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媒體控管並沒有寬鬆,只有最勇敢的記者會繼續挑戰界線

中共對媒體控管並沒有寬鬆,只有最勇敢的記者會繼續挑戰界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香港獨立媒體《主場新聞》宣布關閉感到不解的讀者,這篇長文將中國政府對新聞媒體的態度與立場表達地非常清楚

作者:ChinaFile編輯群|翻譯:吳玟潔

6月30日,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於網站上發佈《新聞從業人員職務行為信息管理辦法》,明文禁止中國新聞從業人員向外國媒體透漏國家機密資訊。目前大部分外媒要取得中國新聞資訊,皆須仰賴中國線民來調查事件及辨別資料來源真偽,有時線民也充當口譯,或訪問不願透過電話與外媒聯繫的受訪者。

中國政府不承認境外媒體從業人員的記者身份,也禁止中國人民在外媒擔任特約記者。目前還看不出來這項辦法的主要規範對象為何。中國記者經常受審查制度之苦而無法刊登報導,較有自知之明的編輯也會拒絕刊登敏感議題,因此他們通常會將這些報導轉而由外媒記者發佈,有時甚至是透過新聞助理露出,而《新聞從業人員職務行為信息管理辦法》即是要禁止中外媒體間透過這種方式進行資訊交換。

以下我們採訪了幾位知名媒體觀察家及記者,談談他們對於這則辦法的解讀及推測其可能產生的影響。

David Schlesinger(曾任路透社全球總編輯)

過去25年來,中國記者不斷挑戰當局界線,有些敢於觸及灰色地帶,有些大膽討論敏感話題,有些則因報導禁忌議題遭到懲處。無論如何,因著這些勇於發聲的記者,中國國內及國際線新聞業環境皆漸入佳境。

1990年代以前,國際新聞部的中國籍職員只能翻譯中文報導、約見受訪者或是在重要新聞外旁敲側擊。現在這些工作都由「助理」專職負責,但他們的記者身份仍然不受官方認定,也沒有正式頭銜。有些記者可以在報導中留下署名,有些則在中國境外持續從事新聞業。這些行為雖不受法規核可,但獲得當局默認。

中國境內傳媒如:《財經網》、《財新網》及《南方周末》等,報導尺度大幅突破官方通訊社如:《新華社》及《人民日報》一貫的保守風格。以往的一家獨大已經被其他媒體崛起的多元性及勇於改變取代。

不過這些勇敢的記者仍過著戰戰競競、小心翼翼的日子,也許下一秒就會因他們的報導被抓去開鍘。在中國,從事不被核准的事就有可能遭來懲處,從事不受法條規範的事就有可能隨時被喊停。因此「助理」隨時有可能被叫去「閒聊」,而記者和編輯也會被炒魷魚。還有人可能因觸犯中國沒有明確規範但殘酷的秘密法條,而遭到判刑。那麼新發佈的這則辦法用意何在?為何要磨損繫著利劍的細線,使危險感如此逼近?

過去一年半來,中國出現多項敏感議題,報章雜誌及言論發表的限制也逐漸加大。可預期的是,新聞界的不安感將隨著這項辦法公佈而驟升,而為了明哲保身,自我審查變得更加不可忽略。在此時局下,面臨工作不保、生計及人身自由的危害,只有最勇敢的記者會繼續挑戰界線,大多數人則選擇退讓,等著看這項辦法會造成什麼影響,或犧牲大眾「知」的權利。

北京面臨的這股冷肅之氣,無疑是在考驗中國新聞業是否夠勇敢、夠前衛,而我們也能從中窺見,中國記者為了持續帶給社會好的新聞報導,需要承擔多大的風險。

47093936_7116f6215d_z

Photo Credit:The unnamed CC BY SA 2.0

Orville Schell美國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任

最近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佈一項新辦法,明文禁止媒體從業人員報導上級核准以外的新聞,或者散佈未經當局核可的資訊給其他媒體同業,尤其是外國媒體。辦法並明定,若經查屬實,將可以洩漏國家機密罪予以懲處。媒體從業人員更被要求簽署保密合約以保證不會傳遞未經證實的資訊給外媒。

此舉引發歐美人士納悶,中國的經濟開放是否有助於社會開放及媒體自由?中國共產黨對第四權:新聞媒體,時好時壞的反覆態度,讓情勢撲朔迷離,沒有人說得清目前中共對媒體的態度為何。

在中國,人們對媒體的看法可被分為兩大種類,並且兩者如同陰陽般來達成動態平衡。首先是來自西方的觀念,認為媒體不單是獨立、監督公共事務的守門人,更是制衡政府、教會或私人企業過度伸張權力的一股力量。

第二是列寧主義的媒體觀,認為不論是藝術、文化或媒體,都是政黨或國家獨占的傳話筒。這種以媒體作為國家工具的思想從不曾消失,且始終擁有強大的影響力。不過,即使中共不曾正式認可西方媒體觀,這種觀念仍然在新聞學界及較開明的媒體業蔚為流行,尤其體現於中國在1980年代經歷的政治改革期間,當時出版法就被列入正式討論的議題。

媒體的功能,最早是由毛澤東在1940年代提出,他認為媒體最主要且唯一的目的就是提升中國共產黨的重要地位,而此概念成為中國媒體的中心思想。偶一為之,中共放寬對媒體的限制,給媒體業適度的彈性,但是每當媒體業跨越中共的底線,試圖脫離政府掌控朝向獨立發展,毛澤東主義緊箍的媒體觀就會再度上台,甚至會對越界的媒體業祭出懲處。因此,最近公佈的這項新辦法,只不過是在導正日趨自由的媒體風氣,並重申媒體的功能。這項新辦法是否會立即實施並不重要,重要在於它產生的威嚇及警告作用,要暗中警惕記者們,在政黨的統治下,還是有所界線需要遵守。

3620106466_62849101d2_z_meitu_1

Photo Credit:Luciano CC BY 2.0

隨著鄧小平取得政權,他廢止毛澤東的經濟改革制度,推翻國有工廠、國有企業及人民公社制度。鄧小平並沒有解放意識型態之下、文化及媒體機關隱含的運行規則,以及解散為掌控媒體而設立的機構,如中央宣傳部以及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當時社會上似乎有一股期待,認為隨著經濟的改革開放,政治風氣也會轉為寬鬆,後來事實證明,這樣的期待只是癡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