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教條》電影導讀與評論:集遊戲大成的精彩與缺憾

《刺客教條》電影導讀與評論:集遊戲大成的精彩與缺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刺客教條》電影版在12月28上映,作者稍微聊一下《刺客教條》這部電影,順便補完電影中出現的重點要素。

文:4Gamers

等了幾年的《刺客教條》電影版終於在12月28上映,面對陸續傳出褒貶不一的觀後評價,實在讓人心驚驚,趁著這次搶先看完特映會,現在就來稍微聊一下《刺客教條》這部電影,順便補完電影中出現的重點要素。

(全篇無電影劇情雷,有設定雷,以預告片曝光內容為主,請斟酌觀看)

不要長篇大論,快點告訴我《刺客教條》電影到底是否值得看?

如果你夠喜歡《刺客教條》系列、會在遊戲每個景點截圖、出入家門絕對不走大門只會爬牆、又或者是每一代都要拿到全白金的,請務必要看。

如果你對《刺客教條》系列有興趣,每一代出來會跟著大家一起「讚嘆」精美的Bug…不對,是精美歷史場景,有空就去看看,應該不會太失望。

如果你對《刺客教條》系列完全不熟悉,單純看到預告片就想進戲院?好吧,你知道Ubisoft遊戲包裝會印上「預告片僅供遊玩參考,實際內容參見光碟」嗎?(不,並沒有,拜託別認真)

《刺客教條》原作遊戲在講這一些,2017年滿10歲
1

Ubisoft於2007年在PS3、Xbox 360推出動作冒險遊戲《刺客教條》初代(PC版2008年上市),從身手矯健的刺客出發,標榜開放世界第三人稱動作遊戲,乾淨俐落又帥氣到爆炸的暗殺動作,是遊戲的賣點之一。

主角戴斯蒙原本是個酒保,一天被神秘組織Abstergo拐走,直指他就是12世紀第三次十字軍東征期間,刺客阿泰爾的後代,要從他的基因回到歷史尋找聖物。一段刺客VS.聖殿騎士團的古今大戰,正式揭開序幕。

本作除了發揮Ubisoft擅長的流暢動作特性,鉅細靡遺地歷史設定讓人讚嘆,推出後獲得不少好評。因此2009年推出續作《刺客教條 2》,戴斯蒙也經由升級版的Animus 2.0回到15世紀文藝復興時代刺客祖先埃齊歐,展開另外一段冒險。

緊接著《刺客教條 3》美國獨立戰爭、《刺客教條 4》18世紀海盜黃金時代、《刺客教條:大革命》18世紀法國大革命、《刺客教條:梟雄》19世紀工業革命,每一代推出必造成話題,就連.層出不窮的Bug都能引來熱烈迴響(欸)。

《刺客教條》系列最新一款正傳遊戲為2015年推出的《刺客教條:梟雄》。

挾帶遊戲巨大人氣,《刺客教條》電影版完整呈現遊戲中跑酷、匿蹤、信仰之躍、眺望點同步(看到後來莫名想問,到底是要同步幾次),以及動作遊戲必備的騎馬、載具追逐戰。武器部分,招牌袖劍、十字弓、煙霧彈、《刺客教條 3》的弓箭,《刺客教條:大革命》的幻刃(可以射出去的袖劍)等通通都有。

在Abstergo總部裡面移動的橋段,讓人不禁想起新手教學,就連看到激烈打鬥,都恨不得手上有一隻控制器,想要痛快跟著系統按下QTE揍個兩拳。

更不用說製作團隊留給玩家的各種細節,讓你在看的時候頗有進入一個全新《刺客教條》遊戲世界。

3
這一幕很有《刺客教條》遊戲開場的感覺。
4
看到這幕差點連牙齒都咬碎了,最討厭守在屋頂動刀動槍的敵人啦!

對了,這位電影版的刺客先生會游泳。(《刺客教條》初代的刺客碰水會淹死)

5
騎馬是《刺客教條》必備梗。
Ubisoft與他的遊戲改編電影,還有新時代的IP戰略

遊戲改編真人版電影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成王敗寇通常只在一瞬之間,稱得上成功的改編電影除了走出自己風格的《惡靈古堡》和《古墓奇兵》,根本寥寥無幾。誰都能拍,只不過是否成功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Ubisoft旗下看板系列之一《波斯王子》在2010年改編電影《波斯王子:時之刃》,就算請來遊戲劇本原創Jordan Mechner操刀劇本,外加過去成功打造《絕地任務》、《捍衛戰士》、《神鬼奇航》系列的好萊塢大製片Jerry Bruckheimer主導,還有好萊塢人氣男星傑克葛倫霍坐鎮,但回本無力是不爭事實。

