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強人回歸,右派勢力崛起——2016年9大國際新聞你該這樣看

政治強人回歸,右派勢力崛起——2016年9大國際新聞你該這樣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鍵評論網帶您一同回顧2016年重大的政治事件,用三項指標來分析看國際新聞:強人、右派、反體制

新聞整理:羅元祺

2016年在國際政治上有許多變動,從美國、歐洲到亞洲,幾乎都產生出人意料的結果。歲末年終之際,讓關鍵評論網帶您一同回顧這九大政治事件,並為讀者分析這場變局所呈現的意義。

美國:反體制右派抬頭,川普經濟學「讓美國再次偉大」

川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絕對是今年最重要的國際事件,徹底洗牌國際政治的遊戲規則。川普的當選,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美國經濟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許多基層人民的工作與收入受到直接衝擊,而這股民怨就將憤怒導向既有政治體制,讓完全不屬於傳統政治圈內的川普入主白宮。

美國人民的憤怒,除了經濟問題之外,還包含對美國境內越來越多的移民持有顧慮。美國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移民專家蘇洛(Roberto Suro)表示,人們常將恐怖主義、失業及其他種種不滿所產生的恐懼,歸咎於移民。民眾對外來移民的敵意,相當程度上也是建立於對華府菁英體制的不信任。

川普在這樣的政治氛圍中,提出來的經濟政策很能對基層民眾的胃口。「川普經濟學」(Trumponomics)主張貿易保護主義、刺激國內生產、減稅並投資公共工程、寬鬆的能源開採管制,這些主張都是增加美國就業的直接作為,讓川普喊出「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競選主軸,格外具有說服力。

由此觀之,未來值得持續關注川普在移民政策上的調整,對於無犯罪紀錄的非法移民是否會採行強硬手段,以及在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後,川普能否真的透過課徵海外企業稅解決產業外移的問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菲律賓:杜特蒂主張「菲律賓優先」,強化與中國外交關係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在今年5月9日風光當選,杜特蒂在選前就被譽為是「亞洲版川普」,當選後更是數次在鏡頭前爆粗口,美國、歐盟無一倖免,都被杜特蒂的金口「點名」過。

杜特蒂最為人所知之處,就是對毒品犯的鐵腕掃蕩,即使被外國媒體批評為不注重人權,但在菲律賓內部卻得到極高民意的支持,沒有非常在乎杜特蒂的負面形象,而是肯定「治亂世用重典」的原則。

然而,菲律賓在杜特蒂上台後最大的改變,就是外交政策上的「反美親中」。在南海仲裁案出爐後,杜特蒂積極與中國互動,於10月份到北京進行訪問,並對美國說「你們留在我們國家是為了你們自己的利益,所以是說再見的時候了,我的朋友。」更曾直言中國願意給予金援,美國一毛錢也不會給,強硬的政治手腕不僅展現在國內,也發揮於國際舞台之上,這也讓未來杜特蒂在南海議題與中國的互動,格外引人注目,因為這會牽涉到美國重返亞洲的外交政策走向。

AP16294127183663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法國:渴望「強人政治」再臨,左派未選先出局

法國將於明年4月及5月舉行兩輪總統大選,現任社會黨(Parti Socialiste)籍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在12月1日宣布不角逐連任,是法國第五共和以來首見。歐蘭德2012年上台以來,無力解決國內的失業問題,更在難民政策上大失人心,連帶拖垮整個左派的選情。

由於法國歷來就有出產政治強人的傳統,包含較早期的拿破崙(Napoléon Bonaparte),一直到近代的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法國在重要時刻都會順勢出現極具領袖魅力的強人。如今,面對這樣劇變的時局,法國人都再度懷念起右派執政的效率與果斷,讓11月登場的右派總統初選備受關注。

然而,參與右派初選的前總理居貝(Alain Juppé)立場過於溫和,民眾對前總統薩科吉(Nicolas Sarközy)仍存有疑慮,這就讓作風果決的前總理費雍(François Fillon)成為法國人的新選擇。許多法國青年覺得「費雍在這些議題上守住立場,那不叫保守,叫堅定。」而這樣的條件正好是現在法國所需要的特質,因為法國人「真的不想再看到一個不上不下的總統了」。

法國前總理費雍(François Fillon)
法國前總理費雍|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西:左派長期執政下的繁榮假象,南美再度向右轉

今年夏季奧運在巴西熱鬧登場,不過這場體壇盛會的背後,藏著巴西政壇驚天動地的風暴。巴西第一位女總統羅賽芙(Dilma Rousseff),在8月31日被彈劾下台,南美洲最大的左派政權宣告終結。連同近兩年政黨輪替的阿根廷與秘魯,南美左派幾已失勢

