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納粹御用女導演懂得如何操控觀眾的情感,並讓他們的意志與希特勒的意志合而為一

這位納粹御用女導演懂得如何操控觀眾的情感,並讓他們的意志與希特勒的意志合而為一
Photo Credit: German Federal Archives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意志的勝利》並非萊芬斯坦的天才之作,而是她不辭勞苦地剪輯畫面的成果。這部宣傳影片的成功等於讓萊芬斯坦取得下一個拍片計畫的許可:在柏林奧運即將屆臨之際,企圖心旺盛的她決定以這場國際體育盛會做為下一部紀錄片的主題。

文:羅里・麥克林(Rory MacLean)

一九三三年初,甫上臺的納粹黨開始悄悄地將猶太人逐出媒體界,所有與猶太人訂定的合約必須終止,既有的協定已毋須履行。甚至在德國的外資電影公司也收到納粹指示,必須立即解雇所有具猶太血統的代表人及分公司經理。當時美國華納兄弟電影公司(Warner Bros.)由於拒絕服從這項命令,他們在柏林的業務代表喬.考夫曼(Joe Kaufman)便因而遭到納粹「褐衫突擊隊」的殺害。此後短短一年之內,約有兩千名電影專業人士離開德國。

宣傳部長戈培爾(Joseph Goebbels)深受電影的影響力及其操控群眾的能力吸引。他後來接管UFA電影公司這家柏林規模最大的夢幻工廠,以及它在巴伯斯貝格製片場十幾座拍攝有聲電影的片場、五千名員工以及旗下的一百二十家電影院。此外,他還在電影製作方面挹注大量資金,在宣傳部長任內一共推出一○九七部影片,產量著實驚人。

戈培爾運用電影媒體的卓越能力不僅止於公開的政治宣傳片,還表現在同樣受到納粹重視的通俗娛樂片上。他曾在柏林的皇帝庭園飯店(Hotel Kaiserhof)宴會廳裡告訴德國當時的企業領導人:「我們不會期待每個人演奏相同的樂器,而是應該依照計畫讓每個人扮演各自的角色。」

戈培爾透過製造夢幻的宣傳部及國家戲劇顧問局(Reichsdramaturgie)批准了一些浪漫音樂劇、史詩般戰爭電影、虛假歷史劇情片的製作,此外還有兩部由萊芬斯坦(Leni Riefenstahl)執導的偉大電影。

萊芬斯坦「是眾多明星當中唯一了解我們的人」,戈培爾曾在他的日記裡寫著。當德國人民墜入集體瘋狂的深淵時,這位納粹御用的女導演和戈培爾及希特勒(Adolf Hitler)之間有密切往來。戈培爾的妻子瑪格達曾邀請她到住家的花園裡喝茶,一起坐在樺樹下欣賞萬湖的風景,希特勒有時會順道去她那間位於興登堡街(Hindenburgstraße)的公寓拜訪。在電影首映會上、在歌劇院裡,她和那些納粹高層在強烈的聚光燈下熱絡地互動,並以個人魅力征服第三帝國的權力核心。即使她離開柏林,也都和柏林保持聯絡。

當她在格陵蘭錄製《S.O.S.冰山》(S.O.S. Eisberg)這部與范克最後合作的影片期間,還以當地的冰山與峽灣為背景,重新拍攝那些她帶在身邊的希特勒大幅肖像照。希特勒當選為德國總理的那個夜晚,納粹的支持者手拿火炬在柏林街道上遊行慶祝,隊伍浩浩蕩蕩地穿過布蘭登堡門。戈林——未來的納粹空軍總司令——那時還特地打電話到瑞士,告訴萊芬斯坦這個好消息。她當時正一絲不掛地站在某家飯店的露天三溫暖區裡接聽這通電話,並且欣喜若狂地請戈林轉達她的致賀。她後來在一面落地長鏡裡瞥見自己的身影,於是便站到這幅鏡子前,將雙手高舉並伸展她那修長而強健的身體。

戈培爾希望萊芬斯坦拍攝一部「希特勒電影」。一九三三年,即納粹上臺的那一年,他們一整個夏天曾針對這件事共同商議了十幾次。萊芬斯坦也曾在希特勒的官邸、總理辦公室以及某次受希特勒之邀一同到波羅的海海邊野餐郊遊時,跟他本人討論這項拍攝計畫。

當她認識的那些猶太人紛紛逃離德國,而且立場與納粹相左的政治人物也從德國消失不見時,她為了向這位納粹頭子表達內心感謝,曾送給他一套八冊以皮革裝訂的費希特(Johann Gottlieb Fichte)——融合德意志浪漫主義與國族主義的十八世紀哲學家——作品全集,並在書籍前面空白的書頁寫上她的題辭:「獻給敬愛領袖最深的摯愛」。萊芬斯坦還在許多頁面邊緣的空白處留下一些驚嘆號、標示重點的符號以及文字評論,一直到二戰結束時,這套贈書仍保存在希特勒的私人圖書室裡。

萊芬斯坦原是一位女演員,轉任導演後首次執導《藍光》這部帶有童話溫馨色彩的通俗劇情片,便大受納粹高層青睞。她當時非常了解,這些德國政壇的新巫師們需要編織他們的神話,而且他們也知道,高山電影的英雄式理想主義正好與納粹精神相契合。他們非常讚賞《藍光》的攝影效果,而且已經察覺,萊芬斯坦這位果決明快的藝術家,應該可以幫助他們將領導人希特勒塑造為神格化偶像。

冷血的萊芬斯坦那時一心一意想施展自己的抱負,所以心甘情願地為納粹奉獻她的才能而不受任何道德顧慮的約束。一九三三年八月底,她在納粹黨於紐倫堡召開的全國黨代會(Reichsparteitag) 上,為第三帝國拍攝她的第一支紀錄片《信仰的勝利》(Der Sieg des Glaubens)。

這部宣傳紀錄片並不是傑出的電影作品,因為萊芬斯坦不僅沒有足夠時間從事拍攝的前置作業,而且在影片殺青後,還必須在不到三個月內完成剪輯工作。不過,她在拍攝這部納粹宣傳影片期間,與希特勒重用的納粹首席建築師亞伯特.許倍爾(Albert Speer)——後來還擔任納粹德國於二戰期間成立的裝備後勤部部長——結識並成為好友。為了影片拍攝需要,許倍爾還為紐倫堡黨代會集會場的閱兵場,即所謂的「齊柏林場」(Zeppelinfeld),設置一座高聳出地面的講臺、一個納粹風格的大型老鷹木雕,並豎起許多巨大的旗幟,讓這個壯觀的拍攝現場儼然成為慶典聖地。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