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參與社運的藝術家:對我來說,藝術以前可能是武器,現在可能是甜點

熱愛參與社運的藝術家:對我來說,藝術以前可能是武器,現在可能是甜點
陳泰樺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問他這幾年來,做藝術家的薪資是否穩定上升,他笑道:「錢不是特效藥,也不是他衡量人的價值標準。」他覺得緩慢生活,努力的做,直到長出一點什麼,他就很開心了。

當代藝術家陳泰樺是畫家也是演員,但從來沒想過要成為明星,他只是想要體驗生命的各種可能。小時熱愛看不同國家繪製的故事書、看電視和玩玩具,他說那是他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

除了漫畫和玩具陪伴著陳泰樺,其次就是卡通。

當年的卡通主要是美國的忍者龜、鯊魚俠、萬能麥斯。日本卡通是魔動王、七龍珠、以及特攝片超人力霸王、假面騎士、恐龍戰隊。這些卡通不但深深影響著當時的電視兒童身心靈,而且全部都有出玩具販售。對一個小男孩而言,充滿著難以抗拒的吸引力。

那個時代的卡通造型構想無論是美國或日本都相當具有個別特色,和現在迪士尼/皮克斯的風格不太一樣。當時的卡通都尚未普遍使用電腦技術繪製,圖片上充滿著繪畫感,某程度上這對於一個藝術家的繪畫認知養成來說影響是非常大的。典型的台灣電視兒童陳泰樺,將這些他成長的元素融入在創作當中,繪製具有戲謔感的批判作品。

一般來說純藝術學院派的創作,漫畫卡通是忌諱出現在作品上的元素,陳泰樺則不太遵守這些潛規則。後來走當代藝術,除了為了追尋自己熱愛繪畫的初衷,後來也決定以卡通電影風格去連結自己的創作脈絡,或許能夠表現出更多深刻的東西來,也可能讓其他看台灣電視長大的人能夠感受認同自己的出發點。

卡通對創作而言,本來就是一個生活的媒介,這點陳泰樺在作品裡就已經懂得運用,他的心靈導師,黃建宏教授曾在他的一次個展座談會中,說過那樣原生的、充滿生命力的、在地童年連結性的創作脈絡,在一群學院思維的美術系創作者中顯得格外非主流非體制。

忍者龜 陳泰樺作品
看得出來這是像哪一個卡通人物致敬嗎?

許多那些橫掃市場的繪畫走寫實風,但陳泰樺就是不要畫寫實,也因為這樣,遭受到一些民眾的質疑。他推薦自己的作品,卻常被問:「你這作品的山,是在畫『哪座山』?」對於有些偏愛寫實風的民眾來說,沒有考據就沒有脈絡,沒有脈絡就沒有意義。但藝術只是表述自身感覺與想法的一個媒介,創作不一定真的要寫實原景,才叫做藝術。陳泰樺堅持他的現代主義創作,不為市場低頭。

30

細數這些故事,他淡淡地表示,「你不需要一開始就讓別人知道你在做什麼。」他知道,總有一天他會被看見,被理解。有時候,他說覺得自己就像農夫,做很多事情沒有想很多,就是專心研究罷了。面對自己的農作物像是面對自己的孩子,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分耕耘一分收獲,中午吃飯睡個午覺醒來繼續耕作,細心呵護著改良著自己的農場品,採收果物包泡棉保護好然後裝箱送出,然後在做下一批作物。所以覺得自己像是拿著小鋤頭在畫布上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耕作著。直到畫作成熟完成就上氣泡布裝箱送出展覽,然後在畫下一批作品。當然作畫的勞力遠遠不及農耕太多太多。但是自認為每一筆就和每一下鋤頭下去的心境是一樣的紮實純粹。

問他這幾年來,做藝術家的薪資是否穩定上升,他笑道:「錢不是特效藥,也不是他衡量人的價值標準。」他覺得緩慢生活,努力的做,直到長出一點什麼,他就很開心了。吳念真曾說過:「台灣為什麼很多人都在不對的位置上?寧可多一個快樂的農夫,也不要多一個不快樂的醫生。」他也特別欣賞演員和編劇金士傑,曾經金士傑是一個工廠裡的警衛,當他在工作的時候,所有人都在旁邊聊天,但他很專心地寫他的劇本,寫完了,劇終,就把劇本闔起來,再寫下一本。沒有為了要出名,也沒有為了要賣劇本。

陳泰樺深嘆一口氣說:「我知道,有時候我做一件事情,也許完全不合邏輯,也不會為自己帶來任何經濟價值,還有可能是帶來負的,但精神層面換來的,絕對比利益價值還多。」

12140185_861978187243613_280564733915437
陳泰樺提供

「我不太會說話,也沒有什麼邏輯,我只覺得藝術的功能對我來說就是分享,以前可能是武器,現在可能是甜點,都能給人帶來些什麼。」因此陳泰樺連去散個步,都在路邊觀察貓在走路,或者光線的陰影等等。他的生活很浪漫,很不一般,也很平凡。「我很喜歡台灣早期的東西,不那麼快速,像是蔡明亮的作品,把時間拉得很長,特別喜歡那樣的意境。」注重身心靈的距離,不關注在現實層面的藝術家,希望和宇宙和平相處,又真真切切地活著。

大學時期陳泰樺開始接觸表演藝術,又進階影響了他的創作。大學時期他演出小劇場和學習專業表演藝術。發現劇場表演者的思維,和電影工作者的思維,以及平面藝術創作者,光是單就畫面的呈現,就會因為不同的知識背景和經驗有許多的面向,進而衍生不一樣的表演方式。

談起演出劇場及電影創作,陳泰樺認為:「表演開發了我自己另一個方向的思考方式。」之後在他的藝術作品中,產出更多批判社會以及嘲諷的內容。

陳泰樺的畫展將在2017年3月在「靠邊走藝術空間」展出,作品內容遵循過去的台客草根和狂暴風格,但比起大學時期的作品更加成熟柔軟。熱愛參與社運的藝術家,曾積極參與「寶藏巖」「樂生」和「野草莓」等活動。這樣的草根批判性格帶到他的作品裡,和他的人一樣筆觸簡單,富有生命力,不矯揉造作,更沒有奢華的媒材展現,顏色活潑,主題明顯,調性有一股黑色幽默,看完都會讓人忍不住嘴角上揚。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