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育兒的修羅場:日本最新社會現象──「媽媽友霸凌」

 親子育兒的修羅場:日本最新社會現象──「媽媽友霸凌」
《 砂之塔〜知道太多事情的鄰居》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媽媽友」(ママ友)形容日本大部分女性仍會因為走入婚姻後辭去工作。因待產、育兒、家務佔滿生活的全職主婦,為了信息交換、情感上的相互取暖、消解壓力等目的而群聚組成的團體。

文:Shel Lin(將日劇視為心靈滋養的沃土與陽光,希冀將日劇傳遞的希望與勵志化為一步一腳印的生活實踐。曾赴日本慶應義塾大學留學,現於美國攻讀法學博士)

甫下檔的TBS電視台2016秋季檔日劇《砂之塔〜知道太多事情的鄰居》(砂の塔〜知りすぎた隣人),是一部企圖將主婦欺凌、校園霸凌、格差社會、兒童虐待等社會議題,以懸疑推理的骨架包裝推出的野心之作,儘管最後因為觸碰的各項社會議題過於深刻複雜,實非區區一季十集的日劇足以一語道盡,而有雷聲大雨點小之憾,但仍不失為一道觀察日本現今諸多社會議題的濾鏡。本劇突出之處,在於喚起社會正視近年逐漸浮上檯面的「媽媽友霸凌」(ママ友いじめ)問題。

砂之塔〜知道太多事情的鄰居
《 砂之塔〜知道太多事情的鄰居》劇照
《砂之塔〜知道太多事情的鄰居》劇照。

集體利益至上

「媽媽友霸凌」可謂校園霸凌的延伸加強版。需要從普遍存在於日本社會的「霸凌」(いじめ)開始談起;許多研究者均曾撰文指出,「霸凌」源自於日本民族性中特殊的集團主義傾向。日本人習慣於將集體利益置於個人好惡之上,透過強調團結(Unity)和劃一性(Homogeneity),將人際網絡切割為內外圈:位於圈外的「他者」非我族類,唯有與他們劃出界線,並將其貼上標籤,才是屬於圈內的「我者」建立認同和歸屬感的唯一捷徑。所以對於他人的欺凌,實際上是透過欺侮打壓「異類」,進而建立群體認同的手段。因而產出如「仲間はずれ」(受到同伴排擠)、「無視される」(被無視)這種特別強調他我區隔的罷凌字彙。

也因為這種心理機制的運作,日本人一生下來,就不間斷地在各個人生階段尋找屬於自己的歸屬圈。幼兒圈、學生圈、職場同事圈、媽媽圈、退休老年人圈,日本人終其一生始終在尋找一個群體性的「居場所」(歸屬之處)。

擅於反應社會現實的日劇,在這個主題上自然不會缺席,霸凌現象背後的人性、心理和結構性成因的探討,始終是日劇市場持續關注的重點題材。力道或深或淺、不一而足。

最為知名的應可追溯自90年代編劇野島伸司的《人間失格》,赤裸裸地揭露校園欺凌、報復、自殺、同性戀等高校現場的黑暗面。辛辣大膽的視角和犀利冷澈的對白,在當時仍然保守的日本社會投下了一顆震撼彈,亦喚起了一般人對校園霸凌的廣泛注目。另一方面,2004年由中居正廣主演,改編自日本社會寫實派推理祖師爺松本清張原作的《砂之器》,深刻批判了日本傳統習俗,同時被文化學者視為集團主義根源的「村八分」制度,堪稱日劇史上墨濃重彩的一筆。其後2005年天海祐希主演的《女王的教室》、2007年北乃紀伊的《LIFE》和菅野美穗的《我們的教科書》也都毫不掩飾地正視和探討校園霸凌問題。

日劇透過影像,將欺凌行為在日本社會各個面向的實況和效應,進行多元全面的刻畫。觀眾藉著《無家可歸的小孩》目睹了學校霸凌、家庭暴力和兒童虐待的醜陋罪惡,透過《聖者的行進》窺探了唐氏症患者和社會邊緣人徘徊於社會底層,飽受雇用者剝削的殘酷啟示錄、在《決定不哭的日子》看到了社會新鮮人在險惡的職場叢林掙扎求存。各形各色的霸凌百態,皆可謂從日本集團共同體主義裡「一母同胞」式衍生出來的產物。二十多年來不曾間斷。日劇以其批判性視角,用一道道鋒利的刀刃,血淋淋地解剖出日本社會內部人我相處、人際網路中最陰暗的一面。

而在近期,日本社會結構中,以集團主義為核心,宛如同心圓般繁衍暈染而開的各種霸凌現況,有不減反增之兆,近年更有所謂「媽媽友霸凌」的新問題浮上檯面。

日劇的「媽媽友霸凌」題材

「媽媽友」(ママ友)形容日本大部分女性仍會因為走入婚姻後辭去工作。因待產、育兒、家務佔滿生活的全職主婦,為了信息交換、情感上的相互取暖、消解壓力等目的而群聚組成的團體。日本女性走入家庭的那一刻,意味著與社會的鏈結也斷裂,為了不想被社會排除在外,加入各種媽媽友群體,便成為不得不的選擇。找到被群體認同的歸屬感,對崇尚團體精神的日本人來說尤其重要,對於進入家庭後,唯恐一生都喪失社會連結紐帶的日本主婦而言,更是不可承受之重。

日劇在媽媽友霸凌的題材上亦著墨甚多,2011年富士的《媽媽們的戰爭》(名前をなくした女神)、2014年TBS的《媽咪們的心機》(マザー・ゲーム〜彼女たちの階級〜)當屬箇中代表作。

photos_17970_1468219170
《媽媽們的戰爭》劇照
《媽媽們的戰爭》劇照。

故事不外乎以一位因伴隨著小孩轉學,而新加入某某媽媽圈的新手媽媽為主線,這位新手媽媽通常由於性格直率,不諳該媽媽圈的潛規則,無意間觸怒團體中最有權勢的BOSS媽媽,而在BOSS媽媽的主導設計下陷入被霸凌的恐怖漩渦。在母愛、忌妒、猜忌、虛榮各種情緒風暴,和輪番上陣的設計陷害和勾心鬥角中,體驗媽媽友霸凌的箇中三昧。手段則無奇不有,有的新手媽媽被排擠孤立、被眾人刻意陷害籌辦吃力不討好的社區活動,謠言中傷、甚至波及自己的小孩成為慘遭霸凌的對象,造成嚴重的心理打擊和精神的壓迫。

女性成人世界的罷凌,有的人選擇沉默以對,成為加害者的共犯、有的為了避免淪落為被霸凌的對象,轉而化身為霸凌的施暴者。故事的設定總是如此,在強敵環伺的險惡環境下,主角通常能大開主角威能和無敵的母愛聖光,挺身而出與不公平的體制戰鬥,最後戰勝BOSS媽媽。以每集收服一隻神奇寶貝的模式,成功感化了小群體裡的霸凌者,最後一點一滴改變媽媽友群互相嫉妒、傾軋陷害的團體文化,這類對主角的英雄化處理,同時淡化媽媽友霸凌的嚴重性,成為目前以媽媽友霸凌為主題的日劇主要敘事模式。

真實世界並沒有這麼簡單


Tags: