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跟男生討論過自慰嗎?」這些追問的背後,不就是認為女人實踐自慰是不正常的嗎?

「你有跟男生討論過自慰嗎?」這些追問的背後,不就是認為女人實踐自慰是不正常的嗎?
Photo Credit: Neto Baldo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的社會對男人自慰的談論到處可以看到,可以拍成主流電影,藝人也可以在舞台上大開「打飛機」或是「要射了」的玩笑。但是女人自慰,成了不得了的話題。

文:周芷萱

在<小六教自慰很舒服 家長罵女官員:你自慰嗎?>這個新聞裡面有兩件事,第一個是他們本來抗議的是「什麼年紀的小孩適合了解自慰」「男女一起教不妥」,這題我覺得除了他們之外的社會多數應該有共識了。第二個是我比較想討論的,是他們對官員「你有跟男生討論過自慰嗎?」的追問。

其實家長的發言對我來說滿嚴重的,因為他們是在進行一個以蕩婦羞辱官員的動作。(如果確實如報導所寫,他們追問說明的官員是否自慰。【註一】)

我們的社會對男人自慰的談論到處可以看到,九把刀還可以拍成主流電影,大家都哈哈大笑,覺得男人的青春就是那麼一回事。五月天也可以在舞台上大開「打飛機」或是「要射了」的玩笑,各家媒體也覺得沒什麼,好玩好笑。

但是女人自慰,挖賽不得了。官員出面說明教材,看到是女人,問他難道你會自慰嗎?難道你會跟男生討論自慰嗎?這些追問的背後,不就是認為,女人談論或是實踐自慰是不應該不自然不正常的嗎?在日常生活中談論自慰的女人常常會收到騷擾,因為人們認為既然你是個蕩婦,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甚至你既然要自慰,幹嘛不給我幹呢?你都在約砲了還怕人說你淫蕩,還把網路性騷擾看那麼嚴重?

這些蕩婦羞辱不是當你不在意蕩婦汙名就可以緩解的,即使你知道自慰正常、約砲無罪,汙名背後帶來的惡意還是惡意,不是我性解放了那些人說話的惡意就會消失。那叫做在公共議題上自慰,性解放是當事人自主的選擇,不是幫別人解放,或是誰性解放了旁人就可以為所欲為。

女人的自慰在台灣的語彙裡面,甚至沒有一個有趣可愛方便的詞彙可以指稱,男人的自慰有打手槍、打飛機、尻槍,女人的自慰除了自慰以外,沒有別名。沒有別名也就表示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並不談論也不熟悉,女人的自慰如此嚴肅而且見不得光,以至於多數的女人其實並不敢承認自己會自慰。

說兩個關於女人自慰的小故事。

故事一:一個女孩在小學的時候,自慰被家人抓到,家人揍了他一頓,說「你這樣很髒,以後沒有人會要你」「不要再被我發現你這樣做」。於是女孩一直擺脫不了對自慰的害怕和恐懼,因為他知道社會不允許他這樣做。

故事二:一次關於性的討論工作坊中,一位女孩提問說,他很想知道其他女孩第一次自慰的年紀,因為他身邊的人不是說不會就是說大學,他不相信那是真的。現場的大家都笑了,我也笑了,但回頭想來其實有點哀戚。

自慰不髒也不丟臉,是這些大驚小怪的家長和以蕩婦羞辱自慰女人的成人,讓自慰變髒變丟臉了。二十一世紀了,我們可以有點輕鬆看待性慾的權利嗎?

新聞連結:小六教自慰很舒服 家長罵女官員:你自慰嗎?(蘋果即時)

【註】本文指的男人和女人是以生理性別和衍生的社會期待為討論基礎。
【註一】現場影片顯示由北市議員戴錫欽提問:「你從小到大有沒有跟男生討論過自慰?」

本文經周芷萱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