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歐盟學到的教訓是:貨幣聯盟或政治聯盟,並非緊密合作或貿易整合所必須

從歐盟學到的教訓是:貨幣聯盟或政治聯盟,並非緊密合作或貿易整合所必須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結束歐盟的一個很清楚的好處,是將目前還在歐盟外面的三個國家, 整合進入替代組織的一個時機。前面的兩個國家:挪威與瑞士,只能代表微小的獲益;但對第三個國家,則是極端的大利益:土耳其。

文:羅傑・布特爾(Roger Bootle)

如果歐盟破裂之後的貿易關係

假設是歐盟會完全破裂,那會員國是否有能力、也願意保留一些這個組織初期類似共同市場時期的作法? 或者他們將沉淪於那些舊有的壞模式,譬如貿易限制?

當考量到未來結盟的形式,歐洲國家不但要摒棄「前所未有的緊密聯盟」的觀念,也要摒棄關稅聯盟的觀念:也就是說,所有從聯盟以外進口的貨物,一律課以共同關稅。就拿英國來說,英國的進口,百分之九十是免關稅的;而且關稅只對貨物課徵,並不對服務與所得流動課徵,這是特別重要的。在歐盟之外,世界上的其他任何地方,都沒有明顯的關稅聯盟。

這是個清楚的例子,說明歐盟所建立的國度,與我們所生活的世界相比,是如何帶有一種越來越少的相似性了。當歐盟的概念形成時,貨物佔有貿易流動的絕大多數;而在那之後,服務方面的貿易快速發展,可以確定的是在未來它將繼續成長得更多,尤其對於透過數位方式提供的服務,更是特別真確。當然,這是歐洲經濟共同體在一九五七年成立時,無法想像的。

從一個更為廣泛的觀點來看,如果歐盟結束了,歐洲並不需要回到彼此處於戰爭時的個別國家狀態。只要是一談到經濟的議題,關鍵的需求就是發展出一個自由貿易區,這並不用超越人類智慧就能夠建立。總而言之,像下面會討論的美國、加拿大與墨西哥成功建立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而且並沒有使用任何令歐盟苦惱,含有政治、法律與整合者深晦難懂的語言。甚至在亞洲,東南亞國協(ASEAN) 也獲致了類似的成果。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作為歐盟的一個例子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ssociation, NAFTA)是在一九九四年成立, 目的在增加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間的貿易,然後更進而推動成長。這目標已經達成了,即使這些國家仍然維持著自己的主權貨幣,而貨幣的價值經常大幅變動,但這些國家之間,並沒有朝向形成政治結盟的動作。

必須承認的是,前墨西哥總統文森・福克斯(Vicente Fox) 在二○○七年九月的一次電視訪問中,鼓吹在三個國家當中建立一個貨幣聯盟。他聲稱,曾與美國小布希總統 (George W. Bush) 談論過北美貨幣聯盟的可能性。此一聲明在同一天當中,為白宮新聞部長所否認:「並沒有建立此種貨幣的計劃在進行中,美國與加拿大政府對於北美共同貨幣聯盟,從未曾提供任何官方的支持。」理由有好幾個,並不只是因為對美國的經濟利益很小,而潛在的政治損失卻較大。

在二○○六年所作的一次評估中,加拿大的財政部說得非常明確:「採用一種北美共同貨幣並不是加拿大所期望的。」更進一步說:「一種北美共同貨幣,毫無疑問的意謂著加拿大採用美金和美國的貨幣政策,那加拿大勢必要放棄對於國內通貨膨脹和利率的控制。」

作為一個自由貿易區,「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與目前的歐盟有許多相似之處,但也有一些關鍵性的差異:它允許貨物與服務的自由移動、對智慧財產權相互尊重,以及資金的自由移動。但是與歐盟的關鍵性差異,是它不允許人口的自由遷徙。另外兩個關鍵性的不同是:它並不強制要求會員國採用同樣的關稅或其他貿易障礙,而且它也沒有相當於歐盟單一市場的一致性。

