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爭排名灌輸了學生錯誤的觀念:我想贏,你就非輸不可

競爭排名灌輸了學生錯誤的觀念:我想贏,你就非輸不可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考試把每個孩子變成彼此的競爭者,偏偏那個年齡正好是培養社群認知的階段。從小就把成就定位成唯一的活動,其實有礙未來的職涯發展,因為現在幾乎所有的工作都需要團隊合作。

文:瑪格麗特.赫弗南(Margaret Heffernan)

學習變成了一種交易

當然,考試可以檢測學生的學習是否跟上了進度,學到了多少,以及還有哪些地方不懂。但是外在獎勵(無論是星等、成績、獎牌或排名)有關的統一測驗,把學習從一種讓人心滿意足的活動變成交易:有讀有分,沒讀沒分。結果變得比過程還要重要,當大家如此在乎外在獎勵時,工作本身就失去了意義和樂趣。我們因此培養出考試高手,但實際上我們應該培養的是對學習的熱愛。

這說法也許聽起來過於誇大,其實一點也不。學習的熱情除了值得培養以外,還有什麼價值?為什麼我們不乾脆告訴孩子,想找到工作及從容地過日子需要學會什麼?問題在於沒有人知道他們以後需要什麼。世界瞬息萬變,產業起起落落,我們根本無法預測哪種技能在未來會派上用場。

二十年前,我們可能以為只要懂得速記、印刷或電子工程,熟悉法律的艱深架構,或打造包裝原型就夠了,但如今這些技能都已經過時。老闆自己會打字,報紙正迅速消失,沒人使用打字機了,家電用品持久耐用、更換也便宜,軟體取代法務助理的工作,3D列印機可以滿足你塑造原型的需求。

就連醫生和律師的許多工作也由機器取代了。隨著發明與製造的機械愈來愈便宜,驅動機器的軟體愈來愈簡單,許多傳統的專業逐漸失去了風采,更別說是就業保障了。

在狄更斯的《艱難時世》(Hard Times)一書中,校長湯瑪斯.葛萊恩(Thomas Gradgrind)堅持,唯有事實才是教育及蓬勃經濟的根本與重要基石。但是在這個人人都可用手機搜尋事實的年代,事實不像以前那麼重要了。此外,如今許多研究人員使用的事實,在他們就學時期根本還不存在。人類基因體計畫(Human Genome Project)和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的大型強子對撞器(Large Hadron Collider)都徹底改變了十年前看似必要的知識。

為了在這個新世界裡生存,我們不可能預期孩子畢業時具備將來需要的一切技能或知識。我們應該培養他們對於學習及擴散性思維的喜好,那才能讓他們一輩子受用。

考試往往在無意間灌輸孩子一個概念:想贏得獎勵只有一個正確答案。教師雖然批評考試不好,說課表的壓力很大,但教學時還是鎖定考試的東西,鼓勵學生學習那些東西,以便因應考試。當你提供學生額外的補充教材時,得到什麼反應?「我們不需要知道那些東西,那又不會考。」這也不能怪孩子,面對當前的獎勵架構,他們不過是做出合理、機靈的反應罷了。而且,當校方以考試結果來決定教師的部分薪資時,連教師也陷入了同樣的陷阱。

當我們亟需培養想像力、創意,以及激發新點子的智慧時,卻又設計出競爭型的考試,創造出適得其反的效果:養成打安全牌、放馬後砲,以及凡事都有標準答案的心態。

考試的目的是展現清楚的結果,讓學校知道誰名列前茅,誰落後墊底。我們逼孩子接受的各種考試,完全無法對他們產生內部激勵的效果,只讓學校得以分辨出考試高手並加以排名罷了。

排名制的副作用

「我們私底下會幫孩子排名。」提姆.穆尼耶(Tim Meunier)告訴我。

穆尼耶在倫敦頂尖私校聖保羅中學的附屬小學擔任校長,學校就在每年牛津╱劍橋舉行划船比賽的泰晤士河畔。我步行前往學校時,沿途幾乎隨處可見各種獨家專用的排外裝置,例如醫師診所外有上鎖的停車位、門禁森嚴的私家車道、擴音對講機、圍著柵欄的花園、教堂墓地等等,到處都是禁止進入的障礙。

幾年前,聖保羅中學連同名校伊頓公學一起退出學校排名制。穆尼耶說他覺得排名不公平,並未反映出許多好學校展現的多元特質。他說的沒錯,但他自己也沒把同樣的想法套用在學生身上。

「一定會有人墊底,我們並未假裝排名很準確,因為統計上並不完美。但我們想知道誰排在前面,誰排在後面,其他系統無法提供這類資訊。」

穆尼耶表示,那些排名資料主要是提供他的管理團隊使用,以便確定沒有學生落後太多。但他自己非常相信輸贏與獎勵的效果。

「我們沒有一項制度是不分輸贏的,不分輸贏就沒有效果了。獎勵也是一樣的道理,我們有進步獎,用來肯定奮發向上、急起直追的學生,但那種學生不是很多。另外,我們也有五育兼優獎。

不過,重點是,如果你贏得化學獎,那是因為你在化學方面名列前茅。我不希望老師是挑最乖或幫助最多的孩子給予獎勵。

穆尼耶對墊底的孩子沒什麼興趣,他覺得他的排名機制很隱密,那想法可能太天真了。那所學校的家長告訴我,孩子某個學科成績優異時,他們都知道,所以排名殿後的孩子當然也知道。那實很遺憾,因為研究顯示,排名也許可以激勵前兩三名,卻會使其他的人失去動力。為了激勵少數的優異者,我們因此付出的代價是,大多數的學生覺得反正他們也贏不了。

不過,排名雖然對孩子沒什麼效益,倒是對家長影響很大。二○一三年夏季,英國副首相尼克.克萊格(Nick Clegg)宣布一項排名十一歲孩子的新計畫。許多公關文宣指出,那樣做不是為了回歸以往中學入學考試的悲慘日子,只是為了設立一項基準,用來找出績效不佳的學校。無論那個想法是太天真、還是太虛假,魔鬼還是藏在細節裡。百分位排名雖然不會公布(該計畫對外保證,其目的不是為了點名羞辱),但會讓家長知道。然而,光是「測驗結果不公開」這點,就足以看出決策者脫離現實有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