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選擇留在緬甸美索,在村民們提供的一棟簡陋建築設立梅道診所

她選擇留在緬甸美索,在村民們提供的一棟簡陋建築設立梅道診所
Photo Credit:Mae Tao Clinic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辛西雅醫師在美索地區的邊陲停留下來,在人們提供給她的一棟簡陋建築設立梅道診所。幾乎一無所有,甚至克難地使用煮米的飯鍋來消毒器械。

文:曾柏彰

自泰國首都曼谷的蒙奇(Monchit)公車總站出發,歷經將近九小時的車程,我終於抵泰國與緬甸的邊界,位於泰國一側的美索地區(Mae Sot District)。

這裡有一間知名的醫療機構:梅道診所(Mae Tao Clinic),提供緬甸難民以及移工免費醫療。而醫學系剛畢業的我,來此參與他們的援助工作。

目前泰國境內,一共有十萬多人居住在沿邊界設立的難民營中。而美索地區佔據重要的地理位置,在泰國緬甸之間的往來,以及前往鄰近難民營的交通上,扮演著關鍵角色。

1960年代,緬甸政府發起「四斷政策」(The “Four Cuts” Strategy)──斷除少數民族反抗軍隊的食物、經濟、資訊、人力來源,將平民強制遷往嚴格軍事管理的地區──迫使人們開始逃往泰國境內。其後的許多年,緬甸政府軍隊持續擴展在邊境的勢力,難民人數不斷增加。儘管中間曾經幾度簽訂停戰協定,仍然戰火不斷。

緬甸本身政治的不穩定,也是許多人成為難民的原因。1988年,緬甸學生運動風起雲湧,之後緬甸政府展開武裝鎮壓,人們試圖離開緬甸。1990年,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等人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獲得眾多票數,緬甸政府卻拒絕承認選舉結果,展開逮捕行動,也使得許多政治人物逃往泰緬邊界。

泰國政府因為本身複雜的政治經濟因素考量,並未簽訂國際難民地位公約(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因此聯合國難民署(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 UNHCR)難以涉入,使得泰國的難民事務更為特殊複雜。難民被限制在難民營內,沒有出入的自由。在難民營外,隨時可能被逮捕,監禁或遣返。而且,泰國可以在違背難民意志之下,強迫他們回到緬甸。

梅道診所的創立人,是辛西雅・蒙格(Cynthia Maung)醫師。她是緬甸的少數民族之一的克倫族(Karen)人。美索地區一帶的泰緬邊境,居住的主要為克倫族人。因而,此地的難民、前來看診的病患、梅道診所的員工,許多為克倫族人。據說,他們比緬族還要早就在緬甸一帶生活。和其他少數民族一樣,克倫族與緬族在歷史上有深遠的糾葛,早期就為領土互有爭戰。英國殖民緬甸時,克倫族更與英國人親近,試圖脫離緬族的控制。而後來緬族的翁山將軍(Aung San),則曾經接受日本援助,與英國交戰。緬甸獨立之後,克倫族更一度是勢力最壯盛、擁有強大武力抵抗緬族的少數民族。

1988年8月26日,翁山蘇姬在大金寺(Shwedagon Pagoda)西側廣場,發表了她最為知名的一場公開演說。她說:「有些人說我對緬甸政治一無所知。真正的問題是:我知道得太多。我的家人最是知道緬甸政治可以是多麼複雜、多麼棘手,而我的父親必須因此而受苦。」

那時,辛西雅醫師已從仰光第二醫學院(Institute of Medicine 2, Rangoon,今為University of Medicine 2, Yangon)畢業,經歷緬甸一些地區的工作,最後回到克倫邦(Karen State)。緬甸政治、經濟的不穩定,使她目睹許多人:為了治療疾病,必須變賣土地、房子、家產,付出相當大的代價。許多孩子輟學,為了分擔家計而開始工作,甚至被迫參與軍隊組織。

緬甸政府試圖解決經濟問題,宣布廢除當時通行的多數貨幣,使得許多人的財產一夕之間化為烏有。學生們為了學費問題展開一連串的抗議活動。一起警察槍殺學生的事件成為導火線,越演越烈,導致全國各地的抗議活動竄起。翁山蘇姬也隨之發表演說,開始了她宣傳民主理念的政治生涯。

辛西雅醫師也參與了當時的一些學生運動,因此當政府的槍聲響起時,她和同伴決定一起逃往泰緬邊境。

為了躲避追緝,他們大多在夜裡行動,路經許多偏僻的村落。那裡的人們一輩子沒有見過醫療人員,也一輩子無法前往醫院,他們懇求辛西雅醫師為他們診治。那時,她的行囊中,只有一隻聽診器、一把剪刀、兩隻鑷子、一隻溫度計、一隻血壓計、一本醫學教科書、幾盒基本的藥劑。她試著以這些有限的物資協助他們。

最後,辛西雅醫師在美索地區的邊陲停留下來,在人們提供給她的一棟簡陋建築設立梅道診所。幾乎一無所有,甚至克難地使用煮米的飯鍋來消毒器械。她開始提供從緬甸逃難而來的學生及邊境的居民醫療援助。

許多年過去,梅道診所已發展成為一個頗具規模的醫療中心,設立有內科、外科、婦產科與兒科等部門。除了門診,也收治住院病患。並且與許多國際組織合作。辛西雅醫師由於她對於難民以及移工的奉獻,獲得喬那森曼全球健康人權獎(Jonathan Mann Health and Human Rights Award)、麥格塞塞獎(Ramon Magsaysay Award)等多項甚具國際聲望的人權獎項,並曾獲選為時代雜誌的亞洲英雄。

2-6_梅道診所外科部門的走廊

在那雷雨交加的時節,我站在公路上倉皇四顧,風扯亂了傘,苦尋不著梅道診所的入口。最後才發現:自己早已錯過多次,在數攤路邊小販之間,那被叫賣聲、炊煮蒸氣所掩藏的小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