Ubisoft 乾脆在2011年自己開了Ubisoft Motion Pictures一手掌握遊戲改編影視品質,畢竟自家遊戲宣傳片拍得精彩程度跟電影只差這麼一步(大誤)。

由此可見,Ubisoft 深知IP重要性,除了遊戲,多媒體發展更是是他們的鑽研之處。畢竟遊戲出多了有一天或許會疲乏,但是IP是個可以歷久彌新的寶貴產值。遊戲做好不難,一個IP可以千年萬世流傳下去實在不簡單。

因此,Ubisoft一頭栽進多媒體發展IP策略,包括《瘋狂兔子》動畫、主題遊樂園區,接著就是2016年的《刺客教條》電影版。沒錯!這部戲是Ubisoft自己動手來之後的第一部電影作品。

6
馬爾他 Valletta 的取景地。

作為Ubisoft近十年的當紅看板系列,Ubisoft Motion Pictures在2011年成立當下,很快就傳出《刺客教條》正在與索尼影業商討翻拍事宜。2012年麥可法斯賓達確認出演男主角身兼合作製片,他投資的DMC Film亦參與拍攝。但是,旋即傳出Ubisoft有意掌握更多主導地位,因此擱置計劃。

2012 年《刺客教條》電影版再次被提及時,發片商已經換成20世紀福斯影業,新加入的New Regency製片團隊不僅投入資金,並同時給予Ubisoft相當程度的主導地位。接著,在一段很長的前置作業以及劇本生產過程後,2015年8月底《刺客教條》電影版終於開拍。

電影版取材橫跨西班牙安達魯西亞、英國倫敦、馬爾他三地;關鍵的Abstergo 建築內景與Animus設施在《哈利波特》系列、《蝙蝠俠:黑暗騎士》、《哈比人》系列、《金牌特務》、《星際大戰:原力覺醒》以及《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等大片使用過的英國片場Pinewood Studios拍攝。

7
佔據關鍵性位置的Abstergo總部,遊戲裡的諸多設定,常被認為就是影射Ubisoft自己。

其中,為了配合片中的聖殿騎士團,拍攝團隊在倫敦借了共濟會的英格蘭聯合總會會所Freemasons' Hall作為聖殿騎士聚會點。電影後半段一個相當關鍵的教堂內景,借了不遠處的劍橋Ely Cathedral,至於到底做何用處?看了電影就知道。

8
關鍵性的聖殿騎士團大集合,拍攝地點就在英格蘭聯合總會會所 Freemasons' Hall。
9
西班牙宗教裁判所,不過這個景不是在西班牙拍攝,而是在馬爾他的 Fort Manoel 搭景拍攝,動員臨時演員 900 人,此地為《冰與火之歌》取景地之一。
《刺客教條》電影版:集《刺客教條》系列大成的驚喜與缺憾

自2008年《刺客教條》系列遊戲發展至今,連著主線加衍伸算算已有二十來款作品,整體世界觀與設定訊息相當龐大。想要在電影有限時間裡面講清楚說明白,相當考驗劇本改寫功力。

然而,電影版有了「換個方式說故事」的野心,卻一股腦兒鋪陳太多細節,又或者是受到真人電影必須具現化的枷鎖,常會在有限時間內塞入沒這麼重要的額外情報,因此頭重腳輕的劇情鋪陳,加上用意不明的角色立場,成了電影版很奇妙的敘述缺陷。

讓人不禁惋惜大費周章請來「萬磁王」麥克法斯賓達,外加金獎影后瑪莉詠柯蒂亞與金獎影帝傑瑞米艾朗的「雙金」坐鎮,卻無法感受淋漓盡致的飆戲快感。讓這個被寄與厚望的改編作品來說,真是可惜了。

排除這些翻拍中間的瑕疵與惋惜,補完幾個跟系列作品相關的設定情報,讓大家找回觀看電影的樂趣。

  • 電影版時空背景

歷史背景設在15世紀西班牙,適逢西班牙統一戰爭,格拉納達(Granada)蘇丹穆罕穆德十二世(Boabdil)的兒子艾哈邁德(Ahmed)潛逃至郊外,聖殿騎士團計畫挾持艾哈邁德威脅他交出伊甸蘋果,刺客伸出援手營救。

