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生回家作者坦承身份造假,網路盜圖,支持者陳芳明:最險惡的行為

灣生回家作者坦承身份造假,網路盜圖,支持者陳芳明:最險惡的行為
灣生回家紀錄片記者會,田中實加為下排左起第二位。Photo Credit: 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先是被爆出網路盜圖宣稱自己作品,接著又被日本記者揭露身份疑慮,在層層檢視上,《灣生回家》作者田中實加終於承認自己台灣土生土長,網路盜圖的行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紀錄片《灣生回家》監製、作家田中實加透過遠流發表聲明,承認身份造假,口中所稱「外婆」田中櫻代是他高三時,在車站遇到的日本人。此外針對臉書盜圖稱為自己作品一事,他也承認錯誤。《灣生回家》支持者,政大台文所教授陳芳明則是傍晚在臉書發文,指「利用人的善良而進行欺騙,這是最險惡的行為。」同名紀錄片導演黃銘正則是釐清,田中僅為出資者,並未參與拍攝工作,也強調片中的灣生確實存在。

《聯合報》報導,2016年12月30日田中實加前往遠流辦公室向董事長王榮文認錯,並且撰寫了聲明稿。當時王榮文問她為何要造假,田中實加表示為了要圓謊。

王榮文於1月1日下午一點多將田中實加道歉函照片放到臉書上,並附上文字表示「我在2016/12/31臉書公布田中實加20日來遠流認錯,今天收到她簽名道歉函,允代發佈故補放此⋯⋯」,不過到了下午四點半左右又將這兩張道歉函照片撤下,原因不明。不過王榮文於凌晨發表的年度感言依舊存在,也提到灣生回家作者造假一事,期待這個事件能讓社會平心靜氣檢討問題所在。他認為這個事件值得進行公共討論,包括以下幾個角度:

  • 作者刻意隱瞞身分、編輯如何查證?
  • 對公共利益的真相追求和尊重隱私權間如何拿捏?
  • 「灣生故事是真實的、作者身分是虛假的」,其動機值不值得寬容?功過又如何論斷?
  • 説謊和誠實是簡單的加強道德問題還是時代病?

《蘋果日報》報導,《灣生回家》一片曾入圍第52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監製身份出問題並不會影響該片的入圍資格。金馬獎執委會表示,若該片有違反競賽規章內容,經提供資歷查證後會再確認。

文化部則是在傍晚發出聲明表示,「本部將邀出版領域專家討論,作者身分是否確對入圍金鼎獎非文學類圖書作品價值判斷有所影響,若有必要時,不排除邀集2015年該書獲獎當屆評審重新討論。」

相當支持《灣生回家》的政大台文所講座教授陳芳明,則是在臉書表達出他的失望,並稱田中實加利用人的善良進行欺騙,是最險惡的行為。他貼文時稱「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如何使自己的情緒平息下來。」

《蘋果日報》報導,《灣生回家》導演黃銘正在1月2日現身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出,2013年,製片范建祐找他拍片,當時田中實加是監製與出資方,自稱手中握有大量灣生資料,但實際談過後發現她的故事不適合紀錄片,於是便自己與製片實際走訪台日灣生與其後代,搜集資料,其中有些還是從日本翻譯成中文。並指出,田中實加在未經同意下擅自將他們田野調查資料用到自己的書中。他強調,「對我來說,是先有電影再有書」「出面是想保護灣生跟這部電影」。

上週出刊的《壹週刊》,則是前往田中實加老家高雄小港大林蒲地區調查發現,她從小在高雄長大,18歲之前都在台灣,並非如之前所說,6歲前在日本念幼稚園之後再回台灣念日僑學校。當地鄰居則是,田中曾認一位日本人做乾媽,也曾帶回家中與親生母親碰面。《壹週刊》採訪到田中的母親詢問是否有日本血統,她母親則是否認。

近期一連串事件始於臉書上流傳的一篇文章(編按:目前已經撤下),指稱田中實加涉嫌網路盜圖,然後再在自己臉書發表稱為是自己作品共11幅,其中一幅「奶奶所飼養的駿馬清水和蘋果」,其實是美國畫家作品。

