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時工作就像用兩支刮鬍刀刮鬍子,省下來的時間正好拿來幫傷口貼OK繃

Photo Credit: Andrés Nieto Porras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二十四小時不睡覺,或一週當中每晚只睡四到五個小時,可以造成相當於血液酒精濃度百分之零點一的傷害,我們絕不可能稱讚一個人:「他真是名好員工,因為他一直醉茫茫的!」但是,我們卻在表揚犧牲睡眠的人。

唸給你聽

文:瑪格麗特.赫弗南(Margaret Heffernan)

二○○五年三月二十三日清晨,華倫.布理格斯(Warren Briggs)開車去上班,到英國石油(BP)位於德州市的煉油廠大約要三十到四十五分鐘的車程,但是今天感覺特別久,到達時正好快六點,然而他幾乎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開車到這裡的。布理格斯每天值班十二小時,每週七天,到今天為止連續二十九天了,他已經不記得上次休假是什麼時候。對於這樣的輪班方式,他不確定是好是壞,不用值班的十二個小時讓他有更多時間陪小孩,但是他仍睡眠不足。

他跟值夜班正要離開的作業員聊了一下,讀完工作日誌,準備上工。日誌上只有一行字:「異構化設施加了一些餘油,裝滿餘油。」他心想,說了等於沒說,然後鬱悶地開始工作。

眼前是ISOM/NDU/AU2的控制台:十二個螢幕分割成二十四個畫面,有些畫面是一頁又一頁的資訊,有些是單純的警報,訪客曾說這裡看起來很像太空總署,布理格斯也希望真能有那麼刺激就好了。

布理格斯的老闆遲到了,走進辦公室時他正在忙,他永遠都很忙,總是有處理不完的文件,還要管理一大群的約聘人員。很多人都不喜歡約聘人員,認為他們不安全、不按規矩做事,布理格斯並不介意,這些人跟他一樣需要養家活口,英國石油用較低的薪資待遇僱用他們,並不是他們的錯,德州市的工作機會不太多。

我們很吃緊,每個人都把這句話掛在嘴上,一開始只是管線不足,現在是公司上下從廠房到人員都很吃緊,預算一直被砍,你只能填表格,但不能修理。布理格斯的主管被淹沒在文書工作裡,還有兩名新進的操作員等著他訓練,所以他今天大概沒什麼時間。

因為沒有人可以接布理斯格的班,所以他直接在自己的桌上吃午餐,他發現壓力異常升高,便緊盯著螢幕。這個工作無聊又孤單,一個人關在黑暗的小房間裡,他所控制的設備在外面,德州陽光下的分離塔和油槽綿延數哩,是巨大的煉油廠中的一小部分,有人說看起來像是太空時代在月球上的殖民地。布理格斯不覺得有那麼浪漫,這只是座煉油廠,負責製造全美百分之三的石油,可以加滿很多車子的油箱。

布理格斯負責的異構化設備(ISOM)提高了工廠提煉的汽油中的辛烷值。可燃性碳氫化合物或日誌中稱為「餘油」的萃餘油,進入一百七十呎高的分離塔,分離出天然氣,辛烷值高代表效能較高,價格因此也較高,這就是這行的生財之道。開爐是最關鍵的時刻,最好是能多一雙眼睛一起看著,以前都是兩名操作員,但是縮減預算後就改變了,後來,他們又加了第三個設備NDU,並告訴操作員,這種設備很簡單,根本不需要再加一個人。所以,現在不僅不是兩名操作員負責兩個煉油設備,而且是只有布理格斯獨自一個人負責三個設備。

中午十二點四十分左右,警報停了,但是布理格斯還沒有找出高壓是從哪裡來的,他決定打開手動氣閥,讓一些氣體排到緊急出風口,並關掉熔爐的兩個加熱器。下午一點過後,布理格斯的主管打電話來詢問了情況,布理格斯提到異常的高壓時,主管建議打開緊急排放管的分流氣閥,釋放一些壓力。兩人都不知道異構化分離塔已經過滿,超過正常的十五倍,但是布理格斯的控制台設定,是把進出分離塔的液體顯示在不同螢幕上,也沒有任何地方會計算分離塔中的液體總量。真的很吃緊。

