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有教無類而非排名——芬蘭很小,我們沒有本錢忽略任何一個孩子

相信有教無類而非排名——芬蘭很小,我們沒有本錢忽略任何一個孩子
Photo Credit: Juan Freire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芬蘭人覺得想要從農業小國迅速晉升為工業化國家,他們沒有本錢忽視任何才華。所以改革者要求所有的政黨和教學組織積極地合作,因為教育實在太重要了,不能變成政治上的燙手山芋,互踢皮球。

文:瑪格麗特.赫弗南(Margaret Heffernan)

芬蘭的教育改革

「我們真的不知道自己竟然表現得那麼好。」帕希.薩爾堡(Pasi Sahlberg)告訴我,「我也很想說我們掌握了教育的祕訣,但其實我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一九六○年代,90%的芬蘭人只完成七到九年的教育,大學畢業生很罕見。當時大家普遍認為這對國家來說是一大風險,因此促成了連串的改革。這些改革的宗旨是堅守「教育必須造福全國」的理念。乍看之下似乎理所當然,但實際上並非如此。例如,柴契爾夫人曾提出的知名論點:「一國的穩健、經濟、文化和心理,取決於少數菁英的成就。」如果你也抱持那樣的想法,你會想要及早找出那些菁英,好好培育。也就是說,從小開始頻繁地競爭可以找出贏家,加以拔擢。

但芬蘭人不信這一套,他們覺得想要從農業小國迅速晉升為工業化國家,他們沒有本錢忽視任何才華。所以改革者要求所有的政黨和教學組織積極地合作,因為教育實在太重要了,不能變成政治上的燙手山芋,互踢皮球。

如今,芬蘭學生在十八歲以前都不必參加統一會考,他們只會得到書面評語,沒有分數。那表示老師不能比較學生或加以排名,學生自己或家長也不必比較。芬蘭的學校也不接受督察,薩爾堡在一九九○年代初期擔任芬蘭的最後一任督學,後來政治人物決定取消督察學校的流程。廢除學校排名和能力編班以後,好強的家長或孩子用來比較學校或同學的資料或工具就消失了。

「我們芬蘭發明了憤怒鳥(Angry Birds),所以芬蘭人並非毫無競爭力。」薩爾堡笑著說,「我們的電視節目跟英國一樣,充滿了益智比賽,也許數量還更多也說不定!但是說到教育和文化,我們真的不能把教育視為競爭。芬蘭的父母把學習視為一種個人的培養,那是在培養分享、互助、合作、合群的精神,而不是在跟鄰居一較高下,所以我們沒有學校排名。」

薩爾堡一開始是在芬蘭的學校裡教書,現在他以研究世界各地的教育為業,試圖瞭解芬蘭的實驗之所以奏效的因素。他並不覺得芬蘭人比較不受競爭的誘惑。

「我們其實什麼都可以拿來比賽,比好玩的。我們只是覺得那不是啟發學習樂趣的方式。我們強調平等與合作,而不是精挑細選和競爭。那種賭注很高的測驗有什麼效果?那只會縮限孩子的思維,阻礙他們冒險進取,導致孩子裹足不前,那種思維不好,太枯燥乏味了!」

薩爾堡一點都不覺得那是芬蘭人獨到的特質,他亟欲撇清「芬蘭是特殊例外」的說法。

「有人對我說,小國比較容易做到,但是芬蘭跟愛爾蘭、康乃狄克州、麻州一樣大。有人說芬蘭的種族同質性較高,但我們的母語有三種,外籍人士占全國人口的5%, 10 %的公民不會說芬蘭語。一九九○年代中期以來,芬蘭社會的多元化比歐洲還快!」

「許多人以為芬蘭之所以表現得那麼好,是因為我們要求孩子待在學校的時間較長,或是給孩子很多的作業,所以當我說芬蘭的上學時間幾乎比每個國家都短,孩子也沒有很多功課,校內幾乎沒什麼競爭時,許多人都覺得難以理解。」

極光小學的故事

我造訪芬蘭艾斯博市的極光小學(Aurora primary school)時,原本預期看到嶄新的大樓,內附新穎的設備,熱鬧非凡。結果並非如此,我看到幾棟混凝土建築,操場上只有三三兩兩的學生,從外頭看起來有點冷清,但進入學校以後,感覺很溫馨幽靜。學生穿著短襪在走廊間悄悄地走動,老師在教職人員辦公室裡泡咖啡、讀報、玩拼圖。辦公室裡有芬蘭設計品牌Marimekko的馬克杯,幾台電腦,憤怒鳥的氣球,隨意放著幾張安樂椅,室內充滿了輕盈的笑聲。在這個週一早晨,教職員辦公室裡充滿了活力。

校長馬蒂.海爾斯壯(Martti Helstrom)也在其中,他頂著一頭灰髮,帶著厚重的眼鏡,最近才去了一趟貓王故居,用iPhone拍了一支有關貓王的電影。那天他穿著綠襯衫,上面還印著一大把黑吉他,我猜那是他買回來的紀念品。我坐下來喝咖啡時,大家都對我微笑,海爾斯壯簽了一些文件以後,開始跟我聊起他二十三年的辦學經驗。

「芬蘭很小,我們沒有本錢忽略任一個孩子,所以瞭解孩子、找出他們學習的方式,以及遇到什麼困難,是我們的職責。大家一起學習,但是以各自的步調學習,他們想在一個主題上停留多久或迅速略過都可以。」

「家長之所以相信我們有幾個原因,由於我們不挑學生,學校不是他們的敵人。只要你掌握權力,就容易變得專橫霸道,所以我覺得我們沒有權力是好事。家長可以自己選擇把孩子送到哪一所學校,但幾乎所有的家長都是把孩子送到離家最近的學校,因為他們知道我們會負責把孩子照顧好,不會放棄孩子。當然,我們有很大的自主性也有幫助,我們可以用最適合孩子的方式,自己安排課程及上課時間。」

芬蘭的教師備受敬重,為人師表在芬蘭是最受景仰、也最熱門的工作。在民意調查中,當老師比當醫生、建築師或律師的評價更高。所有的教師都必須有碩士學位,鮮少教師把薪資視為就業誘因,他們都很懷疑統一會考的效果。許多老師表示,萬一他們失去自訂教學方式的自由,必須接受外部督察或是按教學績效敘薪,他們會想轉行。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