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乎者也」超好用,古人寫書真的不用標點嗎?

「之乎者也」超好用,古人寫書真的不用標點嗎?
Photo Credit:知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古人其實很重視句讀的訓練, 因為明辨句讀是讀懂古書的起點。假使斷句沒有錯誤,也就可以證明對古書有了初步的瞭解。

大家看古書整天會有一個感覺,古人寫書好像不用標點的。確實有很多古書中間沒有標點,密密麻麻的都是字。這就使得我們讀古書有了第一個問題:句讀。往往讀古書的第一個訓練就是加標點,標點加錯了,句意也就錯了。但古書為什麼會沒有標點呢?這背後其實有著很大的誤解,其實古人是有標點的,而且數量並不少。

其實古文一直以來都是有標點的,比如春秋時期的《侯馬盟書》中,使用一條或者兩條短線表示重文,是標點的一種。漢代馬王堆出土的《老子》帛書,當中的標點系統已經比較複雜,除了之前的單、雙短橫外,還有拐角符號,三角符號,圓點符號,方塊符號等,用法也各異。

現在能夠看到的宋代刻本,其實也有標點。宋刻本陸德明《經典釋文》就已經有頓號作分隔。一些比較複雜的書,像是《尚書表注》就已經有以圓圈、方塊、黑三角、扁長條,半圓等圖案作為標點。這種複雜的標點方式,到了宋代漸漸簡化成為一個圓圈,作為分隔。甚至在《說文解字》中收錄了這樣一條:「丶,有所絕止,丶而識之也。」也就是「丶」是古人表示停頓的方式。

雖然我們現在可以找到不少有標點的古書,但為什麼古人不加以利用標點呢?其實這就和我們古代的文章結構、學習方式有關了。

大家都知道之乎者也,往往之乎者也就是代表著句子的停頓、分隔。古人其實也是利用這種方式來表達自己文章的停頓,尤其是在一些韻文中,常常用到這種方式。《詩》中用重複的形式、整齊的句子,《騷》則用「兮」表示一句結束,另外如韻腳、語氣助詞等。《文心雕龍.章句》就談到了寫文章時採用虛詞協助讀者斷句的問題:

「又詩人以『兮』字入於句限,《楚辭》用之,字出於句外。尋兮字承句,乃語助餘聲。舜詠《南風》,用之久矣,而魏武弗好,豈不以無益文義耶!至於夫惟蓋故者,發端之首唱;『之而於以』者,乃劄句之舊體;『乎哉矣也』者,亦送末之常科。據事似閒,在用實切。巧者回運,彌縫文體,將令數句之外,得一字之助矣。外字難謬,況章句歟。」

800_1
Photo Credit:知史
讀古書有了第一個問題:句讀。往往讀古書的第一個訓練就是加標點,標點加錯了,句意也就錯了。

其次就是古人的學習方式,《禮記.學記》說:「比年入學,中年考校。一年視離經辨志,三年視敬業樂群,五年視博習親師,七年視論學取友,謂之小成」古人其實很重視句讀的訓練,因為明辨句讀是讀懂古書的起點。假使斷句沒有錯誤,也就可以證明對古書有了初步的瞭解。所以這就是說,小孩讀書一年以後,要考查「離經辨志」,所謂「離經」,就是句讀經典的能力。當然,能點句無誤,還不能說就是完全瞭解了;但反過來說,如果點句有誤,那就一定是對古書某些詞句沒有讀懂。現存的古書,經過標點的只是一小部分。我們要具備閱讀古書的能力,首先就要培養句讀的能力。

要是句讀做不好,就很容易鬧出笑話,就像曾經有一本坊間的《資治通鑑》,當中〈梁紀〉中就有這樣一句話:

「諸壘相次土崩,悉棄其器甲,爭投水死者十餘萬,斬首亦如之。」

什麼叫「爭投水死者十餘萬」?這很明顯就是句讀的基本功沒做好,看見「悉棄其器甲」就以為句子要停頓了。正確的句讀是:

「諸壘相次土崩,悉棄其器甲爭投水,死者十餘萬,斬首亦如之。」

是說戰況大敗,無力抵抗是士兵爭相逃亡的情景。

本文經知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