東南亞國協的例子

類似的論點,也可以用在亞洲的貿易協定,名字叫做「東南亞國協」(Association for Southeast Asia Nations, ASEAN),成員國包括汶萊、高棉、印尼、寮國、馬來西亞、緬甸、菲律賓、新加坡、泰國與越南。一般而言,討論一種東南亞國協貨幣聯盟所受到的歡迎程度,要超過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貨幣聯盟,雖然到最後是什麼也沒達成。

的確,歐元區的發展,讓一位具有高階官員身分的成員,排除了在可預見的未來看到一種東南亞國協貨幣聯盟產生的可能性。在二○一二年五月的一次記者會中,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的首席經濟學家李昌鏞(Changyong Rhee) 說道:

歐元區應該要扮演亞洲的指標。擁有單一貨幣和一個大的聯盟可能會製造問題。我們看看他們如何解決他們的問題,然後再讓我們研究擁有單一貨幣是否仍然是值得讚許的。

在二○一三年四月的演講中,亞洲開發銀行總裁當選人中尾武彥(Takehiko Nakao) 說亞洲「還沒有到達考量一個貨幣聯盟的階段」,他也評論:「除非所有國家都願意用國與國之間財政調度的方式,來解決財務麻煩,否則的話,共同貨幣是不可能的。」以及「亞洲國家專注於發展使用它們自己的貨幣,是更具有生產力的。」

在二○一三年六月的世界經濟論壇(the World Economic Forum) 中,泰國副總理吉迪拉・納・拉隆(Kittiratt Na-Ranong) 說:「一種東南亞國協的貨幣是不可能的。」他也說:

東南亞國協的成員在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危機中一起受害﹔而我們看到了匯率的好處, 它是資本主義制度的重要本質。

總體而言,在可預見的未來,形成一個東南亞國協的貨幣聯盟是高度不可能的;沒有任何一位亞洲的決策者,在催促進一步討論這個議題。東南亞國協的領導人完全專注在進步的真正源頭:貿易、投資、工作、創新、教育。再次談起,從歐洲學到的教訓是:貨幣聯盟或者政治聯盟,並非緊密合作或甚至貿易整合所必須。

一個歐洲的模式

有趣的是,在歐洲一個扮演類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或東南亞國協功能的組織結構早就存在了。它叫做歐洲自由貿易協定(European Free Trade Association, EFTA),在一九六○年時就已經在了。今天, 歐洲自由貿易協定與歐盟關係不佳,成員國只有冰島、列支敦士登、挪威與瑞士。但以前它的組織要大得多。在剛成立時,它的成員國還包括奧地利、丹麥、葡萄牙、瑞典以及英國。

關鍵的改變發生在一九七二年,當時英國伴隨著丹麥,離開歐洲自由貿易協定,而成為歐盟的成員。葡萄牙在一九八五年跟進;芬蘭在一九八六年加入歐洲自由貿易協定,但在一九九五年離開,並隨同奧地利與瑞典一起加入歐盟。

英國政府離開歐洲自由貿易協定並加入歐盟的決定,是個第一級的戰略錯誤。在當時,由德國和法國所領導的歐洲共同體(European Community),已經是一個更大的經濟體,而且有計畫將會變得更大。當時被歐盟排除在外, 就好像錯過了鎮上唯一的一場比賽那般。但至少對英國而言,是這個組織建立一個完整政治聯盟的野心,能走多遠的問題之前的事,也是這組織全面干預國家生活事證確鑿之前的事。

不管怎麼說,歐洲自由貿易協定的結構,為歐洲提供了一個如果歐盟瓦解的話,可存活的體制模式。並不需要重新來過,只要回到歐洲自由貿易協定,就是個適當的起始點。另外還有個組織也在表面上提供了一些類似的東西:歐洲經濟區(European Economic Area , EEA),成員包括歐盟,加上歐洲自由貿易協定除了瑞士以外的所有成員。這個組織在一九九四年成立,但有效的擴張歐洲單一市場,把所有的義務與限制衍申至歐洲自由貿易協定國家。這也是為何瑞士並非成員的原因。

