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瞎!高雄市水質保護區不能養豬卻可填爐碴

超瞎!高雄市水質保護區不能養豬卻可填爐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件事令人不安之處在於,若生產糧食的土地、水質水量保護區,都能成為掩埋爐碴的廠址,未來只會遍地開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爐碴入侵農地、水源保護區,誰來管?(地方篇)
本報2014年7月23日高雄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台灣的事業廢棄物再利用,最後都「嘉惠」農田?5月旗山大林里自救會開完記者會,包括環保署、經濟部、高雄市政府,都說沒辦法用《廢棄物清理法》或更嚴格的法規保障農田的不受爐碴侵害,6月當地新一波挖砂、回填的循環又開始了,大卡車一車又一車載著「轉爐石」,回填附近另一塊農地上。農民哀告無門,大高雄飲水安全只能搖白旗?

旗山圓潭農民群像。攝影:廖靜蕙|Photo Credit: TEIA
小黑蚊不見了

70幾歲的林阿嬤說,卡車載來爐碴填到附近的農地後,這幾天吹南風,在家中,無論晚上、白天都能聞到一股惡臭,「以為死了什麼東西」一整天下來,頭都暈了。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兩周了。

7月中旬,旗山艷陽高照,藍天白雲,映照著圓潭田園景色。在自救會成員帶領下,走在「爐碴田」邊的芭蕉園,遠遠就能聞到刺鼻的氣味,幾位農民受不了,紛紛戴上口罩。

「爐碴田」邊的芭蕉園,一些白色的爐碴就溢到芭蕉樹下,居民指出,原本是黑色的爐碴,變成灰色現在是白色,大小不一的爐碴塊外,還有爐碴粉。

「這裡沒有小黑蚊,廢棄的爐碴連小黑蚊都不來。」農民苦笑著說。

芭蕉樹下的爐碴。攝影:廖靜蕙|Photo Credit: TEIA

遠處一部分填滿爐碴的土地,覆蓋上表土之後,種了些樹,但不曉得何因,卻有些枯黃。

20年前,地主把農地的砂石挖空,成了好幾層樓深的坑洞,因地下豐沛的伏流水冒上來,逐漸形成湖,清淨水資源,曾創造了魚、鳥共生的景象。現在,全被爐碴「夯實」了。

天上人間

旗山大林俗稱圓潭的地方,居民多數務農,稻子、香蕉、檸檬、芭樂、木瓜、小番茄等作物,以及紅豔豔的火鶴花,一塊接著一塊,嵌鑲在一起,不同的作物為土地著上豐富的色彩,田園景致富含變化,這些作物深受高雄市,甚至到北部消費者喜愛。

當地又是水質水量保護區,雖然有些限制,但居民認為是安全的,可以安心居住的,即使不用接自來水管,使用地下水就足夠。

林女士職場退休後,就相中此地寧靜優雅的田園風光,因此從高雄市區移居到旗山區大林里,他以退休金買下農地、蓋了農舍,在此地耕種,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沒想到卻搬來「中鋼轉爐石」這個鄰居,惡夢也如影隨形。幾年後,地下水種植出來的作物,會不會受汙染、還能不能吃?

不能養豬可以填爐碴?

林阿嬤說,因為此地是水質水量保護區,政府要求當地原本養豬的農民,不要養豬了,以免汙染水源,「大家一提到內門,就會想到養豬場汙染的問題,因為他們不在水質水量保護區內」提到豬寮,阿嬤還會提起蓋得多麼用心、舒適,但政府說不能養豬,豬寮也拆光光了,領了一筆補償金,現在改種檸檬。

但誰料得到,中鋼的轉爐石,就「合法」的掩埋在水質水量保護區。

「說是水質保護區,豬不能養,豬寮都拆光光,現在才埋這種廢棄物在這裡,某採郎開這條錢!(台語)」70多歲的魏姓老農,搭網室種木瓜,水源仰賴潔淨的地下水,現在卻十分憂心,不曉得地下水還有多少日子可用。

地下水遭廢爐渣汙染可能性如影隨形,田園風光還能維持多久?攝影:廖靜蕙|Photo Credit: TEIA

台灣事業廢棄物再利用,是否如台南社區大學研究發展學會理事長黃煥彰所言,已經全面失控了呢?大量衍生的爐碴,沒有那麼多道路、機場、消波塊可使用,沒有去處只能棄置在不當的地方,依法卻不能視為廢棄物處理。

「我們在受慢性毒害,我們的子孫也是,水是強鹼,衣服穿了流汗、洗了又穿上,強鹼就穿透到皮膚」大林里自救會會長鄭妙珍說,附近居民有人已經不信任水質,連漱口都用買的水;因為買水,家庭支出也增加了。

企業責任在哪裡?

