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投機史】神風資本主義:198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

【金融投機史】神風資本主義:198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泡沫經濟時代,唯一賺錢的方法就是成為局內人。銀行家、官員、政客、富豪,甚至是黑幫,這些擁有特權的客戶,會在事前就得知證券商準備強打哪一支股票。證券公司保證了局內者的獲利,甚至會補償這些客戶的損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愛德華.錢思樂 (Edward Chancellor)

受操控的日本股市

儘管對於日本股市崩盤的預測多不勝數,避險基金經理人索羅斯也曾於1987年10月14日在《金融時報》預測,但在幾天後的全球股市重跌中,卻只有日本股市擋住了這波衝擊。在股市崩盤後的隔天,財務省召集了被稱為「四大巨頭」的日本四大券商:野村、大和、山一和日興。財務省要求他們營造NTT股票買賣熱絡的假象,並讓日經指數停留在21,000點之上。順從的四大巨頭向手中最重要的客戶灌輸股市絕對不會虧損的幻象,誘使他們再次進入市場。幾個月內,日經指數恢復原有的水準,甚至繼續向上創新高。財務省官員私底下也洋洋得意地說,控制股市比控制外匯來得簡單。

東京交易所的成交量,一半以上都依賴四大券商在扛。其中,勢力最強大的為野村證券。在泡沫經濟期間,野村成為全日本獲利最高的公司,累積了高達4,000億美元的流動資產。在日本國內,野村擁有500萬名忠實客戶(主要為家庭主婦),這些客戶每天都會將自己的儲蓄投進野村的特殊小豬撲滿裡,利用野村公司的軟體參與股市遊戲,虔誠地遵守野村公司的股市指南(儘管該指南從未建議顧客賣股票),等到週末再將自己的一週所得交給野村證券數以千計的營業員。每個月,野村的營業員都會收到必須達成的業務目標,每天早晨,他們都會收到指示要他們推銷某幾支股票。

1980年代下半,約莫增加了800萬名新投資者,股市投資者數量因而增加到了2,200萬。儘管他們占有的資金比例可謂微不足道(多數股票都因交叉持股而握在企業手中),每年的交易量卻也超過千億股。在經紀人的慫恿下,許多私人客戶的三分之一股票是利用融資帳戶買賣。

儘管賭博被日本人視為中國人的惡習而深惡痛絕,但潛藏在日本民族特性中的兩種特質,卻讓他們容易受到股市吸引。第一,日本人無論在工作中或遊戲時,都傾向表現出從眾行為。據說此習性源自於稻米種植的農耕生活型態,並形成全國性的「集體意識」。戰爭期間,政府也用「萬眾同心」的口號,凝聚整個日本社會。十月崩盤後,一名日本證券商的總裁驕傲地吹噓日本之所以可以倖存,全因日本是一個「同心社會,所有人的目標皆一致。」

其次,日本人的情緒特別容易受到影響,在信心昂揚與徹底絕望中來回波動。股票經紀商毫不遮掩地利用此一弱點,推出一連串的「主題」概念股,做為投機的主角。投機群眾則盲目地追著推到他們眼前的「紅燈籠」股跑。

其中,最著名的炒股題材莫過於和許多公司潛在資產相關的東京灣再開發案。當時,市面上也出現一連串未經驗證的科技研發故事,如線型馬達火車、超導體、冷核融合和奇蹟式癌症治療等。1987年年初,一名神戶的風塵女子死於愛滋病,社會上突然刮起一陣保險套概念股熱潮。儘管超過四分之三的日本成年人早已使用乳膠避孕用品(日本不允許使用口服避孕藥),相模橡膠工業公司的股價依舊漲為四倍。當市場謠傳日本火腿公司已從雞膽萃取出愛滋病的抗體後,該公司的股價立刻一飛沖天。

