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仔,在你思考過念大學的真正意義之前,請別輕易地踏入大學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菁英,不是只來自大學,而是來自於你有沒有勇氣跳出長輩替你設下的期望準繩、撕下旁人貼在你身上的標籤、離開社會給你的舒適圈。當你能夠在你的專業領域裡佔有一席之地時,誰又有資格說你不是菁英呢?

唸給你聽

文:許國輝(自由撰稿人)

在臺灣,拿著一張越高等級的學生證,似乎就越能高人一等。但「你為什麼要讀大學呢?」這問題,許多大學教授問過,能回答出來的學生卻寥寥無幾。

你念大學,是否是因為父母從小就幫你打點好所有的事情,而他們僅要求你進一流學府以光耀門楣呢?你上大學,是否是因為老師經常在課堂上耳提面命你一定要認真讀書,以後考上好大學才有找到好工作的優勢呢?你進大學,是否是因為害怕學歷低於那群不熟的鄰居或親戚的小孩而受人訕笑呢?

在這樣子的背景下,我們走過一九九○年代,那個要求政府普設大專院校的浪潮逐漸高漲的時代,於是許多一般大學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頭來。到了二○○○年代,政府發覺除了廣設一般大學可以滿足人民對於追求學位的虛榮感外,成立科技大學似乎也有著相同的功效,因此,不少的專科學校便爭先恐後地升為技術學院,再從技術學院升為科大。

但是當我們來到二○一○年代時,卻又見到了怎樣的景象呢?我們發現大學生滿街跑的現象已經讓學士的價值大幅縮水;目睹到大學生的素質下降使得許多公司將面試門檻調升為碩士;觀察到科大正逐漸往一般大學靠攏,逐漸喪失當初培養技術人才的初衷,與一般大學的界線幾近抹平。

「大學」的意義

大學,它不是你用來滿足父母期望的神奇百寶袋,不是培養你如何工作的職業訓練所,更不是你可以拿出去向人炫耀的戰利品。大學的真正意義在於它培養你縝密的邏輯思維,使你可以將許多片段的訊息集結起來、並以此做出正確的判斷;它訓練你獨立的思辨能力,使你不在後真相的時代裡被謊言所蒙蔽;它栽培你多元的專長興趣,使你可以擁有本科系以外的技能。

臺灣社會擁有著「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迷思,以至於許多人對於務農、做黑手、修水電工根本不屑一顧;存在著「學歷至上」的盲點,導致許多人不知為何而升學卻不斷地往上爬。

請讓我們先理清楚,在工商發達的21世紀,每一個工作幾乎都可以創造產值、做出貢獻,何以他們的職業地位不能與知識份子同等視之呢?在資訊爆炸的網路時代,許多知識事實上過了十年或更久一些的時間後,根本也就無用武之地。我們何以尋求一紙輕彈即破的文憑,而不追求終身學習的能力?

請別輕易地踏入大學

如果說你沒有很充沛的學習動機與動力,那麼你該看看周杰倫,即便他只有中學的學歷,但是他憑著對音樂的熱情及執著進一步地奠定了他在華語歌壇天王的地位。在積蓄學習的動力之前,你應該做的,是尋找人生的目標和興趣。

如果說你有很明確的方向,但這方向卻不是臺灣教育體系所能容納的,那麼你該看看唐鳳;只有小學畢業的她,靠著不斷自學的努力,使其得以躋身於蘋果的程式設計師之列。而你,應該要勇於突破框架並敢於追求屬於你的一片天,因為現行體制只是囚禁你的鳥籠罷了。

如果說你上大學只是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態,那麼你該看看王永慶,僅有小學程度的他,藉著自身在工作中所積累的實務經驗,進而開創出台塑企業王國,並且獲得臺灣「經營之神」的封號。而你,應該嘗試放下課本去實務界走走瞧瞧,才能知道自己適合走哪條路。

當你沒有確切地思考過念大學的真正意義時,請別輕易地踏入大學;當高等學歷正在大幅貶值時,請別盲目地追求學位;當各個領域都有人能夠大放異彩時,請別迷信學歷的亮眼光環。

菁英,不是只來自大學,而是來自於你有沒有勇氣跳出長輩替你設下的期望準繩、撕下旁人貼在你身上的標籤、離開社會給你的舒適圈。當你能夠在你的專業領域裡佔有一席之地時,誰又有資格說你不是菁英呢?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