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公司經營權之爭的兩大弊病:委託書與全額連記法

現代公司經營權之爭的兩大弊病:委託書與全額連記法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鼓勵創新未能跟上潮流,起碼落後的規範應該一併廢除,只是看著人家都已採取電子投票多年,而台灣卻仍在委託書大戰,對於台灣的金融發展的未來,民眾應該很難樂觀。

文:陳俊秀(台大政研所研究生)

最近北農與柯市府的董事補選鬧得沸沸揚揚,柯文哲、農委會與張榮味三股勢力互相競爭與合作,說什麼也要爭取董事席次過半。而其中複雜的人事安排和選舉制度,外行人猶如霧裡看花,不懂三方人馬到底在爭什麼。

不僅是北農,在現代的公司戰爭中,亦常有經營權之爭。其中「委託書」與「全額連記法」扮演關鍵的角色,如同日本南北朝天皇之爭的神器,誰先取得,代表誰是正統,在後續的稱王之路也就奠定了勝基,然而這兩者的存在,卻也是一切紛亂的來源。

什麼是全額連記法?

「全額連記法」的制度設計,是該次選舉要選出幾個席次,投票人手上就會有幾張票。例如今天該團體要選出11名董事,每個選舉人就會有11張票,但這11張必須分散投給不同的人。此制度看似能讓每一個投票人可以從眾多候選人當中,選出心目中最理想的11名董事,但實際運作上,此制度卻會造成一旦某一派掌握過半數的投票人,就能夠「贏者全拿」。

過去在農漁會選舉,由於地方派系掌握了總幹事,而總幹事利用其團體中的權力,由上而下的綁樁,只要掌握一半的代表,就能夠拿下所有理事的席次,久而久之,原本應該向理事會負責的總幹事,反過來掌握理事會的所有理事,每次的選舉也僅是其「黃袍加身」的過程,並時常有萬年總幹事出現,加深了農漁會內部的腐敗、黑金橫行等情況。

在民進黨2000年上台之始,將農會選舉的「全額連記法」修改為「限制連記法」,也就是每位代表只有應選席次一半的票數,如果要掌握所有理事,就必須掌握三分之二以上的代表才行,增加選舉的代表性。然而馬政府上台後,又改回全額連記法,來鞏固國民黨在地方的政治勢力。

回到上市櫃公司的選舉,過去因全額連記法而出現的弊案層出不窮,例如在2001年力霸利用法規鬆綁的漏洞,在該選舉採「全額連記法」,避免外來力量深入董事會監督,並一舉掏空公司700億,後續亦有許多公司效仿,採取「全額連記法」來逃避監督。為此,經濟部2011年強制使用「累積投票法」讓股東可以集中選票在某一名董事,讓小股東屬意的人選也可能當選。

另外一個制度「委託書」,為什麼不好?

委託書的出現,一開始是由於小股東持有多家公司的股份,在開會旺季時無法抽身參加各股東大會,委託他人代為投票而建立的制度。儘管起初立意良善,但後來卻變成大股東反過頭來徵求小股東的委託書,以鞏固其經營權,或甚至是為了爭權奪利的提早準備。

公司法雖規定禁止價購委託書,但大股東卻可能用精美禮品等蠅頭小利來徵求,更時常有委託書大戰提前開打,徵求委託書的結果也等同於股東大會的結果,使得股東會徒具形式,更不利股東監督。有鑑於此,金管會宣告從2018年起,所有上市櫃公司強制採取電子投票,使得小股東們即使不出席股東大會也能投票。

「委託書」亂象未止,「全額連記法」又開巧門?

如上所述,過去許多公司在「委託書」與「全額連記法」的雙重槓桿下,有心人士即使擁有不到五成股份,卻仍取得公司的經營權,或是一舉拿下所有董事席次。雖然相關單位都已做出規範,今年法界與部分專業人士提出公司法的修正案版本,卻又允許公司章程可以改採「全額連記法」,彷彿為了有心人士大開巧門。

而委託書的戰場中,儘管金管會做出宣告,許多公司仍利用法規開放的最後一年大打委託書戰,其中更令人驚訝的是,不只民股有這樣的情況,彰銀的經營權之中,更有公股加入徵求委託書,更形成金管會與財政部打對台的局面。

在各國都逐步加強金融監理、公司治理的趨勢中,我國對於相關法規的進展卻仍是龜速前進,不僅象徵金融創新的監理沙盒直到年底才有初步版本,法規通過後,公務員的保守心態也可能不利業者的嘗試。

而即使鼓勵創新未能跟上潮流,起碼落後的規範應該一併廢除,只是看著人家都已採取電子投票多年,而台灣卻仍在委託書大戰,對於台灣的金融發展的未來,民眾應該很難樂觀。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