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升旗現場觀察:從手拿國旗的天然獨世代,看到中共和國民黨的認知斷裂

元旦升旗現場觀察:從手拿國旗的天然獨世代,看到中共和國民黨的認知斷裂
Photo Credit: 陳建仁 Chen Chien-Je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同情台灣處境的中國朋友形容地很貼切,從黨產、退將訪中、斷交與武力威懾等議題的反應來看,部分深藍高層似乎已經陷入某種「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狀態,不僅渾然不知且樂在其中。

很久沒有參加總統府的升旗了,我始終停留在威權時期被動員參加典禮的威權記憶,因此心理上多少有些抗拒;畢竟對中學生而言,現場罰站多時不是愉快的記憶。所以在我認知中,國慶大典與元旦升旗儀式,本質上是統治集團遂行愛國主義與國家神話的工具,其目的只是為了強化統治正當性。

由於蔡英文政府上台後標榜所謂「開放總統府」與「主權在民」的精神,這樣的內涵似已從去年國慶典禮略見雛形,並在這次元旦升旗有所發酵。在回應「元旦音樂會」的主題驅動下,我與女友決定一起前往總統府廣場作個現場的觀察。

出乎意料的是,除了少數的團體組織外,現在的群眾多數都是自發性的參與。群眾的年齡層異常年輕,氣氛是愉悅與歡樂的。與其說是國家的既定活動,不如說是官方提供一個多元平台,讓跨年後的情侶、拍畢業紀念照的同學、練習啦啦隊的團體、退伍後的弟兄、早起健身的長者等,都能在這一天自發性的集合參加一場正面且嘉年華式的活動。

相對威權時期的單一政治因素,現在每個人參與的動機多元甚至無須解釋。我想主體與客體關係明顯異位下,這就是最簡單的「去政治中心」與「解構權威的神話」,在取代傳統的國家民族崇拜後,學者稱其為「公民社群主義」。

如果說,這些活力且有朝氣的年輕朋友有著天然獨或自然獨的傾向,但他們手拿國旗,唱國歌與舉手敬禮的動作,也意味他們認同中華民國這個政治圖騰的「現狀」與「正當性」,顯然和現場抗議的台獨論著有本質上的差異;或者說,他們已經賦予中華民國政治內涵新的意義,不論是建構或再現。

有意義的是,現場群眾並沒有因為政治立場差異(也有統派與彩虹旗),出現叫罵或激化這個認同差異,因為台灣已是個民主多元的社會所致;雖然問題不少,在某些人眼中是民粹失序或欠缺效能,但仍具備最基本的多元與包容精神。

諷刺地,北京涉台研究與決策對這些客觀的事實,往往解讀錯誤或刻意視而不見,導致出手些不智且自以為是的作為,這只會將這些年輕世代無形間推向反方向,這不就是所謂「自我預言的實現」?在官方主導的輿論與政策下,最終導致兩岸走向民族與民粹主義的對撞。

對此,我仍感到萬分納悶。共產黨向來擅長「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且奉行「區別對待、和戰兩手、軟硬兼施」統戰工作,按毛澤東的說法,認識矛盾的客觀性質,才能避免統戰工作陷入「左傾盲動」與「右傾投降」的錯誤。如果當下北京只按自己的價值觀與歷史觀辦事,不爭取多數朋友,反將所有挑戰其典範的人都打成階級敵人或是各種形式的台獨份子,那麼預言未可能成真,自己成了主要的關鍵推手卻將責任轉嫁他者。眼下香港的政治認同問題,已經驗證了這個事實。

蔡英文 Tsai Ing-wen 元旦升旗典禮
Photo Credit: 蔡英文 Tsai Ing-wen

對此,國民黨高層迄今似乎活在自己設想的同溫層中,似乎不願意面對真實的新民意。洪秀柱主席上週去銘傳大學演講時,反問台下學生「你們沒有逐鹿中原的野心?」,從這個語境的問題意識就可窺見一二。柱柱姐心繫大中國與兩岸統一的宏願無人不知,但在理解之餘,也看見了國民黨與整個世代存在的認知斷裂問題。然而,這個斷裂的距離竟是如此遙遠。

年輕人的想法直率,我的學生與朋友對此反應頗為人性且寫實:「為什麽要?中國對我們又不友善,沒事誰會去問鼎美國嗎?」;「為什麼不經營好自己的國家?」;「果然是『中國』國民黨」……這些答案並不意外,意外的是演講的人的心態認識。看來,國民黨失去的似乎是一整個世代的認同與支持。

對於參加升旗典禮,洪秀柱的反應更耐人尋味。先前洪表明不參加,後藍媒體詢問未何站在管制區外不入會場,柱柱姐答:「蔡英文違法違憲,不願意和她站在一起」。此言差矣!如果說「逐鹿中原」是個人內心中國意識的體現,那麽這樣的說法則是欠缺民主胸襟的盾辭,一副眾人皆睡我獨醒的高姿態。

元旦升旗活動,雖然已稱為「元旦音樂會」,但唱的升的是中華民國國歌與國旗,站在那裡的都是自發參加的國民和年輕人,此時不站在人民這邊,不然是站在天安門還是群眾的對立面?

此外,所謂違法亂憲之說,就是針對不當黨產議題而來,國民黨不痛定思痛,主動思考如何給國人一個信服說法,反在此時過左右言他談憲法正當性,除了諷刺外,這豈不是陷府前北廣場唱歌國歌的馬英九總統不義?

如同洪習會台灣媒體無故被封殺一般,北京近期似祭出藝人黑名單,在輿論反彈之際使不見國民黨文傳會系統有何反駁,這究竟是因為覺得理所當然,還是就是「逐鹿中原」的真實意義?

兩岸交流應該中國理解台灣的真實民心與青年世代的想法,因為台灣的政經秩序已經建立在去國家神話與憲政主義的基礎上,這個時候談簽署和平協議除了是假議題外,更是轉嫁了北京武力犯台的政治責任。

一個同情台灣處境的中國朋友形容地很貼切,從黨產、退將訪中、斷交與武力威懾等議題的反應來看,部分深藍高層似乎已經陷入某種「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狀態,不僅渾然不知且樂在其中。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