或許是預期安全性行為的替代方案出現,在愛滋病恐慌期間,日本色情電影公司的股價也節節高升。在一篇名為〈主題操作:東京股市的上漲機制〉(Theme Chasing: The Engine of the Tokyo Stock Market)的文章中,美國投資銀行建議其客戶:「在流動性過剩的環境下,從眾或許是最強的生存本能。」

四大巨頭透過手中持有的大量媒體股份,輕易操控客戶所能得到的市場資訊。據傳,經紀人會在每週例行會議裡,密謀挑出接下來的「主打」。在本就充滿謠言與小道消息的股市,經紀人可以輕易掌控客戶的一舉一動。借用《遠東經濟評論》 之言,東京交易所是「全世界最放縱、最投機且最受人為操控影響的股市。」

儘管股市巨幅成長,散戶平均而言卻只獲得極少的利潤。民眾只是局外人、只是股票經紀公司與大財閥客戶的獵物。許多散戶將資金放在由大型證券商子公司所管理的投資基金中。為了賺取佣金,這些基金狡猾地替客戶反覆進行買賣,在1980年、獲利率超過20%的時代,這些散戶的平均年獲利率卻不到4%。

在泡沫經濟時代,唯一賺錢的方法就是成為局內人。銀行家、官員、政客、富豪,甚至是黑幫,這些擁有特權的客戶,會在事前就得知證券商準備強打哪一支股票。證券公司保證了局內者的獲利,甚至會補償這些客戶的損失。那些在股市中蒙受重大損失的重要客戶們,會獲得「救急股」(即一定會上漲的股票),以彌補損害。由於股票經紀人經常在新股票發行前開始拉抬股價,因此得知哪些公司即將進行融資的訊息,就等於獲得開啟寶箱的鑰匙。儘管日本法律禁止內線交易,人們卻我行我素。

投機客的網

日本的經濟體制時常被形容成裙帶資本主義,而其核心位置則是由政客、官員和公司組成的鐵三角。在泡沫經濟下,出現了另一種替代的人際網,其主角包括了投機團體、黑幫組織、銀行、股票經紀商和政客,人人的目標都是利益。由於多數股票都握在進行長期交叉持股的公司行號與銀行手中,因此要想操控股價與壟斷股票,簡直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根據東京交易所的一份報告,在1987年4月至1989年3月間,有十分之一的股票曾經被軋空。大量購股、再威脅該公司以高價購回的勒索行為,頻繁發生。

  • 企業黑幫的勢力

據傳美國傳奇黑幫人物艾爾・卡彭(Al Capone)向來認為股市就像一個陷阱,因此從不碰股票;但日本的黑幫人物倒沒那麼挑剔。在這段時間裡,石井隆匡是日本第二大黑幫勢力稻川會的領導者。據傳他身形高大、相貌英挺,擁有良好的教養與聰敏的頭腦,和一般粗俗的黑幫截然不同,偏好細直條紋西裝與寬敞的美國車。因非法賭博活動而入獄服刑六年的石井,出獄後開始思考如何讓自己的幫派脫離依賴過去販售毒品、經營色情行業、收保護費、經營小鋼珠遊樂場的日子。而泡沫經濟就是他最好的答案。

1985年初,石井成立不動產公司北商產業。該公司負責提供貸款、並在一間大型卡車運輸公司的擔保下進行借貸。該卡車公司的老闆與日本政治「教父」金丸信關係密切。在擁有充分的資金與政治保護後,石井將1,700億日圓投入股市,展開野心勃勃的投機活動。他大量購買許多公司的股票,如東京瓦斯、新日本製鐵和野村證券等。1987年,他的投資獲利超過120億日圓,為前一年的50倍。他購買了新的公司總部用地,一平方米售價為1,500萬日幣,又花了約100億日圓購買雷諾瓦、夏加爾、莫內等人的名作。

