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梅道診所到綜合醫院,短短的十分鐘是女孩生命中最遙遠的距離了吧?

從梅道診所到綜合醫院,短短的十分鐘是女孩生命中最遙遠的距離了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女孩沒有公民身分,也沒有參加任何醫療保險,醫院願不願意接收住院?誰又來支付巨額的醫療費用?非法身分又會遭受什麼待遇?都是難以克服的問題。「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什麼呢?」這就是泰緬邊境最弔詭的醫療問題。

文:曾柏彰

一日傍晚,一位婦人抱著一位13歲的女孩來到梅道診所。

那女孩陷入昏迷之中。不論如何呼喚,總是雙眼緊閉,也不會答話;試著捏她的手腳,對於疼痛刺激有些縮回的反應。格拉斯哥昏迷指數(Glasgow ComaScale)大約是六,這是醫學上用來評估昏迷程度的指數,最高15,最低是3,指數愈低表示昏迷程度愈高。

她的血壓很高,心跳很慢。呼吸相當不規則,在短短一兩分鐘內,從淺淺慢慢,變成又深又快,再回到淺淺慢慢,如此不斷交替。

那婦人自稱是女孩的姑媽。她們從妙瓦底(Myawaddy)來,那是在邊界另一端的緬甸城市,與美索緊鄰。姑媽表示,女孩在玩耍時,不慎從約一公尺高的櫃子上摔了下來,撞到頭部,然後便一直昏迷不醒。她們在妙瓦底醫院(Myawaddy Hospital)的急診待了幾天,情況沒有任何改善,因此決定前來梅道診所求助。

妙瓦底只是座偏鄉城鎮,資源短缺。曾經有去過妙瓦底醫院的人告訴我,那裡只有一些基本的量測生命跡象以及急救的儀器,藥品也不齊全。這間小小的醫院,所能提供的醫療協助,恐怕還不如克難的梅道診所。

而美索也有一家公立的美索綜合醫院(Mae Sot General Hospital),與梅道診所分別位於小鎮的兩端,美索綜合醫院較靠近泰國內部,而梅道診所則較偏向泰緬邊境。由於泰國本身政治與經濟的條件較理想,因此美索綜合醫院具有相對完善的資源,能夠處理較複雜的病情。

從女孩表現出的種種症狀,可以推斷在腦部受到撞擊後,可能有顱內出血,造成腦壓升高,進而造成血壓升高、心跳緩慢、呼吸不規則等生命跡象的改變。

女孩唯一的希望便是轉介美索綜合醫院,甚至進一步前往資源更完善的清邁(Chiang Mai),進行腦部手術。

不過,女孩沒有泰國公民身分,無法獲得泰國健保給付,她的家人不可能負擔巨額的醫療費用。雖然梅道診所有一筆經費,用以補助轉介美索綜合醫院接受手術的病患。然而通常是補助剖腹產、盲腸炎這樣手術簡單,而且預後良好的案例。顱內出血手術複雜,且勢必要在加護病房觀察一段時間,加上一般病房的照顧,這樣的巨額花費,可能就足以補助十幾位只需要簡單手術就可以救命的病患。而梅道診所的經費主要仰賴外界捐款,一旦用罄,沒有人知道下一次得到經費會是什麼時候,也許下個月,也許明年⋯⋯。

2-6_梅道診所外科部門的走廊

很無奈地,最後只能決定放棄補助女孩,將經費保留給更多需要的人。所能做的,便只剩支持性的治療,然後等待奇蹟出現。梅道診所與美索綜合醫院地理上的距離,只相距不到十分鐘的車程。然而在醫療體系上的距離,卻是橫跨了兩個國家。對女孩而言,前往美索綜合醫院就醫,事實上和前往其他遙遠國家就醫一樣,困難重重。即使有一道時空之門,讓我們能夠輕輕推開,就來到世界一流醫院的門口。

然而女孩沒有那個國家的公民身分,也沒有參加任何的醫療保險,醫院願不願意接收住院?誰又來支付巨額的醫療費用?非法身分又會遭受什麼待遇?都是難以克服的問題。關於那個老掉牙的問題:「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什麼呢?」或許,從梅道診所到美索綜合醫院,短短的十分鐘,就是女孩生命中最遙遠的距離了吧?

這就是泰緬邊境最弔詭的醫療問題。

女孩還有另外令人憂心的地方:她的左眼瘀青,耳朵裡有些泛黃的體液乾漬;手臂上遍布許多指甲的掐跡,還有幾處像是牙齒的咬痕;大腿內側有兩大片奇怪的燙傷痕跡,形狀看起來像是熨斗;陰部發紅腫脹。據說女孩的父母早已離異,母親跟著另外一位男人離開了家,父親目前則在外地工作。女孩只得與姑媽和姑丈同住。然而這些傷痕究竟是如何造成?姑媽卻是支支吾吾,一問三不知,似乎語多隱瞞。

像這樣的女孩,在泰緬邊境,有太多悲傷的故事。

撣族婦女行動網(Shan Women’s Action Network, License to Rape)以及撣族人權基金會(Shan Human Rights Foundation)的報告描述五年中發生的173起緬甸政府軍隊性侵案例,牽涉625名女性。克倫族婦女組織(Karen Women’s Organization)則記錄一年半之間,124起緬甸政府軍隊的性侵案例。

而自2010年起,緬甸婦女聯盟(Women’s League of Burma)也記錄到超過100起緬甸軍隊的性侵案例,而且其中有許多是輪姦。這些大規模的、有計畫的性侵案例,大多數發生在邊境的少數民族區域,緬甸政府軍隊被指控:利用性侵,恐嚇、羞辱以控制少數民族。而事實上,這些數目或許都被過於低估,因為被傷害的婦女以及其所處的社區往往羞於啟齒這些事件。

後來,女孩的姑姑無緣無故地消失了。她孤單無助地躺在床上,血壓不穩,心跳很亂。

相關報導:最後她嫁給在邊境的緬甸老師,在沉悶而悲傷的難民營區更顯珍貴

本文摘錄自邊境: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報導文學得獎作品集(三),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unnamed

書籍介紹

本書是第六屆「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報導文學類得獎作品集,貳獎〈泰緬邊境的求醫人〉的作者曾赴泰緬邊境「梅道診所」擔任醫療志工,透過本文披露了邊境人的生命循環故事。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