Ubisoft多年前推出的iOS、NDS動作遊戲《刺客教條 2:探索》(Assassin's Creed 2: Discovery),與這段歷史有相當關係;埃齊歐在當時抵達西班牙,出手阻止聖殿騎士團的陰謀,救下穆罕穆德十二世、哥倫布等人。再加上《刺客教條 2》主角埃齊歐死對頭之一西班牙紅衣主教波吉亞的屬下 Tomás de Torquemada在裡面登場,可以肯定,電影版的時間軸跟《刺客教條 2》重疊。

10
左:Ojeda,聖殿騎士軍團的首領,右:Tomás de Torquemada。
11
  • 伊甸蘋果

不管是電影還是遊戲,《刺客教條》系列關鍵在於神器「伊甸碎片」(Piece of Eden),這些碎片能使群體產生催眠,使得目標群體抑制屈服在碎片之下;這些碎片並非單一物質,有可能是不同東西。亞當與夏娃作為第一組具有自由意志的個體,偷走了其中一個碎片,也就是電影裡面大家搶得要死的「伊甸蘋果」(Apple of Eden),造成人類與神的戰爭,進而使得神的種族絕跡。

12
伊甸蘋果。

多年後再次出現的伊甸碎片,再次成為各方勢力爭搶目標,刺客要阻止聖殿騎士取得,聖殿騎士需要收集碎片控制人類意志。長達百年的爭奪大戰,現今的聖殿騎士團啟動Abstergo計畫與Animus系統,企圖從刺客後代的血緣基因模擬歷史,找出碎片最終下落的關鍵。

電影版的Animus系統,大幅改造遊戲裡面躺著配戴裝置就能連線,實質導入一台具有機械臂的大型設備,除了可以極度逼真地模擬所有武打橋段,參加者還必須在脊椎植入控制器,便於和先祖同步動作。雖然不會直接受傷,但是會承受相同衝擊,會對身體造成負荷。

再者,Animus會造成實驗目標的「出血效應」(Bleeding Effect)狀態,虛幻的歷史與現實重疊,《刺客教條》第一任男主角戴斯蒙因此獲得跑酷與鷹眼的天賦。

13
電影版的 Animus 系統。
14

《刺客教條》前三代的 Animus。(圖片來源:Assassin's Creed Wiki
15
這把椅子很有遊戲版的 Animus 系統設定風格。
  • 袖劍

《刺客教條》當家武器袖劍,製作精良,細節超多,刀起人掛掉的快感難以言喻。一來或許有加入刺客兄弟會的識別(看到少了指頭,就知道是自己人之類),二來是使用便利性,《刺客教條》刺客有切除無名指的傳統,這點咱們的阿泰爾祖師爺最是明顯,但此時已經做出部分改良;因此除了《刺客教條 2》被達文西改良,埃齊歐免了斷指之痛之外,後續作品就鮮少特別為袖劍斷指的事情做出鋪陳。

16
《刺客教條》電影版先祖刺客。
17
袖劍本體。

附帶一提,預告片裡面,有一幕在Abstergo總部裡面,出現了被收藏的《刺客教條》阿泰爾的劍,《刺客教條 3》康納的斧頭、《刺客教條 4》愛德華肯威的燧發槍以及《刺客教條:梟雄》雅各的枴杖劍等。

18
  • 老鷹

電影裡面,走到哪沒事就有一隻老鷹盤旋,這點跟吳宇森的鴿子絕對不一樣。《刺客教條》系列與老鷹密不可分,因為老鷹是刺客的象徵,在於刺客掠奪的特性與姿態與猛禽般相似,因此遊戲中充滿大量與老鷹相關的關鍵要素,像是自體X光環境掃描能力「鷹眼視覺」,俯瞰點有老鷹盤旋,或是有老鷹標示之類;原本主角戴斯蒙左手刺青的頂端,有一隻展翅老鷹;下面簡單整理一下刺客與老鷹的關係。

《刺客教條》初代主角「阿泰爾」(Altair)是天鷹座α星。(就是慣稱的「牛郎星」)

《刺客教條 2》主角「埃齊歐」(Ezio)源自拉丁文的「Aetius」語源為希臘文「Aetos」也就是老鷹。

《刺客教條 4》主角愛德華的船「Aquila」是拉丁文的老鷹。他的兒子 Haytham是阿拉伯文的「年輕之鷹」意思。

《刺客教條:叛變》主角「謝伊」(Shay)源自蓋爾語「Séaghdha」,意思是老鷹。

《刺客教條:大革命》主角「亞諾」(Arno)源自古德語,有如老鷹般強壯意思。

《刺客教條》電影版主角林區的刺客先祖「Aguilar de Nerha」的「Aguilar」源自拉丁語,有老鷹棲息地的意思。

  • 這些刺客都來了

我們熟悉的《刺客教條》主角就那幾個,但是曾經在《刺客教條》裡面登場過的刺客,非常多。電影版最寶貴的巧思,在於集結這些散落在不同作品裡的刺客先祖,讓他們的後裔在電影裡面參與戰鬥。算是這次電影版裡面讓人最驚喜的安排。