有這麼好的生意,農地上先挖陸砂賺一手,然後回填爐碴覆上土方,再種樹跟銀行貸款,還不了就法拍。鄭妙珍說,開完記者會之後,高雄市政府什麼都沒做,只能以《區域計畫法》開罰,換來變本加厲的爐碴回填。

居民不解,中鋼這麼大的一個國營事業,怎能將使用在工程上,如道路、機場上舖面上的產品,讓下游業者填到農地?難道不能指定掩埋地點?中鋼都知道,卻漠視下游業者處理方式,企業良心在哪裡?

政府罔顧事實卸責  居民寒心

「上次立法院記者會,農委會也說來測水質pH值超過12,很明顯違法,市府環保局卻縱容。」鄭妙珍說,高雄市政府環保局量測水質,是測地下井水,但居民要求檢測地表水、公布數據,但環保局都不願意。

無良業者固然令人氣憤,但政府政策無法達到環境保護,各部會不斷推辭卸責,更令農民心寒。

「高雄市都喝這裡的水,爐碴味道這麼重,大家都不煩惱嗎?」居民不禁問。

市政府雖說要牽自來水管線,但仍有限制,例如戶數,能不能接管也不知道。最根本的對策就是還回乾淨的農地,爐碴一塊也不留。

鄭妙珍說,若不遷走,過幾年土地可能驗到重金屬超標,變成管制場址,不能種、土地也不能賣。「一年給你300元怎麼生活?」居民指出,當地都是老人,這樣下去,年輕人沒辦法回來,此地看不到未來。

「業者鑽法律漏洞也好,問題在於政府卸責最不應該。」鄭妙珍說。

2014年6月24日下午530-630持續卡車來載陸砂出去。(圖文:大林里自救會)|Photo Credit: TEIA
產品無處去  產業轉型待何時?

5月旗山爐碴回填經媒體大量報導之後,引發社會大眾關注,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王敏玲的臉書上,就接到不少留言或私訊表示,年底選舉這個票投不下去,無法想像高雄市政府怎會如此消極。

王敏玲說,和大林的居民相較起來,高雄市政府握有更多法律資源,原可積極解套,卻看不出積極作為。

「不是法令有問題,而是心態有問題」他說,旗山農民負起守護自己家園的責任,也努力滅火,但現在已經釀成火災,政府卻還不來救。

「如果閉著眼睛讓這件事情就這樣通過,不曉得將來如何跟自己的孩子交代,這樣的事情是政府允許的!」

這件事令人不安之處在於,若生產糧食的土地、水質水量保護區,都能成為掩埋爐碴的廠址,未來只會遍地開花。

到底是地主權力太大,抑或中鋼廢棄物問題太麻煩?王敏玲指出,產業端源頭不解決,問題永遠無解。目前國內許多產業不但高碳、高耗能,以及大量製造無法「去化」的廢棄物,例如中鋼的爐碴,就算成為產品,仍無處可去。這些產業早就該檢討、轉型,「總不能垃圾桶都滿出來了,還不斷製造垃圾吧?」

解鈴還須繫鈴人

高雄市政府環保局廢棄物管理科科長高宗勇表示,爐碴回填農地若造成汙染,仍可循相關法令通報檢舉;至於廢棄物的認定,目前並未找到中鋼公司與地主處理爐碴上的對價關係,高雄市政府在類似的案件打過官司,就是因為找不到對價關係而敗訴,因此無法與六輕石灰事件相提並論;又因六輕石灰產品認定,是由縣府決定,縣府可因違反約定提起訴訟。

本案中鋼轉爐石的認定,是中鋼公司1999年向經濟部申請核准,高雄市政府依相關法規認定為產品。工業局雖於2012年12月21日召開「工廠登記業務相關法令小組第31次會議」決議,對於事業之產出物究屬產品或事業廢棄物,原則尊重環保單位之意見與認定;不過高宗勇認為光靠行政命令,恐怕無濟於事。(回顧「中央篇」)

延伸閱讀

本文獲環境資訊中心授權刊登,原文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