後續日本產經新聞記者吉村剛史也透過刊載在《台灣映畫2016》的〈日台羈絆的真實與「灣生回家」監製人的謊言〉一文,表達對田中實加身份的疑慮,田中實加則是在臉書強調,吉村剛史一見面就逼問她的身份,當天透過翻譯講了不到20分鐘話就離開。《壹週刊》向吉村剛史求證時,他則是表示,因為自己記者身份才會追問,並認為「有些人堅信自己做的虛構。」


田中實加道歉聲明

1. 我要向支持灣生回家的人道歉,我讓大家傷心了。
2. 也要向灣生致歉,讓灣生為我擔心。
3. 還要向始終支持我的遠流出版公司及王董事長致歉,對我用心付出,但我不夠誠實慎重,辜負了他的信任。
4. 我也對不起臺灣的家人,和臺灣、日本愛護我的友人,對我的疼愛。我也對不起臺灣媒體和大眾,我說了謊。

關於「盜圖」:
我把別人的作品當成是自己的放在FB上,是我的大錯!當時會這麼做,其實是因為這些話都是我崇拜、嚮往的作品。我仍然在努力與原作者聯繫,希望他們能夠原諒我。尤其是青木女士,我必須鄭重道歉!不過,我並沒有盜畫賣錢,把這些畫家的話當成商品販賣。我曾送過三幅畫給幫忙募款的朋友,都是贈送我畫自己的小狗的油畫。但無論如何,我都必須面對我的錯誤。

關於「身世」:
我是臺灣人,在高雄出生、長大。但田中櫻代真有其人。高三上學期開學不久,我在高雄火車站認識了田中櫻代和她的管家竹下健志夫婦。田中櫻代的女兒陽子因難產而去世,她覺得我長的很像陽子,而陽子的忌日(月日),又竟然和我的生日(月日)相同!失去女兒和孫女的田中櫻代把我當孫女看,日後向朋友介紹我時都說我是她的「孫女」,而後來在愈來愈多的相處互動中我也自然將之視為親生外婆一般。田中實加的名字也是她為我取的。高中畢業後,田中櫻代帶我到日本,我在日本、美國、法國進修的學費和生活費都是她支付和安排,但我不長進,全都沒有完成學業。

關於「為灣生拍紀錄片、著書」:
田中櫻代三人生前我完全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每年要到臺灣。直到日後協助他們的灣生朋友回來找家、找親人和領戶籍謄本,才深深體會到為什麼田中櫻代和管家夫妻以前每年都要回臺灣。此時我才突然覺得自己很糟糕,辜負田中櫻代的栽培,應該為她做些什麼,於是投入「灣生」的田野調查與紀錄。之後遇見的灣生越來越多,很多人都希望這段往事被看見,經過他們同意後決定在2011年籌備和開拍紀錄片,但有太多人等不到拍攝就走了,加上很多朋友加油打氣,我覺得一定得拍完不可。

至於《灣生回家》這本書,是2013年初發現很多人不知道什麼是灣生,怕紀錄片上映後大家對灣生太陌生,於是在2013年3月初,我去拜訪遠流,才有機會成書。

關於《灣生回家》書中的故事:
網友爭議的啞巴嬸。我在高中時和日本奶奶田中櫻代一起去高雄岡山拜訪過啞巴嬸,印象中也有媒體報紙報導過這位傳奇人物。後來決定拍攝紀錄片我再去拜訪時,這位奶奶已經不再了,所以我是憑記憶去寫。

神風特攻隊的故事。國田宏先生,我們曾見過面,但未正式訪談。故事的內容來自國田宏的好友馬芬妹老師提供的國田宏與另兩為(編按:位)花中考上神風特攻隊之回憶文稿,在(編按:再)加上花蓮中學老校友訪談集結而成。

至於2006年的吉野會,我是請朋友去,託他把資料取回,事後也收到當季會訊。但我確實認識不少吉野會老灣生。

這段日子的風波,我很自責,無論身世、畫作事件,我對不起畫家、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支持《灣生回家》的朋友,以及不知情的遠流出版和牽猴子整合行銷公司,更對不起信任我的灣生,與家人。我鄭重向大家道歉。但灣生的故事是真的,他們對臺灣的愛也是真的,臺日之間的牽絆與情感,更是真實的。千萬不要因為我個人的問題,而遭到抹滅!

田中實加(陳宣儒)2016、12、30


新聞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楊之瑜』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