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磨一劍:屬於幻日樂團的熱血里程碑「日冕之典」

15年磨一劍:屬於幻日樂團的熱血里程碑「日冕之典」
Photo Credit: 提案團體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幻日 ( Anthelion ) 是台灣的重金屬樂團,擅長以壯闊的弦樂搭配哥德式的金屬樂風表達與呈現音樂,表演足跡遍布全台灣、東南亞及中國各地。目前團員正全力準備幻日成軍15周年演唱會「日冕之典」,不但是場大型演唱會,更是屬於幻日的慶典儀式。

文:簡育柔

「昇華的靈魂,振趐飛翔,飛往日出之向」——〈黑羽Obsidian Plume〉

一段淒美的鋼琴聲中偷偷暗示情緒的宣洩即將來臨,撕心裂肺吼著人性最深沉的瘋狂與紊亂,磅礡的弦樂與哥德式金屬樂風不斷互動、衝擊感官,浸淫聽覺刺激中歌曲的故事卻歷歷如繪,音樂的行進像電影情節一般持續播送著。最後一個音符結束,情緒的流動卻久久無法止息,這首來自幻日樂團的樂曲:〈黑羽〉,以交響式黑金屬音樂訴說一段關於精神分裂的故事。

幻日(Anthelion)是台灣的重金屬樂團,擅長以壯闊的弦樂搭配哥德式的金屬樂風表達與呈現音樂,目前成員四位:主唱Code、吉他手Zeist、鼓手Troy與貝斯手Siniz。2001年成團至今,幻日走過大亞洲地區,表演足跡遍布全台灣、東南亞及中國各地。目前團員正全力準備幻日成軍15周年演唱會「日冕之典」,是一場代表性的大型演唱會,也是屬於幻日的慶典儀式。

初始到現今,「日冕之典」見證幻日的成長過程

演唱會除了必備的聲光效果之外,幻日繼2014年後再度與日本「我龍」太鼓團合作,鼓手Troy表示:「到時候爵士鼓搭配太鼓團會有一段獨奏,表演的震撼程度一定要現場體驗,很難用詞彙來形容或闡述。」幻日與我龍的相遇是經由吉他手Zeist引薦,他說當時到日本是第一次接觸到太鼓文化,從驚喜逐步轉為發想合作的可能。

Troy接著分享第一次與我龍的合作過程,眼神中不時散發著因回憶而泛起的興奮感:「太鼓的震撼度非常夠,當時我親身嘗試太鼓的打擊方式,發覺不僅演奏方式不一樣,連使用到的肌肉群也不同。合作的經驗很不錯,他們很專業。」

至於曲目的編排,Troy與Zeist則表示曲目會從最早的專輯,一直到目前最新的歌曲都將安排進演唱會之中。不管是幻日的過去或是現在,歌迷們都能在「日冕之典」中一次體驗。Zeist接著補充:「因為演唱會加入了交響樂團的合作,很多東西會重新編曲,不過還是會照著原來的音樂想表達的方式去做,以我們的所有,把音樂做到更細膩、更精緻。」管弦樂的表現,收錄在CD之中與現場樂團表演兩者聽起來感覺相差甚遠,不論在臨場感、震撼度與編曲細膩的程度都會是演唱會的一大考驗,而幻日也將竭盡所能地演繹音樂。

談起第一張專輯《沐血再臨》,吉他手Zeist的情緒似乎回到了10年前:「那一張整體創作是比較憤怒的,想要一拳宣洩出去的感覺,情緒表達較為直接。」他也表示當時懷有初生之犢不畏虎之感,團員們都急切著想證明自己、想做好音樂,情緒寄託在音樂上會顯得比較生猛、剛硬、血氣盛。

走到了2014年的《黑羽》,團員們各自經過人生歷練,情緒由直接外放轉而複雜卻內隱。「到了黑羽,我們的音樂則是變得比較情緒化一點。」Zeist補充這樣的情緒化包含了複雜的心理層面,專輯中每一首歌都有屬於它自己的故事,而這些故事涉及精神疾病、墮胎、革命等議題,五味雜陳。Troy也進一步補充:「如果一張專輯裡有十首歌,每一首都有不同的情感、專屬的故事,就像誕生十個小孩一樣,它們都是獨一無二的。」