這是一場冒險,其中一個人這麼形容,冒險?沒錯,他說:每天早上走進這個地方時我就會想,今天不知道會不會死。這並不是布理格斯心目中的冒險。

下午一點十四分,那座分離塔的三個緊急氣閥都打開了,共排出大約五萬兩千加侖熾熱的高可燃性氣體到緊急排放管,當液體滿出來溢入處理槽時啟動了控制室的警報,但是高壓警報還是沒有熄滅。當布理格斯坐在他的二十四個畫面前,油和氣體從排氣管噴發,大約有一輛油罐車容量的滾燙石油被噴到空中,然後像巨大的噴泉般落到地面上,九十秒之內,整個設施和所有約聘人員的拖車全都籠罩在巨大的高可燃性氣體中,接著附近有一輛車著火。

一哩外,喬.畢藍西齊(Joe Bilancich)正在討論新的訓練方式,他在房間裡感覺到一次震動,接著又一次,大家跑到窗戶邊,眼前所見是一片火海和濃煙,各種管線和金屬從天而降。

伊娃.羅威(Eva Rowe)在距離煉油廠四十五分鐘車程外的地方聽到爆炸聲,她的父母都在那裡上班,她馬上打電話給他們,無人接聽。

那一天,英國石油的德州市煉油廠有十五個人被炸死,伊娃失去了她的父母,這是美國史上最嚴重的工安意外。

調查人員、律師和高層來到德州市了解這起悲劇時,每個人都談到盲點:大家都看得到的問題、過程和徵兆,但是不知為何都視而不見。有些原因牽涉到複雜的技術問題,有些則不然。布理格斯所遇到的狀況非常直接明瞭,在煉油廠並非特例。從金融危機就可以知道,不是會殺人的公司才危險。

美國化學安全委員會(CSB)花了兩年調查這起工安意外,在整個工作團隊中,布理格斯是休息最充分的。夜班操作員組長則在控制室中加滿分離塔,直到約翰上班,他已經連續三十三天沒有休假;而日班操作員組長則忙於訓練兩名新進操作員、應付約聘人員,並且正在設法拿到新的零件來維護ISOM,已經連續三十七天沒有休假。也就是說,兩人都已經累得跟狗一樣。

CSB估計約翰每晚大約睡五個半小時,欠下大筆「睡眠債」,一個半月來深受睡眠不足之苦,這不只代表他的生理狀況很糟,「一個人感覺到疲勞時,頭腦會變得比較不知變通,對於變化或異常的狀況反應較遲鈍,必須花比較長的時間才能正確地反應。」CSB說,集中注意力在一件事上,完全不理會其他事情,即所謂的認知凝視或認知隧道觀點,是典型的疲勞影響效能。

超時工作的真正損失

布理格斯和他的操作員看不見問題的所在,他們根本就太累了。英國健康安全署(HSE)發現,主觀的疲勞程度會隨著連續的日班值班(早上六點左右上班的人)而增加,連續三天時,疲勞程度增加百分之三十,連續五天時,疲勞程度增加百分之六十,到了第七天時,與第一天比起來疲勞程度增加了百分之七十五,而且這項研究還不包括像這樣連續工作三十天的心理狀況。

疲勞、工時過長、身心耗竭的問題並不限於石化工業。二○○四年十一月十一日,電腦遊戲公司美商藝電(EA)發現自己成為一位自稱「藝電配偶」(EA Spouse)的部落客的攻擊目標。「藝電配偶」抱怨藝電程式設計師的工作時數,她的發文是寫給當時的執行長(現在的董事長)賴瑞.普洛布斯特(Larry Probst):

你應該知道你是怎麼對待你的員工,對吧?你也應該知道他們是人,是血肉之軀、也有感情生活和家庭,對吧?也有思想有才華有幽默感之類的吧?當你把我們的先生、太太和孩子每星期留在辦公室裡九十個小時,等到他們體力耗盡、對生活麻木不仁、沮喪不已才放他們回家,你傷害的不只是他們,還有他們身邊的每一個人,每一個愛他們的人,你知道嗎?當你在計算利潤和成本時,你知道付出的成本中還包括活生生的人的尊嚴嗎?

藝電是全球電腦遊戲的領導廠商,二○○四年是非常風光的一年,《模擬市民》《魔戒》《FIFA》和《榮譽勳章》創造了有史以來最高的營收(三十億美元)和最高的利潤(七億七千六百萬美元)。那一年特別值得注意的是科技的創新,處理器更快,螢幕解析度也更高,引爆掌上型電子遊戲的熱潮,索尼的PSP前景一片看好。但是,普洛布斯特講到公司二○○五年所面臨的挑戰時,並沒有提到全體員工都精疲力竭,或是工程部門的流動率接近百分之五十。