Photo C
19
算一算才驚覺登場過的刺客真不少。

12月初趕在電影上映前,20世紀福斯影業額外釋出過一支單獨片段「Cafeteria」,這段真的是大有來頭啊。

誠如我們都知道Abstergo是聖殿騎士團收集刺客血緣相關者,意圖找出伊甸蘋果線索的機構。根據電影小說與Assassin's Creed Wiki整理資料來源顯示,這些人通通都是《刺客教條》某位角色的後代。

影片裡面第一位出場的老兄穆薩(Moussa),他是《刺客教條 3:自由使命》裡面巫醫巴帝斯特的後代,這個情報已經電影上市前就預告過。

20
21
穆薩(巴帝斯特)。

影片裡面第二個出場的奈森(Nathan),祖先是《刺客教條 4:黑旗》裡面,一開場就被主角愛德華莫名其妙(?)殺掉的鄧肯沃波爾(Duncan Walpole)。原本是刺客成員,只不過在《刺客教條 4》開場時正要去叛變投靠聖殿騎士,哪裡知道就此領便當,下台一鞠躬。

22
23
奈森(鄧肯沃波爾)。

下面這位應該不用多說,熟悉《刺客教條》系列的人或許能猜出來,她的祖先是《刺客教條編年史:中國》明朝女刺客少芸(Shao Jun)。

24
25
琳(少芸)。

最後這位看起來好像很普通的大叔埃米爾(Emir),其實是《刺客教條:啟示錄》與Ezio在君士坦丁堡相遇的刺客宗師Yusuf Tazim後代,這個有點震驚,沒想到來頭超級不小啊。附帶一提,電影小說有收錄四名配角的個別短篇故事。

26
27
埃米爾(Yusuf Tazim)。
《刺客教條》電影版結語:看個設定也不錯

好了,再寫下去會沒完沒了,暫時在這裡停筆。如果有啥整理錯誤請多包涵、指教,這次整理的資料跟整個《刺客教條》世界比起來只是滄海一粟,未來有更多可以討論。

這篇文章沒有對電影表現做出太多褒貶,實在是因為看完之後深感裡面的設定、與遊戲的關聯性,比電影本身來得更有趣,與其感嘆既成事實的電影成品,不如回歸遊戲主體。

不過,比起以往在遊戲裡面被主角光環壓制的聖殿騎士團,這次倒是有不錯存在感,至少有拿出身為第一大反叛組織的威能(欸),而不是每次被主角挨著打。

29

攸關成本回收的北美票房表現,根據 Variety 披露《刺客教條》在聖誕節檔期的首週票房僅拿到2,250萬美元,相較耗資1.25億美元的拍攝成本,《刺客教條》電影版似乎得靠其他國家票房衝刺一波。

然而,Ubisoft似乎早就預料此景。早在今年7月Ubisoft歐洲主管Alain Corre 接受MCV訪問時已經表明,《刺客教條》電影版之餘,Ubisoft重點在於拓展IP知名度和延續熱度,而不是從上面獲得巨量營收。

今年是《刺客教條》繼2009年以後,第一次沒有連續推出的年份,以往每年都要推新作的策略,長久下來連Ubisoft都不得不面對《刺客教條》系列走到瓶頸的苦境,斷然決定暫緩腳步,重新整頓,甚至連2017年是否能看見《刺客教條》遊戲續作,Ubisoft態度都非常曖昧。

然而,對,就是有這個轉折,今年一度傳出下一款續作名為「Assassin's Creed Empire」(刺客教條:帝國),背景會在埃及,預料會顛覆過去系列風格,開啟全新玩法,究竟如何?要有耐心,等著看就對了。

回到電影,Ubisoft 已經用行動告訴大家《刺客教條》電影版只是一個開端,根據已經公開情報,除了《刺客教條》電影版確定有續集,接下來還有《湯姆克蘭西:縱橫諜海》、《湯姆克蘭西:火線獵殺》、《瘋狂兔子》、《看門狗》、《全境封鎖》、《極地戰嚎》等遊戲等著翻拍。

本文經4Gamers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