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要保障人權的話,北市府可否不要對關愛之家太多「關愛」?

真要保障人權的話,北市府可否不要對關愛之家太多「關愛」?
圖片來源:關愛之家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市府聲稱收到民眾檢舉,對關愛之家以警政單位照三餐問候,此舉以侵害人權,反應出的是市府與社區長期對弱勢者的歧視。

攝影:鄭如棻

攝影:鄭如棻

作者:黃怡碧(兩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委、台灣國際醫學聯盟研究員)

財團法人關愛之家基金會,多年為無依之愛滋感染者、落難之無國籍者以及暫時無法回歸母國之移工及其幼年子女提供安置,為這些不見容於主流社會的邊緣族群提供暫棲之地、安居之所,分攤本該由政府擔負之安置與照護責任。

但日前,台北市政府社會局聲稱收到民眾檢舉,以關愛之家空間不足、基於保護兒童權益為由,發文移民署及相關收容機關,要求未來不應轉介有安置需求之外籍移工與無國籍者到關愛之家,同時也造成當地警政單位照三餐問候、干擾關愛之家正常運作。我們認為台北市政府此舉已有助長歧視、行政過當等侵犯人權之實。

北市府疑以關愛之名,行人權侵害之實

去年2月舉行之兩人權公約(《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ICCPR、《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ICESCR)、以及今年6月《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國際審查的結論性意見具體指摘,愛滋感染者、無國籍者以及女性移工在台灣之人性尊嚴不保,其包括遷徙自由、隱私權、適足生活條件、健康權與家庭權等基本權利未獲得保障,台灣政府已違反人權保護義務。台北市政府本應偕同中央政府改善弱勢族群的人權情勢,沒想到已失職在先,又繼之以惡意監督,一事二過。

我們雖然肯定台北市政府社會局積極主動關注機構內的兒童權利,但也懷疑有選擇性執法、不當聯結以及行政過當之虞。在保障機構內兒童的種種行政措施中,社會局事實上可以採取較小侵害手段,甚至以更積極、正向的介入來達到行政目的:例如,如果機構真有空間不足的問題,可以透過協商、輔導、限期改善或轉介至其他服務機構等做法。而非透過警政單位頻繁「關愛」,發文移民署斷絕關愛之家與有需要之外籍移工與無國籍者的聯繫。

這種作法不僅不能保障其聲稱要維護之兒童權利,反而惡化關愛之家現住與可能之未來居民的處遇。台北市政府此舉,是以關愛之名,行人權侵害之實。

Photo Credit: Jiang CC 0

Photo Credit: Jiang CC 0

關愛之家不只遭市府侵權 也被社區歧視

此次關愛之家遭社區民眾檢舉,既非第一次、也非獨立事件。關愛之家於2005年成立文山區據點後不久,即與社區發生爭訟:當地社區以愛滋病是法定傳染病為由,要求關愛之家應依社區規約於3個月內遷出。

但「關愛之家」主張該社區規約違反《憲法》第十條保障之居住與遷徒自由,也是對愛滋病患的歧視,而拒絕搬離,最終被社區告上台北地院。

第一審判決社區勝訴,認為「憲法保障人民居住和遷徒自由,但也應包括對於人民居住品質、安全無虞的要求。」關愛之家隨後上訴。

稍後,「人類免疫缺乏病毒傳染防治及感染者權益保障條例」及時於2007年7月在立法院完成修法,增訂「不得拒絕愛滋病患安養、居住或其他不公平之待遇」(第四條第一項),使高院得據以判決,認為社區規約既已牴觸新通過之法律,不得作為要求搬遷的基礎,關愛之家勝訴定讞。但這項勝利並未帶來社區融入。例如地方選舉時,里長候選人竟可大喇喇以關愛之家的去留為「政見」,爭取選票。社區民眾亦常以嘈雜或衛生為由,頻繁檢舉。

其他提供安置服務的社福機構也常有類似的遭遇。以精神病友康復之家為例,不管是在基隆、台南還是桃園,社區居民一得到風聲就是拉白布條抗議。2012年7月,提供重病兒童北上就醫住宿的麥當勞叔叔之家,即便完全無傳染病散布之虞,竟也能遭天龍國首善文教區居民「不惜流血、誓死抗爭到底」。是對疾病無知與莫名的恐懼?還是擔心房價下跌的算計?

政府對人權促進、道德陶冶以及科學與公衛教育失職

社區居民對關愛之家、對弱勢者的歧視與排斥,突顯政府在人權促進、道德陶冶以及科學與公衛教育的失職。

我們除了提醒共同生活在這塊島嶼上的人們,在不危及己身安全的前提下,對於處於不幸的他者與陌生人,其實負有或高或低的道德義務,應予包容與協助,更敦促政府必須針對公眾進行有效的人權教育,讓民眾了解並在生活中實踐;不論是移工還是愛滋感染者,以及這樣那樣與主流社會不一樣的群體,與你我一樣,平等享有各種權利與自由。

同時,政府亦應接納人權公約國際審查專家的建議,制定一部涵蓋範圍寬廣的反歧視法(包含性別、種族、宗教、就業…等等),並予落實,讓台灣真正成為美麗之島人之島。

基於對事實的不了解,或者無來由的排斥,而擠壓弱勢者的生存空間,並不能造就價值。社會真正的可貴,在於不同體群體間的相互理解、尊重與包容。

圖片來源:關愛之家

圖片來源:關愛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