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架設太陽能板賣綠色電能 10年可回本、中國虎骨酒 野生動物的悲歌

懶人時報看什麼?架設太陽能板賣綠色電能 10年可回本、中國虎骨酒 野生動物的悲歌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政府規定太陽能發的電要全部賣給台電(全額躉售),保證收購20年,一般大約10年就可以回本,後10年為淨賺。

走不下去了! 香港主場新聞宣布結束

(香港主場新聞,再見。以下引述內文)

兩年前,我和幾位朋友一同創辦主場新聞,我們以理性為起點,相信包容是香港最重要價值,以博客和新聞策展為基石,創造全新媒體形式。根據最新數據,主場新聞上月平均每日「獨立瀏覽人次」(Unique Visitor)有30萬人,表現可算理想。從開始,我們當一盤正常生意來做,可是,在不正常的社會及市場氣氛下,主場新聞的廣告收入跟它的影響力,不成比例。主場新聞小本經營(很多熟悉我們的博客可作證),但創辦至今,每月從未達至收支平衡。最大問題是在可見將來,香港社會氣氛只會更見緊張,從生意角度,主場新聞實在看不到曙光。有人問我,主場新聞有沒有出現抽廣告情況,答案是沒有,從未落,何來抽?香港不單止核心價值被扭曲,市場也被扭曲。

我的恐懼及誤判,源於我曾一度相信香港還是一個正常的地方,一心以為可做一個關心香港的公民、一個相信市場的商人,很明顯,我錯了。在一個不正常的社會和市場,做一個正常的公民和商人,原來竟是錯誤的幻想。(懶人時報

野生動物的悲歌-以中國虎骨酒為例

(虎落平陽。以下引述內文)

在中國,老虎的處境很艱難。1959年,在大躍進的過程中,毛澤東發動了公眾運動嘗試消除南中國虎,因為他認為這個物種是「人的敵人」。最近,在日內瓦舉行的CITES(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會議中,中國代表說:「我們不禁止虎皮的貿易,但我們禁止交易虎骨。」這是第一次中國官方承認該國境內確實存在老虎的毛皮貿易。1993年中國官方便下令禁止虎骨的交易,但為什麼中國政府會區別「殺害瀕危動物以取得牠們的毛皮」與「殺害瀕危動物以取得牠們的骨頭」兩種行為呢?

去年,英國的環境調查機構(EIA)對中國的老虎貿易做了詳細的觀察。而EIA發現一些公司被允許繁殖瀕臨絕種的動物,其中包括南中國虎。中國政府在2005年對這些公司發布「人工飼養的藥用虎骨使用指南」。其實,傳統中藥對老虎的身體的每個部分都認為有不同的功效,包括鼻頭和鬍鬚。

2005年的官方通知讓虎骨酒產業重啟商機,這種飲品復興為一種精英的嗜好,通常由經銷商向最富有的客戶直接銷售,而幾乎不在市面上展售。這也給予生產虎骨酒的投資者一個藉口:他們確實沒有販賣虎骨。(懶人時報

愛地球 架設太陽能板 賣綠色電能 10年可回本

(鐵皮屋頂換成太陽能板。以下引述內文)

住在嘉義的張先生有間透天厝,屋頂約28坪,去年10月花80萬元,在屋頂安裝了9.8瓩(KW)的太陽能發電系統,8個月下來,生產了8000度的電,大約是他們1家6口用電量的2倍。

隨著夏季來臨,發電量會更可觀。現在政府規定太陽能發的電要全部賣給台電(全額躉售),保證收購20年,一般大約10年就可以回本,後10年為淨賺。

張先生說:「自從安裝太陽能板之後,室內溫度降了3~5℃,以前夏天進房間一定要開冷氣,現在還可以先不開。比較麻煩的是,鳥都會在太陽能板上大便,我一定要用拖把洗乾淨,否則那個月的發電量會下降。」(懶人時報

畢業了然後呢?中國和印度面臨龐大「打發時間世代」

(當全球人口最多的兩個國家,都出現青貧族。以下引述內文)

照理說,高等教育的背景會讓年輕人們擁有他們父母輩從未有過的發展機會,但現實卻不是如此,因為有越來越多大學畢業生找不到工作或是一直處在待業的狀態;這一群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變成社會中的一個特殊群體,他們無法融入不斷成長的中產階級內。

從數字來看更驚人,根據印度勞工局去年11月發表的統計,當地29歲以下的畢業生中,每3位就有1位年輕人找不到工作,印度整體失業率將近12%。在這樣的背景下,印度每年有500萬的新鮮人步出學校大門。

再看到中國當地,當地7月份的大學畢業生人數是726萬人,這比15年前的畢業生人數多了七倍。根據官方估計,目前中國大學生在離開學校後,有15%的年輕人──大約是100多萬人左右──是處在失業狀態,但這也只是保守估計,因為在香港城市大學任教,教授政治學的鄭宇碩教授(Joseph Cheng)就發現,現實情況更糟,中國今年畢業生中大約有230萬人找不到工作,這大概是30%左右的比例。(懶人時報

哈瑪斯和以色列究竟在打什麼?別再幻想「維持和平」,讓巴勒斯坦「有尊嚴的建國」才是唯一解

(從歷史角度,探究以巴悲劇。以下引述內文)

以巴問題的本質是以色列人必須回復巴勒斯坦人被剝奪的基本公民權,進而贏得以色列人在中東的安定和尊嚴。「維持和平」是錯誤的,因為不平等現狀下根本不會有和平,而是要「建造和平」——改變現狀建立一個真正的和平基礎。方法就是以色列退回到1967年6月前(也就是六日戰爭前)的疆界。讓巴勒斯坦人真的建立一個領土完整的國家,而不是在幾個破碎的非佔領區中苟延殘喘。而當巴勒斯坦人建國的願望受到尊重,他們也才不需要針對以色列繼續做出敵對行動,以色列人才能享有真正的安定與和平。

而今日哈瑪斯與以色列的衝突,其實仍是1967年六日戰爭所造成的禍端,在惡性循環下重複發生的結果。蓋里於1979年10月10日在史特拉斯堡對以色列的戴揚(Moshe Dayan)提出了上述的和平計劃,並且埃及基於這樣的思維率先承認以色列建國的合法性,期望尊重以色列生存權的善意,能讓以色列願意一起締造和平;但這個和平計劃卻在1995年11月4日以色列總理拉賓(Yitzhak Rabin)被國內鷹派份子刺殺後便中止了。

2005年的停火協議仍是依據錯誤的「維持和平」思維,建立在巴勒斯坦人極端受迫害的現狀下。而今日哈瑪斯對以色列的攻擊,不過重新揭開這種不平等停火協議根本無法維持和平的本質。以色列要獲得真正的和平,就在於自身應該如何戰勝鷹派的野心,退出1967年後的佔領地,幫助巴勒斯坦有尊嚴的建國,這才是解決殘害兩國人民惡性循環的唯一方法。(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