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就像是我在排泄」:專訪塗鴉藝術家大腸王

「創作就像是我在排泄」:專訪塗鴉藝術家大腸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塗鴉藝術家大腸王:「對我來說,最好的藝術就是最接近我的東西。通常藝廊不夠親近,給人距離感,一般人根本不會自己走進去,大家都怕自己走進去不了解會像個笨蛋,藝術不應該是這個高高在上的樣子。」

剛從中國成都駐村回來的藝術家大腸王,在當地完成了一幅巨幅壁畫,把台灣人的塗鴉藝術,帶給中國民眾不一樣的感官體驗。這次的訪問中,他從生活哲學角度出發,分享一路走來的歷程,以及他對藝術教育的反思。

對我來說,最好的藝術就是最接近我的東西。

隨便問一個路邊的人,或是藝術科系的學生,問他們,什麼是最好的藝術?你得到的答案可能是達文西、達利、梵谷。大腸王雖從學院派出身,他從不認為用「最正規」的方式創作的作品,就是好藝術。「最好的藝術就是最生活化的東西,」他說:「通常藝廊不夠親近,給人距離感,一般人根本不會自己走進去,大家都怕自己走進去不了解會像個笨蛋,藝術不應該是這個高高在上的樣子。」

大腸王積極入世,他所創作的地景藝術和塗鴉作品,關心社會和世界,世界海洋保育計畫組織,年年都邀請大腸王合作,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一同為海洋保育生態等製作公益藝術品和繪製壁畫。同時大腸王也參與各種大型展演,包含白晝之夜、Pow Wow TaiwanSea walls murals for the oceans等。

白晝之夜
Photo Credit:臺北白晝之夜官方網站
臺北白晝之夜

滿足慾望、透視人性、揭發醜陋

畢業於美國北德州大學的大腸王,在大學時患有腸躁症,從此之後他開始用「大腸」作為創作的精神,對他來說,大腸裡滿是穢物(full of shit),藝術就像是排泄出來的東西,他所創作的主題主要聚焦在醜陋的現實、人性、政治批判、流行文化、慾望和性愛等,有著諷刺,獵奇又病態的風格。這些人性和慾望上可觸及到的議題,幾乎都能在大腸王的作品內找到。

他將隱疾幻化比喻成社會現象與人性,這些他所描繪出的圖案與符號是否也代表了一種隱疾呢?是否也該(能)被治癒呢?在大腸王的系列作品中,可以看到新世代所面對社會的衝突與矛盾,以及拜金,亂性的現象,他的作品脈絡清晰地撞擊流行文化元素,令我們警覺在這個病態的世界與人性,到處都是心裡的疾病。

相對於傳統創作的藝術家,大腸王反其道而行,他堅持只用「最接近自己的東西」,這些原子筆,鉛筆,麥克筆,A4紙,不論是什麼階級,家家戶戶都有。對大腸王來說,藝術不是單一族群的享樂工具,而是任何人都有權利擁有的。

台北市地景藝術節塗鴉公車
Photo Credit: Taipei Watch 2015 臺北市地景公共藝術節臉書
台北市地景藝術節塗鴉公車

失敗的藝術學院教育

大腸王談到大學時期,認真的學習繪畫技巧,但是,要怎麼成為藝術家?要怎麼跟畫廊合作?怎麼去行銷自己?怎麼去合作接案?學校沒教。學校只是教你成為一個會畫圖的「機器」。2009年大腸王畢業,自美返台,正式要踏上藝術這條路,以藝術為業,初返台大腸文拿著作品集四處毛遂自薦,但卻處處碰壁。他總覺得學院裡所教授的缺少些什麼,行銷學就是大腸王認為藝術學院應該必修的重要課程。

千里馬仍須伯樂,大腸王在撞牆時碰上了AKIBO-李明道老師。AKIBO是台灣知名的設計師、藝術家,他不僅有許多公共藝術作品,同時也是台灣流行音樂圈最重要的唱片封面設計師,他經手的歌手舉凡羅大佑、伍佰、陳昇,無一不是台灣流行音樂的大腕。這位教父級的老師,在創作和行銷成面給予大腸王引導,也成了大腸王心靈上的支持。

就這樣,大腸王走出了一條自己的路來,他與知名的街頭服裝品牌AMPM合作,出了一系列男女裝藝術家聯名產品,將美式潮流引入台灣,把塗鴉與台灣嘻哈融合在一起,引起迴響,漸漸成為台灣塗鴉界叫得出名字的藝術家。

Sea walls murals for oceans 墨西哥海洋保育活動
Photo Credit: Sea Walls: Artists for Oceans
Sea walls murals for oceans 墨西哥海洋保育活動

自己唯一的聲音

2009回台後,處處碰壁時在家潛伏了兩年,他將此段時期稱作「黑暗的兩年」,刻苦銘心、憤怒、沮喪,甚至還在此時與情人分手。在這段低潮階段,大腸王發憤學習、耙梳藝術脈絡、尋找自己的方向外,並積極創作,才體悟到藝術世界裡你不必是第一名(No. 1)你只需要是「唯一」(only one)。

在台灣的各式的藝術博覽會中,大概很難找到第二個,以「大腸」為靈感,用原子筆繪製的藝術家。同時,大腸王熱心參與社會活動,為各界發聲、為海洋發聲,他用強烈的意念,去支持「藝術家」這份工作,將負面能量轉化成創作的正能量,了解負能量反而讓他更有勇氣。有些事情在生命裡無法完美,只能認真地面對自己真實、醜陋的殘缺美,在大腸王戲謔的作品背後,誇張和滿是人性脆弱與醜陋面的圖像裡,是一個真實面對自己的人。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曾傑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