如果歐盟無法存活,單一市場,就如同它現在的結構,確定也無法存活。歐洲國家需要回來的目的是自由貿易,根據此一說法,應該是由歐洲自由貿易協定,而不是歐洲經濟區提供一個可以存活的框架。

可能的政治聯盟

在這種安排之下,歐洲各種形式的聯盟,或政治結盟的發展,仍然是大有可能的。現有的歐元區當中,有兩個清楚的集團,各擁有大約均等的人口,而每個國家都屬於兩者之一:德國加上它意見一致的夥伴,奧地利、荷、比、盧三國,以及芬蘭,總人口約為一億二千萬人;地中海俱樂部,也就是西班牙、葡萄牙、義大利和希臘,總人口也大約是一億二千萬人。剩下來的國家——核心的國家,是法國,大約有六千萬的人口。它可以加入任何一個群體,或當歐元與歐盟持穩時,成為掌握權力平衡的槓桿。

法國可以很容易的與義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建立一個拉丁國家的鬆散聯盟。但為何法國需要如此做呢? 一旦「前所未有的緊密聯盟」被摒棄了,那所有的國家都將可以自由的依照不同條件,來為自己做個別選擇。

假設全歐盟有了自由貿易區的存在,那就不該會有國與國之間建立緊密聯盟關係的急迫性經濟需要。所以,理由反而應該是政治性的,或者與安全有關。如果成員國如此選擇,這樣的國際聯盟應該是鬆散的,所管轄的範圍也只是緊密合作以及(或者) 申根形式的邊界規範。但也可能一路走向完全的財政與政治聯盟。

比利時則是一個有趣的例子。它可能很希望加入北邊的核心集團——如果可以的話。但德國應該一定會拒絕,比利時的高債務還不是最重要的理由。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可以想像比利時應該會試著去與法國成立,或甚至加入一個緊密的聯盟;更可能的是,就像它已經威脅要作好幾年了,打算分裂成兩個獨立的小國:講法語的南邊併入法國,而講比利時語的北邊併入荷蘭。

總而言之,比利時是一個完完全全的「人造國家」(artificial country),一八三○年在英國要求之下成立時,目的是防止土地,特別是斯海爾德河(Scheldt) 的河口和安特衛普港(Antwerp), 落入法國人手中。今天,已經完全沒有這樣的顧慮了。

希臘與愛爾蘭是不同於他國的。兩個國家都可以繼續保持獨立,併入新的歐洲自由貿易區, 而當其他任何跨歐洲的合作形式出現時,可選擇不與其他會員國緊密來往。然而,愛爾蘭的例子則是它會選擇與英國編造緊密的關係,只是會因明顯的歷史緣由,而困難重重。

如果歐洲真的合併為幾個不同的集團,那嚴重的問題會是位於中歐與東歐的共產國家。其中有些國家也許會選擇朝向德國領導的核心(如果這種組織存在的話),並尋求表達忠誠。有些國家也許會選擇自己建立一個鬆散的聯盟組織,而或許有些國家會尋求與英國結盟。換言之, 假設開放的貿易連結了歐洲之內或者某種形式的泛歐洲合作,像是有關環境或者國防這方面的事務,那大部份甚至全歐洲國家,都寧願選擇自力更生。

好優文化《歐盟大麻煩》摘文配圖_頁面_1

很清楚的,如果歐盟解體,所有從前是蘇聯集團成員的歐盟成員(而且已經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會員國) 的最大擔憂是跌回俄羅斯影響全球的時代。如果歐盟真的瓦解的話,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作為對抗俄羅斯復甦的重要性將會增加。

事實上, 歐盟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會員資格大部份是重疊的。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二十八個會員國中,只有六個不屬於歐盟:阿爾巴尼亞、加拿大、冰島、挪威、土耳其與美國;而歐盟的二十八個會員國中,只有六個不屬於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奧地利、塞浦勒斯、芬蘭、愛爾蘭、馬爾他以及瑞典 (見圖10.2 ,其中並無美國與加拿大,兩個國家都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成員,但都不是歐盟成員。)

