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逃離「臉書國」;游盈隆教我們的玩民調心法;落後的德國:柏林新機場 BER

懶人時報看什麼?逃離「臉書國」;游盈隆教我們的玩民調心法;落後的德國:柏林新機場 BER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懶人時報今日選文:逃離「臉書國」;游盈隆教我們的玩民調心法;落後的德國:柏林新機場 BER;如果川普重啟核軍備競賽,後果有多嚴重?;婚姻平權議題中,那些「忠黨愛國」的民進黨青年們。

如果川普重啟核軍備競賽,後果有多嚴重?

(更多核武,更多毀滅世界的不確定性。轉自胡查德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冷戰早期的五角大廈高級官員保羅・C・沃恩克(Paul C. Warnke)認為,兩國核武庫的擴張不太像是比賽,更像是兩個人在相鄰的跑步機上跑步。「軍備競賽的唯一勝利,」他在1975年寫道,是「看誰第一個走下跑步機」。

(中略)1983年,蘇聯的早期預警系統檢測到美國即將進行核攻擊。當時恰好是克里姆林宮擔心美國先發制人的高度緊張時期。

作為軍備競賽的一部分,導彈技術得到發展,而這導致導彈落地前,蘇聯只有23分鐘時間作出反應,沒有足夠的時間複核設備,更不用說與華盛頓談判。軍備競賽還決定了蘇聯的回應必須是對美國進行強硬報復,迅速瓦解任何後續威脅。

負責早期預警站的蘇聯軍官看不到任何錯誤警報的證據,但是向上級報告稱那是錯誤警報。他的猜測被證明是正確的,他可能拯救了這個世界。(懶人時報

逃離「臉書國」(羅世宏)

(臉書的種種威脅,以及逃離「臉書國」的想像。轉自Yu Hsuan Lee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臉書創辦人馬克・祖克伯(Mark Zuckerberg)年紀輕輕,已經是世界巨富,除了他的個人努力和時代機遇,而且臉書的各類服務也確實滿足了當代每個人社交分享的剛性需求,但這位創辦人和他的公司的成功法寶無他:每一個臉書用戶的免費和甘願勞動(free labor),以及將每個人的個人隱私資料商品化為商業資產。

每一個臉書使用者在享受社交網路帶來愉悅的同時,其實也是在為臉書作出無償的勞動。令人憤怒的是,隨著這家公司成為最多人使用的社交網路,它也更加惡劣地任意修改隱私條款,更肆無忌憚地從用戶的免費和甘願勞動中獲取暴利,更別說這家公司也是斯諾登(Edward Snowden)此前所揭露的配合美國政府秘密監控公民的共犯之一。

(中略)只要敢於想像,勇於行動,這一切不僅可能,而且已經正在實現當中。為我們策劃從「臉書國」出走或逃離路徑的,是由四位紐約大學學生在2010年開啟的計畫——「離散者計畫」(The Diaspora Project,簡稱Diaspora*或D*)。

「離散者計畫」打造的社交網路有三個基本特性:去中心化、互聯網自由以及保有個人隱私,而這些都是商業化的臉書做不到的。在他們登高一呼之下,也立刻獲得全球自由軟體社群的回應,也在眾籌網站KickStarter上獲得眾多線民支持,並且得到包括利奧・拉伯特(Leo Laporte)等網路名人的捐款支援。在他們籌到的約20萬美元的捐款中,也有來自臉書創辦人祖克伯的一份(但具體金額未透露)。被問到為什麼捐款給「離散者計畫」,祖克伯在接受《連線》(Wired)雜誌專訪時這麼說:「我欣賞他們為了改變這個世界所做的努力。」(懶人時報

游盈隆教我們的玩民調心法(葉高華、陳美華)

(這個游盈隆,一再被劣退。轉自Shu Ting Chen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整體而言,游盈隆是透過誤導式民調,一再假造、複製國人對同婚「無共識」的假象,混淆視聽,繼之反覆的引用自己發佈的民調,一方面形成阻礙同婚修法進程,另方面又可以做為生產下一次民調的基礎。然而,中研院2015年社會變遷調查的資料已顯示,精確回答支持同婚的全體民眾已達59%,在游盈隆一再散發不實民調的情形下,日前連行政院長林全在面對監察院長張博雅詢問院方態度時,竟也說「同婚必須要有社會共識」,全然無識於六成民意的支持。

