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有教無類而非排名——芬蘭很小,我們沒有本錢忽略任何一個孩子

Photo Credit: Juan Freire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芬蘭人覺得想要從農業小國迅速晉升為工業化國家,他們沒有本錢忽視任何才華。所以改革者要求所有的政黨和教學組織積極地合作,因為教育實在太重要了,不能變成政治上的燙手山芋,互踢皮球。

唸給你聽

文:瑪格麗特.赫弗南(Margaret Heffernan)

芬蘭的教育改革

「我們真的不知道自己竟然表現得那麼好。」帕希.薩爾堡(Pasi Sahlberg)告訴我,「我也很想說我們掌握了教育的祕訣,但其實我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一九六○年代,90%的芬蘭人只完成七到九年的教育,大學畢業生很罕見。當時大家普遍認為這對國家來說是一大風險,因此促成了連串的改革。這些改革的宗旨是堅守「教育必須造福全國」的理念。乍看之下似乎理所當然,但實際上並非如此。例如,柴契爾夫人曾提出的知名論點:「一國的穩健、經濟、文化和心理,取決於少數菁英的成就。」如果你也抱持那樣的想法,你會想要及早找出那些菁英,好好培育。也就是說,從小開始頻繁地競爭可以找出贏家,加以拔擢。

但芬蘭人不信這一套,他們覺得想要從農業小國迅速晉升為工業化國家,他們沒有本錢忽視任何才華。所以改革者要求所有的政黨和教學組織積極地合作,因為教育實在太重要了,不能變成政治上的燙手山芋,互踢皮球。

如今,芬蘭學生在十八歲以前都不必參加統一會考,他們只會得到書面評語,沒有分數。那表示老師不能比較學生或加以排名,學生自己或家長也不必比較。芬蘭的學校也不接受督察,薩爾堡在一九九○年代初期擔任芬蘭的最後一任督學,後來政治人物決定取消督察學校的流程。廢除學校排名和能力編班以後,好強的家長或孩子用來比較學校或同學的資料或工具就消失了。

「我們芬蘭發明了憤怒鳥(Angry Birds),所以芬蘭人並非毫無競爭力。」薩爾堡笑著說,「我們的電視節目跟英國一樣,充滿了益智比賽,也許數量還更多也說不定!但是說到教育和文化,我們真的不能把教育視為競爭。芬蘭的父母把學習視為一種個人的培養,那是在培養分享、互助、合作、合群的精神,而不是在跟鄰居一較高下,所以我們沒有學校排名。」

薩爾堡一開始是在芬蘭的學校裡教書,現在他以研究世界各地的教育為業,試圖瞭解芬蘭的實驗之所以奏效的因素。他並不覺得芬蘭人比較不受競爭的誘惑。

「我們其實什麼都可以拿來比賽,比好玩的。我們只是覺得那不是啟發學習樂趣的方式。我們強調平等與合作,而不是精挑細選和競爭。那種賭注很高的測驗有什麼效果?那只會縮限孩子的思維,阻礙他們冒險進取,導致孩子裹足不前,那種思維不好,太枯燥乏味了!」

薩爾堡一點都不覺得那是芬蘭人獨到的特質,他亟欲撇清「芬蘭是特殊例外」的說法。

「有人對我說,小國比較容易做到,但是芬蘭跟愛爾蘭、康乃狄克州、麻州一樣大。有人說芬蘭的種族同質性較高,但我們的母語有三種,外籍人士占全國人口的5%, 10 %的公民不會說芬蘭語。一九九○年代中期以來,芬蘭社會的多元化比歐洲還快!」

「許多人以為芬蘭之所以表現得那麼好,是因為我們要求孩子待在學校的時間較長,或是給孩子很多的作業,所以當我說芬蘭的上學時間幾乎比每個國家都短,孩子也沒有很多功課,校內幾乎沒什麼競爭時,許多人都覺得難以理解。」

極光小學的故事

我造訪芬蘭艾斯博市的極光小學(Aurora primary school)時,原本預期看到嶄新的大樓,內附新穎的設備,熱鬧非凡。結果並非如此,我看到幾棟混凝土建築,操場上只有三三兩兩的學生,從外頭看起來有點冷清,但進入學校以後,感覺很溫馨幽靜。學生穿著短襪在走廊間悄悄地走動,老師在教職人員辦公室裡泡咖啡、讀報、玩拼圖。辦公室裡有芬蘭設計品牌Marimekko的馬克杯,幾台電腦,憤怒鳥的氣球,隨意放著幾張安樂椅,室內充滿了輕盈的笑聲。在這個週一早晨,教職員辦公室裡充滿了活力。

