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課的契機,讓原先互不相識的學生與移工不再是「最鄰近的陌生人」

一堂課的契機,讓原先互不相識的學生與移工不再是「最鄰近的陌生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學生聽到這堂課要與外籍移工接觸就馬上退選,也有人躍躍欲試,相當期待接觸這些外籍朋友。

文、攝影:Asuka Lee

在台灣社會中,總人口超過60萬的外籍勞工時常被稱作「最鄰近的陌生人」-- 鄰近,是因為外籍勞工就生活在你我週遭,公園、火車站、觀光景點都看見他們的身影;而陌生,則是因為受到語言及文化隔閡,本地居民鮮少與外籍勞工接觸或交談,久而久之形成一道「心之防壁」,使移工族群永遠在台灣社會中顯得格格不入。

然而,這道「心之防壁」真的那麼難打破嗎?又或著它只是一道人們想像出來的無形障礙呢?

一群東海大學的學生,似乎找到了這個問題的解答,他們在12月11日於東海校園內的陽光草坪,舉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聖誕Party,由學生們統籌準備各種細節,而受邀參加這場Party的貴賓,是40位居住於台中地區的菲律賓外籍勞工。

這場跨文化交流的聖誕Party,背後主導者是一位熱血的「菲律賓控」老師陳炯志。

2016-12-21_18-32-49-770x574
東海大學是台中名校兼觀光景點,由於鄰近工業區,校園旁邊的商圈是台灣學生與外籍勞工混居的區域,圖為東海大學地標「路思義教堂」。
2016-12-21_17-17-18-770x578
東海大學通識課程兼任教師陳炯志,在校內開設「最鄰近的陌生人」課程,積極促使台灣學生與外籍移工做交流。

學區內學生、移工混合居住 每日相見卻毫無接觸

陳炯志是東海大學通識課程的兼任教師,由於喜愛菲律賓的風土民情,曾多次前往當地做田野調查。幾年前正式在東海任教後,他觀察到,由於東海校園後方就是台中工業區,因此很多工廠的外勞宿舍位在「東海別墅商圈」(台中市龍井區新興路一帶),而此地剛好也是許多東海學生租屋居住的地點。

換言之,東海別墅商圈是一個台灣學生與外籍勞工混合居住的區域,雙方都能看見彼此,但卻像兩個不同星球的人似的,幾乎沒有接觸。這個現象看在陳炯志眼裡覺得十分可惜,於是他突然想到,似乎可以用自己的教師身分來做點事,改善這種情況。

「去年台灣出現了幾個致力讓本地居民與外籍勞工接觸的青年團體,像是One-Forty1095團隊,我的確是受到他們影響,也想來做類似的事情。」因此陳炯志在東海大學裡所開的通識課程,課名就叫「最鄰近的陌生人」,由於他想排除一些只想來拿「營養學分」的學生,故此課程只開放手動加選,雖是如此,仍有少數學生選進來後,聽到要與外勞接觸就嚇得馬上退選,目前該課程邁入第三學期,修課學生都在20人上下。

前面兩學期的課程內容,陳炯志請修課的學生去訪談外籍勞工並拍攝紀錄片,但他事後發現,這種形式學生能接觸的移工人數很有限 -- 因為訪談要花很多時間,拍一部片頂多只能接觸到三、四位移工而已,因此他這學期調整課程內容,捨棄拍片的方式,改把修課學生分成三組,每組的期末作業就是舉辦一場外籍勞工與東海學生可以一起參加的活動。

聽到老師這種「異想天開」的期末作業,修課學生們自然是兩樣情:有人整個傻眼,但為了學分還是得硬著頭皮去做;也有人躍躍欲試,相當期待接觸這些外籍朋友,而東海社會系學生林汶萱,就是屬於後者。

2016-12-21_19-31-32-770x578
東海社會系學生林汶萱(中),幾年前就很想幫東南亞移工做些事,舉辦這場活動算是圓了她心中的一個願望。

行動圖書館、籃球賽加聖誕Party 學生走訪東南亞商店「烙人」來參加

經過一段時間討論後,三組學生都產生了想法,第一組參考了「燦爛時光東南亞書店」以及「1095團隊」的經驗,決定在東海別墅商圈設立行動圖書館,吸引外籍勞工去借閱母語書籍;第二組則是針對菲律賓移工愛打籃球的特性,在東海籃球場舉辦「移工三對三籃球大賽」;而林汶萱所在的第三組則是重頭戲 -- 要在聖誕節前夕舉辦一場名為「菲式陽光聖誕日(Sunshine X’mas Party)」的活動,她自己也擔任活動主辦人。

