善配套的零安樂的確會是災難一場,但蓄意阻撓妥善配套更不可原諒。期待政府用仁慈與智慧拿出一套符合臺灣社會人道關懷價值的流浪動物政策。

註解

  1. 資料來源:「行政院農業委會主管科技計畫103農科-6.3.1.-牧-U1 宜蘭及台南地區以TNR處理流浪犬效益之評估」紙本報告p.9-10(編按:動物當代思潮召集人吳宗憲老師來信補充,此處農委會評估報告資料來源,調查日尚未截止,明年初專案小組會對調查報告進行討論。而有關TNVR與飼主責任的種種關係,可能並非文中「全無全有」那麼簡單,歡迎所有關心此議題的民眾多等一些時間,最後讓數據來說話。)
  2. 數據來源:宜蘭縣動植物防疫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