校長馬蒂.海爾斯壯(Martti Helstrom)也在其中,他頂著一頭灰髮,帶著厚重的眼鏡,最近才去了一趟貓王故居,用iPhone拍了一支有關貓王的電影。那天他穿著綠襯衫,上面還印著一大把黑吉他,我猜那是他買回來的紀念品。我坐下來喝咖啡時,大家都對我微笑,海爾斯壯簽了一些文件以後,開始跟我聊起他二十三年的辦學經驗。

「芬蘭很小,我們沒有本錢忽略任一個孩子,所以瞭解孩子、找出他們學習的方式,以及遇到什麼困難,是我們的職責。大家一起學習,但是以各自的步調學習,他們想在一個主題上停留多久或迅速略過都可以。」

「家長之所以相信我們有幾個原因,由於我們不挑學生,學校不是他們的敵人。只要你掌握權力,就容易變得專橫霸道,所以我覺得我們沒有權力是好事。家長可以自己選擇把孩子送到哪一所學校,但幾乎所有的家長都是把孩子送到離家最近的學校,因為他們知道我們會負責把孩子照顧好,不會放棄孩子。當然,我們有很大的自主性也有幫助,我們可以用最適合孩子的方式,自己安排課程及上課時間。」

芬蘭的教師備受敬重,為人師表在芬蘭是最受景仰、也最熱門的工作。在民意調查中,當老師比當醫生、建築師或律師的評價更高。所有的教師都必須有碩士學位,鮮少教師把薪資視為就業誘因,他們都很懷疑統一會考的效果。許多老師表示,萬一他們失去自訂教學方式的自由,必須接受外部督察或是按教學績效敘薪,他們會想轉行。

在接受教師訓練的過程中,實習老師必備的最重要特質是同理心。也就是說,是否關懷與理解學生,決定了他們是否適合當老師。受訓結業後,一般認為他們會繼續深造,例如攻讀更高的學位,或是和同事及他校的教師一起合作研究。這些專業發展的經費預計到了二○一六年會增加一倍。

薩爾堡說標準化是「創意之敵」,少了統一會考之後,學校當然就無法排名了。政府鼓勵各校透過「學校精進網絡」攜手合作,以交流點子與解決問題。如此一來,不僅促成了新的專案,也持續拓展了每位老師的專業學習。此外,每位校長都必須授課。

「老師都很反對績效敘薪。」海爾斯壯告訴我:「因為那有礙他們相互合作,而且我們也不需要那種激勵方式。我們確實需要激勵,每個人都需要,但我們需要的是發自內在的激勵。我們認為學校的主要任務是,盡可能為孩子創造出類拔萃的機會,當你有機會發光發熱時,你會更有自信。」

芬蘭也會評量學生的成績,學生會收到成績單,但各校自己設計成績單,所以無法跨校比較。芬蘭也會定期做全國式的評量,他們的做法是從同學齡的人口中抽樣10%。各校可以選擇是否參加同樣的測驗,以及是否和全國的標準相比。這一切都是自由參與的,結果也不會公布。沒有攸關前途的考試,中央政府不太干預,學校也不受督察,老師和學校都享有教育的自主權。

當天稍後,我到一個班級旁聽,班上都是八到十歲的孩子,聽學生簡報彩虹是怎麼形成的。教室裡有鋼琴、魚缸,以及學生為學校的電影所製作的村莊模型。通常一班有十七位學生,但這天剛好有幾位學生因流感請假。簡報後來愈講愈複雜,幾個孩子紛紛站上椅子瞧個仔細。老師在一旁告訴我,有時很難忍住不插嘴。

「這種方式比考試好多了,如果你能解釋清楚,那表示你都懂了。我們試過讓孩子自己解釋怎麼把分數化為小數,到最後我都快受不了了!但是我們還是忍住了,不插嘴干預。約莫二十分鐘以後,他們就懂了!」

每天中午有七十五分鐘的午休時間,學生可以選擇參與課外活動。一個戲劇社團特別為我用英語排演了一場短劇,他們不是乖乖牌,劇中充滿了戲謔的字眼。後來老師先離開時,他們自動開始練習跳舞。

教室外的足球激戰正酣,我向一位正在看書的年輕教師請教。

「他們正在學習。」她說,「但我們也在學習,從不間斷。他們必須學習科學、數學和語言,我們則必須學習瞭解他們,瞭解他們的資質,如何讓他們發揮所長。」

「妳從來都不覺得沮喪、憤怒或心灰意冷嗎?」我問道。

她一聽笑了起來,「每個人都有不順遂的時候,但我不曾感到沮喪。當你愛學生時,你就會堅持下去,你知道他們一定能學會,只是你要找對方法。」

芬蘭高中的職涯輔導

以前我聽大家談學校時,鮮少聽到「愛」這個字眼。但是在這所芬蘭小學裡,幾乎每位受訪者遲早都會提到「愛」這個字。所以我造訪一所芬蘭高中時,問了校長瑞宜塔.爾肯珍緹(RiittaErkinjuntti)這件事。