1989年春,石井企圖囤積大型鐵路與飯店集團東急電鐵的股票。此次行動,他得到日興和野村兩大券商巨頭的幫助,借給他360億日圓。顯然,東急電鐵本身也是野村證券顧客的事情,並沒有讓該公司有所顧忌。1989年4月至11月間,石井買下2,900萬張東急的股票:三分之二的股票來自野村和日興,其餘的股票則來自名聲不佳的韓國商人洪昌勇(Ho Chung Yung,音譯)幫助。此人與日本最大的黑幫勢力山口組關係密 切,後來更成為伊藤萬事件的核心人物。在石井的行動期間,東急股票的價格漲了一倍。

石井也因此成為1980年代「企業黑幫」、「黑道經濟」的典範。在一個公開對立被視為尷尬難堪的國度裡,幫派份子可以善用威嚇手段,榨取泡沫經濟下的每一滴油水。他們參與多次股票軋空與綠票訛詐(greenmail),並向金融機構(主流銀行的非銀行子公司)貸借大筆金錢,再向其他投機者放高利貸。當然,日本黑幫也沒放過房地產業。他們派出「地產鯊魚」恐嚇小地主,用汽油彈威脅他們將房產賣給自己。有時,他們還是會不小心鬧出事。

1985年夏天,一群黑幫份子因為生物科技股票投機失敗,賠了一筆錢,於是將野村證券的分店經理打死。三年後,知名的投機客與綠票訛詐策劃者寰宇證券(Cosmos Securities)老闆,被黑幫謀殺,對方還將其屍體藏在水泥中。

  • 其他投機團體

除了黑幫,約莫還有40個強大的投機團體,手裡同時握有兩百多間企業的股票。根據傳言,當時有六個職業投機客,手中分別控制了超過50億美元的股票。在這群人之中,最為知名且能力最強的是小谷光浩。他是白手起家的實業家,事業版圖包括了飯店與高爾夫球場等,更是光進投機集團的領導。在1980年代末期,小谷發動多起大膽的股市操作、勒索、軋空和訛詐事件。在與成美投機集團領導加藤暠的合作下,小谷光浩吸引眾多政客、公司董事、黑道份子及銀行管理者,加入他的投機網絡。

小谷的做法是利用內線消息來換取人情。在炒作車樂美縫紉機公司的股票之前,他將消息透露給自民黨大佬、前環境廳首長岩村敏之。為了回報銀行借給他150億日圓,他也將這則消息透露給三井信託的行員與客戶。在企圖併購航空測量公司國際航業株式會社的行動中,他獲得四名公司董事的支持,為了表示謝意,他借錢讓他們買國際航業的股票。為了取得一億日幣的貸款,小谷給予商業地產集團總裁、讀賣新聞社社長竹井博友內線消息。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的助理,也同樣涉入此事。

接著,小谷又將目標轉向住友銀行的一名分行經理,該名經理說服自己的客戶,為小谷提供了200億日幣的貸款來進行此交易。這些非正式的貸款利息極高,分行經理也能拿到一筆優渥的佣金。在成功取得國際航業株式會社的控制權後,小谷光浩負債累累。為了解決此問題,他企圖操控專門辦理度假旅遊的藤田觀光株式會社股價。為了執行這項計畫,他向車樂美借了300億日圓,儘管他自己就是該公司董事會的一員。然而,車樂美的董事長拒絕了。

為了確保自己可以拿到錢,小谷稱他已經雇用了兩名殺手。此外,他更揚言要將手中的股份賣給黑道份子。於是,董事長很快就屈服。車樂美不僅掏出大筆金錢,更承擔了小谷另一筆高達1,870億日幣的債務。為了顯示自己的威望,小谷在車樂美的董事會上直接下單買進藤田觀光,並差遣該公司的高層替自己跑腿。他透過多間股票證券商賣出與買進,拉高藤田的股價。

1990年4月底,藤田的股價從3,700一路飆升到5,200。再一次,小谷又從自己的受害者員工身上,取得內線消息。此外,他得到兩家營建公司的支持,其中一間負責依照指示的金額買進股票。小谷光浩展示了該如何利用傳統的日本人際網路,輕鬆地進行投機操作。

