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癢」共存——古法靠不住,知識抗頑疾

Photo Credit: M.L. Duong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呼籲家長,癢症影響孩子一生的幸福,請相信現代科學,不要接受民間偏方或親友的推介。

唸給你聽

去年炎夏某日,路過鬧市茶室小憩,同檯小女孩手腳至頸滿佈紅班和藥膏,不住搔抓,我見猶憐。新移民婦人嘆道,女兒功課繁多,下工後還要照顧她的濕疹,母女從未好好睡過一覺。筆者是過來人,恐怕女孩將要一生與癢同存,留下卡片囑她隨時找我轉介專家。

「與濕疹共存是一場爭奪身體主權的戰爭——目的是享受常人的生活,即使只是片刻。」——Kaspar M.,異位性皮膚炎病人

永恆之癢,是但丁神曲第八層地獄處置江湖術士的酷刑,離開猶大等背信棄義之徒在底層所受的冰封極刑只是一步之遙。在人間,兩成人會遇到癢症不消的煎熬,當中一半是濕疹,若不幸成為慢性病,一生的生活質素受損,只能盼望中間有些正常生活的時段,目前未有治癒的方法。

慢性癢症不為外人道。親友欠同理心的怪責——癢有多苦?節制一下就沒事——以及陌生人的鄙夷目光都會造成心理壓力,令病情變本加厲。另一方面,同是人類演化出來的避禍本能,痛症人皆感同身受,醫治良方不缺,但慢性癢症不但一直群醫䇿手,醫學界近年才開始認識其病理原因。

癢感和痛感同樣本是有利生存的本能反應,分別在癢令人不期然伸手搔抓,以避開蟲咬等危險;絕大部份癢被痛感淩駕(覺痛就不覺癢),所以醫學界一直認為兩者共用輸往大腦的神經訊號通道,假設癢感只是微量的痛感。但近年實驗發現,痛不會減弱成癢;濕疹病人更說明癢越搔越「過癮」,不會變成痛感。

1997年,Martin Schmelz 的研究團隊首次發現皮層下有傳導癢感的持定神經(unmylinated C-fibres)。十年後,華盛頓大學的Zhou-Feng Chen發現脊髓中亦有癢感專用的受體。2009 年,Steve Davidson等人發現搔癢能在脊髓產生抑制癢訊號的痛感。科學家終於找到癢感由皮下神經經脊髓傳到大腦腦丘的專用通道。近年Gil Yosipovitch等團隊更利用MRI腦科學技術發現癢感在大腦引起的各種反應,特別是搔癢帶來的愉悅感,令病人不由自主抓傷皮膚觸發惡性循環,甚至成癮。

「不幸地,癢不能不抓。我根本沒有選擇。晚上入睡後最難捱,抓癢完全失控。劇癢經常在日間生活壓力下發作,只有生命危險才能淩駕。」——Kaspar M.,異位性皮膚炎病人

今天,癢和痛感已正式分家,上述兩位專家Chen和Yosipovitch近年成立了兩家癢症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Study of ItchTemple Itch Center in Philadelphia),資源不絕,預言癢症未來數年有醫癒上的突破。

可惜,以上關乎數以億計病人幸福的資訊嚴重滯後,醫療工作者亦少和病人分享。有見及此,Gil Yosipovitch聯同Shawn Kwatra兩位醫生在百忙中精心撰寫自助小書 “Living with Itch: A Patient’s Guide”,輔以創新的網上互動教材,希望有助讀者理解各種癢症的成因、生理機制、醫治方法以及藥物,讓病人和醫生之間有更好的溝通。

筆者希望病人的親友亦一讀穿插書中觸目驚心的個案,體會慢性癢症患者之苦,不要再以為無力抵抗搔癢的衝動只因意志薄弱,為病人多加一重愧疚感。你聽過 「雙層睡衣療法」嗎?嚴重濕疹爆發期間,病人寧願全身搽遍類固醇後,以濕睡衣保濕,再穿上乾睡夜嘗識就睡。看到這裡,慶幸自已早年誤打誤撞透過素食和爬山改變生活習慣得以控制病情,退休後工作壓力減少,更幾近痊癒。

最後特別呼籲家長,癢症影響孩子一生的幸福,請相信現代科學,不要接受民間偏方或親友的推介。即使常人偶然到商店自購止癢藥物和保濕用品,亦須有足夠的認識,例如大部分癢症並非anti-histamine可抑制,而保濕應用含神經醯胺(ceramide)的潤膚品。與癢同存,非「古老智慧」力所能及。

伸廷閱讀
  1. 多媒體教材及病人現身說法影片:"Living with Itch" 
  2. "Itching: More Than Skin-Deep". New York Time. 17 Feb 2014.
  3. "Why some itches can't be scratched – and how to combat them". New Scientist. 23 Nov. 2016.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What we are reading,獲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周達智』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