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教育局如何面對學童自殺?

我們的教育局如何面對學童自殺?
Photo Credit: 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6年初香港學童自殺問題再受關注,作者批評教育局在解決問題上未有認真處理與承擔,本文藉當局一些回應解釋問題所在。

文:Pasu Ng

2016年初接連有香港學生輕生,自殺風氣蔓延,驚動社會各界,家長及傳媒直指教育制度令學童承受龐大壓力,迫使教育局緊急成立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並委任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葉兆輝擔任主席。委員會在半年後才提交中期報告,方案包括資深護師到校先導計劃、教師「守門人」訓練、中小學「好心情@學校」計劃等等。

這些「治標不治本」的正能量打打氣式活動,根本似是公關活動和市場推廣,加上吳克儉局長迴避其教育政策責任,轉移視線搞「生涯規劃」之餘,又叫家長為孩子轉校避TSA,曲解和胡説反對團體支持或接受政府報告,實在難怪要其下台之聲不斷!

委員會在11月再向當局遞交最終報告,分析學童自殺成因,雖多達二成四人受學業壓力困擾,但報告內容多處認為無證據反映教育系統造成的學習壓力與學生自殺有直接關係。局長當然也趕着公開否定其教育政策乃學生自殺成因,能夠如此厚顏無恥,全因委員會內研究者由政府直接委任,便能同聲同氣!

教育局提交立法會文件顯示,局方稱已按照四大範疇訂定措施跟進,包括提升學生的心理與精神健康、加強對學校和教師的支援、檢視教育制度有關部分、以及加強家庭生活及家長教育。若果當新聞來看,表面動作多麼好聽,但這些詞彙其實不是第一次用,實際操作上來,增加常規人力及資源不多,似是三個月學成「辦法總比困難多」的自我提升和進修活動!

今天代表「小白花行動」和「生死教育」facebook專頁來公聽會,並在哀悼儀式前派發代表2016年自殺學生數目的一串35朵小白花。其實,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舉行「防止學生自殺告公聽會」, 政府原應就防止學生自殺報告的建議聽取意見,而我也終於可以親眼見識到吳克儉和蔣麗芸的驚人回應,由其吳克儉局長突然宣佈只出席早上第一節的公聽會,之後節數不再參與,立即引來多位議員及團體不滿,要求他立即辭職。

究竟2016年因自殺離世那35位學生和眾多香港學生的悲劇,在「唔得掂局長」只持續檢視再檢視,另一邊廂則「日以繼夜,夜以繼日」以新政策毒害學生下,悲劇會否在2017年重演?

在吳克儉的回應當中,最刺激我們的一句話,竟然借有好成績的醫學生因家庭原因自殺為例子,好像變相轉而與教育制度無關。其實,當局一直漠視民意和學生「身、心、社,靈」的發展需要,尖子就不需理會嗎?那麼一般學生就要坐以待斃嗎?

今次公聽會,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葉兆輝教授那高高在上的咀臉,還有他如何為政府護航及運用其專業知識擋下團體和市民的批評。究竟自殺者的生命是否與教育制度無關是有目共睹的,雖然自殺行為背後從來不會只有單一原因,可惜上了神台的學者現在要吃政府供奉的香油燭火,不再為地上的民間疾苦而哭泣了。

今早認真聽各團體和家長學生發言,與官方的對比甚大,我當下更認清自己女兒可能面對香港教育制度由K1至大學嘅種種毒害!我們實實在在為香港學生感到萬般無助和悲痛。究竟可以為孩子做些甚麼呢?而我這位不羈的非典型生死教育推動者要再搞甚麼呢?大家會支持嗎?

==========================
「防止學生自殺民間聯席」於公聽會的三大訴求:

  1. 馬上撤換合資格局長
  2. 全面改革教育制度
  3. 設立高層次跨部門小組

【下台,吳克儉!我們拒絕家教小圈子! 】網上聯署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生死教育〉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