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溫層與後真相的時代,我們必須找到公共討論的新出路

在同溫層與後真相的時代,我們必須找到公共討論的新出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但願在新的一年,我們能在這波新的秩序中站穩腳步,在這個後事實的時代找到新的出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PP

2016年,所有過去看似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都發生了。英國脫歐、川普當選,同時歐洲因為難民陷入絕大的混亂,屢屢傳出恐怖攻擊,過去全球化帶來的負面影響彷彿在今年反撲,世界各地不分左右翼挑起民粹情緒。保守勢力興起,進步派過去的努力面對新的挑戰。

在台灣,政治上的紛紛擾擾也不少,上半年轉型正義與司法改革,下半年一例一休與婚姻平權,各項政策議題複雜,要面對的討論。隨著近幾年來社會運動的興起,與此同時各種保守力量的動員與各種政治表態也越來越豐富。

以民主尊重差異、多元奔放的角度而言,百家爭鳴固然是好事,但百花齊放的背後,對於新聞從業人員以及政治工作者而言,是新的挑戰。

自從社群網絡出現,出版與發聲的成本相對於過去降低許多,人人都可評論,也可能瞬間爆紅。臉書粉絲頁與直播技術越趨成熟,「網紅」這個詞彙大家也逐漸習以為常,只要掌握爆點、好好經營,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觀眾。即便不是網紅,一段故事、一張照片、一則爆料,也可能瞬間傳播出去,發揮極大影響力,新聞從業人員甚至必須跟上網路,才能獲得最新訊息。

但也因此,在網路上有越來越多為了博取眼球的虛構故事、誇大言語,以及各種為了政治操作而產出的謠言。資訊量極大是網路的雙面刃,缺少過去新聞查證機制,各種言論都能快速傳播,品質與數據已無法被保證。

舉例而言,在美國選舉期間,川普特立獨行的作風以及信口開河的政治風格,讓紐約時報、CNN等美國各大主流媒體在總統辯論會時,還特地編製了事實查核(fact check)小組,邀請49位資深媒體記者,在川普與希拉蕊說話時同步查詢事實真偽,並撰寫報導反制謊言。

然而同一期間,關於兩人的謠言依舊在網路上廣傳,即便部分謠言已遭破解,但人們已經選擇自己所相信的事物,就連提出數據,也會被質疑數據來源與研究方法,所謂的真相認人詮釋,事實的真真假假已經越發不重要,缺少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平台,只剩下各自的立場。

在台灣,各種公共議題的討論也遇到相似的問題。一例一休勞方與資方各有解讀,到底該怎麼計算、台灣工時工資問題也沒人可以說個明白;反同婚者以各種危言聳聽的方式解讀性別平等教育以及修法,即便有各種澄清但不少家長仍備感威脅。政策討論不只無法交集,專業解釋走不進民眾心中,政府缺少信任感,民間也不買帳政策解釋。更多的討論漫天飛舞,但沒有累積與確認的平台。

每項議題與政策自有繁複之處,當資訊量龐大,唯一的篩選機制就是自己的經驗。回聲效應與同溫層雖然並非網路世代的產物,但在網路科技的發展下,極端言論比起過去更容易浮出檯面,也更容易發揮影響力。來路不明的數據真假難辨,媒體識讀的能力需要培養,誰也不保證有絕對不會犯錯的單位,但問題已經不在真相為何,而是持有能符合自己立場的數據。

這對追求正確的新聞媒體工作者,以及改革政治、推動政策的政治工作者而言,並非好事。民主的基礎是在尊重差異的狀態下尋求政策共識,但當人們已經不在乎事實為何,又怎麼有辦法針對現況提出好的共識與改善方案?

在美國,自川普當選後,進步派團體開始反思,過去將人權至上、政治正確作為綱領的宣導,對於不想玩這一套的政治人物、反制團體而言,已經失效。當「百家爭鳴」反過來造成對民主的迫害,也許該重新思考新的對策。訊息傳播在政治決策上依然有重要角色,但民主也應當隨著世界的變化更新。

科技改變事實傳播,那也應該發展出另一套技術去凝聚共識、消解立場先行與族群之間不理解帶來的分裂。公共政策的討論畢竟實際影響人們的生活,看待各種虛假的謠言不應落入「沒有所謂真相」的虛無解釋中,忽視錯誤資訊在公共政策上的問題。

如今在美國,有越來越多民間人士成立事實確認(fact check)相關團體,統整各種政策資訊,希望在混亂的討論中能協助整理爭議點,並試圖對每一則發布的訊息負起責任:盡可能找出所有有根據的報告以供參考。

2016年,在新科技與國際政治局勢交織下,人們收集意見的方式大幅改變,以至於所有的預測顛覆過往的常識,也使我們看見公共議題討論上新的困難。但願在新的一年,我們能在這波新的秩序中站穩腳步,在這個後事實的時代找到新的出路。

延伸閱讀:在「重感覺大於真相」的當代政治中,事實查證還有用嗎?

本文經台灣教授協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台灣教授協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