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那些在澳洲打拼追夢的人:願你們找回初衷,不要對不起「背包客精神」

寫給那些在澳洲打拼追夢的人:願你們找回初衷,不要對不起「背包客精神」
Photo Credit: Garry Knight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他們身上,我看不見那股當初激勵著自己一定要來澳洲闖闖看的「背包客精神」。總覺得他們會來澳洲,就好像在人力銀行上,尋找著高薪的關鍵字,有一天,突然看到或聽到有人說,「嘿,要不要來澳洲,在這裡好賺多了,我一個禮拜的薪水就有22K了,趕快買張機票過來賺錢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後背包凱文

「曾經,我也迷失在高薪的誘惑之中。當你在這裡找到一份合法的工作,一個禮拜的薪水相當於你在台灣領著大學畢業文憑一個月的薪水。」

在澳洲Glen Iris生活的那一段期間,看似衣食無缺,但總是開心不起來。在當時室友們的身上,我看不見那股當初激勵著自己一定要來澳洲闖闖看的「背包客精神」。

總覺得他們會來澳洲,就好像在人力銀行上,尋找著高薪的關鍵字,有一天,突然看到或聽到有人說,「嘿,要不要來澳洲,在這裡好賺多了,我一個禮拜的薪水就有22K了,趕快買張機票過來賺錢囉!」常聽到他們,把台灣薪水那麽低啊、台灣是鬼島這類的話掛在嘴上。

於是,他們想盡辦法,待在澳洲。二簽、學生簽、工作簽,或是移民;能夠待的越久越好。

「下禮拜我就要走了,我二簽要結束了,唉,好不想回去喔!不過我會再拿學生簽回來。」

「為什麽不想回台灣?」我遲疑地問著。

「在台灣那麽辛苦,你想想看,在這裡,我只要排排麵包,一個月就有8萬多塊台幣,我為什麽要回去。」在我剛進超市時,一個前輩跟我說的話。台灣是他們的家,但他們卻極力地抗拒,不想回去。

那些剛來澳洲的人,認識了他們,也許是靠著他們的介紹,很快地找到了住處,找到了工作,無縫接軌。跟新來的人稍微互相寒喧後,他們問我,你有打算集二簽嗎?我回答沒有,他們一臉迷惑地問,為什麽不集?你的簽證還有那麽久,跟我說你現在先集,到之後你想集就來不及了!

當時我是這麼回答:「來到澳洲,沒有強求自己一定要待多久,待一年也好,待兩年也好,未來會碰到什麽很難說,但要記住自己為何而來。不要一昧地跟風,或只因為怕落後前方別人的腳步,便不加思索的小跑步跟了上去。」

對那些已經來了一陣子的背包客,打工度假對他們來說,純粹的金錢價值觀已暫居大多數,但我始終認為,你放下一兩年的時間,來到一個不屬於你的國家,絕對有比金錢更重要、更值得你追尋的事物。

旅行的初衷

我常問自己,你的初衷是什麽,你期望在澳洲體驗些什麽、學到些什麽,又甚至是改變些什麽。

我希望自己更獨立、擺脫依賴,證明自己在國外也能過得好好的;我希望能藉由跟來自世界上不同國家的年輕人一起工作、交流,不要把自己框在既定印象當中。選擇用自己的眼睛與文字,描繪你看到這個世界真實的模樣;我更希望能過著邊旅行邊工作的生活。探索這片紅土大陸,踏上屬於背包客最嚮往的一種旅行方式,公路旅行(Road Trip)。

選擇出走,就是希望讓自己不要活在一個凡事都追求標準答案的地方,試著為自己活一次。

夢想也是需要柴火來燒的,沒有錢,沒有工作,什麼都不用談。不過,我在乎的並不是賺多少錢,能帶多少錢回台灣去,在這工作對我來說,是為了存下之後的旅費。打工賺錢對我來說,是為了能兌現自己出發前的初衷的一個過程。

每個人都來到澳洲,都有想追逐的東西,沒資格去說對錯。但如果越來越多人是為了工作賺錢而來,僧多粥少,在工作變得越來越難找、競爭越來越激烈的情況下,就會開始出現怪異的現象。

接下來要說的,是我親身經歷,或是在朋友的身上看到的,為了找工作而出現的一些令人搖頭的現象,或許你會不滿意、不贊同我所說的,但在澳洲,這些事情卻真真實實地天天發生。

賣工作

好工作難找,為了生活,竟然連工作也可以賣。

曾經遇到一對台灣人,我們聊到工作的經驗。他們說自己在一間蔬菜工廠上班,週薪可以破千,想進去的話需依賴一家仲介,如果有興趣的話,他們很願意給我仲介的聯絡方式;但進去之前,必須要先繳一千澳幣,也就是先拆一個月的薪水給那家仲介。