「是啊,」她說:「有何不可呢?你在這裡也會聽到『愛』這個字,老師都很瞭解學生,信任他們。我和他們談話時,即使是調皮搗蛋的學生,我也會覺得:『你對我來說很重要,我真的很擔心你。』你必須愛你的學生才行。」

爾肯珍緹是赫爾辛基市麥拉提高中(Meilahti)的校長,那是一所藝術與設計學校。多數高中都有其專攻的領域,學生是根據各校的專業領域、而非排名來選校。設計是芬蘭經濟的一大支柱,不僅Marimekko和Iittala這兩個揚名國際的品牌,還有許多芬蘭設計師也定義了現代樣貌。學生從麥拉提高中畢業以後,可以升大學或是就讀職業學校。他們的教育系統有多元管道,讓學生自由地穿梭其間,想留多久都可以。學生就讀高中時,輔導老師每週會給每位學生兩小時的職涯輔導,協助學生思考他們有哪些選項,接下來想如何發展。

蕾拉.皮瑞南(Raila Pirinen)說:「我們對每個孩子都有信心。」皮瑞南相當熱情,她是職涯輔導老師,也是教員培訓師。我去造訪她時,正值學校休假期間,但她仍開心地工作。

「最優秀的學生會飛黃騰達,但我們不想放棄任何學生。如果學生需要協助,無論他們需要多久的諮詢,我們都會提供。我們不願看到學生陷入焦慮,一旦有所恐懼,就無法做出正確的判斷,我們希望學生都能做出好的決定。」

當初改革者想要激發的內在動機看來是奏效了,因為芬蘭人持續接受教育的時間很長。雖然十六歲以後就不是義務教育,93%的芬蘭人都完成了足以晉升至高等教育的學歷,50%以上的芬蘭人持續接受某種形式的成人教育。

「我經常看到以前的學生,他們從未真的離開我!」爾肯珍緹笑著說:「即使他們離開了,我也會在市區裡碰到,或者他們也會回來探訪。得知他們的工作近況、他們學習的新科技、製作東西的新方法,那感覺很棒。他們持續學習,我也從他們的身上學習!」芬蘭的輿論也反對排名,但芬蘭最優秀與最差的成績差距卻是全球最小的,家長似乎都很放心讓孩子就讀離家最近的學校。由於很多學校都很早放學,孩子放學後都可以走路回家玩耍。

相信有教無類而非排名

「我們很相信教育體制,因為老師都很優秀,訓練有素。」卡麗塔.奧蘭朵(Carita Orlando)告訴我,「我覺得現在比以前更好,以前我就學時,沒那麼自由,我們對老師還是有點畏懼。現在沒那麼嚴了,學生都很樂於學習。」

卡麗塔育有一男一女,艾瑞克十四歲,艾瑞卡十二歲,兩個孩子都在附近的學校就讀。某天放學後,我造訪他們溫馨舒適的現代住家。艾瑞克在樓上組裝伺服器,艾瑞卡跟朋友一起玩耍。卡麗塔告訴我,學校的課程表會隨著季節調整,所以孩子放學回家後,都有一些戶外活動的時間。

我們開始討論教育體制時,我需要先為他們解釋學校排名是怎麼回事,他們夫妻倆似乎都覺得排名制聽起來很詭異,他們無法理解排名有什麼用處。他們就像全球的父母,希望孩子在學校裡學習良好,但是對於「孩子必須贏過其他人,那才算進步」的概念似乎深感不解。他們夫妻倆對於孩子或自己絕非毫無抱負的人,葛瑞.奧蘭朵(Greg Orlando)在赫爾辛基的市區經營大飯店,卡麗塔自己開會計師事務所,同時擔任校董。

芬蘭人並非人人良善,他們的學校也不完美。他們就像其他的國家一樣,也經歷過校園槍擊事件,有一些孩子(數量不多,但有一些)就是不管你怎麼輔導,也看不見成效。社經背景的影響無法完全排除,但是芬蘭教育體制的成功,不是靠拉長每天的上課時間或學期達到的,也不是靠增加作業或拉高考試的門檻達到的。他們並未為學校、老師或學生營造競爭激烈的環境。