出身自南台灣的林汶萱個性活潑、外向,她透露其實很久以前就想幫這塊土地上的東南亞移工做點事,但一直提不起勇氣去做,幸好這學期修到這堂「最鄰近的陌生人」,在陳炯志老師的鼓勵下,她得以和一群同伴合力舉辦這些交流活動,算是圓了長久以來心中的一個大願望。至於舉辦活動的過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她笑說:「移工們的名字都好難唸啊!有時候都叫不出他們的名字。」

2016-12-21_19-52-49-616x770_(1)
第一組學生與新北市「燦爛時光東南亞書店」合作,在東海別墅商圈設置東南亞行動圖書館,吸引移工來借閱母語書籍。
2016-12-21_19-52-55-770x578
第二組學生舉辦「移工三對三籃球大賽」,總共有九組菲律賓移工球隊參賽。

既然花了時間與精力舉辦三項活動,最怕沒人來參加,因此20多位修課學生們,鼓起勇氣走進東海別墅商圈的東南亞商店,一間一間宣傳活動順便「烙人」來參加,他們的熱情打動了幾位菲律賓新住民,願意無償來幫忙,其中一位是經營小吃店的「Mammy Jo」,她除了號召許多菲國移工參加活動,也幫忙準備Party要吃的食物,另一位則是常去當地天主教會的黃瑪莉(Marita Wong),除了幫忙揪人外,黃瑪莉更是親自下海與林汶萱一起擔任活動主持人。

在兩位頗有人脈的菲律賓新住民協助下,第一、第二組學生先後舉辦的「行動圖書館」及「三對三籃球賽」皆順利舉行,都吸引不少移工參加,緊接著就到了12月11日,在東海校園陽光草坪登場的「菲式陽光聖誕日」。

移工、學生各成小圈圈 團康遊戲化解尷尬

「菲律賓移工是我們要邀請的貴賓,因此這場活動的各項細節,都要以菲律賓人的喜好為優先。」

在這個大前提之下,學生們準備party要吃的食物時,捨棄方便迅速的台式外燴,改而全部準備菲律賓菜。由於菲式食物的一大特色是燒烤,因此在party前一天晚上,學生們與一群菲國移工合作一起準備肉串,party當天早上再將這些肉串全部烤熟再送至現場,而現場準備的飲料也只有一種,就是菲律賓人愛喝的可樂。

準備好美食後,還要有音樂才稱得上party,因此學生們除了邀請菲國移工樂團、舞團來表演,也邀了幾位台灣學生歌手,在活動當天以台灣、菲律賓表演者輪流上台的方式進行,讓兩個族群都能聆聽不同風格的音樂。

2016-12-21_19-53-01-433x770
Party前一天晚上,學生們在菲律賓新住民「Mammy Jo」及移工的指導下,七手八腳準備菲式燒烤的食材。
2016-12-21_20-02-49-770x578
Party當天的食物全部都是道地菲律賓菜,學生們的努力受到移工一致好評。

活動在12月11日下午2點開始,由於陳炯志與學生們事前花了許多力氣「烙人」,當天陸陸續續來了40多位菲國移工,以及20多位報名參加活動的東海學生。然而,活動剛開始時雙方還很陌生,造成菲國移工、台灣學生各自聚成小圈圈,兩群人分開站得遠遠的,誰也不敢主動接觸對方。

眼見這種情況,擔任主持人的黃瑪莉與林汶萱,分別手持麥克風以菲律賓文、中文招呼兩群人坐到同一個區塊,並主動帶起團康遊戲,遊戲規則是每一局的輸家必須向全體做自我介紹,這時菲國移工、台灣學生們略顯害羞的玩在一起,然後在嘻笑聲中慢慢的彼此自我介紹。

2016-12-21_17-16-52-770x578_(1)
大部份菲國移工從沒踏入過東海校園,因此學生們安排人手,負責引導移工到達Party會場。
2016-12-21_20-09-42-770x578
菲律賓新住民黃瑪莉(中)與林汶萱(右)一起擔任活動主持人,兩人分別用菲律賓文及中文,帶領菲國移工和台灣學生互相認識。
2016-12-21_20-15-43-770x578
兩位主持人帶領外籍移工與台灣學生一起玩團康遊戲,每局的輸家必須向全場做自我介紹。