在澳洲找工作,藉由仲介的幫忙其實是件很正常的事,而且很多工作機會,是必須要靠仲介這個管道才進得去。但當合法的仲介成功幫你媒合一份工作時,中間的佣金到底有多少,你是不會知道的。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當時我和我朋友都工廠工作,我是自己去公司應徵,而他是藉由仲介進去。我和他領到的薪水,時薪只有不到1塊的差別而已。再來就是說,合法的仲介絕對不會在你還沒有正式上班以前,跟你收取任何一毛的費用。

買賣二簽

為了能夠在澳洲待更久,大多數人都會選擇集二簽,但令人想不到的是,除了買賣工作、竟然連簽證也有人在賣。

我有個台灣朋友,在偏遠地區的農場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好不容易達到二簽申請的資格,沒想到從提出申請已經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卻一直沒有下來。再加上他申請的時間有點晚,所以他很擔心會影響到他能否順利留下第二年。

「我當初因為擔心,特別再三與雇主確認這間農場是屬於合法的白工,怎麼會這樣呢?」朋友狐疑著。

時間會拖到這麼久,我也覺得很奇怪:「是啊,時間也太久了,我之前的背包客棧的外國朋友們,最快的幾天就成功申請到了啊!我覺得你最好寫信甚至打電話去問問看。」

之後過了幾個禮拜,那位朋友告訴我他的二簽終於申請通過了。聽他說明才知道,申請之所以會那麼慢,竟然是因為之前有不少台灣人,利用非法的手段,私下的將二簽做買賣。然而因為前一批不好的例子,讓我們這一批這些無辜的人遭殃。

即便到了現在,仍然有許多人在做這樣的事情,甚至還將此分享心得,見怪不怪,令人搖頭。

拿觀光簽來打工

在剛到澳洲的時候,有一天室友帶了他的朋友回來,聊開後發現那位朋友也是剛來的,問到彼此打算在澳洲待多久,他說三個月。聽到他這樣回答我還蠻驚訝的,大多數人都打算待個兩年先集二簽,沒想到他說,其實我是拿觀光簽過來的,希望藉由暑假這三個月來賺點錢。

後來,我ㄧ個朋友拿了觀光簽要找來我玩,卻差點進不來。為什麼呢?因爲帶他來的那個人,二簽已結束,但仍想來澳洲繼續賺錢,於是冒著闖關的風險,拿著觀光簽,硬是要賭運氣看看海關會不會讓他過。結果,一入關,海關查了一下他的資料後,就被帶去小房間問話。出來後,當天立即被原機譴返。

千萬不要抱持著冒險的心態做這樣的事情,這麼做你不只影響到自己的信譽,更是重重傷害了澳洲人對台灣人的信任。

黑工氾濫

在澳洲很多連鎖超市買得到新鮮的蔬菜水果,但你知道那些蔬菜水果的來源,很多其實來自雇用大量黑工的工廠嗎?你知道在很多華人所開的餐廳裡,工作十之八九是黑工,所領到的薪水也是「八九不離十嗎(時薪8塊9塊10塊)」?

如果你是要準備出發的背包客,你可能聽過很多前輩都跟你說過這句話,「不要做黑工」。但為什麼還是那麼多人跑去做了黑工,黑工到底有什麼不好呢?明明大家都說不好,為什麼還是一堆人跑去做呢?

身為移工:就勞方的角度來看,可能遇有語言能力上的問題,看不懂、聽不懂、無法流暢的溝通。因此在異鄉時同樣語言的人較有親切感,特別是在你剛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時,於是會想找個同樣語言的雇主。

身為非法雇主:就資方的角度來看,看準了你語言不好,找不到工作,立刻貼心地提供工作機會給你,卻用低於法定最低薪資的薪水給你,加上不用報稅、不用提撥退休金,更不用替你投保保險。所以只要不被舉報,Fair Work Ombudsman(澳洲平等工作監察署)根本不會知道。

做了黑工,短期之內,也許讓你避免了提早結束打工度假、打包回台灣,讓你暫時可以求個溫飽,但你這麼做,真的會開心嗎?如果只是為了求溫飽,難道在台灣做不到嗎?

或許你會質疑做黑工有什麼不好,薪水還是比台灣高,存到的錢也比台灣多。但就是因為越來越多人這麼想,黑工才會不斷地惡性循環下去。黑工市場是怎麼形成的,說穿了,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你不做,別人搶著做。在網路上看過一篇文章,作者形容,這就像是一群人前仆後繼地搶著一碗已經臭酸的便當。

而那些曾經去做過的黑工的人,我知道很多一定是身不由己,我很多的澳洲朋友也都做過黑工。但你有問過自己,為什麼找不到合法的工作嗎?