左派強調社會福利政策,在過去經濟繁榮時期,國家有條件提供優渥的福利制度,但隨著2008年的金融海嘯,這些南美國家仰賴出口的原物料價格大跌,導致經濟面臨崩潰,巴西就是受害者之一。羅賽芙的下台,除了自身涉及的政治醜聞之外,還與經濟表現不佳、巴西失業率節節高升有關。

目前南美洲尚具有代表性的左派國家有委內瑞拉與玻利維亞,但紛紛深陷於經濟低迷的慘況,尤其委內瑞拉的物價指數更是無極限狂飆,即使民眾從鄰近的哥倫比亞偷渡民生物品,仍不足以度日。左派政權在經濟榮景的潮水退了之後,就被人民看清沒有穿褲子的真相。

Senate approves impeachment trial for Rousseff
巴西前總統羅賽芙|Photo Credit: EPA/達志影像
德國:難民危機衝擊大聯合政府,梅克爾力擋極右翼再起

德國將於明年秋季舉行聯邦大選,梅克爾(Angela Merkel)宣布角逐第四個總理任期,繼續帶領基督教民主聯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 of Germany)迎戰國會選舉。目前梅克爾與左派的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 of Germany)共組大聯合政府,過去一年受到難民政策影響,執政聯盟的聲勢降低不少。

今年在德國先後舉行五場地方邦議會選舉,基民盟與社民黨身為執政兩大黨,竟然席次全都罕見下滑,反對移民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or Germany)則全都贏得席次。在開放難民時,德國社會展現高度包容力,認為接納難民是為了彌補過去德國在二戰犯下的錯誤,不料難民所產生的政治效應,已遠超出當前德國政黨體系所能承受的範圍。

即使民眾對難民政策的不滿體現於地方選舉中,但對明年的國會選舉影響仍待觀察。今年這五個邦的議會選舉,雖然另類選擇黨大有斬獲,但得票率在12%至24%之間擺盪不定,並非持續且穩定的成長。梅克爾續任總理的重要性,在於她是近年歐盟最堅定的捍衛者,如連任失敗對歐盟與歐元產生的動盪將難以評估。

A migrant holds a portrait of German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after arriving to the main railway station in Munich
抵達慕尼黑拿著梅克爾照片的難民|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英國:不再對政治妥協,英國脫歐之路撼動歐盟體制

在川普當選之前,國際政治上最令人咋舌的事件就是英國脫歐(Brexit),6月23日公投結果出爐當天,美國股市單日跌幅甚至超越2008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宣布破產日的慘況。時任英國首相的卡麥隆(David Cameron)兌現選前承諾,宣布辭職下台。

英國脫歐之所以會「弄假成真」,除了英國工黨(Labour Party)宣傳不力,導致其支持者沒有積極投票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英國民眾對歐盟體制的不滿。由於大量的難民湧入,英國為了分擔歐盟的難民配額而民怨四起,加上無法透過協商取得讓英國人滿意的成果,最終使脫歐公投成為今年的最大「驚奇」。

現任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在12月7日取得國會授權後,表明在明年3月底向歐盟提出啟動《里斯本條約》(Treaty of Lisbon)第50條「脫歐條款」的申請。然而在英國脫歐幾成定局之際,原先即明確表態要留在歐盟的蘇格蘭,未來動向就十分值得觀察,因為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黨魁施特金(Nicola Sturgeon)已直言,若英國最終決定違背蘇格蘭人的意願而脫歐,那就沒有理由阻止蘇格蘭再次舉行獨立公投,屆時英國的領土問題將越演越烈。

Britain Scotland's Choic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義大利:修憲公投慘敗收場,倫齊輸在經濟成績不佳

在經歷過英國脫歐與美國大選兩次的震撼教育後,12月4日登場的義大利修憲公投,是今年度第三場民怨的逆襲海嘯。公投的主題是針對義大利憲法第五條的修正案,減少義大利參議員席次,降低參議院地位、提升眾議院立法效率;看起來絕對正面的改革公投,卻因為政治算計而導致更大的危機。

最終公投在義大利主要在野黨五星運動(Movimento 5 Stelle)、北方聯盟(Lega Nord)與義大利力量黨(Forza Italia)的反對下,以59.1%的選票遭到否決,總理倫齊(Matteo Renzi)繼英國卡麥隆後成為第二位因公投而請辭的歐洲領導人。在野黨之所以有機可趁,能把這場公投變成倫齊的信任投票,最大的關鍵還是在倫齊執政下的義大利經濟仍不甚理想,尤其是人口密集、工商發達的北方不滿最深。