「現在不做以後就沒機會了!」團員傾家蕩產,只為堅守音樂品質

而幻日對音樂品質的堅持,要從他們在2007年前往瑞典哥登堡錄音說起。瑞典哥登堡當地一帶,重金屬音樂非常盛行,而那裡也是許多重金屬樂團的搖籃,知名樂團像是At The Gates、In Flames皆是從此發跡。當時幻日團員們為了前往瑞典知名的錄音室Studio Fredman錄製首張專輯《沐血再臨》,每位成員幾乎都負債累累。「我們從台灣帶了一百多包的泡麵過去,在當地大家也會輪流到兩公里外的超市採買,基本上都吃簡單的麵包、或便宜的帶骨肉度日。」

金錢難題之外,時間也不斷考驗著幻日。從2006年1月便開始聯絡錄音室敲定錄音檔期,但錄音室一整年的排程早被其他大樂團搶先占滿,就算有錢也排不到時間。好不容易敲到時間,卻也是在兩個大樂團排程中間的空檔,僅有短短一個月。雖然時間緊迫,團員們好不容易有機會前往重金屬樂的殿堂錄製專輯,說什麼也不肯放棄,就這樣《沐血再臨》在瑞典孕育誕生。

DSC_4154
Photo Credit: 李柏儒
舞台上帶著強烈妝感的團員們,私下雖然穿著休閒,談起音樂來卻絲毫不馬虎。左起吉他手Zeist、鼓手Troy。

「所以你們真的只用一個月的時間錄製專輯嗎?」

「不,其實真正錄製只有20幾天而已。」

扣掉交通、聯絡等等雜事,雖然真正錄製音樂的時程只有短短20天,團員卻形容那幾天度日如年,時間過度之漫長難以想像。Troy:「以當初我們的能力跟程度,進到這樣具指標性的錄音室,其實是我們無法負荷的,只好白天錄、晚上也錄,節省時間把歌做完。」

在一旁的Zeist也補述,當某位團員正在錄音時,其他團員就會陪著他一起錄,如果出現需要討論編曲或是思考音樂鋪排的情形,團員們當下就能互相照應。「其實大家作息都差不多,但是對正在錄音的人來說,當下的情緒最緊繃、緊張感也最高,尤其會覺得時間很漫長,就像在進行一場耐力訓練。」

雖然錄音過程艱辛,不過卻沒有任何一位團員心生放棄的念頭,除了對音樂品質的堅持使他們挺進至今,Troy還意味深長地說:「年輕的時候不去做,之後就沒辦法做了!」

幻日:一種自然現象,也是團員相遇的過程

為何堅持交響式的金屬樂風?Troy想了想後回答:「音樂類型有多種,我們成團15年,也代表著我們學習音樂實際已經超過15年,對各類曲風都有一定的了解程度。選擇交響式黑金屬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弦樂能表現出足夠的情緒起伏與張力。」大眾對於金屬樂的既定印象,除了吵雜、還是吵雜,而幻日以金屬樂為主架構,搭配情緒豐富的弦樂元素,讓聽者更能體會音樂之中從情緒的呢喃、鋪成,一直到大鳴大放的聲嘶力竭的過程,而如此卻又不失情感的融會與穿梭。

「日冕之典」象徵幻日成團15周年的一場盛大慶典,回歸到過去團名發想之初,吉他手Zeist分享:「幻日是一種自然現象,跟團員的聚散一樣。當幻日出現時,天空會出現三個太陽,兩假一真,當朝的帝王會駕崩。意義上也與樂團風格相符,所以這個名字就這樣陪我們走過15個年頭。」提到演唱會最大的困難,Zeist說:「時間吧,時間永遠不夠用。」幻日樂團籌備「日冕之典」已歷經四到五個月的時間,團員們必須不停跟時間賽跑,才能讓演唱會更臻完美。

「黑羽每一首歌都擁有一段獨特並真實存在的故事,取材自擁有各式各樣不同經歷的人,他們都是黑羽,都是自己生命中的主角。」如同〈黑羽〉,成軍15周年的幻日以音樂交織劇本、以樂器刻劃情緒,演出樂手與歌者生命中最燦爛的主場秀。

瞭解更多專案內容:一同參與「日冕之典」!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