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用心良苦的「自自冉冉」

蔡英文用心良苦的「自自冉冉」
Photo Credit: 紀金慶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總統府沒用錯字,只是要表達的意義不能明著講,實有難言之隱。蔡英文能力不足,我們也是無奈,不過她這點用心,我們還是可以肯定的。

作為一個反抗者,我難得替政府說話。因為難得,更顯真心。

事情是這樣的。轉眼年關將至,為迎接新的一年到來並傳達總統對國人的祝福,總統府特別印製賀歲春聯及紅包袋,自元旦那天起開始發送。

問題來了。總統府發送的春聯印有「自自冉冉, 歡喜新春」賀詞,這個「自由冉冉」的典故沒人搞得懂,據總統府發言人表示典故來自台灣新文學之父賴和。這是中華民國創建以來,首度總統府印製的春聯文字取自台灣文學。問題就是人民不信任總統府發言人的鬼扯,所以問題又丟給了賴和基金會和台灣文學館,但答案來的很委婉,委婉到讓大家覺得政府根本就是寫錯字現在在硬掰。

你一個總統府發言人自己搞不清楚總統的意思,越解釋人民越不信任。所以你們看,這就是我們政府長期以來的毛病,用人不明。

其實我跟各位講,總統府沒用錯字,只是要表達的意義不能明著講,這裡有難言之隱,待我跟各位解說一下。

就政治專業的角度講,執政者給人民的賀歲詞必須有典故才顯示出涵養,可是因為寫給一般百姓看,所以要用典沒錯,但典故出處不能太艱澀,艱澀就顯不出政府的大器,也收不到雅俗共賞的政治作用。賴和的文學成就很偉大沒錯,但就民間的流傳效應來說,我們坦白講不大。賴和文學的成就能不能被一般百姓知道,還有賴未來幾年我們政府與教育單位的努力。上述的政治原則說清楚了,所以這裡我就跟各位挑明了,「自自冉冉」的典故,肯定不出於賴和。

那麼,「自自冉冉」的這個「冉」字典故出自哪裡?我剛才說了,這個出處不能太艱深刁鑽,用典一定得從大處著手。大處在哪裡?大處就在華文字、華文化。你用著華文字自然就牽連華文化,那我問你華文化千百年來的中心思想在哪裡?在儒家。儒家的根源是什麼?是孔子。代表孔子思想的著作就是《論語》,《論語》這部經典,就是我說的大處,任何使用華文字的人如果不熟悉《論語》,我們很難說你懂華文化。那麼現在你再仔細想,《論語》裡哪裡有「冉」字,「冉」字指涉一個人,冉求。

冉求,字子有,因此我們有時又稱冉有,生於春秋魯昭公二十年,他是孔子七十二高徒中少數從政的一位,用典用到這裡,你就明白我們總統府的高度了。不但用典用到華文化經典,而且挑的就是政治性很高的隱喻。

這個冉求的政治經歷是如何?冉求不但求學於孔子,並在孔子仕魯期間還擔任孔子的家臣,很有政治才幹的一個傢伙。冉求對孔子的政治理想也曾經忠誠,孔子離開魯國周遊列國時,他也是跟著。後來魯哀公執政時,冉求回國為季孫氏效力當家臣,相當受到重用。不過,冉求受到重用,政治坦途,相對的現實考驗也跟著一起到來。季孫氏貪,要加斂於民,也就是要向貧苦的老百姓收重稅,這是違背政治理念的事,這種加重貧苦百姓負擔去給有錢人家添膏油的事也幹,所以我們孔夫子生氣了,在《論語》裡記載的,我現在一字一句抄錄下來給你們看:

季氏富於周公,而求也為之聚斂而附益之。
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

你看這是多大的怒氣!不但連自己學生都不認了,還鼓動其他學生說: 你們現在可以鳴鼓、可以去討伐這個王八蛋了。我跟你說華文化的政治理念就是這樣,對於背叛理念、背叛人民的政客,無論地位多高,我們就該扳倒他們。

所以,你稍微比對一下然後再想想就很明白,冉求的政治經歷跟我們的蔡總統有多像?從一開始擁有理念到取得政權,而後腐化。我跟你說不但像,根本完全一模一樣。差別只在於,冉求沒反省,而我們蔡總統的潛意識裡現在在反省了。所以,你理解整個「自自冉冉」背後的典故就知道,重點來了,這是中華民國有始以來,第一個給自己下罪己詔的總統。

所以,我跟各位說,我們蔡總統的賀歲春聯有深意,她在隱喻她自己就是背叛理念的冉求。對於一個背叛理念卻又掌握政權的人,我們該怎麼作?我們的至聖先師孔夫子說的很清楚:擊鼓而攻之啊!小子。

所以,我也跟各位說,當你們都在譏笑我們總統沒文化涵養的時候,其實我反而在這裡頭感受到那種很深層的悲哀。

悲哀就來自於那種不得已,誰執政前不擁抱理想的,但你看一旦站上了全台灣政治權力的最高位置,你才發現一山還有一山高。比總統高的是什麼?是財團。所以你看資本家要壓榨勞工工時,總統府能不助紂為虐嗎?不能。復興航空無預警關門導致一大堆員工失業後拍拍屁股走人,你總統府拿出辦法治這些資本家了嗎?沒。罰點小錢、苛責幾句給百姓看,夠了。選前說好要抑制房價給我們年青人機會的票兌現了沒?沒有。你執政黨動動看那些有錢人試試。所以,這個總統做的委屈,有良心的夾在中間作不下去,又不能罷官。所以,我們總統在暗示的、在隱喻的你們要懂,她管不動啦!人民要有覺悟,你們準備擊鼓而攻之吧!

以上,也就是我一開始就講的,總統府沒用錯字,只是要表達的意義不能明著講,實有難言之隱。蔡英文能力不足,我們也是無奈,不過她這點用心,我們還是可以肯定的。至少夠誠實。政府無能為力,但還願意暗示人民環境如果繼續惡化下去,她自己都願意人民擊鼓而攻之了,這是從政者留給我們最後一絲的仁義。

好啦!各位朋友,轉眼這個一直被當猴甩的猴年也是走到盡了,新一年的太歲是雞。同樣按照儒家的大傳統說一句「雞鳴不已於風雨」。新的一年,該關心的法案就是要去關心,該上街抗爭的就是要去抗爭,政府如果繼續擺爛下去,這事我們聽蔡英文的,到時也就讓我們自自冉冉,擊鼓而攻之。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