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城面臨老屋改造危機:「若失去當地住戶,由咖啡廳酒店所取代,這將不是真正的城市」

檳城面臨老屋改造危機:「若失去當地住戶,由咖啡廳酒店所取代,這將不是真正的城市」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2008年被列為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後,近年來到訪檳城喬治市(George Town)的旅客不斷增多。隨著越來越多店家為生計在此開店行商,相關人士警告這將會對當地的文化、建築造成影響。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新聞整理:周慧儀

自2008年被列為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後,近年來到訪檳城喬治市(George Town)的旅客不斷增多。隨著越來越多店家為生計在此開店行商,相關人士警告這將會對當地的文化、建築造成影響。

AP139992889786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對此,喬治市古蹟行動組織(GTHA)創辦人兼教科文組織文化遺產專家許月清(Joann Khaw)表示,許多老住戶因租屋被出售而被迫遷離,而這些被售出的「老店屋」多半在戰前就已存在,現在則被裝潢成咖啡廳、精品酒店和紀念品商店。

21231472362_285c385c0c_b
Photo credit: OXLAEY.com via VisualHunt / CC BY
喬治市街上的老店家錫工匠。

許月清補充道,當地住戶一旦離開,即代表將失去在地的生活文化、傳統技能,如藤編、郵票製作,以及節日慶典和宗教習俗等。此外,她也指出:「或許我們還擁有實體建築,然而,若失去當地的老住戶和文化,並由咖啡廳、酒店等取而代之,那麼這將不是一個真正的城市。」

遺產主題公園?

一名76歲的當地住戶Chee Hooi Kheng受訪表示,已居住在這些戰前老店屋超過55年了。她指出:「這邊很多店家當年從事和我一樣的生意(洗衣店),現在許多店屋已被販售成為酒店,而曾經的鄰居也已離開,搬回唐山了。」她也說道,近年來附近地區越來越吵雜,包括越來愈頻繁的車聲、喇叭聲和建築施工聲。

15686165593_412f352d50_b
Photo credit: ydcheow87 via Visualhunt / CC BY-NC-ND
喬治街上的老店屋

喬治市古蹟行動組織(GTHA)創辦人之一馬克(Mark Lay)指出,數以千計的住戶被迫遷離,而他原本希望市議會可批准古蹟建築物轉換用途,但卻沒有任何下落。更棘手的問題,在於這一些古蹟建築屋被翻新時,發展商會只選擇保留建築外觀,建築物內部將被拆除,進行現代化改造。

Mark Lay進一步指出,這些行為就像「榨乾」喬治市文化遺產,是為了吸引更多遊客進而將喬治市打造為「遺產主題公園」,如此一來,喬治市將成為馬六甲的雞場街(Jonker Street)或新加坡的牛車水(Chinetown),販售一些紀念品如冰箱磁鐵或其他無意義的商品給遊客。

將遺產區發展成交通樞紐?

另一個關鍵問題,在於檳城州政府計劃在遺產區外的遺產地——社尾(Sia Boey)建立一個交通樞紐。檳州政府首席部長林冠英曾在記者會上表示,在檳城交通總體規劃下,社尾將成為輕軌交通和公共交通樞紐的最佳地點。

許月清對此回應,作為重要的遺產地點,若社尾若成為重要交通樞紐,那麼一切文物將可能會被破壞,而檳城州世界遺產機構(GTWHI)建築環境與監控部門經理莫哈末·西嘉斯 (Muhammad Hijas Sahari )表示,社尾交通計劃仍無定論,而目前他掌握到的資訊,是該計畫暫時停工故還不會對文化古蹟造成重大影響。

下一步該怎麼做?

對於喬治市文化遺跡的維護,GTWHI建築環境與監控部門經理西嘉斯承認老住戶遷離確實是個問題。而最難控制的,在於開發商和店主間的買賣交易通常沒有告知住戶,許多住戶是在交易完成才被告知,雖然也有些例外,有些老住戶會因生活較穩定,希望過上更好的生活而選擇離開。

儘管如此,GTWHI也正在採取措施幫助流離失所的住戶。西嘉斯解釋道,這些住戶可向他們提出申請,而他們會找尋適當的地方安置。目前,他們也與中國的氏族協會(Chinese kongsis)合作,詢問他們可否提供協助,而一些傳統產業也將被安置在汕頭街(Kimberley Street)上的店屋。

至於非法改造店屋,西嘉斯表示,當地居民和遺產維護組織如GTHA也發揮一定作用,他指出「住戶們大多知道商家需要許可證才能翻新建築,因此當他們看到附近房子正進行翻新,而門上又沒有相關證件,他們將會通知我們。」一旦接受通知,他們將會通知相關單位實地考察,請他們拆除已完工的部份,或採取最後手段到法庭起訴。

古蹟維護教育

其他相關組織,如檳城古蹟信託基金會(PHT)也致力在維護古蹟上作出努力。其負責人林玉裳(Lim Gaik Siang)表示,保護城市裡的遺產非常重要,因為無人居住的建築就像沒有靈魂的軀殼;而這也是為何基金會舉辦傳統工匠技能的研討會,希望藤編、木雕技術要能繼續流傳下去。此外,該基金會也和檳城當地居民進行交流,就中國海關、民間信仰和中國寺廟等議題進行講座。

古蹟的維護需要被教育。林玉裳認為教育當地居民比教育遊客來得更為重要,因為當地居民才是居住、生活在遺產古蹟的人。她也指出教育下一代亦是關鍵之一,因為他們肩負維護的使命,同時也有責任和能力告訴上一代什麼東西值得被保存、維護。

編按:本文1月4日刊登,編輯誤將檳城州世界遺產機構(GTWHI)建築環境與監控部門經理莫哈末·西嘉斯 (Muhammad Hijas Sahari )稱為負責人,在此致歉。

相關報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