藝電配偶的文章〈藝電:人類的故事〉(EA: The Human Story)一發表,便在電腦遊戲社群點燃了燎原野火,「我非常生氣,非常痛苦,我在想,我如果沒有收到任何回應,就是這個世界病得很嚴重!」這篇部落文的作者愛琳.霍夫曼(Erin Hoffman)回憶道,「學生和遊戲玩家不斷地推文,四十八小時內,每個人都看過這篇文章了,最生氣的是學生!他們的夢想就是進入這個產業,結果卻非常失望地發現這麼糟糕的內幕。」

現在,霍夫曼不像當時那麼痛苦了,但是怒氣未消,她的抱怨只讓藝電敷衍似地讓工程師的工作時數變成每週八十五小時。當她的未婚夫藍恩到藝電面試時,兩人都不是天真的新鮮人,他們身為電腦遊戲老兵,知道在產品上市前,大部分的團隊都會進入衝刺模式,工時長是一定的。

「他們在其中一次面試問藍恩:『你對於工時長的看法是什麼?』這是遊戲產業的一部分,很少有團隊可以免於時程壓力,所以我們不覺得怎麼樣。當藝電被問到『工時長』的意思是什麼,面試官咳了一下,巧妙地進到下一題。現在我們知道為什麼了。」

衝刺應該只在專案接近尾聲時,在藝電,一開始是每天八小時,每週六天,很快地,變成十二小時,每週六天,然後又變成十一小時,每週七天。衝刺不是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而是常態。愛琳看著發生在未婚夫身上的事,感到非常害怕,「過了一定的時數後,眼睛開始失焦,連續好幾週都只有一天的休息後,疲勞開始累積,而且呈倍數累進,健康、情緒和心理開始出問題,團隊開始出錯,一邊解決又一邊出現新的問題,錯誤率跟著衝刺一起暴衝。」

愛琳的文章掀起了一場論戰,她和她的朋友也變得更加了解人類生產力的鐵律,每週工作四十個小時是有原因的,這是一個人能夠發揮最佳效能的時數。前四個小時生產力最高,一天下來,大家變得較沒有精神,較無法專注,也較容易出錯。一九○八年,蔡司鏡片實驗室創辦人之一的厄恩斯特.阿貝(Ernst Abbe)進行了第一個著名的研究,發現將每天的工作時數從九小時降到八小時,生產力不減反增。

熱中於生產力研究的亨利.福特(Henry Ford)也獲得相同的結論,大膽地在一九二六年引進每週工作四十個小時,這個舉動讓他的同行大為光火。後來的研究包括一九六八年的福斯特.惠勒(Foster Wheeler)、一九八○年的寶僑,以及建築業和非常非常多的研究都顯示,每天的工作時數愈長,生產力便跟著降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研究提出反證。

當你一週工作六十或更多小時,不只是會累,還會犯錯,加班的時間正好用來彌補這些錯誤。《12個孩子的老爹商學院》書中的效率專家法蘭克.吉爾柏斯(Frank Gilbreth)就是一個經典又爆笑的例子,他發現用兩支刮鬍刀刮鬍子的速度可以更快,省下來的時間正好拿來幫傷口貼OK繃。

軟體公司的開發人員喜歡工作到很晚,他們很享受業務部和行銷部同仁下班之後的寧靜時刻,因此,他們也會晚上班,否則,多出來的工作時數只是用來製造錯誤,而程式中的錯誤或誤刪的檔案會產生連鎖效應,修正錯誤經常比寫原始碼需要更多的時間。藝電的工作模式不僅不人性,而且沒有效率。

還有睡眠,一個晚上沒睡對於大腦的運作就會有明顯的影響。達爾朵.托瑪西(Dardo Tomasi)和他在布克海文國家實驗室的同事找來十四名健康、不抽菸、慣用右手的男性,讓其中一半的人整夜醒著,到了早上,兩組人都可以休息,昏昏沉沉的受試者開始接受一連串的測試,包括追蹤螢幕上的十顆球。完成測試後,利用fMRI拍攝這些人腦部的照片,察看獲得比較多休息的大腦和整夜沒睡的大腦有什麼不同。他們發現,雖然並不令人意外,比較想睡的受試者,測試結果的正確率也較低,而最有趣的是細節。

科學家發現,整夜不能睡的受試者腦中頂葉和枕葉這兩個主要的部分,比較不活躍。頂葉是負責整合各種感官的資訊、數字和物件的分辨,而枕葉則負責視覺,也就是說這兩個區域主要負責視覺資訊和數字。布理格斯看著他那二十四個畫面時是在看什麼?視覺資訊和數字。電腦遊戲工程師整天都在做什麼?視覺資訊和數字。這些工作最需要的腦部活動是最先喪失的。

