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美國在敘利亞實際上已經淪為「攪屎棍」

如今,美國在敘利亞實際上已經淪為「攪屎棍」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的真正錯誤是沒有協調所有各方,包括阿薩德和它視為宗派力量的遜尼派反對派。美國的思維狹隘的方針——它沒有描述任何戰後敘利亞願景就是明證——將外交主動權拱手讓給了俄羅斯。

文:Christopher R. Hill(負責東亞事務的美國前助理國務卿,現為丹佛大學Korbel國際研究學院院長,著有《前哨:美國外交前沿的生活》)

阿勒坡戰事的結束不會結束敘利亞戰爭,儘管已經達成全國停火協議。阿勒坡市民的苦難也得不到緩解——其中許多人已經流離失所。阿勒坡圍城贏得了什麼呢?贏得了敘利亞的歷史地位——用美國前國務卿克里斯多福(Warren Christopher)的話說,敘利亞是又一個「來自地獄的問題」。和其他地獄般的近期地區衝突,如波士尼亞(克里斯多福的話就是針對波士尼亞說的)和盧安達一樣,未來歷史學家眼中的敘利亞衝突的一個關鍵特徵,是外交方面的重大失敗導致衝突全面升級。

好的外交必須從敏銳的利益分析開始,分析對象既包括問題所在國家,也包括相關外部力量。必須仔細評估追求各種利益如何影響地區和國際秩序。必須找出辦法增強地區或世界力量幫助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整個過程中,必須通過不斷得到加強的形成普遍共識的價值觀-這既是讓眾多行動方和衷共濟的關鍵,也是解決問題和挑戰的關鍵-提供道德指南和共同行動基礎。至關重要的是確保價值觀不會變成某個行動方針對另一個行動方、加劇衝突、破壞解決方案的武器。

以20世紀90年代的波士尼亞戰爭為例——這場戰爭是20世紀初奧地利和鄂圖曼帝國分裂、民族國家建立的歷史遺留問題的演化結果。這場衝突爆發於冷戰剛剛結束時,正逢一套國際組織原則崩潰、新一套組織原則尚未建立起來的空隙。部分拜這一因素所賜,這場衝突引起了大規模殺戮平民和侵犯人權的局面。

但是,作為新世界秩序的一次考驗,波士尼亞戰爭最終促使國際社會制度結構發生了改變(包括建立了戰爭罪法庭)。方興未艾的冷戰後體系能否處理前蘇聯解體後所爆發的第一批問題?北約能否擔任新角色、完成新任務?西方能否與新建立的俄羅斯聯邦合作?跨大西洋關係能否抵擋這場風暴?

所有這些問題的答案最後都是肯定的。因此,儘管該地區一直受到嚴重問題的困擾,但地獄之門仍然沒有打開——盧安達也是如此。但是,僅僅過去了20年,世界關於合作的集體記憶就好像失效了。

平心而論,敘利亞從未出現明晰的和平路徑。目前,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的部隊自2012年以來首次重新控制了阿勒坡全境。而阿薩德是一位野蠻的獨裁者,他想自己的人民(包括平民)發動戰爭,甚至使用化學武器。敘利亞人民尋求顛覆政權——美國和一些歐洲國家支持這一目標——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美國外交表現得非常無能,它似乎想在完全不組織國際支持、甚至不考慮其他選項或利益的情況下追求這一目標。不要弄錯了:有許多(常常互相衝突的)觀點和利益。畢竟,敘利亞是地中海的一個戰略要點;與以色列、約旦、土耳其和伊拉克接壤;並且與伊拉克一樣,也存在桀驁難馴的庫德少數民族。這絕不是國際和地區力量能夠忽視的國家。

事實上,當西方力量要求政權更迭時,其他行動方-包括伊朗、俄羅斯和相鄰的黎巴嫩的什葉派利益集團-表示反對。儘管如此,美國一意孤行地推行自身相當拙劣的日程,在沒有進行合理評估的情況下就為當地它幾乎毫無所知的戰鬥力量提供武器。這給了阿薩德政權的盟友所需要的口實提供它們自身的武器。

有人認為,如果美國更快地提供更多武器,阿薩德根本沒有時間鞏固支持、堅守權力。但這忽視了敘利亞對如此眾多的外部力量的戰略重要性,以及依靠美國的戰鬥力量的分散性和不可預測性。

美國的真正錯誤是沒有協調所有各方,包括阿薩德和它視為宗派力量的遜尼派反對派。(相反,在波士尼亞戰爭期間,美國與南斯拉夫統治者米洛塞維奇談判。)美國的思維狹隘的方針-它沒有描述任何戰後敘利亞願景就是明證-將外交主動權拱手讓給了俄羅斯。

如今,美國實際上已經淪為「攪屎棍」,除了表示義憤和言必稱早已流產的日內瓦進程的陳詞濫調再也拿不出什麼東西。對於阿勒坡大屠殺,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鮑威爾(Samantha Power)竟然卑微到質問阿薩德的俄羅斯盟友「你們真的沒有羞恥感嗎?」與此同時,衝突仍在肆虐,並給歐盟的美國盟友造成嚴重的溢出效應。

至於俄羅斯,它也在追求嚴重缺乏包容性的外交。它與土耳其(在海上日漸式微的北約成員國)合作,讓敘利亞反對派和阿薩德政府代表在哈薩克斯坦會晤討論新的和平談判,由俄羅斯和土耳其作保的停火協議便是一個促進因素。伊朗也將出席。但遜尼派阿拉伯國家呢?更重要的是,美國呢?

人們常常觀察到,每隔四年,美國就會迷失於外交政策。這一回,迷失來得早了一些。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阿勒坡之後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