目前為止,他們刻意避免教育走向企業化(亦即採用官僚做法、設定數字目標、檢查、標竿管理等等),不過他們確實把企業化視為一種威脅。PISA的史萊克指出,芬蘭之所以表現得如此優異(南韓也是),根本原因在於學校是有教無類的,他們不相信教育制度裡一定要分輸贏。

讓學校少點競爭

史萊克表示:「PISA的目的不是為了讓國家互爭高下,而是為了瞭解如何改善各國的教育水準。許多國家都那樣做了,例如南韓、中國、波蘭、新加坡。」他語帶歉意地補充:「甚至連德國也改善了。」

「我們已經記取了非常基本的教訓,現在我們知道光靠金錢無法買到卓越的教育,金錢只能解釋約20%的成效。我們知道提早能力編班無法締造更優異的成績,最成功的教育體制是著眼於提升每個人的成績,而不是少數人的成績。我們知道,只要教師的薪資不錯,一國的教育成效和績效敘薪無關。我們也知道,一國的教師素質不良,教育體制也不可能提升。」

芬蘭的雇主確實對員工的素質都很滿意。我訪問了一些會計師事務所、飯店、高科技業的招募經理和管理者。如果教育的目的是培養勞動力,他們對芬蘭的教育成效都沒有怨言。真要說任何顧慮的話,也許是有些工作可能對員工來說有點大材小用了。不過,在這個重視腦力更勝於體力的世界裡,芬蘭這樣一個小國展現了驚人的生產力。

二○○五年,芬蘭的人均(per capita)科學論文發表數,在OECD國家裡排名第四,領先美國、英國和德國,人均專利數量也高於OECD的平均值。二○一一年,李察.佛羅里達教授(Richard Florida)評估全球頂尖國家的科技與創新力時,給予芬蘭獨霸全球的地位。薩爾堡主張,想要幫學生為競爭激烈的經濟環境做好準備,最好的方式就是讓學校少點競爭。

在我造訪的芬蘭學校中,我看到另一個重要因素也對他們產生很大的影響。我在極光小學的教室裡,在麥拉提高中明亮的餐廳和師生一起用餐時都看到了那點。他們的膳食一如我們對學校餐飲的預期,健康但不是那麼美味可口,所以關鍵不是食物,而是活力動態。

芬蘭的老師也把自己當成學生,我跟他們聊天時,他們總是會提到他們正在學習什麼,鑽研什麼。他們就像那個蜜蜂實驗的老師,洋溢著好奇心。外界鼓勵他們繼續深造,合作研究,發明更好的教學方法,他們也把自己當成學生看待。所以在他們自己的心中以及學生的心中,他們不是高高在上的大師,只選擇性地傳授知識給少數優秀的學生。他們從不覺得自己是知識殿堂的守門員、裁判或記分員,而是一輩子都和學生一起探索、犯錯與學習。

那正是我們希望孩子從教育中學到的東西:比一時的考試更終身受用的創意及冒險進取的精神,挫敗時再接再厲的韌性,靈活因應變局的巧思,大方與人合作的心胸。我們都希望學習那些技能不需要擠進名校,打敗朋友,作弊,依賴藥物,或像萊利那樣全憑運氣。我們都希望孩子能培養出持久的學習樂趣。

萊利告訴我:「我的動力不是來自學校,我喜歡打造東西,那種從無到有以及製作東西幫助他人的感覺。我想一直做那些事,就像搭雲霄飛車一樣,一遍又一遍。一旦你經歷過那種高潮,你會想要再試一次。」

競爭排名灌輸了學生錯誤的觀念:我想贏,你就非輸不可
以鄰為壑的工廠化養殖場,根本是醞釀禽流感和人流感新菌種的完美環境

書籍介紹

未來的競爭力不是競爭:從針鋒相對到合作共享,翻轉思維重寫經濟法則》,漫遊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瑪格麗特.赫弗南(Margaret Heffernan)

這個時代最大的危機,就是把競爭當作解決一切複雜挑戰的萬靈丹。暢銷財經書《大難時代》作者新作,全方面檢視競爭思維如何綁架我們的未來。

我們競爭越激烈,社會衝突、環境破壞,與貧富差距就越大。這不是巧合,而是因為我們誤以為競爭是解決一切複雜挑戰的萬靈丹!本書作者用不同領域的個案故事,血淋淋地指出,競爭不僅讓生命與企業的視野變狹隘、也破壞了社會的信任與包容,讓我們身處的環境充滿不安全感。若我們不能放棄輸贏的想像,培養合作的習慣,將是當今最大的組織、社會與政治風險。

0010726487
Photo Credit: 漫遊者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