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的人生擺脫不了排行榜,至少除了「熱門榜單」還要有「客制化榜單」

如果你的人生擺脫不了排行榜,至少除了「熱門榜單」還要有「客制化榜單」
Photo Credit: spencer hickman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代顯學「文創產業」標榜的就是創意,然而單一僵化的價值觀卻是箝制創意發展的首位元凶。

作者:查爾斯

從小到大大人都只會問你:「數學考幾分? 這次第幾名?」卻從來沒有問過:「你對數學有興趣嗎? 你覺得梵谷的向日葵想表達什麼呢?」出了社會,他們還是繼續問你:「一個月賺多少錢? 開什麼車? 什麼時候可以當上經理?」他們當然不關心:「你最近讀了什麼書? 聽什麼音樂? 你對美麗灣的環評有什麼意見?」因為社會單一的價值觀,是經濟至上的名利追逐,也是無可動搖的共同信念。

所以,什麼都有排行榜,什麼都得爭得第一,因為這樣最簡單,最方便。大學選志願從分數最高的前十名排起,買書從銷售排行榜前十名挑起,連逛夜市都要跟著人最多的那攤排下去,音樂當然也不例外,甚至聽說連榜都可以用買的,只是不知道現在買榜對唱片銷售到底還有沒有影響?

如果不要只從一個導向來看,排行榜也許不是那麼糟的東西,例如:英國旅遊網站「VirtualTourist.com」曾票選全球十大怪食物,台灣全民美食豬血糕赫然名列第一,這當然不客觀,卻很有趣。英國作家尼克宏比(Nick Hornby)在1995年發表的小說《失戀排行榜》(High Fidelity)中,也出現諸多奇特的排行榜。故事從男主角Rob的失戀說起,他列舉了五位傷他最深的前女友名單,甚至慎重的拜訪了這五位傷心女友,以便確認他這些年來到底是如何搞砸一切的。

Rob擁有一家風格獨具的唱片行(Championship Vinyl),與兩位音樂品味出眾的店員,他們不時輪流在店裡播放音樂,試圖比較誰最能抓住客人的耳朵,當然也不時會以尖酸刻薄的方式趕走完全不認同的客人,最有趣的是,他們常會互相詢問對方某一特定主題的音樂排行榜,攻防之間精彩無比,不只讓我們認識更多好音樂,也讓我們在這些榜單裡清楚知道他們各別獨特的喜好。如果我們的唱片行也都用這樣的方式來推薦音樂,我相信實體唱片銷售的墜落速度會稍微緩和一些。

風和日麗唱片行在2003年也曾經這樣賣過唱片,像是在牆上列舉「最適合深夜睡不著的時候聽」,「最適合失戀的時候聽」,或是「最適合肚子餓又不能吃東西的時候聽」的各種推薦,因為比起那些一進門劈頭就問:「哪一張賣最好?」的客人來說,我寧可多花點時間和其他客人爭辯「失戀」的時候到底聽什麼最好。

當代顯學「文創產業」標榜的就是創意,然而單一僵化的價值觀卻是箝制創意發展的首位元凶,也許我們可以發起「反排行榜」的行動,除非他們答應逐條審查,不再擅自決定那些專輯可以進榜,當然更不能有利益輸送。不然就應該廢除銷售排行榜,改以各種多元面向來排名,而且不只文創相關產業,人生的選擇更應該是如此,讓心自己決定他想要的是什麼。

如果有機會再開一間實體唱片行,我們一定還是會這樣做,但,你會來嗎?

本文獲KKBOX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Photo Credit:  spencer hickman  CC BY 2.0

Photo Credit: spencer hickman CC BY 2.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