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水化啤酒」:政府與民間合作整治,用昔日污水釀出今日新酒

「濁水化啤酒」:政府與民間合作整治,用昔日污水釀出今日新酒
Photo Credit: Star-Advertise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有人在1970年代時,給我1瓶以查爾斯河水釀的啤酒,我的反應會是:『絕對不可以喝!』因為那是死亡之酒。」

編譯:邱子容

去年(2016)8月,位於美國馬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的自來水科技公司Desalitech,從波士頓(Boston)的查爾斯河(Charles River)取出4000加侖(約1萬5000公升)的河水,將其淨化後,輸送至當地準備參與釀酒大賽的6個啤酒工廠。

「查爾斯河是波士頓的重要象徵之一,而飲用河水正能展現這個城市的象徵。我們公司發明獨家的淨水再生處理系統,幾乎能完全消除水資源的浪費。」Desalitech公司的執行長Nadav Efraty說。

為了有效淨化和處理水資源,公司提升傳統的「逆滲透技術」(reverse osmosis),使用特殊薄膜過濾出鹽分和污染物,有效集中污染物並順利產出純淨的水。

Efraty解釋,一般的「逆滲透技術」可以達到約75%的處理效能,也就是每產出75加侖(約283公升)的淨化水,將會消耗25加侖(約95公升)的水;然而,查爾斯河釀酒計畫所使用的創新「逆滲透技術」,可以達到98%的處理效能。

ying_mu_kuai_zhao__2016-12-29_shang_wu_1
98%來自查爾斯河的污水可以被淨化,製成啤酒。來源:Desalitech

重獲生機的查爾斯河

查爾斯河流域協會(Charles River Watershed Association)的執行長Bob Zimmerman表示,以前從未聽說有人在這條河裡游泳或是划船,更別說是喝這裡的水了!

「協會在50年前成立,當時由於當地工廠排放大量廢棄物,使得查爾斯河受到嚴重污染,上頭流著各式各樣的顏色。如果有人在1970年代時,給我1瓶以查爾斯河水釀的啤酒,我的反應會是:『絕對不可以喝!』因為那是死亡之酒。」Zimmerman 說。

他回憶,在1996年代,河川污染相當嚴重,在一整年之中,有高達8成的時間無法達到適合游泳的水質標準。

於是,當地政府開始在整治河川上投注大量心力,包括保育濕地、興建污水處理廠、減少污水的排放,以及實施「1972年淨水法案」(1972 Clean Water Act)。

由於協會和當地政府不間斷的努力,在2015年,美國環境保護署(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給予查爾斯河B+的等級,遠高於1995年的等級D。

查爾斯河水資源管理機構(Charles River Conservancy)的創辦人Renata von Tscharner表示,這些年投資在清理河流上的經費有高達5億美元(約台幣160億元),希望能將乾淨的水域帶回居民的生活中。

「雖然目前仍有問題,但就現階段而言,人民已經可以在河裡安心划船和游泳,而我們將努力解決剩下的難題。」Zimmerman說。

1966年男團Standells的歌曲「Dirty Water」記錄著河流的轉變,曾經是描述憂鬱城市和黑暗河流的歌曲,現在成為慶祝波士頓紅襪棒球隊(Red Sox)在芬圍球場(Fenway Park)勝利的光榮歌曲。Zimmerman 認為這是一首代表這座城市重獲生機的頌歌。

用河水釀出新酒味

去年9月,約1千人參加波士頓的創新慶典「HUB week」(為啟動查爾斯河成為永久適合游泳水域的活動之一),一同品嚐用查爾斯河水釀製的啤酒。

贏得人氣獎(People's Choice Award)的「城堡島嶼釀酒大廠」(Castle Island brewing company),以美國馬薩諸塞州的Quabbin水庫作為啤酒水源,創辦人兼總經理Adam Romanow表示:「我們從查爾斯河取得的水,水質比一般水龍頭流出的還要好。」

試喝者對啤酒的由來感到好奇,卻也完全不害怕嘗試,試喝者Rachel Motz說:「為何我要擔心?它嚐起來好棒!」

「1950年代以前,一直都有人在查爾斯河裡游泳。而現在,那些人能夠重拾在河裡游泳的回憶。」查爾斯河水資源管理機構的創辦人Renata von Tscharnevon Tscharner 說。

資料來源:Boston's once-toxic river flows to your beer mug

延伸閱讀:

本文獲社企流授權刊登:「濁水化醇酒」:政府與民間協力整治河川,用昔日污水釀出今日新酒味,看更多社會創新:請上《社企流》網站或至《社企流》臉書專頁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