玩完團康遊戲後,接著就是台灣、菲律賓的音樂表演者輪流登台表演,台灣的學生歌手們主要以單人或雙人組合為主,以吉他彈唱中文流行歌曲,曲風偏向抒情,菲國移工雖聽不懂歌詞內容,但仍不吝於給予熱烈掌聲。

輪到菲國移工樂團上台時,曲風驟然一變,移工們彈奏起快節奏的英文流行歌曲,也帶動台下其他移工聽眾跟著大聲歡唱,這種菲式熱情感染了台灣學生們,不少人跟著移工的歌聲打節拍、或是身體跟著擺動,慢慢的,現場一開始那種尷尬的感覺逐漸消失了。

最後,Party的氣氛在菲律賓移工舞團「Ugnayan Dance Crew」(簡稱UDC)登場時達到最高點,UDC的六位男女成員來自潭子加工區,本來在母國就熱愛跳舞的他們,來台灣工作後組成UDC舞團,並四處報名台灣的街舞比賽,舞藝精湛的表演讓現場觀眾爆出熱烈的歡呼聲。

2016-12-21_17-17-46-770x578
受邀登台表演的台灣學生歌手,曲風以慢節奏的抒情歌為主。
2016-12-21_17-27-21-800x445
輪到菲國移工樂團上台時,曲風驟然一變,移工們彈奏起快節奏的英文流行歌曲,也帶動台下其他移工聽眾跟著大聲歡唱。
2016-12-21_17-18-43-770x578
「Ugnayan Dance Crew」的成員不時做出高難度的街舞動作。菲國移工舞團「Ugnayan Dance Crew」當天精彩表演的完整影片。(陳炯志提供)

菲國移工舞團「Ugnayan Dance Crew」當天精彩表演的完整影片。(陳炯志提供)

Party結束之後…「我們不再是陌生人。」

看完UDC舞團精彩的表演後,現場氣氛起了微妙的變化,慢慢有台灣學生上前向UDC的成員攀談,好奇詢問他們練街舞練了多久?也有一些菲律賓移工拉著台灣學生合照,紀念這場難得的Party。

兩個小時之前,兩個不同族群的人還互不接觸,但此時此刻之後,他們不再是陌生人了。

前來參加活動的菲律賓移工Ronald Soriano,來自呂宋島中部的邦阿西楠省(Pangasinan),他說,來台灣工作後一直都沒認識台灣朋友,也不知道要如何跟本地人攀談,甚至也沒踏入過大學校園,但這場Party給了他很多的「第一次」,現場也結識了幾位台灣學生,好像生活突然變得多彩多姿,他覺得非常非常開心。

東海美術系學生沈逸羣,是第一組「行動圖書館」的組員,他說自己在工業區裡租屋居住,時常在路上看到外籍勞工,但不太敢跟他們講話;然而經過這場Party後,他覺得外籍勞工跟一般台灣年輕人沒什麼兩樣,興趣也很接近,現在雖然身旁站了40多位外籍勞工,但已經不會感到害怕了。

2016-12-21_17-19-39-770x578
菲律賓移工Ronald Soriano(戴墨鏡者)說,以前從沒交過台灣朋友,但今天來參加Party就認識了好幾位台灣學生,讓他非常開心。
2016-12-21_17-20-50-578x770
東海美術系學生沈逸羣,以前不太敢跟外籍勞工講話,然而經過這場Party後,雖然身旁站了40多位外籍勞工,但已經不會感到害怕了。

而表演完後瞬間被台灣學生圍繞攀談的UDC舞團,團長Kel Samonte說:「雖然我們時常四處比賽,但進入大學校園裡面表演,感覺還是很新鮮!希望以後能再有這種機會表演。」UDC的六位成員彷彿都是「不跳舞會死」的人,就算手上拿著食物,聽到現場播放他們喜歡的音樂時,還是忍不住跟著舞動起來。

這場Party幕後功臣之一、菲律賓新住民黃瑪莉(Marita Wong)說:「活動非常有意義,它讓台灣學生跟菲律賓移工玩在一起、彼此認識了解,以後再見面就是朋友了,雖然辦活動很辛苦,但大家玩的開心就值得了!」

Party最後以全體大合照作為結尾,陳炯志說,這一系列活動辦的比他想像中還成功,台灣學生跟外籍勞工的反應都很熱烈,因此他仍然會持續開設這堂「最鄰近的陌生人」課程,希望將這個族裔融合的概念,傳達給更多的中部學生知道。

