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斑比》之父黃齊耀106歲辭世,在排華氛圍中把山水畫帶進迪士尼電影

Photo Credit:翻攝自Youtube「News Updates」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在把小鹿斑比改編為動畫時,迪士尼團隊發現他們擅長的「華麗背景」會掩蓋掉主角們。黃齊耀在這呈上了一系列以宋代山水畫為靈感的自然場景,成功解決了問題,被從基層的職位拔擢為重要動畫師。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曾參與迪士尼經典卡通《小鹿斑比》(Bambi)製作、好萊塢華裔動畫藝術家黃齊耀(Tyrus Wong),在美國時間30日逝世,享壽106歲。

大紀元報導,黃齊耀1910年生於廣東台山,9歲時便和父親遠渡重洋來到美國,從此和留在大陸的母親姐姐兩地分隔,再也沒有見面。

在那個《排華法》(Chinese Exclusion Act)尚未廢除、大多數華人移民只能以開餐館和洗衣房為生的年代,黃齊耀能走上藝術道路,除個人天份外,和他的獨具慧眼的父親與老師分不開。

小時候家貧,黃齊耀買不起顏料和紙張,他父親就用毛筆蘸水在舊報紙上教他書畫。15歲在帕薩迪納富蘭克林初中上學時,一位中學老師發現黃齊耀的繪畫天賦,推薦他申請「歐蒂斯藝術與設計學院」(Oti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的獎學金。拿到全額獎學金入學後,父親更是加倍打工供他深造。

風傳媒報導,黃齊耀與父親移民到美國時,曾因《排華法》被扣留在加州天使島(Angel Island),獲釋後在加州就學,展現藝術天份,以全額獎學金進入洛杉磯的「歐蒂斯藝術與設計學院」(Oti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

從學校畢業之後,黃齊耀於1938年加入迪士尼,擔任素描藝術家,憑出色的水墨畫協助《小鹿班比》的製作,3年後轉投華納兄弟,一做26年,至1968年退休。

tyrus_young
Photo Credit:翻攝自Youtube「News Updates」

蘋果報導,除了《小鹿斑比》,黃齊耀也參與許多經典電影製作,包括《養子不教誰之過》(Rebel without a Cause)、《越南大戰》(The Green Berets)、《日落黃沙》(The Wild Bunch)等。

2001年,黃齊耀獲頒「迪士尼傳奇」,2013年於華特迪士尼家族博物館展出作品。2016年10月,他獲頒亞洲世界電影節(Asian World Film Festival)兩項榮譽獎,包括終身成就獎。2015年,黃齊耀的一生與作品在被製成獨立紀錄片《黃齊耀》(Tyrus)。

AP_34466356826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黃齊耀在親友陪伴下,出席2016年洛杉磯亞太電影節。

紐約時報報導,1942年,華特迪士尼(Walt Disney)的《小鹿斑比》(Bambi)上映時,評論家稱讚它令人難忘的簡潔視覺風格,與迪士尼之前的所有作品都大為不同。

但他們當時不知道的是,這部電影驚人的畫面出自華裔移民藝術家黃齊耀之手,他的靈感來自宋代的山水畫。他對《小鹿班比》的完整貢獻在之後的幾十年裡並不廣為人知。

直到現在,《小鹿斑比》依然稱得上一部高水準的動畫影片。但在當時,一手催生《小鹿斑比》的黃齊耀因位華人身分承受著貧窮和歧視,他在迪士尼的作品以及自己的美術作品長期得不到認可,直到他90多歲時才獲得讚譽。

「他確實參與了製片的每一個階段,他創造了一個新的藝術方向,在以前的動畫中從未出現過。」奧斯卡獲獎動畫師,紐約大學動畫歷史學家約翰卡內梅克(John Canemaker)接受採訪時說。

1920年12月30日,經過一個月的海上航行後,黃齊耀父子登陸天使島移民站。黃齊耀的父親化名為一個名叫陸吉(Look Get)的旅行商人;他的兒子化名為陸泰佑(Look Tai Yow)。

因為黃齊耀的父親以前曾以陸吉為名在美國居住過,他很快就離開了移民局。但是作為新來者,黃齊耀在島上被拘留了近一個月,是被關押在那裡的移民當中唯一的孩子。

1921年1月27日,在一名口譯員和一名速記員的陪同下,年輕的黃齊耀以陸泰佑的身份,被三名檢查員詢問。黃齊耀準備充分,沒有答錯,最後終於能在薩克拉門托,他與父親重聚,他的一位學校教師把「Tai Yow」美國化為「Tyrus」,之後他就被稱為「Tyrus Wong」。

「我嚇得半死;一個勁地哭,每天都很悲慘,我討厭那個地方。」黃齊耀在獲獎紀錄片《黃齊耀》中回憶在天使島被拘留的時光時這麼說。該片由帕梅拉湯姆(Pamela Tom)導演,於2015年首映。