(中略)第三題一樣是為執政黨解套的題目,題幹是:有人說「目前台灣社會對如何實現『同性婚姻合法化』無共識,立法院實在不必急著現在立法通過。」方法上的問題,以及「無共識」這種公然謊言我們不再重覆,但是我們想說的是,通常當「立法時機」問題被提出來時,往往是某些人為了要阻撓立法,而不是為了促成立法。我們腦袋裏隨便就冒出一系列關於女權、人權、台灣民主化的各種法案:一系列的民法親屬編修法、性別工作平等法(被阻擋10年)、家庭暴力防制法、性騷擾防法、公投法等等不一而足。這些法案在推動時,幾乎都被當時立法院多數黨國民黨視為破壞家庭和諧、妨礙男女正常互動、阻礙經濟發展、甚而動搖國本等無限上綱的惡法,並以各種理由拖延立法。現在回頭來看,當時被看成造成社會不安的立法,充其量是落實憲法對基本人權的保障與維護。

保障人民權益的法案,永遠沒有最佳的立法時機,反而每個立法過程的時間點都是伸張人權的艱困時刻。執政者應勇於任事,承擔責任,不該操弄民調,給自己藉口。(懶人時報

婚姻平權議題中,那些「忠黨愛國」的民進黨青年們(超柔面紙)

(回應倚老賣老的老綠男。轉自林瑋豐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這些年輕的幕僚們,默默的串連彼此的網絡,開臉書活動頁、用微薄的薪水自費製作彩虹絲帶識別證,因為各種串連行動,或被前輩酸言酸語「不喜歡民進黨,不會去時代力量嗎」、「不懂政治現實」、「社運和政治不一樣」。

但很清楚的是,經歷政治工作與選舉,他們是懂政治現實的一群人,他們懂得社運和政治不一樣,也知道立法過程的折衝與艱難,甚至許多人在第一線穿梭法案的折衷與妥協;他們不曾激烈的要求高層表態,他們的行動,既柔軟又務實。他們在選舉前後投入地方政府、立法院、府院行政部門及黨職工作,扮演政府的齒輪。

面對周遭繼續作社運、在其他黨派的朋友,這些年輕幕僚選擇留在民進黨努力,因為他們持續相信,在這個黨、這個位置工作,能夠對社會做出改變,就像他們在選舉過程中,在每日的政治工作裡,不停的想說服群眾的理念一樣。(懶人時報

落後的德國:柏林新機場 BER(李忠憲)

(有時候,必須佩服德國人的一板一眼。轉自李忠憲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一個關鍵的日期,2012年的6月3號,已經通知各國的元首,這個機場的開幕儀式,事前的準備測試,12,000自願者擔任測試的顧客,攜帶15,000件行李,消防警告測試結果沒有通過,柏林新機場工程的主導者,是一個外行人,把弱電和強電的電線佈在一起,這樣的做法可能會發生火災,許多火警警報器無法作用,尤其偵測煙霧的設備,不能正常發揮功能,不只是終端設備的問題,而是55英里的佈線有問題,如果只是警報器或是煙霧偵測器出問題,換一下就好,佈線的問題不是短時間可以處理好的。

怎麼辦?柏林市長已經向全世界的各國元首發出了三千張以上的邀請卡,梅克爾的紅地毯已經鋪好,機場裝飾的十分奢華,整個柏林已經籠罩在一種節慶的氣氛之中。

為解決這些問題,機場公司的 CEO 成立緊急應變小組,提出以 800 個工作人員,用手機警示的人力消防警告系統,用人的眼睛和鼻子當煙霧偵測器,希望能夠讓機場開幕儀式順利進行。負責檢查的小官員拒絕接受,這個消防安全措施,遠遠不足以為一個機場的公共安全負責,無線的手機訊號並不可靠,人多時更會造成通訊不良,而且人無法發現兩公尺以上的煙霧,警報系統的安全性,嚴格的有線通訊網路控制頻道,不是不可靠的人和無線網路可以取代的,不發公安合格文件,不准機場開幕儀式進行。

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