義大利目前由前外交部長真蒂洛尼(Paolo Gentiloni)組臨時政府,明年必須關注在野黨是否會逼迫執政黨提前大選,倘若真蒂洛尼選擇讓步,明年義大利國會改選由人氣最高的五星運動勝選機率非常大,而該黨黨魁格里羅(Beppe Grillo)多次宣示要就義大利是否續用歐元的議題付諸公投,屆時對歐元與歐盟的衝擊將更難以想像。

prime-minister-matteo-renzi
義大利前總理倫齊|Photo Credit: 翻攝自IBTimes
日本:天皇無預警澆熄安倍修憲之火,日本修補對外關係

安倍晉三近一年來積極展現對修憲的企圖心,包含《安保法》的修訂都被認為是挑戰二戰以降的日本和平憲法。日本在7月10日舉行參議院選舉,安倍為首的修憲派取得三分之二多數,距離修憲只有一步之遙。

正當修憲即將成真之際,日本明仁天皇卻在8月8日罕見向國民直接發表公開談話,向各界傳達生前退位的想法,其中最重要的一段話,與日本憲法有關:

「我已超過80歲,在體力方面等有時也感到種種侷限,這幾年來,在回顧作為天皇的自身足跡的同時,也開始思考關於將來自己的應有狀態以及公務。……即位以來,我在履行國事行為的同時,關於日本國憲法下被定位為象徵天皇的理想狀態,每天都在摸索中度過。」

由於天皇在民間支持度極高,以一位成功的天皇來說,明仁天皇算是實踐日本憲法所賦予他的職責與地位。因此這項舉動可視為直接告訴安倍晉三,若要修改和平憲法,等同於否定天皇在位期間的所作所為。

在明仁天皇發表完措辭含糊的退位意願聲明後,安倍晉三對於修憲的積極度迅速降低,甚至已轉趨低調。由此配合安倍晉三在12月27日訪問珍珠港之舉,雖明言不會致歉,卻強調戰爭的殘忍,日本絕不重蹈覆轍,已可視為安被晉三轉而朝向和平外交的方針發展。天皇之舉或許可解讀成即時制止軍國主義再起的日本,因為明仁天皇非常清楚戰爭對日本皇室、國民造成的傷害是什麼。

RTSLQ84
日本明仁天皇發表演說時的街頭銀幕|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聯合國:古特雷斯走馬上任,仍在捍衛政治正確的難民問題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的任期今年底結束,聯合國在10月6日投票選出潘基文的繼任者,確定由葡萄牙前總理、曾任聯合國難民署高級專員的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出任。

參選秘書長過程中,古特雷斯獲美、英力挺,安理會在幾輪投票下來,俄羅斯也轉而支持,在各界一片呼籲女性出頭天情況下,擊敗原本被看好、來自東歐的保加利亞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秘書長博科娃(Irina Bokova)。而在全球飽受敘利亞、阿富汗和伊拉克等重大難民危機威脅下,具有聯合國難民署10年豐富經驗的古特雷斯,是頗為適當的人選。

古特雷斯在明年1月1日將正式走馬上任,以目前歐洲各國深陷難民危機所引發的政治動盪之際,古特雷斯的出線似乎為政治正確打下一劑強心針。而未來歐洲各國即將進入「大選之年」,困擾歐洲政局的難民問題能否化解,攸關歐洲區域統合成果的維繫,古特雷斯將來上任後沒有蜜月期,只要能幫助歐洲解決難民問題,就能替歐盟爭取到喘息的機會。

RTX2UP18
潘基文與古特雷斯|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三項指標看國際:強人、右派、反體制

2016年的國際政局起伏劇烈,但基本上可梳理出三項共同特質,首先是美國、菲律賓、法國為首的強人政治再起,近幾年經濟不振、政局紊亂的慘況,讓許多國家都懷念起過往強人政治的保守思維,至少能有效率地推行國家政策,安倍晉三與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相當程度上也是在這樣的氛圍中鞏固支持度。

再者是各國左派幾乎無一倖免的垮台,尤其是南美洲左派更是近乎崩潰,各國政治向右轉的跡象已十分明確。除了南美洲,德國極右翼再起的情況也十分引人關注,反移民的另類選擇黨在短期之內迅速崛起,雖目前評估對梅克爾的總理大位不至於構成威脅,但離選舉時間尚久,仍有持續觀察的空間。

今年在英國與義大利的兩場公投,都是向政府傳達反對政治正確與政治妥協的意志,反體制力量在各國遍地開花,對於現有的政治制度形成直接挑戰。在反體制思維壯大之際,日本明仁天皇的「退位說」與古特雷斯出任聯合國秘書長,讓現有體制與政治正確吃下一顆重要的定心丸,難民問題對歐洲政局的挑戰,端看古特雷斯在明年上任後能夠替歐盟做多少事情。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