除了頂葉和枕葉不活躍之外,想睡的人丘腦會非常忙碌,科學家假設,這是為了補償頂葉和枕葉下降的活動力。丘腦位於大腦的中央,負責掌管意識、睡眠和警戒,也就是說,丘腦更加賣力地想要保持警戒。你希望用來專注於解決難題的力氣,都花在努力保持清醒。

從演化的角度來看有其道理,當你餓了要覓食時,便需要保持清醒,努力搜尋食物,而不是盯著食譜看。但現在對大部分的人來說,在工作上主要都不是身體的勞動,只是保持清醒並不夠,各種研究都指出,我們確實可以長時間工作而只睡一點點,但是我們也正逐漸地失去思考的能力,「疲勞的員工做起事來跟沒有能力的員工差不多。」你也可以說:聰明的員工開始不用大腦做事。

而且,睡眠不足會讓大腦挨餓,這就是我們感到疲累時,會開始吃甜甜圈、甜點等有安慰作用的食物的原因,因為大腦渴望糖分的滋養。連續二十四小時都沒有睡覺時,到達腦部的葡萄糖大約會減少百分之六,但不是每個區域都一樣,頂葉和前額葉皮層會少百分之十二到十四,這是我們思考的時候最需要的區域,負責分辨想法、控制社會行為及判斷是非。

哈佛醫學院睡眠醫學教授查爾斯.契斯勒(Charles Czeisler)認為,鼓勵少睡才有氣概的文化非常危險,他很驚訝現在的工作文化竟然是讚揚不睡覺,就像在《廣告狂人》的年代鼓勵飲酒節制一樣。

「我們現在知道,」契斯勒說,「二十四小時不睡覺,或一週當中每晚只睡四到五個小時,可以造成相當於血液酒精濃度百分之零點一的傷害,我們絕不可能稱讚一個人:『他真是名好員工,因為他一直醉茫茫的!』但是,我們卻在表揚犧牲睡眠的人。」

血液酒精濃度在百分之零點一時開車已經違法,英國的標準是百分之零點零八,達到百分之零點一時,你可能會出現情緒起伏不定、失控,喪失周邊視力、辨別深淺和遠近的能力,以及推理能力。

契斯勒的研究團隊發現,醫院的實習醫生值班二十四小時,用針筒或手術刀刺到自己的機會就會增加百分之六十一,發生車禍的機率高達百分之一百六十八,差一點發生車禍的機率則是百分之四百六十。有百分之二十的車禍肇因就僅僅是睡眠不足,既然公司都在嚴格地執行酒後不開車的政策,契斯勒認為,公司也應該有相同的睡眠政策。

然而,事實正好相反。

愛琳的未婚夫藍恩參加對抗藝電工作規定的集體訴訟,並獲得勝訴,然後離開了公司,結果「配偶」有點言之過早,他們並沒有結婚,而且後來分手了。愛琳加入國際遊戲開發者協會(IGDA),因為她認為這個產業還是沒有學到教訓,工程師仍然太累而無法好好工作,高層主管也因為太累而看不到這個問題。

「藝電改變了一段時間,但那只是因為有一派的人想要抓住這個機會,趕走設下這種瘋狂工作時數的那些人,經過政治大屠殺改朝換代之後,有六個月的時間,一切都好轉了,只是不久又故態復萌。他們正在扼殺頂尖的開發人員!很多遊戲公司都不會僱用前藝電員工,因為他們已經被榨乾了,協助他們復健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所有集體暴力都不可或缺的就是旁觀者,而校園霸凌就是旁觀者行為的搖籃
金錢並不總是能夠激勵人,事實上,付錢降低了那種「我為人人」的意願

書籍介紹

大難時代(五週年新版)》,漫遊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瑪格麗特.赫弗南(Margaret Heffernan)

本書作者赫弗南是英國BBC資深節目製作人,她提出最令人矚目和引人入勝的洞見,探討人類本性為什麼這麼容易對危險視而不見。

作者從心理學、腦神經科學及管理學的角度,直指人性的盲點,並剖析現代化公司組織造成的嚴重弊病。最後提出寶貴的建議:我們該如何聽見內心深處請求自己睜大眼睛的呼喚?我們又該養成什麼習慣、建立哪些制度以保持警覺?認清深藏在我們心中的盲點,別再當一個沉默的幫兇,正視事實和恐懼,才能獲得足以促成改變的力量。

0010726637
Photo Credit: 漫遊者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