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工作者:2016東協人權狀況較前一年「糟糕與危險」

人權工作者:2016東協人權狀況較前一年「糟糕與危險」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權觀察組織研究員表示,2016年東南亞國家整體情況,相較於前一年是「非常糟糕與危險的」,許多倡議者因為運動被殺害,也有許多人遭到政府當局或私人企業在刑事或民事上起訴,被迫在他們倡議的議題或領域噤聲。

外電整理:Yun-Ling Ko(南洋誌

東協國家的人權倡議者在2016年面臨來自政府當局、企業的威脅,在在顯示東協國家在人權意識提升上有待加強。

2016年對東協國家的人權倡議者來說,是相當艱辛的一年,各領域的人權倡議者面臨謀殺、強迫失蹤、威脅和法律訴訟等事件。於2016年逝世或失蹤的人權鬥士包含:馬來西亞土地權運動者Bill Kayong、菲律賓反煤炭環保人士Gloria Capitan、緬甸環境倡議者Naw Chit Pandaing、柬埔寨政治評論員Kem Ley,以及泰國土地權運動者Den Kamlae。

國際性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研究員Sunai Phasuk表示,2016年東南亞國家整體情況,相較於前一年是「非常糟糕與危險的」,許多倡議者因為運動被殺害,也有許多人遭到政府當局或私人企業在刑事或民事上起訴,被迫在他們倡議的議題或領域噤聲。

Sunai表示:「我們注意到,對於人權倡議者的威脅,在這個地區是普遍性的,東協國家的倡議者不僅面臨生命威脅,也容易受到來自國家或企業的法律訴訟。在2016年,我們不只看到倡議者遭受威脅的案件增加,也看到許多未解決的案子,如涉入強迫失蹤案的泰國人Billy(Pholachi Rakchongcharoen),失蹤的泰國穆斯林律師Somchai Neelapaijit、寮國人權工作者Sombath Somphone,司法尚未執行正義。」

泰國穆斯林律師Somchai Neelapaijit的妻子,同時也是泰國國家人權委員會一員的Angkana Neelapaijit表示,雖然2016年泰國人權倡議者受到的生活威脅較為減少,但仍有倡議者Den Kamlae失蹤一事,並推定Den Kamlae恐怕已遭到殺害;對倡議者的威脅也轉為以法律訴訟形式出現。許多倡議者過去的案件尚未解決,又再遭到起訴。還有一些年輕倡議者身上有超過七件案件,訴訟費用造成他們經濟上的壓力。除此之外,Angkana也強調,有許多女性倡議者遭到性騷擾,還有許多人被秘密拘留,亦被視為強迫失蹤的形式。

Sunai更強調,日益嚴重的問題是,許多東南亞國家都堅持政府當局不能受到挑戰的原則,因此多半都有限制言論自由的法律,以其壓迫這些倡議行動,並在壓制反對聲音過程中犧牲倡議者的生命。許多人企圖揭露政府或大公司的不當行為,都受到刑事訴訟。

他舉了兩個例子,分別是泰國人權倡議者Pornpen Khongkachonkiet紀錄泰國皇家陸軍和警方在泰國南方邊境省分使用酷刑,並公布在網路上,因而面臨《電腦犯罪法》的控訴;英國人權倡議者Andy Hall報導了泰國大型水果公司虐待勞工的事件,亦被認定觸犯泰國《電腦犯罪法》,以及刑事誹謗罪。

相同的情況也在寮國出現。寮國人權倡議者Sombath和他的妻子Shui Meng Ng表示,寮國政權已嚴重危害該國的社會工作者。Shui表示:「由於寮國缺乏對自由權的保障,許多倡議者必須非常小心地從事社會運動。然而,我不害怕起訴,因為我不是反政府,我只是想為我的丈夫尋求正義,促進人權而已。」

Sunai強調,這些國家必須去理解,最重要的事情是保護所有人的基本人權,每個人都有保護自己的財產,和對政府表達質疑的權利。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闕士淵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