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那些在澳洲打拼追夢的人:願你們找回初衷,不要對不起「背包客精神」

寫給那些在澳洲打拼追夢的人:願你們找回初衷,不要對不起「背包客精神」
Photo Credit: Garry Knight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他們身上,我看不見那股當初激勵著自己一定要來澳洲闖闖看的「背包客精神」。總覺得他們會來澳洲,就好像在人力銀行上,尋找著高薪的關鍵字,有一天,突然看到或聽到有人說,「嘿,要不要來澳洲,在這裡好賺多了,我一個禮拜的薪水就有22K了,趕快買張機票過來賺錢囉!」

文:後背包凱文

「曾經,我也迷失在高薪的誘惑之中。當你在這裡找到一份合法的工作,一個禮拜的薪水相當於你在台灣領著大學畢業文憑一個月的薪水。」

在澳洲Glen Iris生活的那一段期間,看似衣食無缺,但總是開心不起來。在當時室友們的身上,我看不見那股當初激勵著自己一定要來澳洲闖闖看的「背包客精神」。

總覺得他們會來澳洲,就好像在人力銀行上,尋找著高薪的關鍵字,有一天,突然看到或聽到有人說,「嘿,要不要來澳洲,在這裡好賺多了,我一個禮拜的薪水就有22K了,趕快買張機票過來賺錢囉!」常聽到他們,把台灣薪水那麽低啊、台灣是鬼島這類的話掛在嘴上。

於是,他們想盡辦法,待在澳洲。二簽、學生簽、工作簽,或是移民;能夠待的越久越好。

「下禮拜我就要走了,我二簽要結束了,唉,好不想回去喔!不過我會再拿學生簽回來。」

「為什麽不想回台灣?」我遲疑地問著。

「在台灣那麽辛苦,你想想看,在這裡,我只要排排麵包,一個月就有8萬多塊台幣,我為什麽要回去。」在我剛進超市時,一個前輩跟我說的話。台灣是他們的家,但他們卻極力地抗拒,不想回去。

那些剛來澳洲的人,認識了他們,也許是靠著他們的介紹,很快地找到了住處,找到了工作,無縫接軌。跟新來的人稍微互相寒喧後,他們問我,你有打算集二簽嗎?我回答沒有,他們一臉迷惑地問,為什麽不集?你的簽證還有那麽久,跟我說你現在先集,到之後你想集就來不及了!

當時我是這麼回答:「來到澳洲,沒有強求自己一定要待多久,待一年也好,待兩年也好,未來會碰到什麽很難說,但要記住自己為何而來。不要一昧地跟風,或只因為怕落後前方別人的腳步,便不加思索的小跑步跟了上去。」

對那些已經來了一陣子的背包客,打工度假對他們來說,純粹的金錢價值觀已暫居大多數,但我始終認為,你放下一兩年的時間,來到一個不屬於你的國家,絕對有比金錢更重要、更值得你追尋的事物。

旅行的初衷

我常問自己,你的初衷是什麽,你期望在澳洲體驗些什麽、學到些什麽,又甚至是改變些什麽。

我希望自己更獨立、擺脫依賴,證明自己在國外也能過得好好的;我希望能藉由跟來自世界上不同國家的年輕人一起工作、交流,不要把自己框在既定印象當中。選擇用自己的眼睛與文字,描繪你看到這個世界真實的模樣;我更希望能過著邊旅行邊工作的生活。探索這片紅土大陸,踏上屬於背包客最嚮往的一種旅行方式,公路旅行(Road Trip)。

選擇出走,就是希望讓自己不要活在一個凡事都追求標準答案的地方,試著為自己活一次。

夢想也是需要柴火來燒的,沒有錢,沒有工作,什麼都不用談。不過,我在乎的並不是賺多少錢,能帶多少錢回台灣去,在這工作對我來說,是為了存下之後的旅費。打工賺錢對我來說,是為了能兌現自己出發前的初衷的一個過程。

每個人都來到澳洲,都有想追逐的東西,沒資格去說對錯。但如果越來越多人是為了工作賺錢而來,僧多粥少,在工作變得越來越難找、競爭越來越激烈的情況下,就會開始出現怪異的現象。

接下來要說的,是我親身經歷,或是在朋友的身上看到的,為了找工作而出現的一些令人搖頭的現象,或許你會不滿意、不贊同我所說的,但在澳洲,這些事情卻真真實實地天天發生。

賣工作

好工作難找,為了生活,竟然連工作也可以賣。

曾經遇到一對台灣人,我們聊到工作的經驗。他們說自己在一間蔬菜工廠上班,週薪可以破千,想進去的話需依賴一家仲介,如果有興趣的話,他們很願意給我仲介的聯絡方式;但進去之前,必須要先繳一千澳幣,也就是先拆一個月的薪水給那家仲介。

在澳洲找工作,藉由仲介的幫忙其實是件很正常的事,而且很多工作機會,是必須要靠仲介這個管道才進得去。但當合法的仲介成功幫你媒合一份工作時,中間的佣金到底有多少,你是不會知道的。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當時我和我朋友都工廠工作,我是自己去公司應徵,而他是藉由仲介進去。我和他領到的薪水,時薪只有不到1塊的差別而已。再來就是說,合法的仲介絕對不會在你還沒有正式上班以前,跟你收取任何一毛的費用。

買賣二簽

為了能夠在澳洲待更久,大多數人都會選擇集二簽,但令人想不到的是,除了買賣工作、竟然連簽證也有人在賣。

我有個台灣朋友,在偏遠地區的農場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好不容易達到二簽申請的資格,沒想到從提出申請已經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卻一直沒有下來。再加上他申請的時間有點晚,所以他很擔心會影響到他能否順利留下第二年。

「我當初因為擔心,特別再三與雇主確認這間農場是屬於合法的白工,怎麼會這樣呢?」朋友狐疑著。

時間會拖到這麼久,我也覺得很奇怪:「是啊,時間也太久了,我之前的背包客棧的外國朋友們,最快的幾天就成功申請到了啊!我覺得你最好寫信甚至打電話去問問看。」

之後過了幾個禮拜,那位朋友告訴我他的二簽終於申請通過了。聽他說明才知道,申請之所以會那麼慢,竟然是因為之前有不少台灣人,利用非法的手段,私下的將二簽做買賣。然而因為前一批不好的例子,讓我們這一批這些無辜的人遭殃。

即便到了現在,仍然有許多人在做這樣的事情,甚至還將此分享心得,見怪不怪,令人搖頭。

拿觀光簽來打工

在剛到澳洲的時候,有一天室友帶了他的朋友回來,聊開後發現那位朋友也是剛來的,問到彼此打算在澳洲待多久,他說三個月。聽到他這樣回答我還蠻驚訝的,大多數人都打算待個兩年先集二簽,沒想到他說,其實我是拿觀光簽過來的,希望藉由暑假這三個月來賺點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