天使島移民管理局
Photo Credit:翻攝自Mirjam @ Wikipedia CC BY SA 3.0
現為國家歷史地標的天使島移民管理局,9歲就隨父親到美國的黃齊耀,曾被迫與父親分開,獨自被拘留天使島。

從1936年至1938年,黃齊耀在公共事業振興署(Works Progress Administration)擔任藝術家,為圖書館和其他公共空間創作繪畫。

他和包括日裔美國藝術家大久保勉二(Benji Okubo,音)在內的一些朋友創立了洛杉磯東方藝術家小組(Oriental Artists Group of Los Angeles),為其成員組織作品展——當時為亞洲藝術家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公眾曝光度。

之後,新婚的黃齊耀因為需要穩定的工作,1938年他作為「中間畫師」加入迪士尼,創作了成千上萬張的中間圖紙,為動畫系列鏡頭帶來生命。

在當時的好萊塢製片公司,亞洲人非常罕見,黃齊耀承受了無數種族歧視的言語,另一個同事第一次看到他時,還以為他是在員工餐廳工作。

除了種族歧視,黃齊耀還得忍受「中間畫師」這個工作帶來的羞恥,中間畫師的工作單調、重複,對於黃齊耀來說,這種動畫領域的「流水線」工作讓他的靈魂麻木,卡內梅克說,「他是一個風景藝術家和畫家,這對他的才華來說是種浪費。」

1930年代後期,黃齊耀得到了一個暫時獲得解脫的機會,當時他得知迪士尼正在改編奧地利作家費利克斯薩爾騰(Felix Salten)1923年的小說《斑比:叢林生靈》(Bambi, a Life in the Woods) ,小說講述一隻母親被獵人殺死的小鹿。

在把這本書改編為動畫時,迪士尼陷入了僵局。公司在1937年憑著動畫電影《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Snow White and the Seven Dwarfs)大獲成功,在這部綺麗的片子裡,每個背景的細節都被精心呈現,包括每朵花的每個花瓣、每棵樹上的每片葉子。

迪士尼試圖在《小鹿斑比》中使用類似的風格,結果它發現,華麗的背景掩蓋了作為敘事中心的小鹿和其他森林生物。

黃齊耀在這時,充分展現他「戶外風景畫家」的才華,借鑒了宋代精緻的山水畫風格,用水彩與蠟筆呈現了一系列自然場景,它們傷感、抒情,既華麗又簡約,只需筆刷畫下一兩筆便可以微妙地暗示出背景。

小鹿斑比
Photo Credit:翻攝自Youtube「Wall Street Journal」
黃齊耀將中國山水畫的筆觸融入《小鹿斑比》的背景中,成功解決了令製作團隊頭痛的「難以凸顯主角」問題。

「華特迪士尼被它們迷住了,」卡內梅克在他1996年的著作《在動畫開始之前:迪士尼靈感草圖藝術家的藝術與生活》(Before the Animation Begins: The Art and Lives of Disney Inspirational Sketch Artists)一書中寫道,「他說,我喜歡這種不確定的質感,森林的神秘質感。」

黃齊耀因此被晉升為靈感草圖藝術家,「但他的工作不僅於此,」卡內梅克解釋道。「他也是設計師;他們有任何關於色彩、關於布局的問題就會去找他。他甚至影響了音樂和特效:他通過草圖的樣子啟發了人們。」

黃齊耀花了兩年時間繪製表現《小鹿斑比》各個方面的圖畫。成品電影中,冷峻的風景、迷霧籠罩般的不飽和色彩,以及經常以剪影出現的角色形象為影片賦予了一種沉思般的質感,毫無疑問,他的影響貫穿全片。

但是,1941年,一場激烈的僱員罷工後,迪士尼解僱了黃齊耀。雖然他沒有參加罷工,但他在罷工後殘餘的怨恨氣氛中被解僱了。在《小鹿斑比》中,黃齊耀的名字出現在演職人員字幕相當靠後的位置,僅僅作為「背景」藝術家出現。

1942年,黃齊耀加入華納兄弟公司,在那裡工作,但他仍然時常受屈辱,被公司「借給」其他製片公司,直到1968年退休。

黃齊耀於1946年成為美國公民,還曾為賀曼公司(Hallmark)設計聖誕賀卡,在餐具上繪製優雅的亞洲風格圖案,這些餐具現在備受收藏家推崇。

他是加利福尼亞州桑蘭市的長期居民,退休後,他成了著名的風箏製作師,設計、製作和手繪這些驚人的飛行物——蝴蝶、燕子、整群的貓頭鷹,超過100英尺長的蜈蚣——它們在南加州的天空飛過,就像藍色畫布上的油畫。

tyrus
Photo Credit: PunkToad @ Wikipedia CC BY 2.0
2013年,黃齊耀所創作的風箏藝術品,展覽於迪士尼家族博物館。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