泡沫夫人

既然投機潮就是在打擊既有結構,那麼在一個男性主導的社會裡,最出色的投機者是女性,倒也說得通。生於1930年的尾上縫,家境貧寒,第一份工作是在大阪的娛樂區擔任女侍。後來,她成為一間建設公司老闆的情婦,而這位老闆在1960年代中期,協助她買下兩間餐廳。在接下來的20年裡,尾上夫人安安靜靜地經營著自己的餐廳。然而,就在1987年春,她走進日本興業銀行大阪分行,買下了該銀行價值十億日圓的貼現債券。尾上夫人同時還借了三兆日圓,約莫為她名下餐廳市值的1,500倍。她將這筆錢全數投進股市。

很快地,她成為日本興業銀行、日本勸業銀行等許多熱門公司的最大私人股東。此外,她也買了不少住友銀行、大和銀行和NTT的股票。每一張股票都成為她貸款的抵押品,好讓她換到更多錢,買下更多股票。

銀行與證券公司爭相和這位「泡沫夫人」合作。儘管傳聞她和黑道掛鉤,還是社會地位較低的部落民,許多大金融家如興業銀行受人景仰的總裁,依舊絡繹不絕地出現在她的餐廳內。山一證券甚至在泡沫夫人餐廳派駐專員。毫無意外地,她很快就被這樣的盛況沖昏了頭。尾上夫人開口閉口總是談著名人,資深銀行主管成為她呼之即來、揮之則去的奴僕,她甚至在半夜打電話給新進員工,要求他們立刻出現在自己面前。

被稱為「大阪暗黑夫人」的尾上,篤信神秘的佛教支派密教。每個禮拜她都會舉辦一次降靈會,召喚亡靈協助她投機。經紀人如果不出席這場降靈會,就有可能會失去這個大客戶。清晨,她會向這些經紀人宣告她剛剛從亡靈身上得知的公司名稱。在泡沫巔峰,人們對於這樣的行為已經見怪不怪。據傳擁有5,000億日幣身價的她,總喜歡吹噓「有錢能使鬼推磨」。

新鍍金時代

戰後,拋棄節儉美德的日本人,在泡沫經濟的推波助瀾下,消費支出屢創新高。資產價格持續飆升〔引發經濟學家所 稱的「財富效果」(wealth effect)〕加上日幣走強,刺激日本對國外奢侈品的瘋狂追求。所得稅的降低提升了民眾的消費力。在低利率下,人們用自己的房子貸款。信用卡的普及率更成長為三倍,平均個人消費債務也成長到與美國相當。

泡沫經濟時代的消費者,被稱為「新人類」,與辛勤工作、 節儉度日、總是逆來順受的上一代非常不同。新人類排斥傳統日式食物,在東京掀起一股美食潮,街頭出現供應鵝肝醬與阿拉摩里克龍蝦(其實就是炸蝦)的新「法式」餐廳。如同1920年代的摩登女郎,「新人類」女性也喜歡短裙,打扮性感,崇尚「身體意識」自覺。她們看不起那些衣著土氣的上班族,她們喝著莫斯科驢子雞尾酒,夜夜笙歌,吸食毒品,尤其是古柯鹼和搖頭丸。一名身在東京的英國股票經紀人感嘆道,如果日本人對於一杯三百美金的兌水威士忌都不放在心上,股價過高的問題自然不會放在眼裡。

堤清二是全日本最富有資產家的兄弟,其名下的西武百貨集團,成為新人類的聖地。早在泡沫經濟發生以前,堤清二就已預料到日本國民的品味將出現改變,並使用「美味生活」一詞,形容國外的奢侈進口品。1984年,西武百貨在銀座的高級消費區開了新百貨,販售聖羅蘭、愛馬仕、吉安弗蘭克・法瑞等設計師服裝。百貨最創新的購物區位於八樓,顧客可以在那裡購買股票、貴金屬與房地產。別的百貨公司看了,也紛紛仿效。