一場聖誕Party,凝聚了兩個原本互不相識的族群,台灣學生與外籍移工之間的歡笑聲,彷彿當天的陽光一般和煦,成為冬季中最溫暖人心的一股暖流。

註:「最鄰近的陌生人」課程成果及照片,展示於臉書專頁「我們 • 不再陌生 Strangers No More」,歡迎各位朋友前往觀看。

2016-12-21_17-21-23-770x578
UDC舞團的六位成員熱愛跳舞,團長Kel Samonte(左二)說,這次受邀進入大學校園跳舞,感覺很不一樣。
2016-12-21_17-22-10-770x578
菲律賓新住民黃瑪莉(前排中)是Party的幕後功臣,她認為這場活動非常有意義,讓台灣學生與菲國移工彼此認識、了解。
2016-12-21_17-20-14-770x578
菲律賓新住民黃瑪莉(前排中)是Party的幕後功臣,她認為這場活動非常有意義,讓台灣學生與菲國移工彼此認識、本文已獲解。

本文獲移人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張馨云
核稿編輯:吳象元




資料怎麼自己動?公部門的數位轉型,「數位治理」讓報稅、補助申請更簡單!

資料怎麼自己動?公部門的數位轉型,「數位治理」讓報稅、補助申請更簡單!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數位發展部的正式成立,臺灣公部門的數位轉型也邁入全新階段。我們透過專訪數位發展部數位政府司的王誠明司長,帶大家認識臺灣「數位治理」發展的前世今生,以及如何應用「MyData」串聯、應用既有資料,改變我們的日常生活!

資通訊科技的日新月異驅動社會飛速發展,無論日常購物、娛樂消遣甚至是人際互動,網路與各式數位服務幾乎滿足了現代人生活過半的需求。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不只企業緊緊跟隨數位轉型浪潮,積極開展創新技術與服務,政府部門也開始導入資料及數據分析技術,善用「數位治理」驅動公共服務模式的變革,重塑民眾對於政府服務的想像。未來數位治理不只是要讓民眾申請資料更簡便,更希望能透過資料讓企業創新,同時也做到提供客製化個人服務的目標。

從資料應用發展創新服務,結合數位科技打造公私協力的智慧政府

我們一定都能有感數位治理帶來的改變,在2021年面對新冠疫情時推出的口罩供需資訊平台、健保快易通APP、健康存摺等的整合應用服務,我們多多少少都有用過。前者透過釋出口罩庫存量及特約藥局等開放資料,促成公部門與民間社群的協力合作,將「資料」轉化成簡易使用、更新即時的便民服務,讓大家知道可以到哪裡去買口罩;後者則整合臺灣健保系統,透過數位技術將資料公開及串聯,打造創新健康平台,不只個人就醫、查詢更加方便,也奠定了後續數位醫療服務的發展基礎。

不只是民眾有感,從國際評比的角度來看,在2021年早稻田大學與國際資訊長協會(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CIO, IAC)合作辦理的世界各國政府數位評比中,臺灣在全球64個主要經濟體中排名第10名,較2020年進步1名,在整體國際中表現也算前段班。

0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數位發展部數位政府司司長王誠明。

那政府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數位化的呢?源頭可以追溯到1998年時推動的「電子化政府計畫」。長期投身電子化政府計畫的規劃與推動的數位發展部數位政府司司長王誠明回憶道:

「那時政府發展許多大型網路、服務資訊上網等基礎建設,並將戶政、地政等民生領域的人工服務流程優化為電子化的線上服務,過程累積了不少可應用的資料庫及大型資訊系統;到了2017年,安全傳輸、資訊分析整合等技術也漸漸成熟,國內外都意識到『資料』是提供服務的重要元素,於是政府便開始更著重於資料的分析與應用。」

從那時起,政府秉持著讓民眾參與政府運作的開放精神,展開「服務型智慧政府推動計畫」,以民眾關切議題的數位服務為優先項目,透過開放高應用價值資料與即時分析技術,提供民間資料應用的空間,或是由機關主動開發相關服務,不只對外增強政府的公共服務能力,對內也改善民主治理的運作機制,回應整體社會的數位化需求。

