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低頭代表你的人生有事做,而無所事事的人才會抬頭?

是否低頭代表你的人生有事做,而無所事事的人才會抬頭?
Photo Credit: Patrice78500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總而言之,大家不是低著頭就是閉著眼,若抬頭與別人對到眼哪怕只有0.2秒你也感覺不自在,好像低頭代表你的人生有事做,無所事事的人才會抬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日前因緣際會參與了世界公民島—有任務的旅行計劃,目的地是瑞士,主要工作為觀察當地頗負盛名的銀行業文化,佐以美麗風光及小人物刻畫。

這兩天在瑞士走跳的交通工具就是火車和公車,目前的活動範圍都在距蘇黎世約40~60分鐘火車+公車車程的近郊Rapperswill及St. Gallen,位於蘇黎世湖的尾端,算是不大不小的一個鎮。

路上的風景很美,就像大家說的一樣:像天堂一般的地方、美的不像話、舉目所見皆是美景、全世界人票選死前最想去的國家etc.來來回回這些沿途美景不外乎很大片的湖或是綿延不絕、高低起伏的山、全木製的房屋和磚瓦鋪層的屋頂,還有那些過個山洞就突然看見的牛、羊、馬也是會令你像個孩子般咧嘴一笑,能記得的東西大概也是google  Switzerland 會跑出來東西。

而在享受這過程的同時,我突然間發現了一件事情。

瑞士很少低頭族。

這樣說吧,以臺北捷運來看,我粗略的觀察大概有70%人在使用手機,少部分的閉目養神。但其實這樣的現象也不是只存在於台灣,在大陸、新加坡、香港,當然,還有民族特性極壓抑的日本亦是。總而言之,大家不是低著頭就是閉著眼,若抬頭與別人對到眼哪怕只有0.2秒你也感覺不自在,好像低頭代表你的人生有事做,無所事事的人才會抬頭。然而,我就是那個抬著頭的人,所以我在這裡也理所當然地抬著頭。

這裡火車上的人,大部份都在看報紙、書、風景,當然也有少數人在睡覺、聽音樂、吃東西。由於他們的椅子全部都是兩兩相對,因此,他們偶爾也會和臨座的陌生人問候、聊天。當然,不是沒有在低頭用手機的人,只是大概只有5%的人這樣做,而且都持續不久。這讓我頗好奇他們對於使用電子產品的習慣、或甚至對於使用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Social networking的想法,因此在某次與瑞士朋友聊天時,我提出了這個問題。

瑞士友人B:「嗯…..這真是一個奇怪的問題。」眉頭深鎖著他,認真的思索著。「Well,這要看情況,不過我想是因為用手機或電子產品並不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事實上,我並不在乎我朋友今天過的開心或難過、哪些女孩週末帶她的狗去哪裡遛、又或是哪些朋友去了哪裡度假、呆在家裡看了什麼電影,對我來說,社群網站只是提供一個管道讓我有跡可循瞭解朋友的動向,我想找我的朋友打給他就是了,我並不需要一直關注著他們。In the end,那是只是在浪費我的時間,而時間才是我認為最重要的事情。」

德國友人F:「Well,我其實蠻常看(手機)的,不過那只是一種消遣。通常我只用它來收信、打電話、聽音樂,做它身為手機應該做的事情。」

瑞士友人B補充道:「其實越來越多人發現這個問題,因此大部份的人開始嘗試控制自己在火車、巴士上或甚至在等車時,不去拿放在口袋裡的手機。因為那一點意義都沒有,你看著手機,其實你還是沒事做,就像我說的,那只是在浪費我的時間。」

會不會在亞洲以外的地方都是這樣?我不知道,至少在美國和歐洲我短暫的觀察看起來好像是。

那些電子產品、網際網路如何改變人群生活模式之意識及批判言論我想大家都略知一、二,也深表同感,但又有幾個人願意放下手機、電腦,拿下耳機、墨鏡真正的和身邊的人溝通?願意認真的重新調整自己和電子產品互動的方式?在這裏的電子產品之於人,僅僅是一個便利的工具,在人們需要的時候給予足夠的資訊,然而,多半時候他們仍習慣靠自己尋找答案。

當然這樣的現象跟文化、教育、科技、媒體等種種環境息息相關、環環相扣,但我們都可以為自己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在花了一些時間思考人和電子產品之間的關係之後,也許我們都該給自己一點機會,和身邊的人來個真正的溝通與擁抱。

Photo Credit: Patrice78500 CC BY SA 3.0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陳念慈』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