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水〉是一首悲劇英雄的深情吶喊,讓劉德華登上國語歌壇巔峰

〈忘情水〉是一首悲劇英雄的深情吶喊,讓劉德華登上國語歌壇巔峰
Photo Credit:截自1995 CCTV春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忘情水〉這首歌說的是男人奮鬥了許久、犧牲了很多,在成功背後,一種情緒的發洩與解脫。

作曲:陳耀川 作詞:李安修 演唱人:劉德華 編曲:杜自持 製作:陳耀川/李安修 收錄專輯:忘情水 出版時間:1994 出版公司:飛碟 受訪者:李安修/陳耀川 採訪撰文:梁岱琦
一首歌,讓劉德華登上國語歌壇的巔峰,也讓他與陳耀川、李安修有了「鐵三角」般的合作關係。這杯〈忘情水〉的威力直到現在仍不褪,成了劉德華的經典歌曲,他在演唱會上總會問歌迷會不會唱?甚至開玩笑說,不會唱就不該來看演唱會。 〈忘情水〉創下百萬銷售佳績後,陳耀川與李安修這對曲詞搭檔,也寫下多項流行樂壇的歷史,〈忘情水〉是90年代國語流行歌曲的代表,陳耀川和李安修更是90年的創作黃金搭檔。

與劉德華合作時,陳耀川和李安修都還只能算是後輩新人,但他已是紅遍兩岸三地的「四大天王」之一。李安修記得他第一次跟劉德華碰面是在飯店裡,天王剛做完活動,穿著睡袍就出來見他們,讓李安修嚇一跳心想這位巨星也太隨意了。

陳耀川與劉德華的淵源則早一些,先前陳耀川就曾幫劉德華寫了首〈不能沒有你〉,天王自己挑中當主打歌之一,得了當年的香港電台十大中文金曲,陳耀川飛到香港領獎時,劉德華曾親口對他說很喜歡這首歌,粵語版歌詞還特地自己來寫。

不過,促成雙方合作幕後的最大功臣非劉德華當時的經紀人李小麟莫屬。當時陳耀川、李安修和林利南組成了中國娃娃工作室,李小麟找來他們製作大陸歌手孫楠的專輯,陳耀川記得李小麟語帶保留地表示,可能還有劉德華的專輯,「但還不確定,要靠你們自己努力」。

本來也不是整張交給他們,原設定曹俊鴻做半張、陳耀川和李安修做半張、巫啟賢做幾首歌,結果等到在香港開會時,突然決定整張都交給他們,陳耀川形容當下驚呆了,「心情就像坐直昇機般」。

帶著惶恐心情接下任務後,李安修開始照著劉德華的市場形象想像,劉德華在銀幕裡詮釋過不少悲劇英雄,「一個成功男人的心裡在想些什麼?」,於是他和陳耀川很早就確定了專輯的主題歌會是「忘情」!一直到某次兩人一塊坐飛機,空姐前來詢問飲料要水、還是酒時,李安修靈機一動有了〈忘情水〉。

「過去華文世界裡並沒有〈忘情水〉這三個字」,李安修分析,酒國情歌一向在流行歌曲裡廣被接受,他想寫酒國情歌,但必須拉到另一個層次,〈忘情水〉就是李安修找到的新媒介。

〈忘情水〉這首歌說的是男人奮鬥了許久、犧牲了很多,在成功背後,一種情緒的發洩與解脫。陳耀川解釋,〈忘情水〉其實就是酒,但不能直接寫成酒,李安修寫成〈忘情水〉增添了文藝感,更有神來一筆的美妙。

陳耀川覺得一首歌能不能紅要看曲子,能不能留下位置則要靠詞,〈忘情水〉的成功,則還要歸功於編曲。在為劉德華介紹專輯Demo時,天王邊練魔術邊聽,感覺不是很專心,直到要放〈忘情水〉時,他最倚重的香港音樂人杜自持進來了,一聽就說「這首歌我喜歡,讓我來編曲」!

陳耀川慶幸有了杜自持的肯定,無形中也加深了劉德華對他們的信任。而杜自持在編曲裡加了些中國音,讓整首歌有種古裝感,「像是站在巔峰,迎面吹著風,但心裡有點苦」,李安修形容了〈忘情水〉的畫面感。

〈忘情水〉推出後,市場反應熱烈,李安修記得李小麟一下飛機就對他說:「大賣了!」在台灣、香港、中國都獲得空前成功,「趕快,我們來做第二張!」那還是個歌手可以一年出兩張專輯的年代,在李小麟的催促下,李安修當下就決定,下張專輯的主打歌要叫〈天意〉,《忘情水》和《天意》也成了劉德華歌唱生涯裡,最暢銷的二張國語專輯。

在90年代,陳耀川和李安修被認為是劉德華的御用作曲、作詞者,李安修更是從〈忘情水〉起,持續與劉德華合作至今,目前還擔任劉德華公司映藝集團的行政總裁CEO。

有段時間,陳耀川的曲必搭配上李安修的詞,兩人還聯名掛製作人,幾乎像是音樂「雙胞胎」,陳耀川笑說,那陣子連公司的同事都會叫錯名字,把他叫成安修,而李安修更形容陳耀川是他的「Soulmate」,兩人充滿默契的合作關係,除了早期有熊美玲與林秋離,後來的周杰倫與方文山外,幾乎已不復見。

「我們的合作就像在打兵乓球,我丟過去、他丟回來」,李安修說。通常是陳耀川先寫一段旋律,再交由李安修填詞,中間來往許多次,白天錄完音,晚上回去還會通電話修改,彼此有什麼意見都直說,共同修改至作品完美,從來不會在創作上有任何疙瘩,這樣的創作夥伴,「可能這輩子、這圈子都不可能再遇見了」。

陳耀川認為兩人能如此契合是因「安修不只會寫詞、也懂音樂製作,他能看譜、採譜、寫曲子,只不過專心在歌詞創作,就像我也曾寫過歌詞,只是後來不寫了。」

兩人一個了解旋律的優勢、一個懂歌詞音韻的重要性,互相在創作上給予空間,加上90年代是A&R(是唱片公司下的一個部門,負責發掘、訓練歌手或藝人)主導音樂的年代,陳耀川感嘆:「現在的唱片公司只管版權、發行,像貿易公司一樣,不可能像過去從A&R開始發想,為藝人製作專輯」,李安修也有同感「我很感謝也很珍惜,那段日子和那些作品」。

寫下〈忘情水〉時,陳耀川才26歲,「在人生這條路上,超前完成了我的夢想」,他坦承年少得志無法成熟地運用這件事帶來的價值,也曾一度自大了起來,但幸好有了〈忘情水〉,讓他在出國留學、還是做音樂間徬徨時,能義無反顧投入音樂。

本文獲MÜST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