在許多人眼裡,對抗好戰的俄羅斯,是歐盟持續存在的關鍵理由,這是很諷刺的,因為歐洲的國防政策一直都特別脆弱。的確,許多的歐盟國家似乎都以不願花錢把歐盟打造成一個足以對抗蘇聯的可信賴軍事強權而著稱。在可預見的未來,歐洲的國防將會依賴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意指美國跟兩個歐洲單一民族國家,兩個都擁有強大的軍事實力,而且也有隨時準備使用它的歷史紀錄:英國與法國。

解決土耳其的問題

就如同我們知道的,結束歐盟的一個很清楚的好處,是將目前還在歐盟外面的三個國家, 整合進入替代組織的一個時機。前面的兩個國家:挪威與瑞士,只能代表微小的獲益;但對第三個國家,則是極端的大利益:土耳其。為了堅持在前所未有的緊密聯盟中的快速發展,現在包括財政與政治的聯盟,歐盟的領導人很有效的排除了土耳其。

歐洲的選民將永遠不會有胃口接納土耳其作為歐盟一個完全平等的會員國;他們的領導者知道這點,而被迫將手從土耳其的會員資格移開。但這已經隔絕了土耳其,並冒著把它推向更朝向東方的風險,甚至走向成為伊斯蘭國家,這是會帶來災難的。因此,為了強大的戰略理由,土耳其駐足在西方,是很重要的。

根據「石蕊試紙實驗」(litmus test,被提名人資歷驗證),未來被期待的歐洲聯盟形式,必須是一個土耳其可以扮演完全而平等角色的。根據目前的認定,顯示歐盟在實驗中失敗。我的建議是,歐洲自由貿易協定(EFTA) 加上環境與國防上的合作 (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之內),再加上與那些有意願並通過試驗的會員國更緊密的合作。

與美國更緊密的貿易連結

如果,目前歐盟與美國正在協商要組成的北大西洋自由貿易區(過去叫做「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定」〔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TIP〕),成功達成結論,而之後被進一步推行至每一個會員國,即使後來離開歐盟,或參加其他任何一個接替歐盟的集團或組織, 使每個國家有能力在歐盟之外表現良好,都是極為有幫助的。

如果這個協議可被達成,那就製造出一個約佔世界產出一半的貿易聯盟。潛在的利益據估計是歐盟一千億英鎊、美國八百億英鎊、世界其他各地八百五十億英鎊。

有風險的地方是一連串被取消的做法和對貿易造成障礙的疊床架屋。例如,汽車工業的製造商要做兩次衝撞試驗,才能通過幾乎完全一樣,但卻又不同的安全測試。類似情況是西藥公司必須要分開做兩次藥品與醫療器材的試驗,化妝品公司必須要製作兩種不同的標籤。

像這種「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定」成功達成的展望,經常會被用來作為留在歐盟之內的一種強力爭辯。在歐盟之外,根據「不被聽信的女先知卡珊卓」(Cassandras)的警告,英國將會從巨大的盟邦中被切除。

而這種爭論也可以很容易的被導向另一條路線發展。如果協議達成後,英國脫歐,那英國持續遵守剛簽訂的協議,為何是不可能的呢? 如果這會發生,那將是合乎每一個人的利益的。英國即使在歐盟之外,也仍然可以成為協議的一部份,那英國還要留在歐盟之內的理由是什麼?

好優文化《歐盟大麻煩》摘文配圖_頁面_2

夢想為夢魘舖路——目前拯救歐元的努力,會更進一步危害歐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歐盟大麻煩: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分裂,全球大蕭條即將再臨?》,好優文化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羅傑・布特爾(Roger Bootle)

英國脫歐,世界第一大經濟體歐盟裂解,世界經濟秩序重新盤整!
歐元危機未解,歐盟經濟持續衰退!
移民問題導致右翼政黨興起,法西斯主義幽魂再現!
美國影響力衰退,未來更趨向孤立主義,無力對抗俄羅斯、中國的霸權擴張!
一九三○年代全球大蕭條即將再臨,世局如何演變?

英國經濟學家布特爾理性分析歐盟病根,並希望「英國脫歐」觸動歐盟根本改革契機,挽救經濟。

images_books
Photo Credit: 好優文化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