堤清二更在銀座一號蓋了一幢新飯店,裝潢的豪奢與浮誇讓強盜大亨看了,也會感到自卑。該飯店中最豪華的套房據說是仿照法國女星凱薩琳・丹妮芙的房間所打造,擺著一張四柱床,鋪著銀狐毯。有七種不同材質的枕頭供房客挑選,其中一種甚至是人造珍珠。飯店主廚來自東京一流的法國餐廳,酒窖裡總是放著最頂級的法國美酒。

藝術市場的泡沫

1980年代的藝術市場,在各大拍賣行的強勢作風下逐漸產生改變。蘇富比的管理階層於1983年換血後,開始努力刺激藝術品的市場需求。潛在客戶不斷收到製作精美的公司雜誌,在大拍賣會開始前夕,還會舉辦奢華的盛宴。蘇富比為客戶提供貸款(稱為藝術品抵押貸款),為賣家提供保證價格,有時也會購買作品做為公司庫藏。拍賣商大肆鼓吹藝術作品的潛在投資價值,並發表記錄各收藏領域價格變化的「藝術市場指數」(Art Market Index)。藝術評論家羅伯特・休斯(Robert Hughes)認為,1980年代出現的藝術品投資信仰,是「20世紀下半葉人為的文化產物」。

事實上,將藝術品作為投資項目已非新鮮事。19世紀末,美國鋼鐵大亨、藝術品收藏家弗里克(Henry Clay Frick),就曾心滿意足地表示,「有些藝術品即便在名花有主的情況下,價值依舊以百倍、千倍的速度翻漲,比績優股還驚人。」然而,與股票相比,藝術品沒有理論上可評斷的價值。買主無法透過它產生的現金流、利息或本益比,來評斷何種買賣屬於謹慎投資、何者屬於投機。藝術家的作品一旦在拍賣會定價,等於為其他作品奠立基礎。

如休斯所說,「藝術品的價格取決於真實或人為的稀缺性,加上純粹的非理性欲望,沒有任何事物比欲望更容易操控。」1980年代,處心積慮使用各種手段推廣藝術品收藏的西方拍賣商,遇上荷包滿滿的日本投機客,擦撞出史 上最驚人的藝術品市場火花。

在《廣場協議》簽署後不久,日幣升值,日本收藏家成為主宰全球藝術市場的霸主。1986年,日本進口的海外藝術品總值翻為四倍。1987年春,日本保險公司安田火災海上保險株式會社花了近4,000萬美金,買下梵谷的《向日葵》畫作,將近是過去任何單幅畫作價格的三倍,此事也立即登上新聞頭條。在國際股市崩盤後,日本投資者對股票產生戒心,幾個月後,藝術品市場的需求開始增加。股市崩盤的一週後,全世界最昂貴的鑽石(640萬美金)和全世界最貴的印刷書(590萬美元的古騰堡聖經)在拍賣會上賣出,買家皆為日本人。

Van_Gogh_Vase_with_Fifteen_Sunflowers
Photo Credit: Vincent van Gogh Public Domain
1987年3月泡沫頂峰,安田火災保險董事長後藤康男在倫敦佳士得拍賣會,以近4,000萬美元價格標得《花瓶裡的十五朵向日葵》。

1988年10月至1990年1月的15個月期間,藝術品市場攀向高峰,進入「史上最轟動的藝術時期」。運往日本的眾多藝術戰利品,包括房地產商鶴卷智德買下的《琵耶蕊的婚禮》(Les Noces de Pierrette)。此畫為畢卡索藍色時期的未完成畫作,成交價為5,140萬美元。行事高調的鶴卷還給了仲介商一萬美元的小費。1989年12月,蘇富比公布了一份「百萬美元清單」,列出上個月的成交作品,其中有近60件藝術品以高於500萬的價格成交,還有成交價高於100萬的300幅畫作。藝術圈稱之為「十億元狂歡」。