資料運用思維轉變:「資料治理」作為政策發展方針

王誠明司長特別強調,雖然電子化政府與智慧化政府乍看都是透過電子產品及數位技術加速政府服務,但在執行思維上卻有根本性的差別。傳統的政府服務多半從「公共事務管理」的角度思考,例如報稅、戶政、地政等,都朝向便於管理者管理的角度去開發;但在智慧化政府的發展觀念中,政府反而會站在民眾的角度思考,利用資料開放與分析技術等方式,鼓勵公私單位開發更多數位服務。例如過去政府開放實價登錄、公車路線、空氣品質等即時資料,衍生出實價登錄地圖、台北等公車等多元應用的APP,這些都是透過資料治理來滿足民眾生活需求的最佳範例。

隨著資料治理概念的深化,臺灣Open Data的服務也逐漸成熟,甚至在英國開放知識基金會(OKFN)的開放資料國際評比中獲得世界第一的殊榮。於是2015年,國發會從「賦權」概念出發、強調資料作為精準數位服務的基礎,打造「數位服務個人化」(MyData)資料自主服務,以「民眾自主決定資料如何使用、給誰用」的核心精神,打開政府服務的里程碑。

FireShot_Capture_3744_-_個人化資料自主運用(MyData
Photo Credit:數位發展部「個人化資料自主運用(MyData)」網頁
My Data服務平台。

在過去,若民眾要到銀行辦理開戶或貸款等業務時,會因需要出示相關證明,所以得耗費許多時間往返機關與銀行辦理。如今透過MyData平台,辦理者經過不同等級的身分驗證後,就能即時將指定資料傳輸給指定機關,而且過程中民眾也可以隨時追蹤,知道資料傳到什麼地方、被誰使用;倘若資料不慎被盜用,民眾也能第一時間收到簡訊和Email通知來即時處理。

MyData平台的服務不只強化食醫住行育樂等民生領域的數位服務,王誠明司長也說,當中央與地方整合成熟之後,也希望跨足私部門,從監管力道強的金融產業開始,漸漸延伸至監管力道較弱,卻與民生息息相關的產業(如醫療),甚至期待在最終階段引入AI服務,落實資料智慧應用。舉例來說,未來民眾失業時只要告訴政府「我失業了」,MyData平台就能主動查詢、分析民眾同意開放的資料,藉由資料彙整及AI分析的智慧服務,主動回饋民眾如何申請補助、提供就業輔導等個人化建議。

由內而外深化數位治理,組織再造迎擊轉型挑戰

當政府則從「資料」的角度出發,打造新型態的公共服務模式時,「資料」不只化身為政府或企業組織間最珍貴的資產,也成為一切數位服務發展根基。不過,成千上萬的資料該如何妥善的管理、安全的傳輸、合法的應用,也成為智慧化政府發展過程的關鍵課題。對此,王誠明司長也坦言,這正是政府在轉型過程中面臨的三大挑戰:機關本身思維與行事風格的轉變、跨機關間資料傳輸的法律規範適用性,以及資料本身的個資保護問題。

shutterstock_193178795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政府數位治理的三大挑戰:機關思維的轉變、資料傳輸的交換、隱私與方便的平衡。

所以如今政府透過組織再造,成立位階更高、權責更集中的「數位發展部」,把過去可能分別是通傳會、經濟部、國發會資管處、行政院資安處在做的事情重新整合,回應這些轉型過程中跨機關、跨領域的複雜問題,讓轉型過程中無論公私部門都有可以共同討論、解決問題的夥伴。

「數位轉型其實是一個持續的過程,它不是像轉骨一樣瞬間。它是一個持續的滾動調整,根據社會需要和當下技術,讓服務做得更好。」

王誠明司長也說,正因轉型是漫長的過程,所以數位發展部的角色就是在調整過程中能靈活運作、協調合作的機關,讓無論技術、制度、法律等層面的政府服務都能與資安會緊密結合,正確導入數位治理制度,落實資安與個資保護。

持續落實、不斷提升:數位治理永無止境

最後,王誠明司長也強調,深化數位治理不只該思考如何運用數位服務提升機關效能,也包含怎麼找出社會中沒能力使用數位服務的人,並給予幫助。若要達成這樣的目標,倚靠的就不只是技術成長,還包含整體數位環境的建置。仔細觀察臺灣社會近年的轉變,就能發現不少相似的痕跡──越來越多的數位服務不只作為應用的工具,深化公共服務效率及公民參與的可能性,還能打破傳統框架,成為新興的溝通媒介,建立公私部門之間不同的協力模式;更甚至我們還能從視訊看診、健康存摺等疫情應對措施中學習,也相信未來國家再度面臨困難或風險時,在數位治理的增能之下,可以更快速的恢復,並透過完善的數位工具解決難題,從中學習並不斷的強化精進。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