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長照2.0:照管專員應正名為「照管師」,每人負責案量應低於100

談長照2.0:照管專員應正名為「照管師」,每人負責案量應低於100
Photo Credit: Ulrich Joho@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日本,照管師通常是照服員出身,但在台灣,還是以護理師與社工師為主要背景。照服員熟悉照顧現場,經驗老到以後擔任照管師,更能擬出實用可行的照顧計畫。

「長照2.0」即將上路,衛福部開記者會說將為照管專員增薪,並將每人負責個案數降至兩百,但這麼做就能解決照管專員嚴重欠缺的問題嗎?

照管專員的工作,是為需長照老人家核定照顧時數與調配照顧內容,比如一周當中接受居服幾次、到日照幾天,他們必須實地訪視案家、撰寫照顧計畫書,並與照服單位接洽。

「照管專員」在日本叫「介護支援專門員」,要了解「介護支援專門員」的工作,最簡便的方法是閱讀日本漫畫《看護工向前衝》,裡頭生動描寫「介護支援專門員」與介護公司、照服員及需照顧家庭的互動。

以台灣的用語習慣,「照管專員」聽起來向金融保險從業人員,應正名為「照顧管理師」,簡稱照管師。

照管師的工作非常繁重,每人負責兩百案還是太多,光是一個月訪視一次,每天就得訪視將近十人,根本不可能跑得完。日本有五百多萬需長照老人家,照管師有將近九萬名,平均每人負責約六、七十案,是台灣現況的五分之一。

為照管師增薪固然很好,但賦予專業地位更重要。怎麼做?在日本,要成為照管師必須到專門學校上課幾百小時,取得修課證明後還得參加考試,通過後才能拿到照管師證照。但在台灣,進修與證照制度仍待建置。

就因照管師訓練不足,在台灣,常有老人家的需長照時數被誤判。台灣的長照還停留在處理失能問題階段,不少照管師不了解失智症,尤其無法辨別輕度失智,家訪時看見老人家活蹦亂跳、儀容整潔,就以為不需照顧,殊不知應查看老人家的藥袋,因為吃錯藥是失智患者最容易受損的一項日常生活功能。

照管師在執行職務時,應跟醫療單位保持聯繫,但在台灣,長照與醫療各行其事,照管師絕少有機會與老人家的主治醫師與護理師溝通病情、討論照顧方式,未來應由「長照2.0」的A級旗艦店負責整合。

台灣的照管師業務太過繁雜,既負責評估需照顧程度,還要擬定照顧計畫,其實應在各縣市組成「長照需求評估委員會」,由跨領域成員共同審核需長照時數,一來比較客觀專業,再者也能減輕照管師負擔。

在日本,照管師通常是照服員出身,但在台灣,還是以護理師與社工師為主要背景。照服員熟悉照顧現場,經驗老到以後擔任照管師,更能擬出實用可行的照顧計畫。此外,多了照管師的出路,更能吸引年輕人擔任照服員,一舉兩得,值得台灣仿效。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