幾個月後,造紙商齋藤了英以8,250萬的天價,標下梵谷的《嘉舍醫生肖像》(Portrait of Dr. Gachet),又以7,800萬的價格買下雷諾瓦的《煎餅磨坊的舞會》(au Moulin de la Galette)。齋藤還以160萬美元標下一尊雷諾瓦雕像,表示「想放在自家後院」。根據統計,法國印象派畫家的作品在1980年代末期的價格,是過去15年的20倍。在同時期內,道瓊指數甚至都沒能翻倍。弗里克對藝術品投資潛力的評估,確實為真。

日本收藏家的心態非常單純:一幅畫要能襯托出財富與權勢,最重要的,最好能讓人一眼就看出來。當新人類熱衷於凡賽斯和亞曼尼等「泡沫時代設計師」的服飾時,日本的藝術投機者則忠於法國印象派、後印象派等「品牌」畫家的作品。人稱「蝮蛇」的放貸者康通森下,被問及為何要花超過三億美元的代價買下19世紀末法國的畫作時,他回答「印象派畫作比較配現代裝潢。」

此種對於經典畫作的單純品味,拉低鑒賞力的門檻,讓藝術品市場成為人人皆可跨足的領域,並確保投機狂熱繼續集中火力,讓特定畫家的作品價格節節攀升。從汽車仲介商轉行為藝廊經營者的澤田昌彥,曾對藝術雜誌記者吹噓自己「控制了雷諾瓦的價格。」

金融公司也提供了額度接近抵押藝術品價值一半的通知貸款。丸小不動產更將價值1,200萬美元的莫迪里安尼(Amedeo Modigliani)畫作《猶太女人》(La Juive),切割成一股十萬美元的股份。該公司更設立基金,購買畢卡索、夏卡爾、雷諾瓦等大師的作品。該公司的發言人表示,這些由公司房地產買賣顧客和地產投機者所構成的基金成員,「在購買藝術作品的股份時對於畫家的身分並不是太在意。他們期望獲得的是利潤而非一幅畫作。」畫作也被當成貸款的抵押品,以購買更多股票與房產。藝術市場成為財術的一環,泡沫時代的金融工具。

【金融投機史】16世紀「鬱金香狂熱」:當一株球莖價格高過一棟房子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金融投機史:人性的試煉、傻瓜的盛宴、資本主義的嘉年華》,大牌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愛德華.錢思樂 (Edward Chancellor)

流轉的時空與標的,似曾相識的場景;人性的瘋狂與貪婪,真的能在回首中頓悟嗎?
遠有1690年代的荷蘭鬱金香熱,再普通的球莖,也一夕變得奇貨可居;
近有1980年代買遍全世界的日本,泡沫破滅後,房市與股巿雙雙跌掉60%。
昔有1840年代的英國興起鐵路熱,在狂熱過後,鐵路股價格平均貶落85%;
今有1990年代的網路熱延燒全球,熱潮退燒後,多少dot.com煙消雲散。
而1990年代的創投熱及IPO潮,股市儼然成為普世信仰,又恍愡是狂飆的1920年代重現……

本書以十七至二十世紀世界經濟強權的發展為藍圖,從荷蘭的鬱金香到日本的不動產,記述三百年間九大金融投機熱潮。作者以歷史學家之眼觀照金融投機事件,旁徵博引,筆觸幽默,敘事鮮活。本書取材自史料典籍、前人書信及奇聞軼事,探討金融投機,兼敘經濟誘因、政治生態及社會現象,綴成浩浩一部金融投機列傳。

(大牌)金融投機史_立體書封_300dpi
Photo Credit: 大牌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日本有「美女刺客」,台灣又有多少只看長相就投的「豬哥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