你找不到的工作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是語言不好嗎?如果是這個原因,那你有試著在來澳洲之前加強你的英文能力嗎?你知道自己要去的是一個英語系國家,那麼為何不努力先惡補一下英文呢?

而且在澳洲,到處都有可以練習英文的機會,你可以去住背包客棧,找外國人聊天;你可以去賭場,找發牌的dealer聊天(當然小費是不可少的);你可以去掃街,當作練膽量,同時也為了之後找工作做練習。有太多太多的機會可以練英文,重點是,你敢不敢踏出那一步。(可參考「去澳洲英文會不會變好」這篇)。當然中文在澳洲也可以通,前提是你只待在華人的環境、跟華人一起住、在華人的雇主下工作。這樣看下來,做黑工到底是能力的問題,還是心態的問題呢?

利益至上

當越來越多人眼裡只看見金錢、工作,ㄧ切都只以利益為優先的同時,這些亂象,因此而生。

你說工作很難找,我懂。曾經,我也為了找工作陷入自我掙扎。在這份工作之前,我曾寄了不下100封的履歷,並全部石沉大海,讓我知道在台灣寄履歷24小時回覆是多麼幸福的事。我也曾經掃遍鎮上所有的餐廳、酒吧、飯店,但得到的回覆都是目前沒有缺人,如果未來有職缺會再通知你。也曾經被問過有沒有興趣進一家新開的義大利餐廳工作,但在聯絡了幾次後突然間就沒聲沒息。

那時的我終於體悟到,原來在澳洲找工作這麼不容易。但也因此,我開始為了省錢一天只吃早餐和晚餐;開始為了省交通費每天用自己的雙腳走超過10km的路;開始為了省住宿費選擇住一間10個人的backpacker。然而事與願違,僅管我這麼努力,銀行帳戶裡的數字還是以跑百米的速度下降,而回台灣的念頭幾乎每天都會出現一次。

這時我想起出發前一位前輩跟我說過的話:「在還沒有收入之前,你比較像是在打工生存,而不是打工度假。」為了不想提早打包回家,我仍然繼續堅持下去,但絕不能違背自己的原則。

你說賺錢賺得很快,我懂。曾經,我也迷失在高薪的誘惑之中。每到了發薪的日子,你看著網路銀行裡帳戶的數字,以900~1000塊澳幣的速率往上攀升,原來,找到了一個合法的工作,金錢累積的速度是這麼的快。

在這裡是領周薪的,一個禮拜的薪水,跟我在台灣拿著大學畢業的文憑,找一份普通工作一個月的薪水差不多。休假上也不差,雖然六日要上班,不過假日加班ㄧ定會給加班費。一個月休8天。工時方面,大概一個禮拜上40小時的班,雖不是假日休息,卻仍然周休二日。

但看著帳戶,我不知道除了錢以外,自己還存到什麼?我想著自己拋下一、兩年大好的青春來到澳洲,思考著這片土地是否還有比錢更值得追尋的事。然後我發現,累積更多的人生經驗,去體驗在家鄉無法體會到的人事物,才是我想追尋的。

於是,我離開了熟悉的工作環境,開著車,展開公路旅行,尋找更多的工作可能性,以及迎接更多的未知冒險旅程。

儘管如此,多少人仍為了錢好賺而來到澳洲打工度假。

背包客精神

我總算了解了我為什麽不快樂,那就是打工度假已經變質。

就工作面來說:黑工、賣工作、農場生態變調、買賣二簽,越來越多人不再為了當初打工度假創辦的初衷而來到澳洲,事實上我並不反對為了工作而來,但一旦越來越人抱持著只要錢好賺,怎麼被欺負,以後就怎麼樣欺負別人回來,這樣一切以利益為重的偏差想法時,這些亂象只會不斷地惡性循環。

就出發點來說,已經不像是從前單純地想看看這世界的背包客,逐漸剩下為了高薪而來的打工客,打工度假的初衷逐漸式微,甚至漸漸變成了一個移民的跳板。

儘管如此,我依然相信還是有很多正確觀念的人,只是他們多半選擇了冷漠。人們總是鼓勵著要找尋自己的價值,但自己往往被現實壓得喘不過氣,最終還是區究於現實,被迫選擇走一條最安全的路。

我喜歡那些不走安全路的傢伙,那些被世人視為叛逆的人們,我認為他們才是能改變這個社會、甚至世界的力量。相對地,如果世界上每個人都為追求自己的夢想去叛逆,這個世界會變的怎麼樣呢?

寫給那些即將要出發的背包客們以及還在澳洲努力打拼追夢的人們,願你們可以找回那屬於澳洲打工度假的初衷,不要對不起背包客精神。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