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自己的良心沈默 你也是扼殺人權的暴力殺手

對自己的良心沈默 你也是扼殺人權的暴力殺手
圖片由作者提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Xiquinho Silva CC BY SA 2.0

廣島,不只是一個地名,而是承載人類善惡極致的證據。

走在廣島的街上,路面電車穿梭,花草樹木茂盛,還有人高舉寫著「Free Hugs」的牌子,尋求一個陌生又溫暖的擁抱。讓人無法想像暱稱「小男孩」(Little Boy)的原子彈曾在這裡從天而降,瞬間帶走一個人、兩個人、三個人……數不盡的尊貴生命。

聽說是這樣的。他只是靜靜地坐在銀行門口等待,在閃光的轉瞬剎那,強烈的高溫和輻射,卻讓他嘗盡什麼叫地獄的熱,什麼是絕望的黑,他頓成無數黑色的懸浮碳粒子。彷彿古老的神話,超現實的魔幻,一個人就這樣活生生的……蒸。發。了!他僅在花崗岩的石階上,留下了一塊難以抹滅的黑影,寄放在紀念館裡,提醒人類的邪惡墮落。

雨果曾說:「謊言是惡魔的容貌。」而暴力就是以「謊言」為武器,煽動人們相信謊言是事實,以為壞事是在伸張正義。好比殺人明明是一種犯罪行為,但當一個國家向敵國宣戰,集體屠殺了一大群人,殺人卻變成一種榮耀。無論是攻擊還是被攻擊、加害者或是被害者,逝去的生命竟只代表一組官方的統計數字,成為當權者的代罪羔羊。真正飽受身心創傷的,往往是那些我們連名字都喊不出的鄉民。一名當年19歲從原爆倖存下來的女士,從那天之後,就再也不敢仰望天空。

記得剛進社區雜誌工作時,老闆有一次和我們幾個年輕人開會,慎重地問了大家一句話:「你們最恐懼的一件事情是什麼?」有人回答貧窮,有人回答生病,有人回答死亡。而我永遠記得老闆的答案是——「戰爭」。

老實說,當年初出茅廬的我,心裡感覺有點誇張,「都什麼時代了,哪來的戰爭打仗?」感覺世界和平這種口號,講起來很假掰,像是空虛的世界主義。

但現在在歐洲、美國和拉丁美洲,出現了懷念法西斯主義、納粹主義等極右派組織;日首相安倍,也想要修改和平憲法第九條,解除法律對日本軍事力量的束縛,讓日本成為一個有對外宣戰權的國家。這對於沒有歷史記憶、處在資訊快速混亂的年輕人而言,很容易讓自己的力量又不自覺的被支配,重蹈歷史的覆轍。

仔細想想,讓人恐懼的不是戰爭,而是權力帶來的傲慢,對人性尊嚴的踐踏蹂躪。

若嚴格檢視自己的生命現場,你會發現在學校我們學到的是課業競爭;在社會就業,就學到了商業鬥爭。或許,我們早就處在一個無聲炸彈的戰爭裡,並習慣這種帶著無奈又不得不的「利己主義」。只能執著堅持自己的意識形態,讓自己正當合理化,但實質上卻一點一滴地把自己的「小確幸」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高築一道看似開放卻更封閉的圍牆。最常聽到的例子,就是父母以見過世面的家長權,奪走孩子人生的自我選擇權,然後再附帶一句:「我是愛你,我是為你好。」自此,家庭大戰就漸漸升溫爆發。

如果你對自己的人生夠誠實,你會察覺自己可能在某些情況和角色下,也是一名暴力的殺手。你選擇對自己的良心說謊,或者選擇「最後別和那麻煩事扯上關係」而沉默。

當年在廣島投下原子彈的一名飛行員,目睹自己破壞行動的結果,顫抖的大叫:「天阿,我們究竟做了什麼?」後來,他選擇站出來向世界呼籲廣島的慘狀,卻被國防幹部斥責他是在推翻美國「投擲原子彈是正確的」的論調,為美國帶來極大的衝擊。據說,他對此答稱:「我只是說出身為一個人的感受,難道我不可以做個人嗎?」

和平之道不也就是這樣,一個人、兩個人、三個人,一個一個勇敢站起來,從自己的家庭、學校、社區、工作環境開始改變,在各自的活動範圍,實踐「別人的生命和我一樣重要」的想法,以團結克制利己,從暴力不斷的枷鎖中解放。

人權不是什麼特別領域的事情,而和我們每日的行為舉止息息相關。地球公民要覺醒,攜手合作建設一個人權的世紀,如此,每年8月6日在廣島和平紀念公園舉行的原爆紀念活動,才有實質的意義。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劉子瑜』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